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三千六百一十四章我回來了(12-15)      第三千六百一十三章喝酒吃肉(12-15)      第三千六百一十二章防賊防盜(12-15)     

武煉巔峰2776 師姐莫沖動

  接連幾壇美酒下肚,女子才打了個響亮的飽嗝,一臉舒坦的表情,擦了擦嘴角的酒液,起身長呼一口氣:“總算活過來了。”
  臉上的萎靡之氣一掃而空,變得紅光滿面。
  還剩下兩壇她卻沒喝,而是很珍惜地放進自己的空間戒中,抬頭道:“大軍,你是來拯救我的么?”
  南門大軍冷冷一笑:“你覺得呢?”
  “那我們的婚事什么時候辦?”女子追問道霉姐逆襲[快穿]。
  “滾!”
  女子撇嘴,嘴中也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看那口型似乎是在罵人,一轉眼,又望了望楊開,笑嘻嘻地問南門大軍:“這位小哥是誰呀?身材不錯哦,有錢么?有酒么?”
  “休得放肆!”南門大軍冷哼一聲,“此間這位乃我凌霄宮宮主,你這愚婦還不快來拜見。”
  “凌霄宮?”女子歪頭想了想,嘻嘻一笑:“完全沒聽過,哪里冒出來的?”
  南門大軍沉聲道:“聽沒聽過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座如今乃凌霄宮首席陣法師!”
  女子那嬉皮笑臉的表情瞬間僵硬在臉上,一臉驚愕地望著南門大軍,再瞧了瞧楊開,這才走上前來,伸手在南門大軍腦袋上摸了摸。
  “作甚!”南門大軍警惕地后退一步。
  “你有病?”女子好奇地問道。
  “你才有病!”南門大軍怒斥道:“你全家都有病!”
  女子咯咯一笑,嬌軀一轉,飄然落在那光華的石塊上,居高臨下道:“你既然沒病,怎么會加入宗門的?我記得你以前不是對那些大小宗門不是向來嗤之以鼻的么?”
  “我既然加入了凌霄宮,自然有我的理由。”南門大軍沉吟一下道。
  女子的臉色陡然一肅。她與南門大軍相識不少年,從彼此還是實力弱小的時候就認識了,多次合作歷練。一步步成長到今天,可謂是彼此知根知底。
  南門大軍對那些宗門的拉攏是什么態度她一清二楚。若南門大軍有意加入什么宗門的話,整個星界大小宗門幾乎可以說任他選擇,便是大帝宗門也不例外。但事實上,她上一次見到南門大軍對方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如今忽然聽說這家伙居然加入了一個叫凌霄宮的宗門。
  女子可謂是意外至極。
  凌霄宮宮主?帝尊一層境的修為而已,創建的宗門又能有多強大,又有什么地方能夠吸引南門大軍這樣的人加入其中?
  女子歪頭,仔細審視著楊開。好似要從他身上看出一朵花來。楊開笑吟吟地回望著她,內心深處愁腸百結,心里想著要不就這么回去算了,這么一個不靠譜的帝器師,就算真的招攬進凌霄宮也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好一會功夫,女子才握拳在自己手掌上一錘,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驚訝地望著南門大軍:“大軍啊,相識這么多年,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你不喜歡女人!怪不得你一直不愿意娶我。”
  “你你你……”南門大軍頓時七竅生煙。手指著女子哆嗦道:“蠢婦!”
  轉頭望著臉色鐵青的楊開,急急道:“宮主,這女子就是個神經病。別理她!”
  “你罵誰呢?”女子瞪眼。
  楊開上前一步,淡淡道:“聽大軍說,尊駕是一位實力頂尖的帝器師,本少本也抱著極大的誠意和期望而來,可如今看來……嘖嘖……”
  “嘖嘖是什么意思?”女子頓時不樂意了,一下就竄到楊開面前,杏眼瞪圓,伸手揪住了楊開的衣領,怒道:“你給我解釋清楚啊[GD]軟妹的正確食用法。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放手!”南門大軍嚇了一跳,連忙喝道。他倒不擔心楊開。就怕楊開一怒之下,女子肯定沒什么好果子吃啊。同為帝尊一層境,就算女子實力不俗,也絕非楊開的對手。
  楊開卻抬手制止了他,一臉鄙夷地望著女子,冷笑道:“既是大師,就該有大師的樣子,我觀尊駕渾身上下根本沒有一絲大師的風范,倒像是一個市井婦人,老實說,本少很失望。”
  女子松開抓住的衣領,嗤笑一聲道:“笑話,難道在你看來,所謂的大師就非得道貌岸然一本正經?老娘天生這幅德行。”
  楊開輕笑道:“這么說來,你覺得自己是大師咯?”
