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磚》 最新章節: 燭龍的眼睛光明殿(11-17)      不死的活人幽冥界第二小節(11-17)      第五十七節*****(11-17)     

燭龍的眼睛光明殿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那羅陀比丘問一餓鬼:“閃閃金身,照遍四方,卻為何事,長有豬嘴?”餓鬼答到:“信口雌黃,言行不一,就為此故,長有豬嘴。”
  長孫對那日暮如是說……
  “佛陀也會參加地獄里的戰爭?”
  “不會,佛陀乃是潔凈之身,不染塵垢,地獄污穢滿地會損了修行,地藏當年發下無上宏愿,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當時天地俱動,承認了他的誓言,所以如今依舊是大菩薩而非佛陀。地獄不空他離不開地獄。即便是隕落也離不開地獄,金喬覺那種化外化身能夠勉強承載一些他的意志,壽數一到依舊難免參與輪回。”
  李綱細心的給云燁普及一些關于地獄的知識。
  那日暮小聲道:“那羅陀比丘妾身以前見到過……”
  “出言不遜已經被我吃掉了!”長孫再一次看了看那日暮抱著谷穗回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真的被吃掉了……”李綱端著一碗飯盡情的嗅著……臉上的神色難明。
  見所有人不說話,云燁笑道:“其實沒必要非要去找燭龍,如果能借助我掉下來的那個大洞把上面的光明引下來不就成了?
  上面的世界如今物資極大豐富,修建這樣的一個工程不成問題的。只要找個人上去說一聲就成!”
  李二似笑非笑的道:“你認為你掉下來的那個大洞還在?”
  “不在嗎?”
  “朕曾經騎著應龍搜遍了地獄,想要找到一個新的出路,結果一無所獲,羅陀比丘在地獄漫游數千年,還以為他知道出路,朕去問他。他竟然出言不遜說朕乃是魔王,于是就被皇后給吞噬了,搜遍他的識海也沒有找到出路。他只知道地獄不在地下,不在空中。不在水里,不在火中,亦不在紅蓮中,他來地獄也是莫名其妙,之所以行腳數千年其實是因為他不知道怎么回去……”
  “這些年下來的幽魂您難道沒有問過他們嗎?”
  李綱哈哈大笑道:“如何會不問,這些幽魂一入地獄就前世皆忘,除了按照本源的指引前來找我們這一樁好處之外,其余的什么好處都沒有。
  你莫要問我們為何還能保持前世記憶。那是因為我等不但保守香火,而且意念強大,自然有不死不滅之能,只是你的管家能保持一些記憶,實在是出乎老夫預料之外。”
  云燁回頭看看膽戰心驚轉頭就想跑的老錢,揮揮手對老錢吼道:“跑什么跑,沒人打算把你扯開了研究,再去給我泡壺茶水過來。”
  說話間大地開始顫抖,南邊的天空猛然間變得殷紅,桌子旁邊的幾個人誰都沒有動彈。這樣的情形在地獄中再普通不過了,不知道那里的火山又開始噴發了……
  “這里的地熱資源很豐富啊,如果能夠利用起來。我們何必要去找燭龍來當這個苦工,我總認為用鐵鏈子綁住燭龍,然后用鐵棒把燭龍的眼皮撐起來有點不人道。”
  李二一口喝干了茶水道:“沒時間了,我們好好的休息一番就出發,幽魂關的戰事也不適宜再拖下去了。”
  云燁和李綱對視一眼,云燁喝干了杯中的茶水,帶著躲在自己背后的那日暮就準備去休憩。
  做起而行從來都是李二的特點,他從來不會問別人會不會跟他去,他只需要做出決定就好。云燁發現自己即便是活了好幾百年,對李二盲從的習慣還是沒有改掉。
  “皇后娘娘是妖怪……”
  “皇后娘娘吃活人……”
  “皇后娘娘會下蛋……”
  天知道那日暮為何會跟皇后較上勁了。不敢從嘴里說出來,只敢在丈夫胸口上寫字罵人。吃了無數的苦頭也沒有改正的跡象。
  云燁覺得自己需要睡一會……
  被地動山搖驚醒,云燁習慣性的看看自己的沙漏,里面的細砂子依舊在緩緩地流淌,他對自己睡了幾個時辰極為不滿,準備再要睡一會的時候發現那日暮和老錢趴在床頭看著自己。
  “你們不睡覺看著我做什么,即便是你們不需要睡覺也要學會睡覺,睡了幾個時辰就把人吵醒……”
  “侯爺,沙漏老奴已經顛倒了一萬次了……”
  “是啊,夫君您已經睡了三十年……”
  云燁從床上竄起來飛快的來到水坑邊上,低頭看的時候發現自己好像一點變化都沒有,時間在自己身上真的不起作用了?
