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高校》 最新章節: 第1276章尾聲(06-25)      第1275章落幕(下)(06-25)      第1274章落幕(上)(06-25)     

恐怖高校1273 沙封侯現

尹曠神清氣爽的離開了校長辦公室,回到自己的小畫舫。
  在門外停頓了一會兒,收拾了一下心情,就推門而入。恰好就看到錢倩倩和唐柔語兩人一邊打鬧一邊看韓劇呢。
  尹曠直接閃身擠入她們之間,笑道:“兩個小美人兒,陪大爺樂呵樂呵怎么樣?伺候好了大爺,有你們的賞賜。”
  錢倩倩擰了一下他,啐道:“又胡來。別鬧,看電視呢。”唐柔語抿嘴笑道:“倩倩,尹大爺早改性子了。你越是叫他別鬧,他就越鬧給你看。”
  尹曠道:“嘿嘿,還是唐愛妃深知我意。走也!”
  瞬間,三人就消失不見了。
  下一刻,三人就出現在了一個場景世界之中。
  “這里是那里啊?”錢倩倩環顧四周。
  尹曠親了她一口,又親了一口唐柔語,道:“這里是一個第一紀元世界。”
  “呃,第一紀元世界?我們來這里干什么?”錢倩倩疑惑不已。
  唐柔語也一臉好奇的看向尹曠。
  尹曠叉腰一指天空,道:“吃好,喝好,玩好,最重要的是睡好!在這里,我們要玩上一百年,一百年不夠兩百年,反正這里的時間不值錢!就是這樣!哈哈哈……”
  天地之間,響起了尹曠肆無忌憚的暢快笑聲。
  錢倩倩和唐柔語對視一眼,便挽住尹曠的手臂,笑顏如花。
  *******
  四合一高校,斜塔圖書館,第十一層混沌空間。
  “……也就是說,雖然你們將失去進入高校以后的一切記憶,以及你們在高校之中獲得的一切能力,但是你們都可以活著回到現實世界,從此安安穩穩平平凡凡的活下去,就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事情的原委便是這樣。”羅莎琳德,也就是“無名”對著面前的所有人說道。
  而尹曠,此刻就站在羅莎琳德的旁邊,默默的看著下面的一群人——這一刻,他是主角,卻是無聲的主角。
  “回到現實世界之后,我們會怎么樣?失去了一切相關記憶,回到現實與離開現實的時間差度……如果這些問題不解決,我可不想回到現實世界后莫名其妙的就餓死,或者被當成瘋子關進精神病院什么的。”
  問話的是一個有著一對及其夸張,但又非常完美的胸型的女,一頭火紅的猶如海藻一般的波浪長發,一身紅艷似火的緊身皮革妝,腰上還纏著一條火紅色的皮鞭——這樣貌,這打扮,那兩團中間仿佛能夠淹死人的深深溝壑,赫然竟是曾經擔任過尹曠他們班班主任,同時也是紅葉會五大元老之一的火焰女王!
  沒錯,本來已經因為大三升大四(實際沒有大四)而消失的火焰女王此刻卻出現在了這里。不僅僅是火焰女王所在的那一屆,還有一伙比火焰女王還高一屆,高兩屆,高三屆的!有東勝的,也有西神的,以及南海,北陸的。自上一次高校分裂以來的所有凝軸期學員都在這里了——足足兩千六百多個人!
