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蓮》 最新章節: 番外雁棲蒼梧之補天傳說(10-24)      第三百四十七章補天遺石大結局(10-24)      第三百四十六章遠赴緬甸(10-24)     

金瓶蓮339 至尊色彩

  
  
  西‘門’金蓮看了展白一眼,這人倒也好,坦白得緊。電話那頭,傳來胡棲雁的嘆氣聲,隔了半響,電話毫無預兆的掛斷。
  “說實話,我真‘弄’不明白令尊大的腦子怎么想的!”展白搖頭道。
  西‘門’合蓮輕輕的嘆氣:‘好好的,這又…”
  “金蓮,事實上這等事情,你就算再努力,也是徒勞!”展白安慰道,“胡先生的主觀意識太強了.任何人都休想能夠改變他的想法。”
  “睡覺!’西‘門’合蓮無奈的嘆氣道,“這不是他們誰的錯,只能說,造化‘弄’人啊!”說著,她也起身向樓上走去。
  展白靠在沙發上看著西‘門’金蓮的背影,輕輕的嘆氣,事實上她內心比誰都寂寞,自幼孤苦,自然也就比普通人更加期盼親情,所以,她很希望看到胡王和胡棲雁和好,偏偏這樣的兩個人,都不是普通人啊。
  二天下午,西‘門’金蓮才知道了,蛇叔在電話里面轉告了一聲,胡棲雁竟然不辭而別,提前田緬甸再次消失。
  蛇叔這樣的人,總是神出鬼沒,西‘門’金蓮很清楚,除非是他找她,否剛,她若是想要主動聯系他,還很不容易。
  果然,西‘門’金蓮再次撥打蛇叔的電話,手機里面傳來機械般的聲音:“您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內…”
  胡王似乎也受了莫大的打擊,關上房‘門’,一整天也沒有出來,連著午飯和晚上,都是西‘門’金蓮送到房里給他吃的。
  晚上,西‘門’金蓮再次前往皇家賭場,不管尋不尋找補天遺石,她都必須要找到霞光翡翠,只有把霞光翡翠控制在自己手中,進可攻,退可守,否則,她實在放心不下。
  頹喪的心情,讓她開始瘋枉的看翡翠‘毛’料,但是可惜的是,她并沒有找到霞光翡翠,雖然買了幾塊成‘色’不錯的翡翠‘毛’料,但都不是那種她渴望的。
  十二點過后,西‘門’金蓮和展白踏上皇家賭場的五樓。
  十二塊翡翠‘毛’料,非常有創意的放在偌大的大廳內,每一塊翡翠‘毛’料上,都標著星座的名稱,由于看貨時間只有一個小時,西‘門’金蓮也不敢耽擱,自然也無暇慢慢的研寬表皮松‘花’莽帶石頭紋路走勢,直接就是伸手按了上去。
  一連看了兩塊,西‘門’金蓮暗中皺了一下眉頭,她不得不承認,這挑選出來的所謂十二星座,確實都是最好的,但也僅僅只是表皮,里面的表現和旁邊的標價一比,她就感覺不值了,而且,旁邊的標價還都是起拍價。
  一旦出現競價的情況,這等起拍價會成幾何級比例上升。
  看到水瓶座的時候,西‘門’金蓮陡然一呆,雖然沒有透視,但這塊翡翠‘毛’料的表皮,只是‘摸’了一把,她心中竟然有著一種荒誕莫名的感覺她好像不是‘摸’在了翡翠‘毛’料上,而是‘摸’在了一個暖‘玉’溫香的美麗‘女’子身上,細膩,潤澤,光滑……
  西‘門’金蓮‘精’神一振,不管怎么說,一塊翡翠‘毛’料都表皮,竟然有著這等表現,只怕里面的成‘色’也不會太差。
  而且,正如展白所說,這些翡翠‘毛’料都夠大,至少五十公斤開外,眼前的這一塊,紅黃‘色’的表皮,但具體來說,還是偏于黃‘色’,有些像黃沙,但卻要深沉一些,重量大概在七十公斤左右,沒有一噸,但也不小了。
  當讓西‘門’金蓮詫異的是,這塊翡翠‘毛’科的表皮,竟然只有稀松的幾點松‘花’,沒有莽帶。伸手直接按了上去很快,黃紅‘色’的表皮靜悄悄的褪擊,然后,一抹驚心動魄的黃,就赤‘裸’‘裸’的展現在她面前。
  “‘雞’油黃?”西‘門’金蓮深深地吸了口氣,一直以來,她都不怎么喜歡翡翠,她所收藏的翡翠中,也不是沒有‘雞’油黃,只是‘色’澤純正到這等地步的,還真不多見。
  所有的‘雞’油黃,她聽得人說起過,就是‘雞’內部‘雞’油的純正黃‘色’,她小時候見人殺‘雞’,自然見過,但卻不認為,翡翠若是這樣,有什么好看了?
  只是這塊‘雞’油黃,卻徹底的顛覆了西‘門’金蓮的想法,純正的黃‘色’端莊厚重,晶體很細膩,如果解剖出采,想來觸感絕對很好。
  至少,這塊翡翠‘毛’料的表皮‘摸’著都夠細膩的,而且,水頭不錯,瑩瑩‘玉’潤,典型的老坑玻璃種……
  這么一大塊的‘雞’油黃,西‘門’金蓮自然不會錯過,再次瞟了一眼起拍的底價,心中嘆氣,只怕想要拍下來,還真有些難,八百萬美金啊,那個傾世珠寶大概是想錢想瘋了。突然,原本純正的‘雞’油黃里面,竟然滲透出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華。
