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權力》 最新章節: 第1790章大結局2(03-24)      第1789章大結局1(5)(03-24)      第1788章大結局1(4)(03-24)     

絕對權力1790 大結局2

  林笛微隨口問:“是誰?”
  莫里哀繞過辦公桌走到林笛微面前,仰著頭一字一頓地說:“龍-弟-弟!”
  林笛微眨眨眼,“龍弟弟?龍弟弟是誰?”
  “閣下!”莫里哀長長的手指幾乎觸到林笛微的鼻子。原來莫里哀咬不準中國字,把林笛微念成龍弟弟了。
  事情來的太突然,林笛微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手里的咖啡杯歪了一下撒在茶幾上,抽出紙巾慌亂擦拭著。
  莫里哀兩手象剪刀一樣交叉著,“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林笛微說:“誰激動啦,是否搞錯啊?”
  莫里哀又拿出遺囑和公證書,指著遺囑上“林笛微”三個中國字(法律文件為了準確,人名皆用所在國文字),“沒錯的,法律是嚴肅的,開不得半點玩笑噢!”莫里哀挺著大鼻子瞪圓眼睛,眉毛也豎著。
  林笛微思忖了片刻說:“作為繼承人,是否也應該征求我的意見?”
  “當然!——不過夫人猝然重病,一切都很倉促,您又不在身邊,只能如此,這樣與法律不悖,也沒剝奪您的選擇權利,您可以繼承,也可以放棄。”莫里哀一口法國味的英語,飄忽忽的。
  莫里哀走過來坐在林笛微身邊繼續說:“從一個朋友的角度,我奉勸您,在繼承遺產問題上既要從自己的角度考慮,更要考慮不給亡者留下終身遺憾。夫人是個正直的老人,她希望這筆遺產留給自己放心的人,不要落在壞人手里,用于損害社會!”
  林笛微聽他話里有話又不挑明,就說:“如果還有更合適的繼承人,我愿意讓賢。來巴黎本是探望媽媽照顧媽媽的,沒想到竟然為媽媽送了終!”說著眼圈又紅了,“我從來沒想過什么遺產問題!”
  莫里哀有些慌亂,一個勁擺手:“不能讓賢,讓不得!”
  莫里哀說朱斯蒂娜夫人有個表弟去世較早,表弟的兒子艾德里安隨母親改嫁,由于沒受過良好的教育染上了吸毒惡習,后來參加販毒,進了監獄。他曾多次找夫人借錢,后來發展到敲詐夫人。對于令尊大人和夫人的婚事也極力反對。
  回復
  樓主:飛白時間:2012-08-1708:55:59
  林笛微皺眉,“為什么?兩個老人結婚與他有什么關系?”
  “他可能想得更多吧,竟然在朱斯蒂娜面前謾罵你父親說,說…中國豬玀是個騙子,想霸占財產!”
  “啪“地一聲,林笛微手中的咖啡杯敦碎了。笛微任褐色汁液在茶幾上流淌。
  “無恥!這個惡棍!沖他,這筆遺產我繼承定了!”林笛微站起身,鳳眼微翹,厲聲說,“我尊重媽媽的遺囑,決不讓這個壞蛋得逞!”
  林笛微隨口問:“是誰?”
  莫里哀繞過辦公桌走到林笛微面前,仰著頭一字一頓地說:“龍-弟-弟!”
  林笛微眨眨眼,“龍弟弟?龍弟弟是誰?”
  “閣下!”莫里哀長長的手指幾乎觸到林笛微的鼻子。原來莫里哀咬不準中國字,把林笛微念成龍弟弟了。
  事情來的太突然,林笛微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手里的咖啡杯歪了一下撒在茶幾上,抽出紙巾慌亂擦拭著。
  莫里哀兩手象剪刀一樣交叉著,“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林笛微說:“誰激動啦,是否搞錯啊?”
  莫里哀又拿出遺囑和公證書,指著遺囑上“林笛微”三個中國字(法律文件為了準確,人名皆用所在國文字),“沒錯的,法律是嚴肅的,開不得半點玩笑噢!”莫里哀挺著大鼻子瞪圓眼睛,眉毛也豎著。
  林笛微思忖了片刻說:“作為繼承人,是否也應該征求我的意見?”
