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皇橫霸》 最新章節: 262宗師之死(上)(11-17)      263宗師之死(下)(11-17)      264宗師誕生(11-17)     

艷皇橫霸264 宗師誕生

  紫氣,籠罩著整個大廳,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紫氣慢慢地減少,越來越稀薄。
  此時,秋引如同是鯨吞一樣,所有的紫氣都從他的鼻孔中被吞了進去,看去,如同是兩條紫色的靈蛇在吞吐一般。
  最后,秋引把所有的紫氣吞進了自己的紫府之中,秋引睜開眼,此時,他的那雙本時璀璨的眼睛,變得更加璀璨奪目,雙眼的眼瞳如同是凝成了一點的光,好像這一點的光能照亮整個宇宙一般。
  此時,秋引整個人變化許多,頭發披肩,神態慵散,在那不經意之間,散發出了一種強大而又散漫的氣息,如同是一尊半沉睡的無上神靈,在惺蒙之中,透露出了無上的神王之威。
  秋引已經站了起來,他動作很輕緩,然而,在他每一個動作之中,卻折露著一股無敵而強大的氣勢,雍容,高貴,華胄,這般的氣勢,只有至尊王者,或者是大宗師才具有的!
  風狂歌在昨死之時,用自己的畢生修為,造就了一代大宗師,他把自己的所有仙力,都嫁接到秋引的身上了。或者,這是風狂歌他自己的一個延續,在秋引身上之中,看到了風狂歌的影子。
  此時,柳曼梅和香蕊仙都默默地關注著秋引,大家也都感受到了秋引身上的變化,特別是秋引身上大宗師的氣勢,更是惹人注目。
  秋引望著她們,最后,輕輕地頷首,默默地點了點頭。
  然后,秋引的目光落在了風狂歌的身上,此時,風狂歌已經瞌目與世長辭,可惜,他已經看不到他親手所締造的大宗師。
  秋引跪下,莊重無比,向風狂歌重重地磕了九個響頭。
  柳曼梅和香蕊仙也跟著秋引跪了下來,向風狂歌磕了九個的響頭。此時,風狂歌是秋引的長輩,也算是她們的長輩。
  秋引深嘆一聲,然后抱起風狂歌的尸體,向外面走去。
  天空,正在飄著毛毛的細雨,風,在輕輕地吹著,或者,老天也是在為一代大宗師送行吧。
  雖然,風狂哥他這一生之中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功績,然而,他這一生卻為追求天道而而奮斗,他沒有其他任何的**,他只為達到到天道的最巔峰。
  秋引望著他親手為風狂歌所立的石碑,輕輕地嘆息了一口氣,伸手去摩挲著石碑,心里面百般滋味。
  這是他在這個世上的第一個長輩,然而,他們還沒有相處,風狂歌卻已經是與世長辭了。
  “逝者安息,風前輩能看到你現在這模樣,在心里面也很高興的。”柳曼梅上前安慰秋引。
  秋引默默地點了點頭,輕輕地握著兩個佳人的玉手,心里面多了幾分的暖意,雖然,自己在這個世上沒有了長輩,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著不少關心著自己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秋引心里面一陣的悸動,猶如什么東西觸到他靈魂最深處一般,使得秋引立即是轉過身來,身天空望去。
  只見天空中,一個人跨步而來,紫衣飄飄,猶如紫色的精靈,那么的亮眼,那么的動人,那么的讓人著迷。
  “凌波。”看到這個跨步而來的人兒,秋引頓時為之失了魂,喃喃自己語,此時,他不由有些追憶,又有些回味,好像,他想起了什么東西。
  竹凌波,跨空而來的人,正是和秋引分別了許久,在清微教閉關的竹凌波。
  皇胄,華貴,此時,竹凌波的風姿只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是流露出了海納百川的氣息。
  眨眼之間,竹凌波就來到了秋引的面前,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如同是神女微笑,讓人看了舒心和輕松。
  見秋引這一般的失魂落魄,而香蕊仙就心發酸了,呷醋,輕哼了一聲,頓生了女兒家的小心性,耍小性子。
  萬箭破空,此時,強大無匹的氣勢從香蕊仙的身上散發出來。只見香蕊仙的秀發是無風自動,在這一刻,她整個人是如一把出鞘的神劍,凌厲而傷人。
  香蕊仙雖然沒有出手,但是,她那凌厲強大的氣勢就已如一把巨劍,刺向了竹凌波。
  此時,本是望向秋引的竹凌波,不由望向香蕊仙,面對香蕊仙的攻擊,竹凌波卻只是露出淡淡地笑容,也不見她有任何的動作。
  香蕊仙那強大無匹的氣勢攻擊向竹凌波,然而,卻沒有引起多大的反彈,就同泥牛入海一般,只是引起了一點點的漣漪。
  香蕊仙此時是使了小性子,見自己攻擊沒有效果,不甘失敗,把自己的仙力提到了八成,再一次的聚起了氣勢,向竹凌波攻去!
