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斷燈滅之時》 最新章節: 第一千零九十章天賦與抗爭(四)(09-26)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天賦與抗爭(三)(09-26)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天賦與抗爭(二)(09-26)     

劍斷燈滅之時1058 信件

  書接上回,且說毛毛遣人急召楚尋語和孫濛馨回來,二人聽聞是仇露華的事情,立刻急急忙忙和孫亮告辭,一路馬不停蹄,直接趕往骸谷中央那座高高的船只殘骸堆積出來的小山,一路走進去,發現這萬船之山雖然看起來外表上有些雜亂無章,但是其中各個船艙早已相互打通,以寬大的木質樓梯上下相連,其中雕梁畫棟裝飾的別具一格。楚尋語發現這萬船之山應該是架構在這中中央島嶼一座山上才對,船與船中間用樓梯相連,山中還有地下清泉涌出,也從船中蜿蜒而過,真是巧奪天工。
  楚尋語二人一路順著樓梯往上走,盤繞上去到了一個很大的艙內房間,一進去,就看見毛毛正站在桌子上和一個虬須髯張的大漢拿著一摞文書正在吐沫橫飛的說些什么,不用看就知道那個大漢是雷博海,毛毛是老油條不說,關鍵雷博海雖然相貌粗獷,但也是從昆侖出來的,對于這些文書工作也是別有心得,二人對著周圍人群正在布置任務,其中還有不少是朝廷和昆侖等派來公干的。楚尋語和孫濛馨也不好打擾,就站在一邊,等毛毛看見他們的時候已經過了好一會了,毛毛對雷博海耳語了幾句,雷博海下意識的掃了一眼人群外墻角邊的楚尋語和孫濛馨二人,就點了點頭,毛毛丟下文書,跳下桌子拿起拐杖扭著毛茸茸的屁股跑了過來。
  毛毛沒想在這里說話,帶著二人趕緊退出這個熱鬧的地方,一路往后面的船艙溜達,楚尋語笑道:“怎么樣?文案工作是不是很舒適?”
  毛毛怒答:“要不是陳奇他們不在沒人做主,我才懶得管理這些爛事呢,還不如去海邊烤魚吃。”
  一路走到了一個很僻靜的大船艙改造成的房間,其中一面墻被拆掉,能夠直接看著外面的大海,內部有桌椅有茶水,還有一個很舒服的竹質搖椅,楚尋語剛要坐上去,結果毛毛沒來由的大叫一聲:“別動!”
  這讓楚尋語嚇了一跳,毛毛神色緊張的走過去示意楚尋語往旁邊挪一挪,結果自己一屁股坐上去得意洋洋的躺在椅子上曬太陽,楚尋語鼻子都氣歪了,毛毛瞇著小眼睛說道:“這是寡人的專屬座位,爾等俗人坐旁邊的凳子吧。”
  茶幾上有荔枝、龍眼等兩廣水果,楚尋語拿起一顆龍眼就擲了過去,毛毛嘿嘿一笑,順手接住就剝了吃了,楚尋語沒好氣的也拿了一把荔枝給孫濛馨,問道:“仇露華呢?”
  “他只是個幌子。”毛毛道,“我是得知孫亮找你們趕緊找個接口把你們接回來。”
  “為什么?”
  “怕孫亮有私心。”孫濛馨神色平靜的替毛毛回答,自己剝開了一顆晶瑩剔透的荔枝,遞給楚尋語,楚尋語將長劍靠在椅子扶手上,接過荔枝就吃,別說,真甜。
  毛毛點點頭,表示贊同孫濛馨:“到底是當過大將軍的人,心中有數,孫亮是骸谷水師總領,手握重兵,戰時甚至可代陳奇行事,某種意義上他比雷博海權利都大,又征戰多年,經驗豐富,我怕他要是知道了陳奇不在骸谷,又有一盞可以許愿的黑燈消息,他會心猿意馬,別有用心。”
  “哦?他和陳奇有矛盾?要背叛骸谷?”楚尋語問。
  “矛盾談不上,但是人都有貪欲。”毛毛沉吟了一下,“老大無影無蹤,沒人可以約束手下這幫家伙,那盞黑燈太過于離奇,萬一孫亮動了私心,他又手握重兵,我不得不有所防備。”
  楚尋語追問:“你也知道那盞黑燈?”
