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斷燈滅之時》 最新章節: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怒海爭鋒(七)(06-20)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怒海爭鋒(六)(06-20)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怒海爭鋒(五)(06-20)     

劍斷燈滅之時1062 怒海爭鋒(二)

  上回故事咱們說到光頭燈奴來襲,楚尋語和羅鏡撤離了骸谷大牢,一路疾回萬船山,羅鏡趕緊去見毛毛,而孫濛馨他們也急壞了,楚尋語一出去就是一天,連個消息都沒有,也去找了毛毛,毛毛也沒說見過楚尋語,這可讓大伙急瘋了,那陳奇和段辰雨神秘失蹤了,這楚尋語怎么也失蹤了?接二連三和黑燈有關的人都離奇消失,這可真是曠世奇談。
  光頭燈奴劫獄的消息很快就由羅鏡告訴了毛毛,毛毛也十分震驚,連召雷博海和孫亮前來,事態很明顯,毛毛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它知道,光頭燈奴之所以不和羅鏡起爭斗目的很明顯,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是劫獄,能不和羅鏡交手就盡量避免交手,而劫獄的意圖有二,一是為了丑燈奴,不管他是救人還是殺人,都是為了他;二來,如果所料不錯,是為了給骸谷制造點麻煩,轉移視線,骸谷本就不是善茬,能關在骸谷大牢里的能是什么好貨?這些大爺們如果被光頭劫出來一哄而散各回各家那還算好事,萬一要是咽不下這口氣調頭來報復或者回去叫人來報復那就麻煩了。
  這些事情所有人都想到了,于是急令孫亮率軍鎮壓此次劫獄時間,孫亮戰時是骸谷水師大都督,統領節制骸谷十萬鋼鐵水師橫掃沿海,所以經驗豐富,大牢被劫事情不能惡化,目前才兩個多時辰,所以還有挽回余地,趕緊撥三萬水師和十個弱冠航人員給孫亮,讓他帶兵去把那些越獄的家伙們統統捉拿歸案,孫亮領命,命令其他人馬火速先行,自己隨后就到。
  孫亮留下其實還有事情不解要問,他的不解和雷博海想到一塊去了,不解有三,一不解,不解在這光頭是何許人也?怎么好端端冒出來個光頭武修者劫獄?而且根據羅鏡的消息此人居然能在大牢內來去自由?這就是二不解,奉命鎮守大牢的十勝椅之一,諢號喚作“煞刑天”的陳祖義,也是陳奇的弟弟,骸谷的大牢陣法十分強大,只有兩個人可以通行無阻,一個是陳奇本人,還有一個,就是陳祖義,他的手里有一塊和陣法遙相呼應的令牌,得此令牌就能百無禁忌。羅鏡說根據前不久在島上的獄卒報告陳祖義一大早就來見毛毛了,確有此事,毛毛因為例行公務所以召喚了陳祖義,但是不到晌午陳祖義就走了,而且他是十勝椅,坐的大船快,一個多時辰就應該回去了,但此刻音訊全無,看光頭今番劫獄毫無禁忌,最有可能的就是陳祖義在回去的路上,被光頭劫殺了,搶了令牌才有了今晚這般作為;最后,這第三不解就是羅鏡,這羅鏡怎么好端端的跑到大牢里去了,還帶著楚尋語一個外來的小子?