  女子冷哼道:“旁的不敢說,煉器一道,在天下間不可能有超過我的人。”
  “口氣這般大,小心閃了舌頭。”
  女子嘿嘿冷笑,自信之情溢于言表。
  “嘴上說說的事情誰都會,就是不知道真的動起手來怎么樣了。”
  “你想要動手?”女子瞪著楊開,見他一副挑釁的樣子,頓時氣道:“好好好,姐姐就讓你死個明白。”
  一伸手,沖南門大軍道:“拿點材料來!”
  南門大軍征詢地瞧了一眼楊開,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明白楊開是什么打算了,明顯是想見識下女子的煉器之術,所以言語才這般惡毒。
  女子也并非瞧不出楊開的用意,只是在自己精通的領域上被人質疑,自然是氣不過,明知楊開在拿言語激她也只能順勢而為了。
  見楊開點頭同意,南門大軍才問道:“要什么材料?”
  “隨便!”
  南門大軍這才在空間戒中尋找起來,他這段時間身為凌霄宮的首席陣法師,一直在忙碌著陣法的事情,布陣需要消耗大量的材料,所以他的戒指中材料是不少的。
  尋了一塊人頭大小的礦石出來,拋給了女子。
  楊開瞧了一眼,認出那是一塊赤羽剛石,素以韌性著稱,在煉制秘寶的時候若是能摻雜一二,便可提升秘寶的韌性,不過也正因為這一點,所以赤羽剛只能作為添加材料,不能作為煉制主體。
  可如今南門大軍選了這么一塊礦物出來,并沒有其他的材料,顯然也是有意讓女子露上一手。
  “瞪大眼睛看清楚了,小弟弟,千萬別眨眼哦。”女子接過赤羽剛石,沖楊開冷冷一笑,五指靈活地舞動起來,人頭大小的赤羽剛石瞬間在她手上滴溜溜旋轉。
  女子不忙煉制,而是取出一壇美酒飲了一大口,收起酒壇之后,女子一張嘴,一口美酒化作酒霧噴涂而出。
  呼……地一聲末世穿書女配。
  一團火光爆射,溶洞中的溫度直線提升,而且那火光并非正常的色彩,反而呈現出一種淡淡的白色,應該是一種天地奇火。
  這讓楊開瞧的眼前一亮。
  無論是煉器師還是煉丹師,對火焰的要求都是極高的,擁有出色的火焰,往往能提升煉丹和煉器的效率和品質。
  女子這一出手,楊開便瞧出她肯定是真本事在身的。
  更不要說她連煉器爐都沒有拿出來,明顯是要凌空煉制。這種煉制,對煉器師的要求極高,等閑人根本無法做到。
  而更讓楊開驚喜的是,女子對這火焰的掌控明顯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那一口靈酒火焰噴出,直接將赤羽剛石包裹了起來,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一絲一毫都沒有浪費。
  高溫之中,人頭大小的赤羽剛石迅速融化,女子一只芊芊玉手托著,五指靈巧轉動,一滴滴雜質被剔除,赤羽剛石也不斷地變小。
  就如煉丹之時要凝練藥液一樣,煉器的時候也是要先將雜質清除干凈的,這一個環節是最基本的環節,也是最考驗煉丹師和煉器師功底的環節,將會直接影響到最后的成品質量。
  楊開神念微放,仔細查探著那赤羽剛石的情況。
  結果很驚人,花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女子竟將赤羽剛石中的雜質剔除的干干凈凈,一絲不剩。
  在這個環節上,她已做到了完美的程度!
  單是這一手,就不愧大師的名頭。
  楊開面露贊許之色,先前因為女子的種種作為對她的偏見稍減了幾分,只要有真本事,些許生活上的作風問題,倒也不是不可以忍受。
  一炷香后,人頭大小的赤羽剛石已經化作一團只有拳頭大小的精純礦液了。
  女子抬頭,得意地望著楊開道:“小弟弟,現在求饒還來得及哦,只要你能送個幾百萬源晶,姐姐就大慈大悲原諒你之前的無禮。”
  “嗤!”楊開冷笑。
  “不見棺材不掉淚,最討厭你這樣冥頑不靈的男人了!”女子咬著銀牙,一邊分心與楊開說著話,一邊手上還沒有停歇,握住礦液的小手手指連動,一道道法決打出,烙進礦液內部,同時那白色的火焰也忽高忽低,顯然是在控制著火候。
  肉眼可見地,礦液慢慢地被拉長,逐漸地有了一柄劍的雛形。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女子的動作,長劍的模樣越來越清晰,邊緣處更是閃爍著鋒利的寒光,那劍柄處更是浮現出一道道復雜的紋路。
  這一番煉制,倒顯得有些枯燥,并沒有特別驚心動魄的場景,但無論是楊開還是南門大軍,都目不轉睛地瞧著。
  約莫一個時辰后,女子忽然又抓起酒壇飲了一口美酒,大口噴出的同時,奇火猛地一收,伴隨著嗤嗤的聲響,長劍之上蕩起陣陣幽光。
  “收功!”女子隨手一拋,就將長劍彈到了半空中,徑直落下之后,穩穩地插在地面上,入地一尺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