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四千兩百四十二章你的運氣真好(08-17)      第四千兩百四十一章五品妖獸修行福地(08-17)      第四千兩百四十章大兇之地(08-17)     

武煉巔峰4242 你的運氣真好

  這就好比大家一起去客棧吃飯,別人只能吃,多大的飯量吃多少東西,他卻是可以連吃帶拿。
  這就有自己的優勢了。
  等楊開再從沼澤下閃身出來的時候,他已將那一塊充斥水靈之力的修行福地施法轉移到了小玄界中。
  轉頭看了看那五品妖獸死后留下的尸塊,楊開暗呼僥幸,這玩意實力其實不弱,要不然也不可能一下子殺了兩個帝尊境,真的動起手來楊開固然可以拿下它,但也要費一些手腳。
  利用此地的空間裂縫,卻是瞬間將此獸擊斃,也算是省了不少時間。
  按他的估計,五品妖獸展現出來的實力,差不多相當于半步開天了,當然,因為血妖洞天里的妖獸內丹屬性單一,所以很容易被針對。
  比如說這癩蛤蟆妖獸,內丹水行,便可以火克之,他方才催動道印中的金烏真火,就是有這方面的考慮。
  縱然容易被針對,那也是半步開天,一般的帝尊境碰上了就兇多吉少。
  五品妖獸都如此,那六品的呢?豈不相當于下品開天?
  這也與他的認知相符合,畢竟他之前用那六品的元磁神光與下品開天爭斗過,威能無窮,諸多下品開天抵擋起來也略顯艱辛。
  更往上的七品呢?豈不是相當于中品?
  楊開暗暗心驚,他之前還想著能找到一只七品妖獸殺了取丹,這么看來,真要是碰到了七品的,搞不好他得望風而逃。
  如今想這些也沒意義,七品妖獸雖說確實存在于此地,但也不是隨隨便便能碰到的,真要遇上,也只能見招拆招。
  取出那兩人的空間戒檢查一番,一個比一個窮,開天丹才只有區區幾百枚,另外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楊開壓根看不上眼。
  看樣子,他們也是才來到這里沒多久,還沒來得及發上一筆死人財,就壯志未酬身先死了。
  這可真是個悲劇……
  楊開沒有為他們緬懷的心思,既然進了這血妖洞天,就得有被人擊殺的心理準備,正準備將兩人的空間戒收起的時候,忽然神色一動,從其中一枚戒指中取出一張獸皮來。
  那獸皮一看就知上了年頭,歲月悠久,上面密密麻麻畫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圖案,經過無數年的損磨,很多地方都有些模糊不清。
  楊開最初沒看懂這獸皮上的東西到底是什么,可片刻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連忙將老板娘給他的玉簡取出來,神念一分為二,一份沉浸玉簡中查探,一份關注獸皮上的圖案。
  片刻后,楊開面露訝然之色:“地圖?”
  這獸皮上記載的東西,赫然是一份殘破的地圖,而且還是血妖洞天內某一塊區域的地圖。
  因為這獸皮地圖與玉簡之中記載的地圖有一部分比較吻合,所以楊開才能辨認的出來,當然,并不是說這獸皮地圖記載的東西更多,相反,老板娘給的玉簡中的地圖才更全面一些,畢竟那是從丹霞拍賣行里拍來的,是這無數年來,數之不盡的武者探索出來的地圖。
  只不過兩者有一部分重合的地方,然后獸皮地圖多了一些玉簡地圖沒記載的位置。
  捏著那獸皮地圖,楊開陷入了沉思。
  丹霞拍賣行當初拍出了一百份血妖洞天的地圖,雖然也不全面,但已經可以給武者很好的指引方向了。
  楊開也不會天真地認為丹霞拍賣行會如此好心,將這種秘辛廣而宣之,畢竟一份相對完善的地圖,帶來的可能是巨大到難以想象的收益。
  丹霞拍賣行的背后,那丹霞洞天絕對有沒公開的部分地圖,那才是他們最大的依仗。
  能被他們公開的,估計都是已經被他們探索,沒有多少價值的地方。
  而除了丹霞拍賣行之外,這歷年來,各大洞天福地,乃至那些二等勢力,肯定也有自己的一份地圖,哪家的地圖記載的比較全面,哪家的地圖更有價值,這種事情還真說不好。
  甚至就連自己手中的這一份地圖,楊開也可以確定不是完全從丹霞拍賣行競拍的,其中絕對有老板娘自己添加進去的一部分,畢竟當初老板娘也是來過血妖洞天的。
  方才死去的兩人出身什么勢力楊開并不知曉,這獸皮地圖也可能是兩人的某一個偶然所得,要不然也不會有這么古老的氣息沉淀。
  那獸皮地圖上的某一個位置,被圈了一個圓圈,很是吸引人的注意。
  一般這種重點標注的地方,定是有什么寶貝的。
  楊開看的心癢癢,對比了一下兩份地圖,發現想要去那圓圈所在之地,還需要好幾日的路程,穿過兩份地圖重合的區域才行。
  當下收了那獸皮地圖,也不急著做決定了,等到了地方再決定也不遲。
  抬頭眺望前方的沼澤,楊開沒選擇繞行,一來繞行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二來這里雖然遍布空間裂縫,但對他來說卻是極佳的戰場,若再有如方才那蛤蟆一樣的妖獸偷襲,他完全可以借助空間裂縫將之斬殺取丹,還不用費什么力氣。
  神念掃出,楊開身形騰挪,朝沼澤深處馳去。
  這鬼地方的空間裂縫數量著實不少,好在楊開精通空間法則,如今又時刻警惕著,所以每每能很早便有所發現,從而順利避開。
  跟他預料的不一樣,沒再能碰到什么妖獸,看樣子這樣一片區域,對血妖洞天里的妖獸也是大兇之地,輕易不愿涉足。
  那癩蛤蟆所在的地方,只不過沼澤的邊緣地帶。
  既無獵物,楊開一心趕路,很快便穿過大半個沼澤。
  某一刻,忽聽一人聲音傳來:“朋友且慢,前路兇險!”