  羅鏡見推諉不過,這才尷尬的把白天挾持楚尋語去牢里聞訊的消息說了,真是誤打誤撞,若不是她去了,恐怕等骸谷發覺大牢被劫的事情恐怕還得延后,事態還將進一步惡化。至于說光頭怎么冒出來的毛毛心里明白但是不能說,好在骸谷這么多年樹敵眾多,有大神通者要來報復也不是第一次了,這點風浪還不至于翻船,于是毛毛訓斥了羅鏡,讓她回去率領眾醫官準備救治傷員,因為大牢中最少有三千多位犯人,孫亮帶人過去把他們抓回來肯定有不少損傷,必須要及時救治。
  花開兩端,各表一枝,再說楚尋語那邊,楚尋語這邊正在那被孫濛馨數落,孫濛馨埋怨楚尋語就不該以身犯險,這當初面對壬楚尋語他們六個人一起上都毫無勝算,眼下楚尋語一人在大牢若是和那光頭燈奴打起來了,那簡直就是萬劫不復,孫濛馨著急的抱怨段辰雨也是不靠譜,人不見了,實在不行找毛毛借個像仇露華那么強的十勝椅來幫我們才行。
  楚尋語也是自討晦氣,千算萬算沒想到在守衛森嚴的大牢里和燈奴撞了個罩面,哪有這么巧的事情,而且看光頭燈奴那架勢也不妙,他能找到大牢,就意味著燈奴已經發覺了骸谷老巢了,骸谷老巢一旦被現,恐怕楚尋語等人暫時也無法安全了。光頭燈奴的一舉一動也暴露出他劫獄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把骸谷攪亂而已,楚尋語嘆息一聲,讓眾人今晚休息輪流值夜,那可惡的丑燈奴死前還為黑燈賣了一把命,弄的骸谷再也不是燈奴無法涉足的禁地了。
  毛毛那邊分散了眾人之后,自己疲憊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它也有自己的床,是一個金絲楠木制成的小窩,里面鋪著江南的綢緞被子,毛毛放下拐杖,自己趴在其中,舔舔自己的小爪子,桌上的燈火搖曳,抬頭一看,原來是外面起風了,窗外隱隱有小雨落下,毛毛嘆息一聲,趴在那閉目養神,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昏昏沉沉睡去。
  這是一個夢,毛毛夢見自己在一片混沌之中探索,走了沒多遠發現自己站在一片巨石之中,其中有個人,盤膝而坐,披頭散發,沉默不語坐那一動不動,毛毛心有所感,趕緊走過去一看,果然就是陳奇,毛毛來到近前,舉目四望,陳奇仿佛覺察出什么來了,猛然抬起頭,雖然眼前空無一物,但是那顆假眼球滴溜溜的轉,隱隱發出暗灰色的白光,陳奇對著面前空空蕩蕩的說道:“我還好,家里亂了沒?”
  “有點小亂,目前還能守得住。”毛毛皺眉左右看看,“你果然在這里,你瘋了,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陳奇也有些不高興:“在廣東拖得時間太長,黑燈已經無法藏匿了,萬般無奈只好帶到這里來了。”
  二人正說著,忽然遠方一聲轟鳴響起,舉目望去,遠方竟然有一座火山憤怒的噴發了一下,炙熱的巖漿映紅了視線。陳奇表情不悅的叫道:“段辰雨快堅持不住了,你馬上帶他們來。”
  “你親自上不就行了。”毛毛神情古怪的問。
  “廢話,我要是能上我早就去了,你記住這回我或許會死在這里……”陳奇剛要說些什么,忽然臉色大變,對著面前大吼一聲,“快跑!”
  下一刻,只看見鋪天蓋地一個令人窒息的黑色倒三角眼睛出現在毛毛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毛毛,毛毛耳邊一聲炸雷,滿頭大汗的從夢中一下驚醒坐起來,發現自己還在小窩里,看見窗外風雨飄搖,神色緊張的自語道:“這回真要出大事了。”
  楚尋語他們正在房間里休息,輪到忘塵值夜,忘塵正坐在門邊看著窗外的風雨愣神,忽然有人小聲的敲門,所有人一下驚醒,楚尋語作了個噤聲的手勢,自己摸著長劍來到門邊,隔著門警覺的問道:“誰?”
  毛毛沒好氣的回答:“是你們老祖宗。”
  所有人這才松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的放下劍,楚尋語打開門,一把將毛毛提了進來,還伸頭看看外面有沒有人,這才問道:“你個混球怎么這時候跑來了?”
