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皇橫霸》 最新章節: 262宗師之死(上)(11-17)      263宗師之死(下)(11-17)      264宗師誕生(11-17)     

艷皇橫霸268 雙皇之死

  陳勾皇站了起來,怒視楊品源,冷冷地說道:“楊家主,人要言而有信!”他冷冷的目光中,掠過了一抹的殺機。
  楊品源傲慢地看了楊品源一眼,冷笑一聲,說道:“陳勾皇,說信用,嘿,嘿,彼此,彼此,當日不知道是誰先言而無信,當我楊家落難之時,不知道是誰先拋棄我們楊家,我只不過是效仿你而已。要不,你就乖乖地做你的天皇,要不你就離開天庭,至于別的,你想都別想。我沒有報復你當年下井落石,已經算我仁慈了!”
  陳勾皇死死地瞅眼楊品源,目光中的冷意越來越強烈,而楊品源卻一點都不忌于他,只是冷冷地平視著他而己,目光中露出了蔑視和嘲笑。
  “轟——”的一聲,就是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打斗之聲,而且是越來越烈,打斗之聲向這一邊接近,看來,是有人殺這一邊殺來。
  “陳勾皇,看來你是帶有人到這里來了!”楊品源冷冷地一笑,說道。
  陳勾皇露出陰陰的笑容,說道:“可惜,你現在知道已經是遲了!”說著,雙目中迸射出一縷的殺機!
  “是嗎?”楊品源冷冷地一曬,輕視萬分。
  陳勾皇沉喝道:“先讓本座拿下你這個天庭叛逆再說!”說著,手掌一張,十指一奔罩而出,向楊品源頭頂罩去!
  陳勾皇早就有出手的意思,所以,一出手,聲如驚雷,又快又準,不會給楊品源半點逃避的機會。
  眼看楊品源就要傷在陳勾皇的手下了。
  “啵——”的一聲,就是在這鈞一發之時,楊品源身后突然伸出了一道長須,接下了陳勾皇的雙掌,從這道長須傳來強大的沖擊力,沖向陳勾皇后退三步。
  陳勾后為之駭然,他這一掌已經用了十成的功力了,三界之中,沒有幾個人能硬接他這一掌,然而,竟然是被這道長須如此輕易地接下了,而且他還被震得后退了三步。
  陳勾皇定眼一看,他要看一下這個長須是何物!
  “你是誰,這么的無聊,打斷我在數我的腳,煩不煩呀!”此時,從楊品源身后走出一一條金光閃閃的千足蜈蚣來,只見這千足蜈蚣輕輕地一捋自己兩條長須,人模人樣。
  “有勞千足前輩了。”楊品源輕輕地一鞠身子。
  陳勾皇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怪物,沉喝道:“你是什么怪物!”
  “嘿,小娃娃,只怕你沒有見過我,別人叫我千足天行金蜈!”千足天行金蜈學著人的模樣,再一次的捋著自己前面的兩支長須。
  “千足天行金蜈——”陳勾皇不由為之失色,驚呼,駭然,望著向楊品源。
  陳勾皇沉聲地說道:“很好,很好,原來你竟然把封蟲谷的邪蟲放出來了,有一天,你會后悔這樣做的!”
