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上》 最新章節: 第1998章黑山五怪(05-24)      第1997章得意的笑(05-24)      第1996章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05-24)     

尊上1985 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說了古天狼的存在很特殊,特殊到什么程度呢?”
  大行癲僧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該去如何形容古天狼,說道:“這么跟你說吧,莫問天那小子混跡大荒,靠的是自身過硬的本事,重情重義,實力強,朋友多,人脈廣,在天上地下都吃得開,黑白兩道也都給他面子。”
  “至于古天狼那小子,同樣靠的是自身過硬的本事,與莫問天那小子不同的是,古小子為人孤傲,也沒什么朋友,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混跡大荒,靠的是夠狠,夠兇,夠瘋狂!在黑白兩道誰也不敢不給他面子,因為這天上地下誰想動他,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一句話說白了,古小子的存在太神秘也太詭異,誰也不敢惹他,誰也惹不起他,古往今來,能他娘的混到人人都懼怕惹不起的程度,那小子也算是頭一個了。”
  聽到這里,水月師太問道:“所以,你把他喊過來,是想利用他震懾西天的佛教八宗?”
  “師妹,這件事沒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佛教八宗也絕對不會都過來的,你想想,這一回咱們禪宗遺跡出世,只有咱們這些禪宗弟子知道吧?就算那個叛徒想圖謀禪宗至寶,暗中勾結的話,也只會勾結八宗之一,原因很簡單,佛家八宗一直都在明爭暗斗,若是都知道咱們禪宗遺跡出世,他們自己就會先打起來,莫說佛教八宗,就是宗內他們自己人都是面和心不和,一個比一個貪婪,若是知道咱們禪宗遺跡出世,都恨不得據為己有,怎會告知其他人。”
  “所以,我琢磨著知道咱們禪宗遺跡現世的絕對不多,不過,最讓我擔心的并不是佛教八宗,而是其他存在,比如歸墟的老祖,還有禁地圣地那幫人,雖說他們未必知道咱們禪宗遺跡會現世,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到時候咱們禪宗遺跡現世,那些歸墟圣地的老祖也出來搶奪,那咱們可就傻眼了。”
  “這也是我找古小子過來的根本原因。”大行癲僧感嘆道:“在今古時代,能他娘的震懾住歸墟圣地那幫老家伙的,恐怕也只有這小子了。”
  “如此說來,你找古天狼來……是利用他防患于未然?”
  水月師太的聲音傳來,大行癲僧說道:“!師妹,話可不能這么說,怎么能叫利用呢,我與古小子好歹也是朋友,我們倆關系好著呢。”
  “你不是說他沒什么朋友嗎?”
  “我只說他朋友不多,并不代表沒有朋友,古小子那家伙雖說生活作風不太檢點,沒事兒喜歡勾三搭四,不過人還是不錯的,對待朋友也很仗義,只要我開口,那小子一定會幫忙的。”
  “你就不怕引狼入室嗎?”
  “引狼入室?”大行癲僧搖頭不解,問道:“什么意思?”
  “我說過,雖然我與那古天狼素不相識,但是聽過他很多事跡。”水月師太神色肅然,很認真的說道:“他可不是什么好人,為人性情乖張,桀驁不損,喜怒無常,做過很多殺人越貨的事情,你又如何敢保證,他就不會圖謀我們禪宗的至寶?”
  “你擔心古小子圖謀咱們禪宗的至寶?”大行癲僧想也沒想,搖頭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沒有什么不可能,據我所知,他連我們佛道的大日如來忿化身都綁架過,你怎知他就不會圖謀我們禪宗的至寶?”
  “關于古小子綁架大日如來忿化身的事情,當年我也在場,我不但在場,我還親眼看見他是如何綁架大日如來忿化身的,那件事不怪古小子,怪只怪凈土宗不識抬舉,非要去惹古小子,而且……”
  大行癲僧勸說道:“師妹啊,你沒有與古天狼那小子接觸過,所以對他不太了解,我了解那小子,那小子對這些大道至寶并沒有什么興趣,唯一有興趣的是美酒,若是一壇美酒的話,那小子可能會搶奪,至于勞什子的大道至寶,說出來你可能不信,甭說出手搶奪了,你就是親手送給他,他要不要都是一個未知之數。”
  “你既然聽過古小子很多事跡,應該知道他當年焚九天的時候焚了很多強者大能吧,當年各種仙兵法器漂的漫天都是,那小子瞧都沒瞧一眼,當場一把火給焚的干干凈凈,天命之心夠珍貴了吧?被那小子捏碎的天命之心,沒有一百個至少也有數十個之多。”
  水月師太道:“小小天命之心,怎能與我們禪宗至寶相提并論!”
  “是是是,我知道咱們禪宗至寶很珍貴,可是……算了,我也不說了,說再多也沒有任何意義。”正說著,大行癲僧又搖頭嘆息一聲,道:“師妹,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啊。”
  的確。
  大行癲僧說的不錯,對于水月師太來說,信任不信任逍遙大帝莫問天并不重要,信任不信任九幽大帝古天狼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并不信任大行癲僧,盡管她的態度不像先前那般咄咄逼人,但也只是僅此而已,內心并沒有真的放松警惕。
  她盯著大行癲僧,道:“我不知道該不該信任你,我也不敢隨便信任你,現在我只相信我自己,其他任何人我都不相信,包括我們禪宗蘇醒的幾位老祖我也不相信!”
  大行癲僧將其打斷,說道:“師妹,你別說了,我完全能夠理解,實話告訴你吧,甭說是你,今古萬年以來,隨著無道時代這趟渾水越來越混亂,我他娘的都不知道該相信誰了,咱們禪宗蘇醒的那幾位老祖,我都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老祖!”
  “這么著吧!”
  大行癲僧又將掛在腰間的大慈大悲生死扇仍過去,說道:“這把破扇我先交給你!”
  接過大慈大悲生死扇,水月師太神情大驚,似若有些不敢相信。
  她很清楚這把大慈大悲生死扇是乃他們禪宗老祖燃燈古佛煉制的佛器,不僅法力無邊也蘊含無窮玄妙,一扇可起死回生,一扇也可灰飛煙滅,大行癲僧將這把大慈大悲生死扇交給水月師太,毫不夸張的說,也就等于把自己的小命兒暫時寄托在了水月師太的手中。
  “別誤會,我不是非得讓你相信我,我只是不想讓那個叛徒的陰謀得逞!”
  就在這時,一道精光從天而降,這是一道信符,水月師太一把接過信符,捏碎之后,神情微微一變,看向大行癲僧,又將大慈大悲生死扇仍了過去,一句話也沒有說,直接閃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