  “當然!——不過夫人猝然重病,一切都很倉促,您又不在身邊,只能如此,這樣與法律不悖,也沒剝奪您的選擇權利,您可以繼承,也可以放棄。”莫里哀一口法國味的英語,飄忽忽的。
  莫里哀走過來坐在林笛微身邊繼續說:“從一個朋友的角度,我奉勸您,在繼承遺產問題上既要從自己的角度考慮,更要考慮不給亡者留下終身遺憾。夫人是個正直的老人,她希望這筆遺產留給自己放心的人,不要落在壞人手里,用于損害社會!”
  林笛微聽他話里有話又不挑明,就說:“如果還有更合適的繼承人,我愿意讓賢。來巴黎本是探望媽媽照顧媽媽的,沒想到竟然為媽媽送了終!”說著眼圈又紅了,“我從來沒想過什么遺產問題!”
  莫里哀有些慌亂,一個勁擺手:“不能讓賢,讓不得!”
  莫里哀說朱斯蒂娜夫人有個表弟去世較早,表弟的兒子艾德里安隨母親改嫁,由于沒受過良好的教育染上了吸毒惡習,后來參加販毒,進了監獄。他曾多次找夫人借錢,后來發展到敲詐夫人。對于令尊大人和夫人的婚事也極力反對。
  回復
  樓主:飛白時間:2012-08-1708:55:59
  林笛微皺眉,“為什么?兩個老人結婚與他有什么關系?”
  “他可能想得更多吧,竟然在朱斯蒂娜面前謾罵你父親說,說…中國豬玀是個騙子,想霸占財產!”
  “啪“地一聲,林笛微手中的咖啡杯敦碎了。笛微任褐色汁液在茶幾上流淌。
  “無恥!這個惡棍!沖他,這筆遺產我繼承定了!”林笛微站起身,鳳眼微翹,厲聲說,“我尊重媽媽的遺囑,決不讓這個壞蛋得逞!”
  林笛微拿出總工的氣勢:“莫里哀先生,前面工作您做得很出色,非常感謝!還有什么遺留事項請按法律程序繼續抓緊辦理,我完全支持。作為法律繼承人,真誠希望我們繼續合作,您如果同意,請繼續擔任我的私人
  林笛微拿出總工的氣勢:“莫里哀先生,前面工作您做得很出色,非常感謝!還有什么遺留事項請按法律程序繼續抓緊辦理,我完全支持。作為法律繼承人,真誠希望我們繼續合作,您如果同意,請繼續擔任我的私人林笛微隨口問:“是誰?”
  莫里哀繞過辦公桌走到林笛微面前,仰著頭一字一頓地說:“龍-弟-弟!”
  林笛微眨眨眼,“龍弟弟?龍弟弟是誰?”
  “閣下!”莫里哀長長的手指幾乎觸到林笛微的鼻子。原來莫里哀咬不準中國字,把林笛微念成龍弟弟了。
  事情來的太突然,林笛微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手里的咖啡杯歪了一下撒在茶幾上,抽出紙巾慌亂擦拭著。
  莫里哀兩手象剪刀一樣交叉著,“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林笛微說:“誰激動啦,是否搞錯啊?”
  莫里哀又拿出遺囑和公證書,指著遺囑上“林笛微”三個中國字(法律文件為了準確,人名皆用所在國文字),“沒錯的,法律是嚴肅的,開不得半點玩笑噢!”莫里哀挺著大鼻子瞪圓眼睛,眉毛也豎著。
  林笛微思忖了片刻說:“作為繼承人,是否也應該征求我的意見?”
  “當然!——不過夫人猝然重病,一切都很倉促,您又不在身邊,只能如此,這樣與法律不悖,也沒剝奪您的選擇權利,您可以繼承,也可以放棄。”莫里哀一口法國味的英語,飄忽忽的。
  莫里哀走過來坐在林笛微身邊繼續說:“從一個朋友的角度,我奉勸您,在繼承遺產問題上既要從自己的角度考慮,更要考慮不給亡者留下終身遺憾。夫人是個正直的老人,她希望這筆遺產留給自己放心的人,不要落在壞人手里,用于損害社會!”