  楊開忽地頓住身形,扭頭朝聲音來源之地望去,只見那邊十幾里外,一群五人立于沼澤之上,個個身披甲胄,提槍配劍,雖只有五人,卻氣息沉穩,給人一種千軍萬馬之感。
  這一身穿著讓他瞧著有些眼熟,眉頭一挑,想起一個勢力來,身形閃爍,幾下就來到了這五人面前,試探道:“大戰天?”
  也只有大戰天的弟子,才會這般穿戴,才能五人成師,方才只是猜測,如今靠的近了,愈發肯定了,因為這五人身上有一種鐵血肅殺之氣,這種氣息,只有常年生活在軍伍之中,才能經年累月地沉淀下來。
  而大戰天,則是整個三千世界,唯一一個以軍伍鐵律治理和管理的勢力,軍令一出,莫敢不從!
  千鳥星市便是大戰天在管理,楊開在虛空渡口見過大戰天的弟子,那些人與其說是武者,不如說是一個個將士!
  這五人四男一女,此刻都一副見鬼般的望著楊開,個個眸子中都透著震驚和難以置信。
  聽到楊開問話,那為首的青年頷首道:“正是。”又上下瞧了瞧楊開,贊嘆道:“你運氣真好。”
  一聽他說話,楊開就知道方才喊自己的就是這人了,此人生的濃眉大眼,精神沛然,臉線剛硬,頗有一股鐵血男人的味道,而且看的出來,這一行五人應該是以此人為首。
  楊開笑了笑:“你們的運氣倒是不怎么樣啊,怎么會被困在這里?”
  他一眼就看出來,這五人立于此地不動,并非不想動,而是被困住了,他們四周布滿了空間裂縫,有幾道空間裂縫甚至在緩緩移動,悄無聲息,即便是神念也難以察覺。
  五人中,有三人身上血跡斑斑,明顯是受了傷,估計就是被這些空間裂縫所傷。
  為首的青年搖了搖頭:“一言難盡!先不說這個,敢問朋友怎么稱呼?”
  “楊開!”
  那青年聞言怔了一下:“你是楊開?”
  他身后的四人也都面色訝然,好奇朝楊開望來。
  楊開也怔了一下:“你們認識我?”旋即反應過來:“是了,你們應該聽說過我。”
  經歷千年星市修羅場一戰,他應該已經進入許多洞天福地的視線了,先是有修羅場的那位管事的說辭,后又有軒轅洞天郭師兄的拉攏,既然修羅天和軒轅洞天都已經注意到他的存在,大戰天掌管千鳥星市,注意到也不足為奇。
  為首的青年沒有否認,抱拳道:“原來是楊兄,失敬,在下步連忠。”
  “步兄客氣!”楊開頷首。
  步連忠又指了指身后四人,報上他們的名字,言罷,正色道:“楊兄,在下有一事相求。”
  楊開示意道:“步兄且說。”
  方才這步連忠見他一路疾馳,高呼示警,顯然心性不壞,楊開這人素來投桃報李,人家好心在先,他自然也不會不近人情,不過在確定對方要幫什么忙之前也不會輕易答應下來。
  步連忠道:“我等幾人身陷此地,怕是兇多吉少了,還請楊開離開這血妖洞天之后,去一趟星市的大都督府,將我等的死訊報于葉大都督!”
  坐鎮千鳥星市的大都督葉天雄乃是一位六品開天,楊開也是知道的,千鳥星市好歹也是一處大型星市,唯有如此人物才有本事掌控,實力低了根本鎮不住場面。
  。
  明天10點公!眾!號上有個抽獎活動,有意向參與的書友可以搜索“莫默”添加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