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第四章赴美一

  居安被深深的震驚了,心想著玩意不會是真的吧,人獸居然出自這位大畫家之手?隨后又看看這位畫家的其余作品,你別說里面還真的有些相似的作品。
  人獸就算是個仿造的,那仿誰也知道了。那另外的小女孩,還有舞女到底是誰畫的呢,不清楚。但是居安估計仿造的可能姓不大,應為按照賬本上的曰期來看,一九一零年,距離這位人獸死也就是五年時間,時間差距并不大,而且這個洋鴉片販子不大可能把賬本和一些假畫放在鐵柜子里。要是假的隨便在家掛出來不就得了,誰傻乎乎的放保險柜里保存起來。關于怎樣才能找人鑒定這些畫到底是不是真的,居安有些為難,你要說鑒定個瓷器,國畫啥的國內還能信得過,鑒定西洋畫估計國內也沒啥專家,那只好看往國外物色物色了,在一想這賣畫都是畫廊,拍賣行啥的,畫廊太小難說,大拍賣公司靠譜點。
  搜索了國外拍賣行,還真有一個熟悉的,居安記得,這個拍賣行曾經在B市舉行過一次拍賣會,當時公司老板的朋友就曾委托這個拍賣行拍賣過一個瓷器。
  從抽屜里取出自己的卡片機,進了空間給三幅畫都拍了照片,按著網頁上的郵箱給這個拍賣公司發了封信意思就是想請他們鑒定一下這幾幅畫,同時附上了這幾幅畫的照片。至于能不能收到回音,居安心里一點普都沒有。
  發給這個拍賣行一來是這個拍賣行在國內有些名氣,自己也聽說過,二來是這個拍賣行總部設在紐約,如果沒回信,等過兩個星期,自己就要跟老板去美國,參加一個玩具展。
  國內的小外貿公司一般都不是去展覽,而是去看看歐美今年流行啥玩具,美其名曰查看歐美的流行趨勢適應國際市場,其實呢大多數是去看看到底老外搞出來啥玩意,回來山寨,在賣給老外。
  美國自己去過幾次的,不過每次都是去也匆匆,來也匆匆,因為美帝國主義太黑,就居安那三千多元軟妹子工資,換成美刀就六百多而已,實在是囊中羞澀。
  讀大學時期一個相當要好的學計算機的師兄就定居在了美國,大學畢業后在美國讀的碩士博士,在美國生活學習了幾年,然后娶了個華裔老婆定居在了舊金山。一次正好師兄也在紐約,師兄弟便見過一次吃了頓飯。
  想到這里,隨手給師兄的qq上留個言,提及自己過兩周去紐約。如果到時候有空的話哥兩個好好喝兩杯。
  消息剛發,師兄便回了道:“這段時間我都不會去紐約,要不你回國的時候來我這里繞一圈?”。
  居安一看問道:“我這白天,你那里晚上吧,這么晚還沒睡啊?你知道這個拍賣行么,家里親戚給我留了幾幅畫我想鑒定下”然后寫下了拍賣行的名字。
  師兄打了個大吃一驚的表情:“在寫程序,夜貓子習慣了,小子我不好說你了,這家世界都是數一數二的,你的東西到底靠不靠譜,你要是光鑒定可要花上不少錢,萬一出了啥紕漏你那點錢還不夠人家做鑒定費的”。
  “我就是覺得心里不踏實才準備去鑒定下的,如果是真的我就決定賣了”居安打了個苦笑的表情。
  師兄遲疑了會:“那你到了紐約給我打個電話,我跟你一起去,那里我可比你熟悉多了”。
  “就等你這句了,等我自由活動的時候就提前打電話給你,到時候見”居安打了個笑臉。
  “行,到時候見”師兄回了句。
  兩天后,居安收到了拍賣行的信,信上表明照片拍的不清楚,如果可以的話,請帶上畫到公司來,拍賣行非常樂意提供幫助。居安便回信說自己預計兩周后去紐約,到時候會帶著畫過去。
  接下來的曰子,居安又發現個奇怪的事情,就是空間里的三只小狗長的很快,只才不到一周,居然就長大了幾圈,說是四個月的狗,都有人信。
  看著半大的狗狗,來回在院子里到處搗蛋,居安研究了下發現大樹下面土圍子里的水好像永遠都維持的這么多,總維持在特定的高度,而且水不是從地下冒出來的,就是大樹上流下的,你舀出多少大樹就流下多少。用大樹的水澆澆外面的野草,野草眨眼間都快長成小樹了,在試試池塘里的水,野草根本沒變化。居安還發現,如果用池塘的水兌上土圍子里的水,池塘水越多,野草就生長的越慢,大樹生出的水好像有某種靈氣似的。
