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皇橫霸》 最新章節: 262宗師之死(上)(11-17)      263宗師之死(下)(11-17)      264宗師誕生(11-17)     

艷皇橫霸263 宗師之死(下)

  香蕊仙雖然是做姐姐,但是,柳曼梅已經被秋引這壞小子帶壞了,哪里是這妮子的對手,羞得落荒而逃。
  柳曼梅輕笑一下,追了上去。
  秋引奔至大廳,只見風狂歌此時坐于椅子上,由秋引的親信扶著他,此時,他身上是鮮血斑斑,臉龐如金。
  “你怎么樣?”看到風狂歌這般模樣,秋引為之大驚,駭然,忙是趕了過去,雙手按住他的靈臺,仙力注入。
  “你不用白費力氣,沒有用的,我的傷勢,我自己明白。”風狂歌掃開了秋引的雙手,帶著笑說道。
  此時,柳曼梅和香蕊仙已經趕出來了,香蕊仙倒出仙丹,忙是說道:“這是我們派的仙丹,你先服幾顆試試。”
  然而,風狂歌卻拒絕了香蕊仙的仙丹,搖頭說道:“就算是靈藥派的至寶‘飛天九轉丹’都救不了我,天底下,沒有仙藥可以救我了。”說著,噴了一口鮮血。
  這可就把秋引他們急壞了,一下之間束手無策,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然而,作為傷者,風狂歌去十分的樂觀,哈哈地大笑地說道:“雖然我是活不成了,不過,哈,哈,這一次,死也是值得。”
  秋引望著此時還如此樂觀大笑的風狂歌,都不由佩服,像風狂歌如此豁達,三界之中,沒有幾個,他是完全不在乎別人的目光。
  風狂歌再噴了一口鮮血,說道:“小子,告訴你一個很不妙的消息,楊品源那混帳把封蟲谷的四個大蟲放出來了,我還和吞天噬道五翅蟬狠干了一場。哈,哈,千百萬年來,只怕,除了太昊帝之外,我老道是第一個傷了吞天噬道五翅蟬、并從其他三蟲的圍追之下逃出來的吧,嘿,嘿,就算紫陽那老小子也不見得能做得到。”說著,得意笑了起來。
  聽到這個消息,秋引和柳曼梅三個人都為之駭然,不由是相視了一眼,難怪九玄天帝竟然是屈服,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秋引雖然不知道吞天噬道五翅蟬有多厲害,但,從赤炎金猊獸而想就知道吞天噬道五翅蟬有多厲害了,可要知道,吞天噬道五翅蟬是五蟲之首。
  風狂歌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聲,最后,望著秋引,說道:“小子,那天晚上你說的話算不算數?”
  秋引聽到這話,為之一怔,一時回不過神來,不知道他風狂歌所指的是什么。
  見秋引發愕的神態,風狂歌輕嘆一聲,搖了搖頭,說道:“算了,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強你,我老瘋子一生,雖然也有人拜我學藝,但,我也沒有正式收過徒弟。呵,呵,畢竟,像我這樣瘋狂的人,也沒有人愿意拜我為師,叛派戰師,呵,呵,誰會愿意呢。”
  此時,在風狂歌臉上露出失落和愁悵,或者,風狂歌真的是老了吧,在他生命里,除了學絕技就是打架,三界之中,沒有一個朋友,有的,不是對手就是敵人,就算他是有通天之能,也不免是寂寞起來。
  秋引頓時明白風狂歌的話,就是那天在極西之地他說風狂歌是他師父的話,秋引心里面頓時不由為之一蕩,他從人境混到天境,沒有任何一個長輩,他自小,都不知道長輩是什么樣的滋味。
  “我愿意!”秋引想都不想,脫口而出,一下子,他感覺風狂歌是那么的親切,就像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的師父一樣。
  風狂歌一怔,望著秋引那認真而誠懇的目光,最后,笑了起來,笑得不可抑止,他是為高興而笑。
  秋引跪了下來,莊重地給風狂歌磕了一個響頭,澀然,叫道:“師父——”
  這是秋引平生第一次真心叫人師父,叫出之時,心里面滋味千萬,他不知道父母,從未經歷過長輩和晚輩之間的感情,風狂歌,算是他人生第一個長輩!
  望著給自己磕頭的秋引,風狂歌喃喃地說道:“好,好,我縱橫一生,沒有想到臨死之時,還收了一個徒弟,也算是有一個人給我送終了,我這一生,也不弱于誰,哈,哈,哈……”
  秋引聽風狂歌這話,頓時不由為之心一酸,畢竟,風狂歌是一個絕代強者,一生中都沒有一個親人,然而,在臨死之時卻傖促收了一個徒弟!這不知道是喜,還是酸。
  畢竟,對于強者來說,要的不是憐憫,也不是同情!因為,他們是強者!
