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破蒼穹》 最新章節: 第二百六十章還我身來(09-20)      260(09-20)      第二百五十九章時機(09-20)     

劍破蒼穹260 還我身來

  昨晚頭痛,史無前例,實在是熬不住了,八點不到便上床睡了。
  汗!我女朋友竟然幫我發了個單章求月票,實在是不好意思,讓大家見笑了。
  一月通常只有30天,十月卻有31天,30天我們未能殺進前三,這多出的一天,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反擊的機會。
  我堅持了一個月,沒有放棄,沒有退縮,昨晚沒有碼字,沒有存稿,但今日,依舊四更爆發,這是第一更!
  眾劍友!!!請亮劍,隨我一戰,以月票為劍,向前三沖刺!!!
  求月票!——
  ‘重岳劍’如流星一閃,劃過一道長長的火焰軌跡,剎那間刺入橫漸云背心,直透前胸。
  被利刃快速的刺入身體,就連神經,都沒那么快感應到疼痛。
  橫漸云的身體一頓,他只是感覺到身體一涼,低頭一看,一截粗大璀璨的劍身,從他的胸口之處透出,帶著鮮紅的血跡。
  鮮血在‘重岳劍’上,匯成血珠,慢慢向地面墜落。
  傾刻間,劇痛從胸口傳至全身。
  啊——————
  橫漸云眼睛猛睜,幾乎快要瞪出來,發出一道凄厲的驚恐叫聲。
  他的生命,在厲叫中凋零,當聲音一落,他的雙眼迅速無神,直直向前倒去。
  玄天快速走到橫漸云旁邊,將‘重岳劍’撥了出來,光滑的劍身無法粘住血液,鮮血很快化成血珠,從劍尖墜落,很快,‘重岳劍’光潔無染,璀璨奪目。
  黑色幼虎‘小虎’,也猛的一竄,便來到了橫漸云的尸體身旁,對著橫漸云一聲吼叫!
  玄天看著‘小虎’:“多虧了你,小虎,他體外的光罩,防御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我根本無法撼動!”
  橫漸云體外的光罩破碎之前,正是‘小虎’作出了最后一擊,玄天自然認為,那是‘小虎’擊破的。
  ‘小虎’則看了玄天一眼,眼中有些疑惑,不過很快身體竄開,直接撲到了任橫行的尸體面前,大口一張,尖牙利齒猛的咬住了任橫行的手臂,撕扯下來!
  看來,‘小虎’對任橫行的憤怒,可是深入到了骨髓里,即便是任橫行死了,‘小虎’都對他大施酷刑。
  ‘小虎’的牙齒極為鋒利,不亞于玄階上等寶器,如同它的利爪一般,撕碎任橫行的尸體,輕而易舉,直接吞吃了下去。
  玄天立即將頭偏至一旁,即便任橫行是他的敵人,但作為同類,死后尸體被吃,玄天仍是有惻隱之心。
  但他也并未制止‘小虎’,知道這是消失尸體的最好方法,并且,玄天也不會將泛濫的同情心,施加在敵人身上,是他們三人欺人在先,有如此下場,也是死有余辜。
  他縱心不忍,但鐵血更勝同情。
  玄天的目光,轉向了千米之外的軒轅初雪,但他失望的發現,軒轅初雪,已經不見了。
  剛才大戰的時候,她一直在,橫漸云逃亡的時候,玄天也隱隱約約的看到,她雖然相隔很遠,但還在看著,一轉眼,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走了!
  玄天心中頓時大感失落!
  雖與軒轅初雪是初次相見,但玄天相信是一種前世今生的緣份,看得出來,軒轅初雪至少有二十四五歲了,幾乎比他大了十歲,但他不在乎。
  正如大長老白劍雪所言,情之一事,要率性而為,不可留下遺憾,未免日后悔恨。
  與軒轅初雪相遇,除了對方的名字之外,沒能獲得半點其他的信息,此次一別,亦不如何年何月,才能再次相遇,這在玄天心中,已經產生了小小的遺憾!
  ‘小虎’雖是幼年期,但是身軀也有了兩米多長,這已經與玄天前世所見的成年老虎差不多大小了,肚量是不小,很快,便將任橫行連皮帶骨,全部都吃了下去。
  任橫行罵‘小虎’一句畜生,算是觸了‘小虎’的逆鱗,三人中,任橫行不是第一個受傷的,但卻是第一個死亡,第一個被‘小虎’吃得干干凈凈。
  吃了任橫行,‘小虎’又向任霸道的尸體撲去,武者的尸體,對妖獸是大補之物,能夠從武者的尸體中,獲得真氣能量,加快進階的速度,對于任氏兄弟和逍遙少主的尸體,‘小虎’都不會放過。
  在‘小虎’吃任霸道的尸體時,玄天也將三人掉下的寶器收集起來,一件玄階上品寶器,兩件玄階中品寶器,都是寶劍。
  現在玄天有了‘七焰紅蓮’,可以將玄階寶器焚化,根本不怕對方在寶器上做什么手腳,至于其他的物品,玄天除了在橫漸云身上,獲得了二十幾顆‘上品真氣丹’之外,其余的東西,一率沒動。
  很快,任霸道的尸體,也被‘小虎’吃得一干二凈,‘小虎’又向橫漸云的尸體撲了過來。
  此刻!數萬里之外的逍遙劍宗,幾乎人人震驚。
  就在剛才,突然間一股巨大的氣勢,從后山噴發,形成的氣浪,幾乎波及整個逍遙劍宗方圓十里。
  然后,所有逍遙劍宗的長老、執事、弟子,都聽到了在后山閉關的大太上長老一聲爆怒地大吼:“誰敢殺我橫家后人,我要滅他十門九族!滅他十門九族!”