  原來,前人所提及的“玄界”“虛界”什么的,其實就是這圖書館的第十一層,混沌空間。在四校沒有融合前,所有大三結束的學員都會給封禁在這里,等待四校相合,開啟最終戰。
  眼前這一大群人中,赫然包含了此前所有因升大四而消失不見的前輩學員。
  其實,羅莎琳德所指的“凝軸期”學員指的并不是單單現存的凝軸學員,而是此前所有的凝軸期學員。之前尹曠因為獻身化“軸”供“源”一事而滿懷心事也就沒在意,后來與錢倩倩唐柔語前往第一紀元世界游玩,偶然才想起這茬。那時還覺得奇怪,僅僅以目前那兩百多個凝軸期學員的“源”就足以供應現實世界的運轉嗎?這下子尹曠才明白過來了。看看眼前黑壓壓足足兩千六百多個凝軸期的學員,尹曠不由覺得那現實世界還真是一個“超級大胃王”啊。
  此刻,錢倩倩也在下方。只不過,“生離死別相泣相擁”的那一幕已經結束了。此刻的錢倩倩,望向尹曠的眼中就只有深深的痛,深深的不舍。
  對于火焰女王的提問,羅莎琳德道:“這是不可避免的。高校的時間和現實世界的時間是平行的。由此而衍生出來的問題就只能你們自己解決了。但是有一點,由于你們為現實世界供應‘源’,這是無上的功德與造化,你們的氣運命數是與現世界的‘本源’或‘天道’相通的。回歸現實世界后你們的剩余一生都將一路通暢,無病無災,富貴延年。”
  這個時候,又一個人大聲的說道:“算了!就這樣吧,反正就算我不答應,到時候校長也會強制要求我們自相殘殺,最后還是誰也活不了。能夠活著回去,我也沒什么奢望的了!”
  “對,趕快開始吧!別在浪費時間了。”
  “這個該死的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
  “就讓這個地方見鬼去吧。”
  “喂,能不能給我頒發個畢業證書啊?”
  一下子,下面就哄鬧了起來。
  羅莎琳德看向尹曠,尹曠深吸一口氣,點點頭,道:“開始吧。就讓這一切都盡快結束。”
  “謝謝……”
  “呵呵。”
  然后,尹曠霍然張開金色的如意棒虛影。
  隨著如意之“軸”轉動起來,無數不可見的“源”就從那些凝軸學員的體內給抽取出來,盡數的匯聚于尹曠的體內……
  漸漸的,尹曠發現自己的“祖龍魂力”竟然飛速迅猛的增長著。這一刻,尹曠才明白,所謂“祖龍魂力”,其實根本不是什么祖龍的魂力,而是“眾生之源”,是匯聚眾生,舍去己身才能獲得“大功德力”,絕非憑個人所能獲得的。
  且忽略這個過程時間的長短。等這一切都結束之后,羅莎琳德變將所有高校的學員都匯聚在這第十一層的混沌空間,簡單的闡明原委之后,羅莎琳德便留給眾人最后半個小時相互道別。此一別,只怕再相見也是路人了。
  與此同時,通往現實世界的傳送“軸”也已經開啟了。想要離去的隨時都可以。
  “好樣的!”火焰女王重重的拍了尹曠的肩膀一下,“少年,以后支撐世界的重任就交給你了。然后記得保佑我逢賭必贏。哈!”說完,就抱了尹曠一下,瀟灑離去,隱約還能夠聽到她說“哎呦,沒了力量扛著這兩團肉真累啊。”
  尹曠笑了笑。
  然后尹曠重重的抱住錢倩倩與唐柔語,道:“走吧。”
  “尹曠,我不要和你分開……我不要忘記你!”
  “乖,別任性了。我們不是已經痛痛快快的玩了一百多年了嗎?該知足了。”
  “不夠,不夠,就是不夠!為什么一定要這樣……嗚嗚……”
  尹曠看向唐柔語,唐柔語嘆息一聲,她始終是不愿意再給尹曠添麻煩,也強忍著不甘與不舍,道:“倩倩,我們走吧。”
  尹曠道:“乖,聽話。雖然我不能在你們身邊,但是我會時時刻刻的保佑你們,還有我們的孩子……”
  然后,唐柔語就重重的吻了尹曠一口,就拽著錢倩倩走向傳送光柱,最終沒入了白色的光柱之中。
  卻沒人注意到,在唐柔與和錢倩倩步入光柱的瞬間,羅莎琳德的指尖輕輕虛空一點。
  羅莎琳德輕輕道:“能否規避高校的掃描,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接著,譚勝歌,魏明,曾飛,等等相熟之人也一一與尹曠道別,相繼離去。
  “喂!”