  毛毛跳下椅子,背著手來到窗戶邊眺望遠方說道:“很復雜,其實這么多年來以來江湖上的大神通者之間確實有這么一個傳說,但所說所言又太過離奇,讓人無法信服,更何況這么多年來誰又真的見過黑燈?我也是因為第一次見到壬那個鬼樣子才意識到黑燈是真的,可一直沒親眼見過,直到這次段辰雨那混賬小子過來,他竟然真把黑燈帶過來了,這才讓我大吃一驚,不服不行。”
  “到底怎么回事?”楚尋語激動的也站了起來。
  毛毛嘆息一聲,拿出一封書信遞給楚尋語:“自己看吧。”
  楚尋語接到手中細細看來,原來并不復雜,是陳奇臨走之前給毛毛留了一封書信,大意是說段辰雨此次來骸谷帶了那盞傳說中的黑燈,關系到天下大勢,陳奇不敢怠慢,于是決定親自去處理此事,最多一月,讓雷博海代為處理一下日常事物,在大事上毛毛幫襯著也把把關,其它也沒說什么了。楚尋語驚奇的說道:“陳奇這臭名昭著的海盜王字寫的倒是不錯,有點‘二王’的底子,人看起來丑八怪,但是這字寫的當真是秀美飄逸,很有王羲之的俊美風采。”
  “那是我教他的。”毛毛得意的背著手,頭昂著說,“當初我和王羲之關系不錯,我手里有幾張他親筆寫的書信和庭記,后來陳奇成立了骸谷,家大業大,那兩筆狗爬似的字就不能出去見人了,于是我把王羲之的親筆字借給他看,讓他苦練了一段時間,別給我出去丟人。”
  “得了、得了,有好事都是你教的是吧。”楚尋語沒好氣的搖著信件問,“這就是你那個‘千秋萬代洞察古今算無遺策見微知著神功’是吧?”
  “什么功?”毛毛詫異的反問。
  “千秋萬代洞察古今算無遺策見微知著神功。”楚尋語頭也沒抬的再說一次。
  “再說一遍!”毛毛得意的問。
  “你是愛聽啊還是怎么著?”楚尋語這才反應過來,放下手中茶碗捏住毛毛的臉在空中來回掄,“喜歡這馬屁晚上睡覺前自己對著鏡子去念一百遍給自己聽。”
  “哎呦呦……疼!”毛毛在空中四個爪子胡亂掙扎,“你對本大仙全無敬意,我和你拼了!”
  “別鬧了。”孫濛馨在旁邊怒喝道,“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鬧,毛毛你先說說陳奇去哪里了。”
  “不知道。”毛毛回答的斬釘截鐵,捂著小臉站桌子上直哼哼,拿起荔枝核就砸楚尋語,楚尋語不甘示弱,也拿起桌上書本拍毛毛。
  孫濛馨趕緊隔開楚尋語勸毛毛:“別賭氣。”
  “我真不知道。”毛毛攤開手,“信上也沒說,我之前已經找過了幾個最有可能的地方都沒有,所以這幾天我也一直頗為苦惱,而且這事我們也瞞不了多久的,骸谷這幫家伙比猴兒還精,遲早能猜出不對來。”
  “真是頭疼。”楚尋語反復看著信件,“咱們要不然換個思路,那盞黑燈極為妖邪,尋常手段根本不能匹敵,段辰雨和陳奇都是當世數一數二的絕頂高手,那么他們要是去鎮壓黑燈,應該會去什么地方?就問哪個地方是陳奇能去而一般人無論如何也去不了的,因為他們要找一個能死死壓制黑燈之力的地方。這樣的地方有沒有?”
  “那讓我想想。”毛毛背著手重新看向了遠方,“或許還真有這么個惡心的地方。”
  忽然楚尋語又想起了仇露華,又問:“對了,你拿仇露華做借口,他這回到底是真回來了還是假回來了?”
  “哦!對!”毛毛一拍大腿,“不說他我都忘記了,他回來了,你趕緊去看看。”
  “他怎么了?”楚尋語仿佛有了不詳的預感。
  “他為了你和那些該死的燈奴血戰了一場。”毛毛悻悻的指著門外嗎,“他半個身子都被毀了,你趕緊拿出藥王府的醫術去救救他。”
  (PS:大伙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謝謝大伙了,QQ群號:242418427,微信號:chmyxh,寫作不易,創作艱難,有推薦票或者打賞的朋友希望不吝出手,多多鼓勵,在這里小楚楚謝過大伙捧了,慚愧、慚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