  林笛微聽他話里有話又不挑明,就說:“如果還有更合適的繼承人,我愿意讓賢。來巴黎本是探望媽媽照顧媽媽的,沒想到竟然為媽媽送了終!”說著眼圈又紅了,“我從來沒想過什么遺產問題!”
  莫里哀有些慌亂,一個勁擺手:“不能讓賢,讓不得!”
  莫里哀說朱斯蒂娜夫人有個表弟去世較早,表弟的兒子艾德里安隨母親改嫁,由于沒受過良好的教育染上了吸毒惡習,后來參加販毒,進了監獄。他曾多次找夫人借錢,后來發展到敲詐夫人。對于令尊大人和夫人的婚事也極力反對。
  回復
  樓主:飛白時間:2012-08-1708:55:59
  林笛微皺眉,“為什么?兩個老人結婚與他有什么關系?”
  “他可能想得更多吧,竟然在朱斯蒂娜面前謾罵你父親說,說…中國豬玀是個騙子,想霸占財產!”
  “啪“地一聲,林笛微手中的咖啡杯敦碎了。笛微任褐色汁液在茶幾上流淌。
  “無恥!這個惡棍!沖他,這筆遺產我繼承定了!”林笛微站起身,鳳眼微翹,厲聲說,“我尊重媽媽的遺囑,決不讓這個壞蛋得逞!”
  林笛微拿出總工的氣勢:“莫里哀先生,前面工作您做得很出色,非常感謝!還有什么遺留事項請按法律程序繼續抓緊辦理,我完全支持。作為法律繼承人,真誠希望我們繼續合作,您如果同意,請繼續擔任我的私人林笛微隨口問:“是誰?”
  莫里哀繞過辦公桌走到林笛微面前,仰著頭一字一頓地說:“龍-弟-弟!”
  林笛微眨眨眼,“龍弟弟?龍弟弟是誰?”
  “閣下!”莫里哀長長的手指幾乎觸到林笛微的鼻子。原來莫里哀咬不準中國字,把林笛微念成龍弟弟了。
  事情來的太突然,林笛微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手里的咖啡杯歪了一下撒在茶幾上,抽出紙巾慌亂擦拭著。
  莫里哀兩手象剪刀一樣交叉著,“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林笛微說:“誰激動啦,是否搞錯啊?”
  莫里哀又拿出遺囑和公證書,指著遺囑上“林笛微”三個中國字(法律文件為了準確,人名皆用所在國文字),“沒錯的,法律是嚴肅的,開不得半點玩笑噢!”莫里哀挺著大鼻子瞪圓眼睛,眉毛也豎著。
  林笛微思忖了片刻說:“作為繼承人,是否也應該征求我的意見?”
  “當然!——不過夫人猝然重病,一切都很倉促,您又不在身邊,只能如此,這樣與法律不悖,也沒剝奪您的選擇權利,您可以繼承,也可以放棄。”莫里哀一口法國味的英語,飄忽忽的。
  莫里哀走過來坐在林笛微身邊繼續說:“從一個朋友的角度,我奉勸您,在繼承遺產問題上既要從自己的角度考慮,更要考慮不給亡者留下終身遺憾。夫人是個正直的老人,她希望這筆遺產留給自己放心的人,不要落在壞人手里,用于損害社會!”
  林笛微聽他話里有話又不挑明,就說:“如果還有更合適的繼承人,我愿意讓賢。來巴黎本是探望媽媽照顧媽媽的,沒想到竟然為媽媽送了終!”說著眼圈又紅了,“我從來沒想過什么遺產問題!”
  莫里哀有些慌亂,一個勁擺手:“不能讓賢,讓不得!”
  莫里哀說朱斯蒂娜夫人有個表弟去世較早,表弟的兒子艾德里安隨母親改嫁,由于沒受過良好的教育染上了吸毒惡習,后來參加販毒,進了監獄。他曾多次找夫人借錢,后來發展到敲詐夫人。對于令尊大人和夫人的婚事也極力反對。
  回復
  樓主:飛白時間:2012-08-1708:55:59
  林笛微皺眉,“為什么?兩個老人結婚與他有什么關系?”