  西‘門’金蓮一愣
  難道說這塊‘雞’油黃的翡翠原石中,竟然夾著貴重金屬,否則,不會有這么閃耀的光華,但是,黃‘色’中如果夾上黃金,也未必就好看,沒有‘色’彩的差異,反而沒有金絲紅翡那么‘精’致。
  可她一念末了,就已經知道自己錯了,這不是貴金屬散發出來的光澤,而是翡翠本身散發出來的光譯在這塊‘雞’油黃的中間部位.有著金光耀眼。
  雖然是掌眼所見,西‘門’金蓮還是感覺有種不敢鄙視的震驚,就宛如是天生的皇者,帶著難以言喻貴氣。
  黃‘色’霞光翡翠?西‘門’金蓮深深地吸了口氣,她昨晚的擔心并非無的放矢,這傾世珠寶既然敢賭石,自然也有著極好的眼力,這塊表面并不出‘色’的黃‘色’霞光,竟然在十二星座里面……
  “無論如何,也要把這翡翠拿下!”西‘門’金蓮蓮暗道。
  不管怎樣,她總算找到了黃‘色’霞光翡翠,也算不虛此行了,而且,胡王聽說的三塊霞光翡翠她已經找到了紫‘色’,紅‘色’和黃‘色’,加上半路失竊的那塊綠‘色’霞光翡翠,還有她家里的炫藍霞光和橙‘色’,她已經發現了六種。
  就是不知道,所謂的七彩,還有一種是什么顏‘色’?根據她最近所看到的霞光翡翠來分析,霞光翡翠只有在翡翠的顏‘色’純正到到一定的地步,凝聚純正的‘色’澤,才能夠形成淡淡的霞光,所以稱之為霞光翡翠。
  她想來想去,所有的‘色’彩都出觀了,余下的變異‘色’彩,應該都不具備凝聚霞光翡翠的可能‘性’,那么七彩霞光翡翠,還有一種,到底是什么顏‘色’?
  突然之間,西‘門’金蓮感覺,她對顏‘色’竟然是如此的孤陋寡聞。
  板著手指數著自然界的七彩紅橙黃綠青藍紫但是,青‘色’事實上就是綠‘色’,青‘色’的‘色’彩一旦濃郁,就成了綠‘色’,不具備成為霞光翡翠的可能‘性’。
  “金蓮,你怎么了?”展白見著西‘門’金蓮發呆,殷切的問道。
  “小白,你說所謂的七彩,是哪幾種顏‘色’?”西‘門’金蓮皺眉問道。
  展白聞言一愣,壓低聲音問道:“怎么了,你發現七彩翡翠了?”
  “不是!”西‘門’金蓮搖頭道,“我就是‘弄’不明白,翡翠中,哪里來的七彩?”
  “紅橙黃綠青藍紫,自然界公認的七彩啊!”雇白道。
  “你想想,青‘色’的顏‘色’一旦深沉,豈不就成了綠‘色’?”西‘門’金蓮搖頭道。
  展白認真的想了想,確實青‘色’一旦加深,就成了綠‘色’了,而且,青‘色’介于綠‘色’和藍‘色’中,卻相對來說,要明‘艷’得緊。
  可問題是,他見過的翡翠還真不少,卻從來沒有見過青‘色’的,所有的翡翠,只有綠‘色’,沒有青‘色’……
  “金蓮,你研究這個做什么?”展白感覺,她似乎是在鉆牛角尖了。
  “我在想,七彩霞光翡翠到底是哪七種顏‘色’?”西‘門’金蓮信口說道,“如果沒有青‘色’,那會是什么顏‘色’?”
  展白沒有說話,西‘門’金蓮低聲叼咕道:“難道是白‘色’?可翡翠中哪里去找苑如羊脂白‘玉’一樣的顏‘色’?”
  展白也呆住,白‘色’?確實不太可能,難道說是是胡棲雁喜歡的那抹顏‘色’?
  “黑‘色’!”展白突然叫道。
  “呃?”西‘門’金蓮呆住,黑‘色’的翡翠?黑‘色’的霞光翡翠?那是什么概念?黑‘色’能夠叫光嗎?如果不是,那黑‘色’算什么?
  暮靄蒼茫的那份朦朧?不知道為什么、在展白說起黑‘色’的那瞬間,西‘門’金蓮陡然想起胡棲雁的那種照片,一襲黑‘色’長袍,‘迷’失在緬甸瓦城的街頭,暮靄蒼茫,明明就是黑‘色’,卻透著一股子凄‘迷’的光……
  就像他的眼睛,深邃的黑,卻閃著光!
  難道說,七彩霞光翡翠的最后一種顏‘色’,真的是黑‘色’?但黑‘色’翡翠本來就稀少無比,她又上什么地方尋找黑‘色’霞光翡翠?
  “金蓮,趕緊看翡翠‘毛’料吧,時間不多了!”展白提醒他道。
  西‘門’金蓮點點頭,接著繼續看翡翠‘毛’科,這次,在看到‘射’手座的時候,她再次呆住這塊翡翠‘毛’料在眾多的翡翠‘毛’料中,實在算不上大,可能還不足五十公斤,應該是十二塊翡翠‘毛’科中,最小的一塊。
  引起西‘門’金蓮注意的是,這塊翡翠‘毛’料的表皮顏‘色’,實在是怪異莫名,她竟然分辨不出來,這到底算是什么顏‘色’?初一看,應該是灰褐‘色’,但又不像……反正,讓人看了就感覺怪異井,且不協調。
  四卷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冬雪晚晴,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