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皇橫霸》 最新章節: 262宗師之死(上)(11-17)      263宗師之死(下)(11-17)      264宗師誕生(11-17)     

艷皇橫霸269 睜開眼睛之時

  七星流月象鼻蟲他們睜開眼睛之時,都已經遲了,眼看陳勾皇和長生皇就這樣逃脫了。
  “啵——”的一聲,本來就要逃出險境的長生皇和陳勾皇突然如同是遭到電殛一般,被沖擊的向這邊飛落下來,摔于地上。
  此時,在黑夜中有一個人負手而來,徐徐地向這邊走來。
  無冕的王者,當看到這個人走來之時,陳勾皇和長生皇這樣的強者,都不由為之窒息,感到眼睛的人巍巍不可攀。
  走出來的正是五蟲之首吞天噬道五翅蟬!也只有他才能如此的強大。
  吞天噬道五翅蟬環視了七星流月象鼻蟲和千足天行金蜈一眼,哼了一聲,說道:“你們也太不小心了,這樣的對手,竟然讓他們差點逃了,如果你們再對上太昊帝的時候,早就喪命了!”
  七星流月象鼻蟲和千足天行金蜈不由為之羞愧,畢竟,他們是洪荒神蟲,稟天地而生,有著強大的優勢,而他們兩個人在場,卻差點讓長生皇和陳勾皇這樣的后輩逃了,如果這樣的事傳出去,那還真讓他們丟臉。
  望著走出的吞天噬道五翅蟬,長生皇和陳勾皇雖然沒有見過他,但,他們在心里面也隱隱猜到了吞天噬道五翅蟬的身份了。
  吞天噬道五翅蟬俯視長生皇和陳勾皇,淡淡地說道:“兩個小娃娃,你們還真有點手段,如果你們能從我的身邊闖過去,我不但讓你們活著離開,而且,我答應你,把天境的地盤送你們一半!”
  吞天噬道五翅蟬俯視而望,他如同是高高在上而不可戰勝的無上神靈一般,在他的眼里,長生皇和陳勾皇如同是微不足道的螻蟻。
  人都是有強烈的求生意識的,就是神,也不例外,所以,陳勾皇和長生皇不由相視了一眼。
  沒有招呼,然,長生皇和陳勾皇同時的閉上眼睛,而托于陳勾皇手上的毫光徹天珠再一次迸射出了奪天耀地的光芒,同時,長生皇也使盡了全力,祭出了他的鬼皇厚土鉞,只見一道厚重無比的神鉞從天插下,插向吞天噬道五翅蟬!
  面對這樣比一百個太陽還要強烈的光芒,七星流月象鼻蟲和千足天行金蜈雖然事先都有防備,但,還是不能直面這強烈的光芒,不得不側過身子去,至于楊品源更加不用說了。
  然而,面對這樣強烈無比的光芒,吞天噬道五翅蟬竟然連眼皮都沒有眨一眼,這強烈無比的光芒照射向他,如同是普通的陽光一般。
  就是在這個時候,吞天噬道五翅蟬動了,只見他像是蝶穿花一般,一穿而過,可惜,他穿的不是花,而是身體,只見吞天噬道五翅蟬是從長生皇和陳勾皇的身體上穿過,對于他來說,陳勾皇和長生皇的身體就像是一張薄薄的膜,輕輕一戮就破了。
  光芒消失了,而長生皇和陳勾皇卻軟軟的倒下了,而吞天噬道五翅蟬站在原位上,渾然沒事,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長生皇和陳勾皇眼睛是睜得大大的,他們難于相信,他們就這樣的死去了,他們最自信的一擊,在吞天噬道五翅蟬的手中,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就是在死的時候,長生皇和陳勾皇都不由感到悲哀,以他們的造詣,他們認為,除了三帝六宗師之外,再也沒有敵手了,沒有想到,他們其實是很弱小,很弱小。
  看著長生皇和陳勾皇的尸體,就是楊品源他本人,都有些背脊發冷,兩次見到吞天噬道五翅蟬出手,風狂歌也好,長生皇陳勾皇也罷,然而,都敗在了他的手中了!
  此時,楊品源不由為之慶幸,吞天噬道五翅蟬是他的人,不然,他也會像地上的這兩具尸體。
  “小娃娃,你要辦事情,就給我快一點,我沒有那個耐心玩這個游戲,你快點把你的事辦完了,我可是要早點離開天境。”吞天噬道五翅蟬負手施施離去,丟下了這么一句話。
  楊品源哪里敢說一個不字,低首,說道:“是,晚輩一定會讓九玄天帝快點把帝位讓出來!”
