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上》 最新章節: 第1935章唯我獨尊的態度(04-24)      第1934章震懾蒼生的天雷之音(04-24)      第1933章死亡降臨滾來收尸(04-24)     

尊上1920 兇多吉少

  “老爺子,這次幽帝是不是兇多吉少了?”
  問這話的是長生閣的離心仙子。
  她知道,也看的出來,此次幽帝所面臨的處境要比上古時代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兇險多的多。
  上古時代的時候,雖然大荒巨頭包括三千大道都圍剿過幽帝。
  但上古時代的時候,三千大道的老祖都在沉睡,大道本源也早已枯竭,大荒巨頭也沒有多少高手。
  但現在不同了。
  今古時代萬物復蘇,大荒巨頭的老祖,三千大道的老祖都蘇醒了,大道本源也都復蘇了,況且,此次參與圍剿的還有三十六洞天與七十二福地,盡管這些洞天福地都沒有露面,不過都在暗處伺機而動,最為可怕的是,圣地、禁地、包括歸墟的老祖們也都盯著這里,這些存在從某種意義上說,比三千大道還要恐怖。
  “今日幽帝是否兇多吉少。”
  開山老爺子望著蒼穹,微微搖首,嘆道:“取決于九天仙道的態度。”
  “九天仙道是什么態度?”
  “九天仙道的態度,恐怕取決于幽帝的態度。”
  “那幽帝又是什么態度?”
  這一次開山老爺子沒有說話,因為他也不知道幽帝是什么態度,閉上眼,開山老爺子說道:“今日之事,不管結果如何,恐怕都會影響到大荒的局勢,今古萬年的平靜,也必然會因為今日之事,而被打破……”
  綾羅天域,虛空之中。
  喊打喊殺喊著誅殺古清風的聲音不絕于耳。
  自北鼎仙王代表丹鼎谷出現之后,雄霸一方天域,名震大荒的仙境家族巨頭接踵出現,大大小小的仙境家族多的數不清也數不盡,而且是越來越多,偌大的綾羅天域一時間人滿為患,放眼張望過去,到處都是人。
  人群之中。
  火德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沖上黑水山,與古清風站在一起并肩作戰。
  可惜。
  火德知道自己這點能耐根本幫不上任何忙,人微言輕不說,實力也不夠看,甭說幕后的三千大道,就是在綾羅天域這些大道王者與星君,他都抵擋不住。
  怎么辦?
  火德也不知道怎么辦,他向旁邊的小瑾兒,問道:“小瑾兒,咱們怎么辦?”
  “我……也不知道。”
  小瑾兒微微蹙著眉頭,安安靜靜的站立著,雙眸望著黑水山,像似也充滿了擔憂。
  猛然。
  火德想起一個人,激動的說道:“小瑾兒,你快!快把圣女娘娘喊來,現在這種情況恐怕只有圣女娘娘出面才能幫得了古小子啊!”
  “姐姐她……”
  小瑾兒張張嘴,欲言又止。
  “怎么了?你聯系不到圣女娘娘嗎?還是……”
  “不是的。”小瑾兒說道:“姐姐來不了的。”
  “為什么來不了?”
  這時。
  突然一道聲音傳入火德的耳中:“小瑾兒說的不錯,我師妹來不了了,我大師姐不允許她來。”
  聲音落下,一個人出現在火德的面前,是一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納蘭千秋。
  她出現,望著黑水山,說道:“莫說我小師妹來不了,就算她親自前來,也無法改變什么,你以為現在只有這些大荒巨頭想要他的命嗎?不!還有三千大道,三十六洞天福地,圣地、禁地包括歸墟那些可怕的存在都想要他的命。”
  “你也莫要以為他超脫了生死,擁有寂滅重生的本事,呵呵,我不妨告訴你,那些被鎮壓在歸墟里面的老祖各個都擁有不死之身,可又如何?還不是被鎮壓在歸墟,此次若是他敢動手,幕后那些可怕的存在,定然會聯手將其鎮壓起來,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世都無**回轉世。”
  聽聞此言,火德嚇的腿都軟了,拱手抱拳道:“千秋娘娘,求求您救救古小子吧,求求你了,老夫在這里給你磕頭了啊!”說著話,火德就要跪地磕頭,只是剛要跪,卻被納蘭千秋給攔了下來。
  “現在誰也救不了他,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納蘭千秋盯著火德,肅然說道:“現在九天仙道那邊關于是否出面抹殺他一直爭執不休,有一大半長老都想抹殺他,也有一半老祖不想與他動手,關鍵是現在綾羅天域這么多年巨頭出面造勢,必然會影響九天的決定,剛才我已接到九天老祖的信息,若是幽帝再不表明態度的話,他們就堅持不住了,唯有少數服從多數,抹殺幽帝。”
  “千秋娘娘,您剛才說能救古小子的只有他自己,到底怎么救?究竟叫古小子表明什么態度?”
  “說簡單也不簡單,說難也不難,只要幽帝肯向九天低頭認錯,并且親自去九天一趟,那么九天老祖便可以此為理由,放幽帝一馬,也不會對他動手,只要九天仙道不動手,那么這些大荒巨頭,包括洞天福地都不會動手。”
  “這是九天的條件,也是幽帝最后的機會,更是唯一的機會。”
  納蘭千秋盯著火德與小瑾兒,說道:“你們二人最好能夠盡快勸他表明態度,向九天低頭認錯,不然的話……幽帝今日怕是兇多吉少。”
  “好!我這就勸古小子。”
  火德仿若抓住救命稻草,根本不敢怠慢,趕緊秘密傳音將納蘭千秋的話告知古清風,奈何,根本沒有得到古清風的回應,這可把火德急壞了,不停的傳音密語,然,始終都無法得到古清風的回應。
  火德說道:“古小子根本不理我,千秋娘娘,勞煩您去告知一下。”
  納蘭千秋回應道:“我方才已經試過了,他也沒有理會我。”
  “這……”
  火德情急之下,準備縱身躍起,登上黑水山,當面勸說古清風,突然,小瑾兒將他攔了下來。
  “小瑾兒,你拽我做什么。”
  “大哥哥不會向九天低頭的。”
  小瑾兒的一句話,頓時令火德愣在了那里,他滿腦子都在擔心古清風的安危,聽了納蘭千秋的話,更是嚇的不知所措,聽小瑾兒這么一說,這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駭然呢喃道:“是啊,我怎么忘了,古小子一輩子都沒有向任何人低過頭,他怎么可能向九天低頭認錯呢,若是古小子肯低頭的話,此次也不會出來了。”
  “大哥哥先前說過,他不會有事的,瑾兒相信大哥哥的話,大哥哥說他不會有事,那就一定不會有事。”
  說罷,小瑾兒又對納蘭千秋說道:“千秋姐姐,瑾兒也希望你千萬不要再為九天傳話了,不然的話,瑾兒會很難過,姐姐會難過,蒼顏姐姐,所有那些關心你的人都會難過的……”
  納蘭千秋不解,問道:“為什么?”
  “因為……”小瑾兒盯著納蘭千秋,認真的說道:“因為大哥哥會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