  “只怕,沒有那一天了。”楊品源冷冷地一曬,說道。
  “轟——”的一聲,就是在這個時候,外面的墻崩塌,一個人被沖撞進來,爬起來,十分的狼狽。
  “長生皇——”看到此人,楊品源感到十分的意外。
  長生皇和陳勾皇兩個人立即會合,此時,他們背靠背,圍視四周。
  而從外面的破洞之中,七星流月象鼻蟲走了進來,嘿嘿地笑著說道:“你這個小娃娃,竟然想趁我睡著了救走帝后,嘿,嘿,可惜,你的動作是慢了半拍,不然,你就成功了。”
  原來,陳勾皇和長生皇聽到九玄天帝退位,聰明的陳勾皇立即就想到,楊品源一定是押了帝后,使九玄天帝就范。
  同時,陳勾皇也想到了,這事一定是楊品源身邊的金臂叟帶人所干的,不然,以楊品源的實力,根本就做不成這樣的事來。
  所以,陳勾皇找上了長生皇,兩個人商量著這事,長生皇本來就不愿意看到楊品源的勢力突然的如此快速的發展,現在陳勾皇找上門來了,兩個人一拍即合。
  經過一番的商量,陳勾皇和長生皇決定去救帝后,如果帝后被他們救出來了,到時,他就是九玄天帝的恩人,甚至,他們可以拿帝后來和九玄天帝討價還價。
  所以,最后,他們決定,由陳勾皇去見楊品源,先引開楊品源的注意力,順便借機會拿下楊品源,而長生皇則是摸進楊府,去救帝后。
  然而,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事情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這事根本就不是金臂叟做的,而是吞天噬道五翅蟬他們所做的!
  一步走錯,滿盤皆輸。
  此時,陳勾皇和長生皇兩個人臉上都露出驚然之色,洪荒五蟲的名字他們早就聽過,這五只邪蟲的可怕,現在他們也算是領教過了。
  此時,陳勾皇手握著他的神器毫光徹天珠,而長生皇則是拿著他的神器鬼皇厚土鉞!
  “殺——”陳勾皇和長生皇沉喝一聲,仙力突然的悖發,所有的力量噴擊而出。
  陳勾皇和長生皇不約而同,同時的向守在破沿口處的七星流月象鼻蟲。
  陳勾皇手中的毫光徹天珠射出了幾十道的光芒,像神劍一樣插向七星流月象鼻蟲的頭顱!
  然而,面對陳勾皇和長生皇的凌厲攻擊,七星流月象鼻蟲躲都不躲,只見他向自己的頭額一按,射出了七顆閃閃發亮的星星,飛旋,分作兩個方向,擊射向陳勾皇和長生皇。
  “轟——”的一聲,一擊之下,塵灰都漱漱落下。
  七星流月象鼻蟲是屹然不動,而陳勾皇和長生皇被震得連連后退,站不住身子。
  “嘿,兩個小娃娃,打斷我數我的腳,是要付出代價的。”在這個時候,千足天行金蜈前端的幾百支金足突然的伸長,化作一縷縷的金線,穿射向陳勾皇和長生皇。
  這破突而來的金線,可以穿金鉆玉,一旦是被它射中,那陳勾皇和長生皇兩個人的身上就是千瘡百孔了。
  陳勾皇他手中的毫光徹天迸射出毫光,如潮水一般,逆反而照,照射在他自己的身上,頓時是像一件鎧甲一樣穿在身上,而長生皇手中的鬼王厚土鉞則是神光沖天,一扇神光擋在了他的面前。
  “啵——”的一聲,在強大無比的沖擊力之下,陳勾皇和長生皇被摔于地上,他們身上是血跡斑斑,一看就知道受了傷。
  “唉,看來,你們還真夠弱的。”千足天行金蜈搖了搖頭,輕嘆說道。
  陳勾皇和長生皇相視了一眼,心里面是掀起了千濤萬浪。
  “閉上眼——”陳勾皇突然厲聲地喝道,而長生皇應然而閉上眼。
  就是在這個時候,陳勾皇托在掌上的毫光徹天珠耀光迸射,一下子迸射出來的光芒萬分的強烈,像是千萬個太陽同時照射一樣,這噴射出來的光芒,把整個室內照得無比的雪白。
  面對如此強大無匹的光芒,就是七星流月象鼻蟲和千足天行金蜈都感覺眼睛無比的刺痛,立即是閉上眼睛,而楊品源更加不用說,眼睛劇痛無比,如同是瞎了一般。
  就在七星流月象鼻蟲他們閉上眼這一刻,長生皇和陳勾皇突地而起,飛縱向外撲去,頓如驚鴻,空間為之蕩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