  這兩天,碧濤城的氣氛十分的緊張,同時也是十分的熱鬧。
  作為碧濤城的天兵,剛是嚴戎碧濤,里三層外三層都布滿了天兵,結陣布團,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十分的森嚴,殺機霍霍。
  同時,天空中也是仙來飛來飛去,來來往往。接到了柳曼梅和香蕊仙的命令,碧劍府和妙翰樓的所有精英,都調到碧濤城來了。
  碧劍府的三位長老、三十劍仙、妙翰樓的五護法、十八堂主……所有精英聚于一堂。
  說實在的話,現在,碧濤城的實力,強悍到無話可說的地步,竹凌波已經完全醒覺,達到大宗師甚至是大宗師以上的境界!而秋引繼成了風狂歌所有力量,達大宗師境界,香蕊仙和柳曼梅似是輪回境界,有五萬的精英仙人,二十萬的天兵。
  兩大宗師、兩大輪回仙,五萬的一流仙人,二十萬的天兵,這樣的實力,可以說,足可以叫囂三界的任何一個問派,除了清微教、翠煙宗,可以說,以現在秋引的實力,在人界,想滅哪一派,就滅哪一派,完全是輕而易舉。
  說夸張一點,兩大宗師聯手,可謂是橫行天下!
  這兩天,秋引的小子過得是愜意萬分,有這么強大的實力,這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不再像前兩天那樣不安。
  更何況,現在他身邊有三個美麗無比的人兒相伴,這讓他這個色狼,垂涎三尺,不時地往三個美人兒的身上蹭,然而,他這個色狼是想得美,不知道什么時候起,這三個美人兒已經是聯成一氣,聯手對付他這個色狼,不給他占便宜,這把秋引是氣得牙癢癢的。
  這個,不得不說柳曼梅的親和力和手段,在柳曼梅的有意調和之下,她們三個人相處十分的融洽,沒有什么摩擦,沒啥吃醋捋酸的。這也給秋引減少了許多的麻煩。
  在這個時候,秋引小日子讓得讓人羨慕,手中有強大的力量,身邊又有著三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相伴,這是所有男人所羨慕的日子。
  今天秋引早早起來想是和三個美人兒親熱,然而,一個客人的到來,卻打破了他的美夢。
  “秋將軍,小老不得不打擾你了,天帝給我急令,給秋將軍你傳達圣旨。”秋引接見了匆匆趕來的文星曲,這一次,文曲星態度恭敬了許多。
  “什么事?”秋引雖然還沒有接圣旨,但,已經隱隱猜到九玄天帝是召自己勤王了。
  “圣旨在此。”這一次,文曲星并沒有宣圣旨,而是把圣旨托給秋引。
  秋引打開圣旨,以最快的速度看完,在圣旨上九玄天帝沒有提關于勤王的半個字,只是召秋引進宮相見。
  秋引把圣旨交給竹凌波她們三個人,她們三個人也快速看見,最后,相視了一眼。
  “天帝有沒有說帶不帶兵?”秋引問文曲星。
  文曲星鞠身恭敬地說道:“天帝只說隨秋將軍的意思,由秋將軍作主。”
  秋引雙目一亮,說道:“好,老子就起程去天庭,小香香,叫兩派的兄弟都準備一下,五萬的仙人,立即起程去天庭,你們三個也一同去。娘的,這一次,老子非要把吞天噬道五翅蟬宰了不可,為老頭子報仇,我不會讓他白死的!”
  他說的老頭子就是風狂歌。
  秋引雙目露出兇狠的殺機,此時秋引已經是大宗師級的人物了,他一露出殺機,那氣勢是無比的強烈,就是文曲星這樣的天官,都感覺到自己的雙腿發軟,無法站得穩。
  “好。”香蕊仙默默地點了點頭。
  而竹凌波望著秋引那璀璨奪目的雙眼,含笑不語,露出很溫柔,很溫柔的神色。
  不到一盞茶功夫,香蕊仙把五萬仙人糾集好,隨秋引前往天庭,而碧濤城中,秋引留下了二十萬的天兵,他把碧濤城交給了王石和玄鼠他們打理,萬一他沒有回來,碧濤城就由他們作主。
  這一次,秋引是抱著不成功不成仁的打算了,和吞天噬道五翅蟬死拼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