  毛毛沒好氣的站在桌子上說道:“你們趕緊收拾東西,和我去找大當家的。”
  “你找到他下落了?”所有人都很驚喜。
  “找到了。”毛毛神色凝重,“但愿我們趕過去還來得及。”
  楚尋語就瞧著不對,問道:“你在說什么,你到底怎么找到的?”
  毛毛得意的問:“我的神功發動了。”
  “什么?什么神功?”楚尋語莫名其妙,“你不是不會什么功法嗎?”
  “嗨,這還不明白!”慕緣在旁邊忍不住插話,“就是那個‘千秋萬代洞察古今算無遺策見微知著神功’啊。”
  “說得好,再說一遍!”毛毛摸著自己的小肚子得意極了。
  “你閉嘴!”楚尋語斥了慕緣一句,回頭對擰著毛毛耳朵說,“你要再不說實話,我就把你毛拔了燉湯喝。”
  毛毛被擰的四爪亂蹬,只好把做那個夢的事情說了,慕緣沒好氣的問:“你個混球又來了,你要是在胡說,我就真對你不客氣了。”
  “是真的,我的夢很準的,不信你們出去問問,包括上次去壬那救你們本大爺也是靠做夢卜算出來的。”毛毛不服氣了。
  忘塵急了:“要是真準那你再去睡一覺,問清楚陳奇到底怎么回事。”
  “這個……”毛毛神情有些尷尬,“我這夢時準時不準的,不是我想夢就能夢的,只有偶爾才出現一次……”
  “什么?”楚尋語恍然間想起了書上的記載,不禁臉色古怪的問,“你居然是‘逍遙者’?你會‘逍遙游’?就你?”
  何謂逍遙?逍遙間散于蓬萊弱水間,獨樂其樂,而無憂世憂民,則雖歷劫不壞,世又何貴有此神仙哉。這逍遙,也是上天賜予你的一種天賦,前面的故事咱們提到過一個七十二變,還說到了一個童言無忌,那么今天咱們介紹一下這位逍遙者,歷史上最有名的逍遙者就是莊子了,莊周夢蝶的典故婦孺皆知,其實殊不知,莊子乃是一位極為罕見的逍遙者,典故里怎么說的?說莊子跟那睡覺,睡著睡著就夢見自己變成一只蝴蝶游覽五湖四海,睡醒了以后不知道是自己變成蝴蝶還是蝴蝶變成了自己,這種天賦異稟的能力就是指莊子睡著以后,他的思緒不受肉體束縛,可以化為天地萬物、山川河流,和日月同老,和晝夜共吸,遨游五湖四海,縱橫寰宇八荒,上至天界,下至幽冥,皆能任我一游,能與九天之外和大羅金仙攜手御風,能下十八層地獄和十殿閻王促膝長談。只不過這種能力極為古怪,和七十二變或者童言無忌不一樣,不是主觀你想用就能用的,它最大的特點就是不受任何人控制,連本主也不行,強如莊子都不行,完全憑天命,簡直就是逍遙過了頭,所以后世借用莊周的典故,稱呼這種能力為“逍遙游”,叫這類人為“逍遙者”,楚尋語萬萬沒想到毛毛這所謂的什么“千秋萬代洞察古今算無遺策見微知著神功”除了蒙人以外,它真是具有逍遙游的能力。
  毛毛挺起并不結實的小胸膛問道:“怎么?不行嗎?看你們老祖我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到時候哼哼……哎呦!”
  毛毛還沒吹完,就被楚尋語一胳膊掃到桌子底下去了,楚尋語懶得聽它胡吹,轉頭對大伙說道:“既然陳奇和段辰雨下落找到了,我們看來馬上就要連夜出發,因為燈奴隨時都有可能來萬船山,萬船山本來就魚龍混雜,燈奴混進來并不難,所以我們趕緊撤離此地,讓燈奴撲個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