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斷燈滅之時》 最新章節: 第一千零八十章地火熔心(四)(08-18)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地火熔心(三)(08-18)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地火熔心(二)(08-18)     

劍斷燈滅之時1059 引狼入室

  書接上回,且說楚尋語和孫濛馨急急忙忙出門去,毛毛命人帶著他們去看望仇露華,距離還挺遠,一路往深處走,走到了很深邃的地方,隔著老遠就聞到了一股藥味,楚尋語提著鼻子嗅了嗅,這才感覺到仇露華應該傷的不輕。
  眾人推開大門進去一看,果不其然,仇露華半邊身子都包扎著繃帶,本來整齊的金色長發現在也雜亂不堪,他自己敞開衣襟,就披著一件簡單的袍子,端坐在其中中間拿著葫蘆喝酒,屋內飄散著一股焦糊的肉味,周圍全是下人圍著仇露華給他半邊身子換藥,看見楚尋語他們進來仇露華搖了搖葫蘆叫道:“不錯啊,你們還沒死。”
  楚尋語有些過意不去:“前輩,你居然為了掩護我們撤退傷成這樣。”
  “還行吧。”下人撕開繃帶換藥,仇露華疼的直咧嘴,“好久都沒傷成這樣了,主要是那個混蛋竟然是善冰之術,而我是烈陽之火,有些克我,疼的我喝烈酒都鎮不住。”
  “且慢。”楚尋語示意身邊下人停住,拿過沾滿血漬的繃帶看了看,又檢查了一下盒子里的新藥,在看看仇露華身上的傷口,不禁有些奇怪,問,“這藥是何人給你們配的?這傷口是被冰炎燙傷的,尋常燙傷藥是散熱通風,可是現在這傷口必須要用溫補之藥止住流膿,再用黨參、鹿茸、當歸等性暖的藥材熬化之后稍許冰凍凝住在慢敷,把寒氣往外緩緩拔之才行。”
  “哦?”仇露華挺驚奇,“你精通藥理?我說這些藥敷上去怎么更疼了呢,效果不好。”
  “甚是了解。”楚尋語認真的點點頭,對旁邊說道,“你們不要亂來,為什么不問問你們這里唐門首領?”
  “唐門首領是誰?”孫濛馨不是很明白。
  “十勝椅中的另一位——‘鬼藥童子’唐五方。”楚尋語冷笑一聲,轉頭問仇露華,“前輩,我沒說錯吧?”
  仇露華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了一下:“我討厭此人。”
  “醫者不應以喜好論人。”楚尋語勸道,“包括我在內,我也討厭唐門的人,但是眼下你必須找她,她的醫術勝我十倍百倍有余。”
  “有這么厲害?”孫濛馨更加詫異了。
  楚尋語不甘的點點頭,告訴楚尋語此人來歷……
  “鬼藥童子”唐五方其實名聲在江湖上不是很大,但是在藥王府和唐門中如雷貫耳,就如藥王府中有離經叛道的鬼才青蓮子一樣,唐門中也有叛逆的存在,此人就是唐五方,唐五方真名外界就更加不知道了,但楚尋語他們自家人多多少少知道,真名叫作“羅鏡”,出身于茅山派,是個女孩,茅山派眾所周知精通煉尸之術,羅鏡從小天資聰穎,熟讀門內功法典籍,但并不喜歡整天圍著尸體轉,于是告知父母自己想學岐黃懸壺之術,醫術者,莫過于藥王府,于是她父母找了藥王府的老朋友幫忙,帶著她前往藥王府拜師,羅鏡在藥王府徹夜苦讀,不出三年,略有小成,世人皆以為良才,卻不知為何忽然失蹤,為此她父母還特地從茅山趕來在藥王府大鬧了一場,弄的藥王府一時間頭疼不已。
  其實后來才知道,羅鏡是暗中離開藥王府,還偷了藥王府七八張秘方帶在身上去川蜀獻于唐門,暗中加入了他們。前面提到過,唐門精通煉毒制鴆,羅鏡在其中如魚得水,不聲不響,聲名不顯潛伏在其中,多少年過去了,竟已飽讀唐門百毒秘方,學成之后,和青蓮子一樣,把手伸進了一個江湖大忌的禁區,那就是——活人煉尸。前面提到過茅山雖然有無數銅尸夜叉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但那都是尸體煉制的,茅山命令禁止拿活人祭煉,羅鏡出身茅山,自然熟諳其道,她利用平生所學,做到了一種相當可怕的地步,那就是無聲無息之間給活人下藥,活人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慢慢變成了她的傀儡,甚至自覺的走進銅爐被真火鍛燒肉體也渾然不覺,詭異之極,她所有的傀儡都不覺得有任何問題,平日生活起居和常人無二,此術喚作“羅浮都市”,羅浮,羅浮山也,鏡花水月修羅地,而都市,乃十殿閻君中第八殿都市王名諱,專判死者轉畜生道,在她手中,不管是修真者還是普通凡人,都在無聲無息之間被她當做牛馬使喚,她一旦喚醒麾下傀儡,后脖子上都會留下一行刺青“五方鬼帝”,所以在那個年間,江湖上有個令人恐懼的傳說,說有個叫作“五方鬼帝”恐怖家伙來去無影,無聲無息就把人魂給勾了,等他要使喚你的時候,一旦發功召喚你,后脖子上出現“五方鬼帝”的標簽刺青,你的肉體就不在是你的肉體了,關鍵是你中招了都不知道怎么中招的。弄的江湖上一時間風聲鶴唳,把目光全都盯緊了藥王府和唐門。
