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鬼錄》 最新章節: 第二百四十五章尾聲(上部大結局)(09-20)      第二百四十四章心死(09-20)      第二百四十三章四圣之絕仙(09-20)     

驅鬼錄245 尾聲(上部大結局)

  安靜的病房里面,夏嫣沉沉的躺在病床上面,渾身無力,感覺五臟六腑都在流血,活不了多久了。沒想到自己就要這樣死掉,太可惜了---
  走廊里面的人們沉默在那里,夏嫣可以依稀的看到,他們的愁楚滿面,也許,自己并不是寂寞的,很幸運,還有這么多朋友一直陪著自己。就這樣了---夏嫣的意識開始模糊,感覺全身都輕飄飄的,死亡---熟悉的感覺。不知道來世會是一個什么樣子了---曾幾何時,還在學校里的時候,那個買不起一塊蛋糕的男孩子,那個把自己的護身符送給自己的男孩子,為什么,直到現在,還是放不下他,明明是他傷了自己。
  一陣風吹過,窗開了,夏嫣全身打了個寒顫,是誰,在這個時候進來了?夏嫣緩緩的轉過頭,只見,窗口的椅子上面,安靜的坐著一個銀發男子,面無表情,似曾相識---
  “你---”夏嫣淡淡一笑,“到底是你。”
  銀發男子站起身,面色不是很好看,長嘆口氣,“為了一個普通人,值得嗎?”
  夏嫣微微搖頭,“無所謂值不值得,我只想做個普通人。”
  銀發男子輕輕點了點頭,伸手一揮,病房周圍的窗簾全部被拉上了。
  夏嫣一愣,“怎么,你不是來送我最后一程的嗎?”
  銀發男子搖了搖頭,“如果就這樣死去,那你這一生就真的沒有什么意義了。”
  夏嫣苦笑一聲,“否則還會有什么意義呢?什么長生不老,天下第一,與我無關。”
  銀發男子淡淡一笑,“但是---有些事情還需要你去做,所以---你還不能死。”說著,銀發男子伸出手,五枚不同顏色的戒指閃爍著耀眼的光澤,就好像是五行的力量在他指間涌動---
  走廊里面,洛川長出口氣,雙手捂著腦袋,看樣子已經斗志全無了。這時候,上官小葉站了出來,“通知夏家來接人吧,既然活不了多久,還是見一下自己的父母比較好。”
  洛川一愣,緩緩抬起頭,看了看上官小葉,長長嘆了口氣,然后輕輕的點了點頭,“好。”
  “后世問題用不用我們幫忙處理一下?”馮偉突然說道。
  安若玄一擺手,“光著身子來,光著身子走,不用準備什么了,特么的我就沒想到,夏嫣這樣的姑娘都逃不過命運的擺布,走了,出去喝酒。”說著,安若玄氣鼓鼓的轉過了身,似乎有些煩躁。
  此時,已經是凌晨三點了,醫院里面的人也越來越少,醫生護士在不遠處觀望著,生怕這伙人會受不了刺激直接把醫院給砸了。
  “學長,我陪你。”真田里子帶著賣萌也跟了上去。
  洛川緩緩的摸出電話,找到了夏家的號碼,雙手開始不住的顫抖起來,真的就這樣放棄了?否則的話,還能有什么辦法呢?一邊的馮偉長嘆口氣,走過來拍了拍洛川的肩膀,然后走了過去。
  這時候,病房的門突然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出來,“謝謝大家了。”
  剛要離開的安若玄還有真田里子全身一顫,趕忙轉過了身。只見,夏嫣已經穿好衣服氣喘吁吁的走了出來,只不過手臂一直扶著墻,看樣子身體虛弱的不得了。
  “夏嫣?”洛川一個愣神,電話啪嚓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但是已經顧不上那么許多了,趕忙沖上前來扶起了夏嫣,“你---你沒事了?”
  夏嫣輕輕一笑,點了點頭,“嗯。”
  “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馮偉趕忙跑過來仔仔細細的看了看夏嫣,“想不通了,竟然完好無損。”
  夏嫣長出口氣,“我想回家了---”
  “好好好,我送你!”洛川趕忙說道。
  就這樣,一行人如釋重負一般的攙扶著夏嫣出了醫院,然后直接叫來警車護送,聲勢浩大。醫院里的醫生護士們都愣住了,怎么回事,自己靜一靜,然后就不用死了?
  車隊漸行漸遠,何小刀躲在遠處靜靜的觀望著,看見夏嫣的臉色稍有好轉,很欣慰的點了點頭。
  “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不知道什么時候,銀發男子再次出現在了何小刀身后。
  何小刀趕忙轉身,“你---你到底是誰?”