  云燁心中有一個從未向人訴說的秘密,上輩子的時候自己長到五十歲的時候,時光就像是停止了,眼看著辛月她們從花信婦人變成雞皮鶴發的老嫗,這種痛苦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
  愛美如那日暮者在有一天發現自己站在夫君面前就像是站在兒子身邊一樣的時候,她就果斷的選擇了結束生命……
  辛月臨死前拉住云燁的手告訴了他這個秘密,還說自己因為臉皮厚舍不得離開云家才茍活了那么些年……
  云家的女主人除了辛月之外都是自殺的……
  云燁擔憂的回頭看著那日暮,卻發現那日暮笑的很開心,指著自己嬌艷的臉蛋笑著說:“這一回妾身總算是能陪伴您到天荒地老。”
  三十年的時間李二身上的裂隙全部修補好了,全身黃燦燦的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威武了,長孫的眉心多了一道火焰紋,就像是前世大唐婦人在自己眉心貼的裝飾一般。
  李泰肥胖的身體沒有任何的變化,卻身手敏捷的跳上幽冥血河車,大喝一聲就帶著皇帝夫婦向極北之地進發。
  那日暮跳上了鑿齒的后背,身形高大的鑿齒背上背著一間不大的房子,站在上面要云燁跟著跳上去旺財的大腦袋也從那日暮的身后鉆出來一臉的壞笑。
  “看好家,我辦完事就回來。”云燁就像以前出征時候一樣,隨口吩咐老錢一聲,就跳上了鑿齒的后背。
  鬼氣森森的老錢戀戀不舍的送走了主人,就把一線天山谷口的兩扇巨大的門給關上了,回頭給埋無舌的土堆上澆點水就背著手飄回自己的房間,云府從今日起不見客。
  幽冥血河車一日十萬里,奔走時山搖地動,如同急火流星,鑿齒乃是上古異種,肋下生風銜尾追擊竟然不落下風,和幽冥血河車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平穩,現在云燁終于明白旺財會是一臉的壞笑了。
  拿大蹄子指指前面的馬車笑道:“那輛車我坐過,身子骨差一點的就會被顛散架子,無舌的骨頭架子就散落過很多回。”
  那日暮抱著旺財的大腦袋親一下道:“旺財最聰明了,不過該你出牌了,剛才我出了一對二。”
  旺財直接就翻臉了馬嘴里噴著口水大怒:“明明該我出牌了……”
  云燁笑著推開小房子的門站在鑿齒的肩膀上,瞅著地平線上橘紅色的光芒覺得世間美景不過如此。
  地獄的景致是破敗的,如果破敗荒涼到極致,也會變成一種美,尖而高的山峰,崎嶇不平的大地,深不見底的溝壑,奇形怪狀的植物,及在荒原上沒有目的閑蕩的僵尸,都是構成這幅美圖的必要元素。
  地火在地下運行,奔突,最后噴薄而出,妖艷的火花照亮了天空,一些長著肉翅的怪鳥成群結隊的從遠方飛來,沒有怪叫,只是悄然的在空中飛行,就像是一片云。
  一股黑煙從鑿齒的耳朵里鉆了出來,很快就變成了李綱的模樣,看著云燁臉上的幸福笑容嘆口氣道:“你還真是隨遇而安的好性子,能從這樣的山形地貌中看到未來和幸福老夫真不知道如何解說你了。”
  “按理說我也有資格自稱一聲老夫的,不過在你面前還是算了,你怎么從鑿齒的耳朵里鉆出來了?”云燁好奇的問道。
  李綱拿手指敲敲鑿齒的腦殼,發出空空空的聲音,云燁的眼睛頓時就睜的老大。
  “有什么好吃驚的,他本來就是一具傀儡,有腦子和沒腦子有什么區別,老夫愛惜他這一副好軀殼,特意用秘法挖空了腦漿,用移神術將他的魂魄囚禁在這顆珠子里,無論老夫如何使喚它,再也沒有后顧之憂,這才是穩妥之道。”
  “這么說您如今住在他的腦袋里?”
  “是啊,老夫是靈身不需要太大的地方,哪里正適合老夫居住。怎么?看不起老夫的手段?”
  “沒有,只是覺得您有點像日本人!”
  “呵呵,雖然不明白你說的是什么,聽起來不像是好話,你黃粱一夢三十年,連陛下和皇后都在靜等你醒來,果然有些門道,你身上的生氣越發的濃重,再過幾百年,你就和活人無異了。”
  “我本就是活死人,活著,亦或是死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的開心自在!
  你們口口聲聲要尋找光明,卻不知光明就在我們的心里,只要胸中有光明,何處會有黑暗?
  黑暗同樣來自我們的心里,如果心中充滿了黑暗,即便是站在太陽神的神殿里,也會伸手不見五指的。”
  李綱笑道:“謹受教!不過老夫并不準備將心頭的執念打消,如果地獄不能由我們說了算,即便是永世沉淪又有何妨?”(未完待續)
  ...
  ...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