  藥王府和唐門當時也被壓力壓的喘不過氣來,藥王府祖上出過兩個鬼才,弄的被整個江湖追殺,唐門則是一輩子就沒干過什么好事,這倆同宗同源的難兄難弟被迫自查,看看是不是門內出了叛徒,但那是的羅鏡早已離開了唐門許多年來,唐門自查無果,但是確有一個驚人發現,那就是門中很多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也中了“羅浮都市”,這下才驚醒了世人。整個江湖都在聞風而動追殺五方鬼帝,尤其是唐門立刻急召多少年來外門弟子回門查驗,羅鏡是肯定不能回去。此時的羅鏡正在自己茅山老家中,家中父母看見失蹤多年的女兒歸來喜不勝收,一家人和和美美大團圓,直到某一日,茅山當時的掌門“雪桑真人”因舉辦中秋大宴,無意中發現羅敬父母味覺不靈,飲酒不醉,細心一試發現他們竟然也是五方鬼帝的活人傀儡,當真大駭,于是立刻下令搜捕全山,羅鏡這才被現了蹤跡,被迫流亡江湖,全江湖都在追殺這個外貌看起來天真可愛的小女孩,時間長達數十年才慢慢平息。當年五方鬼帝令旗一展,號稱十萬幽冥鬼軍風卷殘云而來,來無影去無蹤,到最后也沒有確切消息說五方鬼帝的下落,甚至連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有人說她被昆侖殺死了,也有人說她被逼自盡,一直到陳奇橫空出世,縱橫江湖,經過一番苦戰,力挫隱居多年的五方鬼帝才收降了她,因為骸谷爭斗太多,所以需要一名大神通者醫者來訓練醫師,救治門內,一般二般的人陳奇肯定看不上,藥王府也肯定不愿意去當海盜,這才想要收了曾經大名鼎鼎的五方鬼帝,羅鏡因拜師唐門,來到唐門都要道號改姓“唐”,沿用“五方鬼帝”的名號,化名“唐五方”,而唐門和藥王府都以她為恥,自然不會稱呼她為“五方鬼帝”,暗中叫她“鬼藥童子”,形容她禁術“羅浮都市”中用藥神鬼無影,童子是因為羅鏡自身經過藥物調理,常年保持青春少女相貌,楚尋語聽家里人說過此人來歷,所以很奇怪為什么仇露華傷了不去找她。
  仇露華其實不是特別喜歡唐五方,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他覺得此人太下三濫,對自己父母都下手,不錯,仇露華這一輩子大刀滾血,殺人如麻,可仇露華從不濫殺無辜,他只是實力卓越,生性傲慢,肆意妄為,對不順眼的人就砍了而已,但最起碼自己還分得清楚誰是朋友誰是敵人,不像她鬼藥童子,眼中世間一切皆為牛馬,最討厭的就是唐五方的眼神,空洞、麻木又戲謔。
  仇露華既然不愿意去找鬼藥童子,楚尋語只好親自出手了,拿過紙筆寫了一副方子遞給下人,命他們按方抓藥。下人離開之后,楚尋語和孫濛馨坐下,這才歉意的說道:“前輩,為我們倒讓你吃苦了。”
  仇露華豁達的搖搖手,總要說兩句硬話找找面子:“無妨,好久都沒殺的這么痛快了,你們別看我這樣,其實那個混賬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信你們去看看,被我砍的半死不活帶回來關在地牢里了。”
  “什么?!”楚尋語大驚失色的站起來,“你把那個燈奴押回來了?完了,燈奴一直在找骸谷據點,您這么做不是等于引狼入室嗎。”
  仇露華奇怪的問道:“我沒明白你的意思,我怎么引狼入室了?他被我砍的半死不活關押在地牢,你還怕他翻了天?”
  “不是啊。”楚尋語急的直跺腳,“燈奴左手背上都有一只倒三角的眼睛,您把燈奴押回來,等于讓那黑燈知道我們的所在地了!”
  (PS:春節將至,想必讀者朋友們有的都放假了,有的還在上班上學,希望大家和我一樣保持個好心情,因為臨近春節,該忙的都逐漸忙完了,越來越有時間了,所以盡量多寫一點,在這里希望大家閱讀愉快。另外,還希望大伙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謝謝大伙了,QQ群號:242418427,微信號:chmyxh,寫作不易,創作艱難,有推薦票或者打賞的朋友希望不吝出手,多多鼓勵,在這里小楚楚謝過大伙捧了,慚愧、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