  尹曠一回頭,就看見練霓裳站在面前,便笑道:“一路走好。”
  練霓裳抿了抿,就對尹曠勾了勾手指。
  “干嘛?”她有些矮,尹曠不得已彎下腰。
  然后,練霓裳蹦跳起來,在尹曠的嘴角印了一下,然后就跑向傳送光柱,有些愕然的尹曠只隱約聽到:“反正記憶會抹去,反正記憶會抹去。”
  尹曠忍不住笑出了聲。
  這時候,尹曠突然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沒入白光柱之中,有些熟悉,仔細一想卻笑了出來,“還真是……”
  終于,所有人的都離去了,混沌空間之中就身下了尹曠,以及羅莎琳德。
  尹曠對羅莎琳德說道:“我想去見見有名。”
  “嗯。我在這里等你。”
  ********
  天牢之中。
  尹曠站在了牢房外,看著里面的有名。
  “嘿嘿,”這二分之一有名冷笑著,“怎么樣,終于體會到我之前的遭遇了吧?雖然我的另一半死了,但是這一半依舊可以盡情的嘲笑你。”
  短暫的寂靜之后,尹曠道:“我已經答應成為現實世界的‘軸’與‘源’。自愿的!所以,我沒有經歷最后的自相殘殺。”
  有名沉默了,然后才道:“真是高尚啊。你是來向我炫耀你的崇高的嗎?哎呦,我好崇拜你喲。”
  “隨你怎么理解吧,”尹曠靠在欄桿上,“現在高校里已經沒有學員了。我來最后看你一眼,道個別。”
  有名突然沖上來,抓著欄桿,大聲的說道:“那又有什么用?你以為你很高尚嗎?呸!你的‘源’遲早要耗盡。到時候高校又要重啟,又會有許多的人被拉進來。無窮無盡,不死不休。相信我,只有毀了這一切,毀滅一切,才可以斬斷輪回,重新開始!你現在完全可以這樣做,也完全做的到!想想看,難道你不想永世長存,不想成為唯一的創世神,開一個新的天地嗎?就好像盤古那樣!不好嗎?”
  “你還是沒有放棄。”
  “放棄?我為什么要放棄?你們全是錯的,你們全都蠢的像豬!我告訴你,你以為那五個老家伙的‘源粒子’是無窮無盡的,錯,大錯,遲早也會耗盡。到時連高校都存在不下去,更沒有地方培育新的‘軸’和‘源’,世界還是要毀滅,你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白費功夫,白費功夫,哈哈哈哈!等著吧,等著吧,下一次我一定會成功,一定會成功!一定!!!”
  看著牢房中的有名大喊大叫,尹曠也不知道是何感受,只能嘆息一聲,道:“存在的事物總是要走向毀滅的。我,也只能盡我所能。有名,不再見了。”
  ********
  回到斜塔圖書館第十一層。
  “可以了?”
  “嗯,可以了。”
  “那就……走吧。”
  “拜拜。”
  相擁,然后相離。
  尹曠頭也不回,一步步走進了傳送光柱。
  仿佛又回到了那種從高校傳送前往場景世界的時候,還是一模一樣的感覺。
  當周圍的光緩緩的淡去,尹曠終于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
  環形的山,合抱的低谷平原,蔥蔥郁郁的植被,燦爛的陽光,以及遠處山半腰的一幢土瓦房……
  家!
  尹曠心臟猛跳。
  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那間山半腰土瓦房前。
  這一刻,淚水,涌上了充滿激動,渴望的雙眼。
  抬起沉重的手,按在門上,卻久久不敢推出。
  “你是誰呀?怎么站在我家門口?”一個百靈般的聲音響起。
  尹曠身子一僵,然后機械的轉身。
  哐啷!