  再然后,就看到一道光芒,從后山沖天而起,向西北方向而去了。
  逍遙王朝的西北方向,正是雷霆山脈——
  等‘小虎’將三人的尸體,全部吃完,玄天已經使用‘七焰紅蓮’,將三件寶器,都焚化成了液體,然后,收回‘七焰紅蓮’,三團液體剎那間凝固,變成了三個圓球形的金屬球。
  這金屬球,便是寶器還原后的材料,但是,煉成的寶器,重新焚化還原,材料品質會有所損耗,至少降低一個品級,日后這三團金屬煉器,只能夠煉制一件玄級中等、兩件玄級下等寶器了。
  “小虎!我們快離開這里!”
  小虎是軒轅初雪的妖獸,現在軒轅初雪走了,玄天本能的把它當成了戰友,同進同退。
  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雖然此處是雷霆山脈深處,但是,雷霆山脈中的武者并不少,剛才他從地底出來,鬧出了很大動靜,說不定便會吸引別的武者過來。
  雖然已經毀尸滅跡,但此處亦非久留之地,越快離開越好。
  ‘小虎’一縱,便到了玄天身旁。
  “唬!唬!”小虎揚頭叫了兩聲,背后的肉翅一張,散開足達五米之寬,身體一縱,黑色的肉翅一拍,便沖天而起。
  傾刻間,小虎便在空中盤旋一圈,然后落在了玄天面前,又揚頭叫了兩聲:“唬!唬!”
  玄天會意:“你要我坐上來?”
  “唬!唬!”小虎點了點頭。
  玄天也不客氣,便坐上了小虎的后背。
  小虎的身軀兩米多長,即便是三個玄天坐上去,都綽綽有余。
  “唬!”
  小虎揚頭一嘯,打了個提醒,雙翅一拍,沖天而起。
  轟隆!轟隆!轟隆隆!!!
  雷霆山脈的天空中,驚雷密布,許多雷電,都沒劈到地面,在天空中便已消散,所以,天空中的雷電,比地面要密集得多,很少有空曠的位置。
  但小虎似乎對雷電的感應,非常靈敏,載著玄天,在千米之高的空中飛行,大部分的雷電,都被小虎提前預知避開。
  一些威力小的雷電區域,小虎則不避不閃,直沖而過,玄天對雷電的抗性很強,雖然被雷電擊得全身都是電絲,卻并不受到傷害,小虎對雷電的抗性,似乎并不比玄天差,全身雷電籠罩,飛的速度,似乎比平時更快。
  天空中到處都是雷電,玄天與小虎的身上電絲密布,雖在飛行,但與周圍的雷電容為一體,根本無法分辨。
  “這邊!往這邊!”玄天坐在小虎背上,看著地圖,慢慢的知道了自己在雷霆山脈中的位置,不斷的調整方向,向西方而去。
  小虎的飛行速度很快,一日間,便飛行了一萬多里,出了雷霆山脈,到了獸荒山脈的外圍之中,到了神武王朝與神刀王朝交界線的北方了。
  長時間的飛行,比在地面奔跑的消耗都還要大,當晚,在獸荒山脈外圍休息,第二日繼續向西飛行,一個時辰后,便飛了將近四千里,到了北漠縣。
  今日才是七月二十八,離八月十五神刀王朝四大宗門會武,還有半個多月的時間,玄天打算在北漠縣,呆一段時間,將煉器的技能和修為鞏固一下。
  離黃柏鎮還有十里,玄天便讓小虎落到了地面。
  帶著一只長著翅膀的黑虎,的確有些招搖,引人注目。
  玄天讓小虎變小,如同一只黑貓一般,坐在在的肩頭。
  很快,玄天便回到了黃柏鎮黃家。
  黃家眾人得知玄天帶來了大量玄級上品靈草,盡皆大喜,玄鴻亦滿是欣慰,精神奕奕,眾人都從玄天身上,看到了希望。
  與長輩寒喧一陣,玄天便與父母,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一直以來,玄鴻就如同玄天的指明燈,有什么不懂的問題,總能夠在玄鴻這里找到答案,對于劍道的理解,亦是源于玄鴻的開導。
  上次回北漠縣,玄天一心閉關修煉,心中有許多疑問,都沒有向玄鴻提起這次回來,得好好請教一下。
  關好房門,三人坐定,玄天話題直入,開門見山:“父親,神州大地,可有姓氏為‘軒轅’的家族?”
  “軒轅氏?”玄鴻思索了一翻,搖了搖頭:“不曾聽說過,神州大地十分廣闊,我一生走過的地方,不及神州百分之一,即便是西域二十四州,我亦有半數以上,未曾去過,去過的大部分也都是匆匆路過,天下之大,難以想象,我所見所聞,十分有限,或許神州有軒轅這個姓氏,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