  此時,天地寒厲,四周的一切都被香蕊仙的氣勢所籠罩之下,在香蕊仙這一般強大而凌厲的氣勢之下,一切生物都是瑟瑟的發抖。
  面對香蕊仙的攻擊,竹凌波只是淡淡地一笑,伸出玉指,輕輕地一點,只聽到“啵”的一聲輕響,勁風四逸,就讓她化解了這一招。
  好一個竹凌波,看來她在這閉關時期已經是悟了天道,抵達天道。不愧是三界中的第一天才,年紀輕輕,就達到了別人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境界。
  香蕊仙見還是無效,惱氣兒,欲再攻擊。
  此時,秋引已經回過神來了,頓為之心驚,忙是拉住自己身邊的香蕊仙,一手把她抱入懷里,輕說道:“小香香,不要耍脾氣。”
  香蕊仙重重地一哼,暗地里,卻重重地掐了秋引一下,心里面卻是甜甜的,她就是要得秋引這一番的疼愛。
  所以,此時,香蕊仙望了竹凌波一眼,那目光,當然不用說了,自得,挑釁。
  呵,沒有想,香蕊仙乃是一門之主,卻有著這么一般的小性子。
  而竹凌波則是輕輕地一笑,柳曼梅都是哭笑不得,秋引則是尷尬地笑了笑。
  此時,竹凌波望著秋引,望著秋引那一雙璀璨無比的眼睛,沒有說話,只是帶著淡淡的笑容。
  “凌波。”望著眼前的麗人兒,秋引輕輕地呼喚,竹凌波是第一個讓他怦然心動的女子,這也算得上,竹凌波是他生命中的第一個女子,是竹凌波把他帶上了仙境,如果不是竹凌波,或者沒有他的今天。
  如果說柳曼梅是他的生命,那竹凌波就是他的靈魂,竹凌波能讓他靈魂悸動。
  竹凌波望著秋引,過了許久,她輕輕地嘆息地說道:“你還是被塵世蒙蔽了你這一雙眼睛,風前輩把仙力灌注于你,打破了你的極限,卻沒能抹去蒙蔽你雙眼的塵世。你用靈魂的無上神力創造了我,讓我醒覺,而你自己卻沉睡不醒,看來,無欲王所說沒有錯,你上輩子遲鈍的人。”
  秋引聽到這話,為之一頓,好像是一聲醒喝把他擊醒一般,又像把他擊昏,讓他感覺眼前一幻,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然而,又沒有抓住,一幕很熟悉的畫面從眼前一掠而過,但,卻十分的模糊。
  看到秋引發呆,竹凌波帶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還真是夠遲鈍的。”
  柳曼梅看著他們含笑不語,而香蕊仙則是緊緊地瞅著秋引,望著秋引的眼睛,然而,秋引的眼睛雖然璀璨無比,但,還是一片的迷茫。
  “算了,你想不起來,就別想了,別到時想壞了腦子。”竹凌波嗤的一聲,嬌笑起來,這美人兒一笑,如百花盛開,美麗極了。
  秋引都頓時為之目呆,望著美麗人兒的嬌笑,說道:“你在說什么呢?我不明白。”他這模樣,是呆呆傻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