  “他可能想得更多吧,竟然在朱斯蒂娜面前謾罵你父親說,說…中國豬玀是個騙子,想霸占財產!”
  “啪“地一聲,林笛微手中的咖啡杯敦碎了。笛微任褐色汁液在茶幾上流淌。
  “無恥!這個惡棍!沖他,這筆遺產我繼承定了!”林笛微站起身,鳳眼微翹,厲聲說,“我尊重媽媽的遺囑,決不讓這個壞蛋得逞!”
  林笛微拿出總工的氣勢:“莫里哀先生,前面工作您做得很出色,非常感謝!還有什么遺留事項請按法律程序繼續抓緊辦理,我完全支持。作為法律繼承人,真誠希望我們繼續合作,您如果同意,請繼續擔任我的私人林笛微隨口問:“是誰?”
  莫里哀繞過辦公桌走到林笛微面前,仰著頭一字一頓地說:“龍-弟-弟!”
  林笛微眨眨眼,“龍弟弟?龍弟弟是誰?”
  “閣下!”莫里哀長長的手指幾乎觸到林笛微的鼻子。原來莫里哀咬不準中國字,把林笛微念成龍弟弟了。
  事情來的太突然,林笛微下意識地站了起來,手里的咖啡杯歪了一下撒在茶幾上,抽出紙巾慌亂擦拭著。
  莫里哀兩手象剪刀一樣交叉著,“不要激動,不要激動”。
  林笛微說:“誰激動啦,是否搞錯啊?”
  莫里哀又拿出遺囑和公證書,指著遺囑上“林笛微”三個中國字(法律文件為了準確,人名皆用所在國文字),“沒錯的,法律是嚴肅的,開不得半點玩笑噢!”莫里哀挺著大鼻子瞪圓眼睛,眉毛也豎著。
  林笛微思忖了片刻說:“作為繼承人,是否也應該征求我的意見?”
  “當然!——不過夫人猝然重病,一切都很倉促,您又不在身邊,只能如此,這樣與法律不悖,也沒剝奪您的選擇權利,您可以繼承,也可以放棄。”莫里哀一口法國味的英語,飄忽忽的。
  莫里哀走過來坐在林笛微身邊繼續說:“從一個朋友的角度,我奉勸您,在繼承遺產問題上既要從自己的角度考慮,更要考慮不給亡者留下終身遺憾。夫人是個正直的老人,她希望這筆遺產留給自己放心的人,不要落在壞人手里,用于損害社會!”
  林笛微聽他話里有話又不挑明,就說:“如果還有更合適的繼承人,我愿意讓賢。來巴黎本是探望媽媽照顧媽媽的,沒想到竟然為媽媽送了終!”說著眼圈又紅了,“我從來沒想過什么遺產問題!”
  莫里哀有些慌亂,一個勁擺手:“不能讓賢,讓不得!”
  莫里哀說朱斯蒂娜夫人有個表弟去世較早,表弟的兒子艾德里安隨母親改嫁,由于沒受過良好的教育染上了吸毒惡習,后來參加販毒,進了監獄。他曾多次找夫人借錢,后來發展到敲詐夫人。對于令尊大人和夫人的婚事也極力反對。
  回復
  樓主:飛白時間:2012-08-1708:55:59
  林笛微皺眉,“為什么?兩個老人結婚與他有什么關系?”
  “他可能想得更多吧,竟然在朱斯蒂娜面前謾罵你父親說,說…中國豬玀是個騙子,想霸占財產!”
  “啪“地一聲,林笛微手中的咖啡杯敦碎了。笛微任褐色汁液在茶幾上流淌。
  “無恥!這個惡棍!沖他,這筆遺產我繼承定了!”林笛微站起身,鳳眼微翹,厲聲說,“我尊重媽媽的遺囑,決不讓這個壞蛋得逞!”
  林笛微拿出總工的氣勢:“莫里哀先生,前面工作您做得很出色,非常感謝!還有什么遺留事項請按法律程序繼續抓緊辦理,我完全支持。作為法律繼承人,真誠希望我們繼續合作,您如果同意,請繼續擔任我的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