  大家都沉默無語,看著風狂歌在大笑,氣氛悲壓,大家也知道,風狂歌是沒有救了,他生命也就走到這里了。
  “坐下。”最后,風狂歌停住大笑,表示秋引在自己面前坐下。
  秋引不明白風狂歌要干什么,但,面對將死之人,秋引也遂他所愿,也不多說什么,在風狂歌前在的地上盤坐下來。
  此時,風狂歌打了一個手印,只見金光閃閃,手印一推,這個金光閃閃的手印一下子湮沒于秋引的身體里面。
  手印湮入秋引的體內,秋引頓時感覺自己如同是浸漫于那美妙的佛光海洋之中,一股神奇無比的力量護著自己的紫府和經脈。
  下一刻,風狂歌雙手印在秋引的靈臺之下,他那渾厚奇雄的仙力瘋狂地注入秋引的紫府之中。
  “啊——”秋引尖叫一聲,痛得他臉容扭曲,全身骨頭如同是碎了一般,然而,他的骨頭并沒有碎,只是啪啪作響。
  風狂歌那渾厚奇雄的仙力就像是洪水駭浪,而秋引的經脈就像是纖細的水管,當那洪水駭浪注入那纖細的水管之中,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幸好有先剛那手印護著秋引的經脈,不然,秋引身子一下子被風狂歌所撐破,但是,那味滋也不好受,好經脈沒有破,但,纖細的經脈一下子被撐得寬大無比,好像身體里被人一下子塞入了一個巨大的鋼錐一般。
  “忍住,很快過去的。”風狂歌的聲音在秋引耳邊響起。
  此時,秋引所能做的,也只有接受風狂歌那龐大無比的仙力,他緊緊地咬著牙,再痛都不吭一聲,一會兒,他嘴都被他咬出鮮血來了。
  剛開始,柳曼梅和香蕊仙都為之大驚,下一刻,她們都明白過來風狂歌要干什么,她們兩個人是十指緊扣在一起,不由為秋引擔心起來。
  此時,秋引紫府中的紫氣瘋狂地外逸,紫府都一下子拓寬幾十倍,但是,還是無法溶得下這漲狂上漲的紫氣,慢慢地,秋引整個人被紫氣所包裹,然而,這紫氣還沒有住止,紫氣繼續地外逸,不用一會兒,整個她大廳都被紫氣所籠罩。
  在紫府的中,金蓮翻滾,一朵,兩朵,三朵,四朵,五朵……九朵!這哪里像是萬年才能結一朵的金蓮,反而更像是春天盛開的鮮花。
  九朵金蓮在紫府的紫氣之中翻滾,金光閃閃,每一朵金花飽滿而且艷麗。
  最后,整個碧濤城都是被紫氣所籠罩著,在蒙朧之中,可以看到這紫氣中,有千萬道的瑞氣,有千千萬萬的神秘符號。
  此時,碧濤城中的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活,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這強大力量的傳遞,驚動了三界的所有強者。
  在清微教某處巔峰之上,有一道人向天境遙望,惋惜地嘆了一聲,說道:“瘋子呀,瘋子呀,大家都叫我們是瘋子,以后,只有我一個瘋子了。”
  在地金湖的一島獨閣之上,也有一老者被這強大的力量所驚動,眺望天境,輕輕地嘆息地說道:“一代強者殞落,新的一代強者又誕生了,風狂歌,不愧是風狂歌。”
  在妖界的飛凰山禁地,有一人站了起來,遠眺天境,徐徐地說道:“天要變了,唉,風狂歌,當年沒有答應你的挑戰,這算是一生之遺……”
  不論是妖界還是人界或者是魔界,所有的至尊強者此時都被這強大無比的力量傳遞所驚動,他們都知道,一代強者殞落,但是,新一代強者卻又誕生了,不知道這個新一代的強者,會給三界帶來什么!
  在碧濤城,秋引的府邸之中,此時,風狂歌已經是收回了手,而秋引整個人被紫氣所籠罩著。
  風狂歌收回手,坐都坐不穩,差點掉了下來。
  “前輩。”香蕊仙和柳曼梅忙上前去扶住他。
  風狂歌此時臉如白雪,望著香蕊仙和柳曼梅,竟然露出笑容,說道:“可惜,我等不到你們和這小子的兒女出生,可惜,可惜呀。”
  香蕊仙和柳曼梅心酸無語。
  “如果你們和這小子的孩子出世之后,帶他們到我墳前來,叫我一聲爺爺。”風狂歌露出慈愛之光,此時,他不是咤叱三界的瘋子,而是一個慈祥的長者。
  “一定,一定會的。”柳曼梅兩人眼都濕了,堅定地點了點頭。
  “好,好,我也沒有什么不滿足了。”風狂歌笑容不止,最后,輕輕地閉上了眼睛,笑容也凝住了。
  一代天才,一代強者,一代怪杰,就這樣的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