  鋤頭掉在地上。
  “哥……哥哥!?”
  ********
  二十五天后,深夜。
  悲痛的哭聲響起在尹家的屋子里。
  山前冷風席卷呼嘯,宛若低沉的龍吟,漸漸消散。
  ********
  某年某月某日,某遠古文明預言的世界毀滅日最終被事實扇了一巴掌,因為第二天的太陽依舊升了起來,人們一個個該干嘛干嘛。
  所謂的“世界末日”,不過就是一個笑話。
  ********
  某年,某月,某日,某市。
  傍晚。
  日落前最后一抹絢爛晚霞播撒在公園中,樹木,花草,噴泉,長椅上都仿佛鍍上了一層油彩,醉人又醉心。
  公園的一處沙地中,兩個宛若陶瓷般的小娃娃正在玩耍著。
  一個小女娃正在歡樂的用小鏟子將沙子鏟到玩具車上,興致勃勃,身上到處都沾了沙粒。顆顆沙粒,顆顆霞光。
  另外一個小男娃卻張開著小手,小小的腦袋仰的高高的,踩著有些小肥的雙腿兒,在那兒轉啊轉啊轉的,小嘴兒咯咯的笑著,更是歡快。
  小女娃被終于被他更歡快的甜脆的笑聲吸引力,就抬頭看了過去,大大晶晶的眼睛眨呀眨,就丟了小鏟子走到小男娃身邊,奶聲奶氣的問:“小哥哥,你醬紙轉轉的,是不是感冒冒啦?”
  小男娃也不停下,聲音夾著歡樂說:“才沒有呢。這樣轉轉轉,我就覺得全部的東西都繞著我轉轉轉,我就這個世界的中心,太好玩兒啦。”
  小女娃子似懂非懂,歪著小腦袋,咬著胖嘟嘟的小手,突然笑道:“我也要轉轉。咯咯……咯咯咯咯……轉啊轉……”
  于是,兩個小娃娃就這樣轉啊轉起來。
  在他們的視界中,整個世界真的就是繞著他們旋轉的。
  兩聲清脆的宛若百靈鳥的笑聲回繞在這片區域中,惹來周圍許許多多散步閑逛者的矚目。
  其中一個攝影師見了,就被這一幕畫面吸引了,當即端起手中的相機,就要按下快門。
  不過在這個時候,一個宛若清風拂鈴的天籟之音響了起來,“小柔,小君,回家啦。”
  兩個小娃娃停下,紅潤的小臉兒一偏,就小跑了起來,“媽媽,媽媽,我們來啦……”
  在相機的鏡頭中,兩個可愛的小娃娃就跑到一個宛若天仙清麗無雙的少婦面前,一人拽一個只手,叫嚷起來,“媽媽媽媽,轉圈圈好好玩呀,我們一起轉吧?”
  “暈,暈。媽媽抱。”
  “看你們,就只到玩,弄得一身都是沙子。走,回家洗洗。小心讓你小媽媽看到,打你們屁屁。”說著,她就一左一右牽著兩個小娃娃的小手,漸行漸遠。
  那攝影師當即回神,暗罵自己一聲,“該死,差點錯過了!”卻是被少婦勾去了心魂。然后他就將鏡頭對準那一大兩小兩個背影,用力按下快門。
  這時候,突然一陣風吹起,落葉紛飛。
  “太棒了,這一定是一張好片!”
  不過等那攝影師一查看就愣住了,原來屏幕上一片黑,什么也沒有。
  突然,什么東西蓋住了他的眼睛,他往眼睛一拍,拿下一看,卻是一片葉子……攝影師再抬頭望向那少婦與孩子遠去的方向,除了滿目的飄飛落葉,什么也沒有……
  (全書完)
  (謝謝觀賞,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