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煉巔峰》 最新章節: 第四千一百二十一章罷手言和(04-24)      第四千一百二十章得手(04-24)      第四千一百一十九章爭搶(04-24)     

武煉巔峰4110 曙光

  臨陣倒戈!
  在這劍之世界中,所有的存在都是檔次不一的長劍,雖然沒有忠心一說,但楊開率領大軍征戰半年,還從未碰到過這種事。
  自己麾下的大軍居然叛變了!
  所有被那黃金劍劍暈覆蓋的手下,齊齊調轉了矛頭,朝原本的同伴痛下殺手。
  本是一面倒的局勢,因為黃金劍的橫空出世,一下子亂成一鍋粥。
  浪青山顯然也沒想到會有如此變故,緊急調度,總算慢慢穩住局勢。叛變的長劍不算太多,畢竟那黃金劍的劍暈覆蓋范圍只有方圓千丈而已,超過這個范圍的并不受什么影響。
  不過縱然如此,也有數千柄長劍成為了叛徒,更讓浪青山痛心無比的是,這些長劍之中赫然有七八把白銀劍!
  還不等他想出對策,那黃金劍忽然劍身一轉,一道金黃色的劍氣橫空斬出,直接斬進了大軍之中。
  那金色劍氣一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無物不摧,所有被觸碰到的長劍皆都碎裂開來,即便是白銀劍也是如此,根本抵擋不住片刻。
  黃金劍連斬幾道劍氣,給楊開麾下大軍造成巨大的損傷。
  這下縱有浪青山統籌調度也不成了,黃金劍的存在,似乎對所有的長劍都有天生的威懾,大軍躊躇不前,更有甚者不斷地往后退去。
  場面大亂!
  浪青山見狀,心知已無力回天,只能收攏兵線,逐漸后撤。
  一炷香后,戰場平靜下來,滿地的碎片斷屑,皆是楊開麾下大軍所留,而那黃金劍麾下原本有萬劍,此刻數量竟也沒有減少多少。
  它的手下雖然被斬殺很多,但也收攏了楊開手下的一部分兵力,此刻赫然還有七八千之數。
  楊開將這一戰收入眼底,看的眼前發亮,目光灼灼地盯著那黃金劍,估摸著自己若是現在沖下去與它決一死戰,勝算有多大。
  正這么想的時候,那黃金劍忽然劍身一抬,劍面上,一張威嚴的面孔對上楊開的目光。
  楊開心頭一突,暗道不好。
  下一瞬,那黃金劍凌空一斬,一道黃金劍氣匹練般襲殺而來,朝楊開當頭斬下,轟地一聲,楊開所立山峰直接被劈成兩半,塵煙四起,山峰朝兩旁傾倒。
  刷,那黃金劍飛身而來,立于半空之中,目光四下搜尋楊開蹤影,好半晌一無所獲,這才轉身落回己方陣營中。
  轟隆隆……
  山峰倒塌,黃金劍的大軍徐徐開拔,逐漸遠去。
  半個時辰后,倒塌的山峰之下,一道白光沖殺出來,光澤暗淡,劍面之上,正是楊開的面孔,面色陰晴不定。
  不是對手,完全不是對手,雖然沒有正面接觸,但只看那一道黃金劍氣楊開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那黃金劍的對手,真要單打獨斗,自己絕對堅持不住半盞茶時間。
  人海戰術也不成,那等存在,能威懾降服比它等級更低的存在,再多劍也沒辦法給它造成半點傷害。
  浪青山收攏殘部歸來,見到此地一片狼藉,不禁嚇了一跳,再看楊開劍身上光澤暗淡,也是吃了一驚。
  “大人,你沒事吧?”浪青山緊張地問道。
  楊開的眼睛卻是發亮,看著他道:“青山,你看到了嗎,那把劍!”
  浪青山苦笑不迭:“那黃金劍威能無雙,卑職辦事不利,還請大人責罰!”這一戰損失大了,他剛才稍稍清點了下數量,十萬大軍如今只剩下七萬,一戰損失三萬多,而且白銀劍都折損了十幾把,楊開麾下的力量一下子縮水三成,這讓他滿心的自責。
  楊開道:“此役之敗,非戰之罪,是那黃金劍太過兇悍,不過……它居然能飛,有意思!”
  縱然楊開已經修煉到了白銀劍的巔峰,也不可能長時間保持飛行,頂多不過是一躍而起,但那黃金劍不但劍芒恐怖,還能御空飛行。
  至于麾下的折損,楊開一點都不在意。
  這是劍的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兵力,十萬大軍是他刻意保持的數量,若是他愿意的話,這半年征戰,他的大軍最起碼能積攢到五十萬甚至更多。
  損失點兵力又算得了什么?很快就能補充回去,倒是黃金劍的存在,讓楊開在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絲曙光!