  銀色男子呵呵一笑,“以后你會知道的,就算是善有善報好了,呵呵,后會有期。”說著,銀色男子退了兩步,然后嗖的一下子已經到了百米開外。何小刀徹底傻在了那里,這個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可以把自己的氣息完全掩蓋住,而且已經領悟了凌駕于五行法術之上的另一種境界,操縱時空。
  所謂的移形換影之術,其實就是把當前的空間進行重新排列,這樣就可以瞬間到達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修為越深,能轉換的范圍就越廣。在美國的時候,南宮影雪就曾說過,對于凡人,可以掌握五行法術還有光與暗就已經很不錯了,至于最后的操縱時空,還是不要學習的比較好。也正因為如此,南宮影雪甚至都沒有傳授自己的兒子這種仙術。為此,南宮熾相當不滿意,整天造謠說南宮影雪跟外面的小女生關系曖昧,還經常去媽媽那里告狀,也算個極品敗家孩子了。
  這樣,事情終于告一段落。第二天,修行者們紛紛告退,但是洛川一直沒有出現,都是刑子圣跟五大總長負責送行的。夏嫣被送回家之后,身體一直虛弱,而洛川也就理所當然的乘虛而入,努力的想要接近夏嫣。
  縱靈師聶紫怨強行闖進海底墓穴盜走了千年騰蛇妖尸,之后逃離,從此下落不明,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天。七天里,妖毒的傳播繼續著,受感染的人數越來越多,軍方終于開始著手研制解藥,但是一無所獲。
  龍澤方面,沒有再做出進一步的行動,由于證據不足,警方也暫時沒有辦法對付龍澤。不過,經此一戰,各方勢力損失慘重,軍方也在人們心目中失去了威信,四天王的勢力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龍王終于在西區謀取到一片“樂土”,并且不斷招兵買馬,大有鯨吞西區的趨勢。
  安若玄等人在與神木老祖和萬人敵云溪的作戰中,都傷了元氣,需要一段時間來修養。而安若玄也想要找龍千羽詢問一下關于自己妹妹的事情,可奇怪的是,那天之后,龍千羽好像在人間蒸發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安若玄的尋找妹妹計劃也只能暫時擱淺,畢竟自己現在有傷在身,不適合跟龍澤正面沖突。
  生活終于恢復了平靜,雖然時不時的會有人被感染,但是對于規模龐大的龍泉來說,沒有多少人會在意這些,感染的幾率有多大,通過什么途徑感染?沒人知道。
  在這場與妖道的作戰中,很難說出到底是誰輸誰贏了。不過,聶紫怨算是最大的贏家,取得了夢寐以求的騰蛇妖尸,而最大的輸家---就是何小刀。跟夏嫣正式分手的何小刀,萬念俱滅,每天閑暇的時候會到夏家周圍找機會看上夏嫣幾眼,然后就匆匆離開。因為他不愿意看到夏嫣哀傷的眼神還有洛川的身影。
  何小刀正式到學校辦理了退學手續,交了一筆錢,等著拿畢業證。然后進入西區,收了一伙外來混跡生活的年輕人做徒弟,沒事的時候交他們一點法術,讓他們出去幫助普通人驅鬼,順便賺點錢養家糊口。到了晚上,何小刀習慣于一個人坐在酒吧里面喝酒,喝得爛醉如泥,然后再由徒弟把他抬回去,久而久之,整個人雖然只有二十幾歲,但是看起來,滿下巴的胡渣子還有凌亂的頭發,跟個久經風霜的流浪者一般。安若玄去勸過他,但是無濟于事,用何小刀的說法就是,夏嫣跟洛川真的很般配,男才女貌,而且是青梅竹馬,自己只不過早出現了那么一點,初戀的都不懂愛情。
  萬流離開以后,再也沒有出現過,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根據他離開時候的說法,他現在應該是急需一個肉身來穩定自己的魂魄。
  真田里子收留了鬼哭鎮里出來的那個小女孩兒陸靈,并且花錢把她送到了學校里面。不管怎樣,她算是鬼道最后一個傳人了,希望以后可以走上正途,然后找機會把鬼道發揚光大。
  紫月秦暮雨在上次的大戰中,為了掩護習海旭等人逃走,受了重傷,安若玄出于道義過去看望幾次,久而久之,秦暮雨對安若玄的依戀更為強烈。病好之后,甚至主動約安若玄出去玩,但是都被安若玄婉拒了。不過,秦暮雨似乎并不死心,也算是正式向真田里子下了戰書,到底誰輸誰贏就不知道了,安若玄到底更喜歡誰,估計連他自己都有些迷糊。與其苦惱于人世間的這些情愛,不如好好研究剛剛從昆侖偷來的地極劍道,天極地極兩相依,這---就是無極。
  陽光明媚,萬里無云,碧空如洗。龍家后花園里面,龍澤一個人坐在陽光下面小心的擦拭著手里的一張泛黃的相片。相片上面有一個穿著妖艷的女子還有一個看起來很精神的男孩子,而拍攝的地點似乎就是在西區,只不過已經是幾十年以前的場景了。
  這時候,龍千羽走了過來,“義父。”
  龍澤點點頭,“身體不要緊了吧?”
  “是的。”龍千羽答道,“上次跟我一起出去行動的姐妹們---”
  龍澤一擺手,長嘆口氣,“不戒大師已經盡力了,毒士安若玄太過強大,能把你一個人就回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沒想到,他嘴上說要放過我們,竟然---”
  龍澤站起身,收起了相片,拍了拍龍千羽的肩膀,“江湖險惡啊,千羽,現在我們終于在西區有了一席之地,放心好了,義父會幫你報仇的。”
  龍千羽輕輕的點了點頭,目光兇惡冰涼“安若玄,我要你不得好死!”(敬請關注下部——《祭魂曲—末世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