  小時候居安在家里也養過幾條土狗,但沒一個有三個小家伙精神,有時候,一個手勢,一聲口哨,它們都能領會。
  以后的曰子,自己也試著喝這水,想著也在長高個幾厘米,雖然居安一米七八快一米八的個子已經算不錯,居安還是想在高點。
  試了一周,個子沒長,其余方面也沒發現什么特別,就是力氣比原來稍微大了些,體力也比原來更好一些,但是很有限。如果不是有一天爬樓居安還發現不了,本來爬個十幾層居安肯定氣喘吁吁,但那次居然只是稍微發了點汗。
  每天就這樣上上班,鬧鬧狗,過的輕松愜意。
  早晨從S市機場出發,經過十二個小時飛到紐約,除了第一次出國的王東宇,老板和居安都有些疲憊,王東宇是第一次去美國,也是第一次做飛機,一路上話就特別多。
  “安哥,這下面的小房子就跟火柴盒似的,你快看!”。
  “這從上面看S市怎么跟罩了層大霧似的,灰蒙蒙的”
  “安哥,你說著飛機翅膀怎么抖呀抖的,是不是不結實啊,我看著樣子心里懸懸的,不會斷吧!,呸!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快看,云彩在我們下面呢”。
  本來居安還準備在路上小睡會,全被這家伙打亂了。看著滿臉興奮的王東宇,就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坐飛機來美國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啥都新鮮。
  老板則有些痛苦,老板是大高胖子,飛機上的座椅對他來說有點小,每次做飛機對他來說都不是好經歷。
  一行三人下了飛機,已經是紐約晚上八點多了,打了車直奔旅館。開車的是個黑人小伙子,還好居安和老板做后座,王東宇坐前面。
  那一路上和王東宇聊的那個歡啊,從百老匯到大都會藝術館,從克林頓的萊溫斯基到前段時間的占領華爾街,頗有些首都B市的哥的風范。
  住宿的地方位于皇后區,是一個傳統的白人居住區,現在很多富裕的華人也喜歡住在這區。整個區內基本都是一棟棟的兩層小樓房,這里治安很多好,也很安靜,價格也便宜,基本在一百美刀一下,一般一個雙人房六十美刀左右,比住酒店要便宜很多,離地鐵也就幾分鐘的路程。
  其實就像國內租個套房的房間一樣,空間也沒多大,十幾個平方,放兩張床,一個寫字臺。好的地方就是每個房間都帶讀力的衛生間。
  放下行李,居安躺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王東宇站在窗臺仔細的打量著外面。
  “安哥,這一路上看這紐約現在想想,也不咋地啊,人多,車多,感覺就跟著S市差不離,也就這小區還不錯,大樹真多,而且差不多都要一個人合抱。綠化做得賊好,不像國內的小區,房子跟人差不多,這環境差了幾條街”王東宇看著床上大仰八叉的居安說道。
  “大城市也就這樣子,當年我從小縣城到江南來上學的時候,第一次也覺得啥都新鮮,住了幾年你就覺得也就那樣了。就像你沒去過黃山,心里想著還指不定多美呢,去了后你在想想,其實也沒啥,以后你還有機會來呢,等你和李哥,齊哥一樣每年來兩次,來個幾年,你也沒興趣來了,老板不在,他們留在家里比咱們在老板眼皮子底下快活,指不定多開心呢”居安回道。
  “三天后自由活動,帶我去看看自由女神吧,我拍個照,給我爸媽看看,兒子也去過美國了”王東宇轉身坐在床上說道。
  “真不一定有時間,自由活動我有事情,要跟認識的一個師兄有些私事處理,要不你跟老板說說,看他有空沒”居安起身對王東宇說道。
  “老板不是要看女兒么,哪里會有時間啊”。
  “老板女兒就是來美國混個文憑的,去年老板看女兒就花了一天,另外一天帶著我們瞎逛”。
  “哦,那我明天問問老板吧”王東宇說完撓了撓頭“你先洗澡吧,我后面洗,看你和老板都很累的樣子”。
  “下次來你就有我這種感覺了,你那是興奮勁,你先去洗吧,我等會到下面打個電話”笑著對王東宇說完起身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