  既有黃金劍,那就說明他也能晉升到那個層次,而晉升到那個層次之后,說不定就能窺探破解這個世界的奧秘。
  關鍵是……如何才能晉升?這其中有什么玄機?
  他已經試過了,斬殺同等級的白銀劍,對他沒有半點效果,既然不是靠這種方法晉升,難道還要參悟什么?
  可身為一把劍,能參悟出來什么鬼東西?
  數日之后,大軍占據了一處據點,這一處據點的規模實在不小,足有兩萬兵力,更有十幾把白銀劍級別的存在。
  為首的一把,已經跟楊開和浪青山差不多,都已修煉到了白銀劍的巔峰。
  一場大戰,這處據點被攻破,楊開與浪青山聯手,將那首領擊敗,卻是沒有急著斬殺。
  那首領的劍面上,浮現出一張中年男子的面孔,很是惶恐不安。
  “問你個事。”楊開淡淡地望著它,“如果你能回答出來,我就不殺你。”
  那白銀劍似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急忙道:“你說!”
  “如何才能晉升黃金劍?”楊開目光灼灼地望著它。
  那白銀劍一怔,似沒想到楊開居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不過還是老實答道:“有黃金液就可以晉升黃金劍了。”
  “黃金液?”楊開狐疑,“那是何物?去哪里找?”
  那白銀劍道:“黃金礦中就可能有黃金液。”
  “黃金礦?”楊開一怔,目光掃了一下附近的礦石,愕然許久,這才失笑不已。
  原來所有的關鍵都在這里,竟是一直被他忽視的地方。
  他本來還有些好奇,那些白銀劍為何一直占據著一個個據點,不斷地讓自己的手下們開采礦物,若只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力量,這效率未免也太低了一些。
  如今看來,這種做法不單單只是為了提升力量,而是為日后晉升黃金劍提前做準備啊!那黃金礦必定及其稀少,否則楊開率領大軍搶占了那么多據點,不至于一塊都沒有發現。
  眼前這把白銀劍,在這個層次上浸淫的時間應該特別長,否則也不至于會知道這些東西,而楊開手下的那些白銀劍,都是從黑鐵劍一步步提升上來的,哪能知道這些秘辛?
  弄明白了,晉升黃金劍的關鍵,還是在那些礦物上!
  “青山!”楊開喚了一聲。
  浪青山當即躍空一斬,將那原本就裂痕遍布的白銀劍首領斬碎當場。
  楊開轉過身,望著下方巨大的礦場,咧嘴一笑:“讓它們采礦去吧。”
  浪青山應了一聲,立刻傳令下去,霎時間,礦場之中叮叮當當的聲響不絕于耳。
  楊開也沒閑著,留下浪青山坐鎮此地,分割出一萬劍,率領著它們去搶占別的據點。
  黃金礦稀少,這個礦場不一定就能找得到,楊開自然是要多做準備。
  一路征戰,一處處據點攻打下來,以戰養戰,大軍滾雪球一般壯大,每攻下一處據點,楊開都會留下一柄白銀劍坐鎮看守。
  一個月的時間,楊開已經掌控了六處據點,每一處據點都有數萬大軍,日夜不休地開采礦物。
  楊開坐鎮一處,浪青山奉他之命,在這些據點之間來回巡視,一旦發現有黃金礦出世的消息,立刻就回來報!
  手下那些白銀劍,楊開信不過,萬一開采出來黃金礦被它們自行消化,那可就得不償失了,只能讓浪青山多辛苦一些。
  日子一天天過去,每日都有數之不盡的礦石被開采出來,可楊開要找的黃金礦卻是毫無蹤影。
  他早就知道黃金礦稀少至極,卻沒想到稀少到這種程度。
  他如今麾下最起碼有三十萬大軍,分六處開采,竟也尋覓不得。
  足足四個月之后,某一日,浪青山才興奮地帶來好消息,告知楊開有一處據點尋覓到了一塊黃金礦。
  楊開大喜,急忙跟他前去。
  抵達那據點之后,果然見到一塊金光燦燦的礦石擺在一塊空地上,四周重兵布防,任何劍都不得輕易靠近。
  楊開壓制住心頭激動,走上前去,發現這黃金礦不過臉盆大小,表面凹凸不平,泛著迷人光澤。
  楊開怔怔地望了許久,直到浪青山喚他一聲,這才嘆息道:“快一年了,希望等會有個好結果吧。”
  這般說著,身形一縱,直接插進了那黃金礦之中。
  一股精純的力量順著劍身涌入楊開體內,楊開分明感覺到,這黃金礦內部有一些別的東西,估計就是那所謂的黃金液了。
  心頭一喜,知道這下晉升應該九八不離十。
  果不其然,隨著黃金礦內的力量涌入,楊開清楚地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迅速壯大,白銀劍的瓶頸轟然破碎。
  而劍身之上,原本泛著白銀光澤的劍面,此刻也被一道道金光所取代,劍身之上,金色的光暈開始流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