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蓮》 最新章節: 番外雁棲蒼梧之補天傳說(10-24)      第三百四十七章補天遺石大結局(10-24)      第三百四十六章遠赴緬甸(10-24)     

金瓶蓮331 云佳驚變

  
  
  林炫藍想了想,這才問道:“她找令師聯系什么了?”
  “她把胡先生的行蹤全部告訴了令師,如果不是因為師叔一直在胡先生身邊,只怕家師又要坐不住了。”徐逸然嘆氣道,“我真‘弄’不明白,家師和令尊之間,倒是有什么化解不開的仇恨?”
  “就算家父同意化解,我都不同意!”西‘門’金蓮聞言,不僅冷哼了一聲道,“你轉告令師一聲,他最好縮在東海或者找個隱蔽點的古墓藏好了,否則,一旦落在我手中,我也會讓他嘗嘗剜目斷手的滋味。”
  徐逸然看了西‘門’金蓮一眼,神‘色’非常古怪,老半天才道:“金蓮,事實上當初是你父親先動手的!”
  西‘門’金蓮一愣,不解的看著徐逸然,問道:“什么意思?”
  徐逸然眼見展慕華和林炫藍也都眼睜睜的看著她,遲疑了半天才道:“這次我回去后,問了師父好久,他才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當年我那姑媽‘性’子偏‘激’,您的那位老師和你‘奶’‘奶’一起‘私’奔,還帶走了師叔……”
  “你直接說名字,什么‘亂’七八糟的?”展慕華道,“孝敬也不再這個上頭。”
  徐逸然點頭道:“反正,就是西‘門’‘弄’月在知道他父親嗯,就是你們口中的西‘門’老兒還活在人世,就跑去找他。然后就碰到了胡棲雁他們,再然后一言不合就動手了,胡棲雁非常無恥的和蛇叔兩人打一個,師父不是他們對手,不但被揍得半死,還被他們兩個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展慕華頓時就來了興致,急問道:“胡先生和蛇叔把西‘門’‘弄’月怎么了,*M?”
  “你就知道*M?”西‘門’金蓮聞言,狠狠的白了展慕華一眼,他自己變態,還以為別人都和他一樣變態?
  但是,徐逸然的神‘色’卻是古怪之極,半天才道:“雖然不是,但也差不多,反正,師父差點就死在了胡先生手中,后來還是蛇叔看不過,偷偷放了他。”
  眾人看著徐逸然臉上的表情,都隱約有些明白,只怕胡棲雁確實做了什么過分的事情,但西‘門’金蓮還是一臉不明白,看著展慕華,希望能夠解釋一下。
  展慕華見狀,湊到她的耳畔,低聲說了數句,但聲音卻大得足夠讓所有人都聽見。
  過堂手打!
  “胡說!”西‘門’金蓮怒道。
  “西‘門’小姐,是真的!”徐逸然嘆道,“那是一種很古老殘忍的死刑手法,稱作‘望天’,胡先生說是在古書上看到過,所以,想要找個人試試,看看那人能夠撐幾天才死,而臥師父就成了那個倒霉蛋。師父恨胡先生著變態的刑法,折磨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恨那個西‘門’老兒,明明知道,竟然裝糊涂……蛇叔后來不忍,把他放了,仗著醫術‘精’湛,他才活了下來,從此以后自然是恨死了令尊大人。”
  西‘門’金蓮這次沒有說話,因為胡棲雁曾經親口說起過,如果當年不是蛇叔攔著,他早就廢了西‘門’‘弄’月了,看樣子并非假話。
  徐逸然苦笑道:“這還不算,過后師父傷愈,想要找胡先生報仇,結果,胡先生卻比他棋高一著,把他出賣給了他的一個仇家,那個仇家羞辱他,變態的把他吊在了糞坑里面……”
  “就算如此,那也是他自找的!”林炫藍一點也不念徐逸然醫治他雙手的情誼,直捷了當的說道,立場堅定的維護胡棲雁。
  “得得,你們家是他最忠誠的維護者,我和你說,說也說不明白!”徐逸然道。
  “反正,西‘門’‘弄’月和胡先生之間的仇恨,已經到了完全不能化解的地步,所以,胡先生斷然不會容忍任何一個人把他的任何消息,出賣給西‘門’‘弄’月,對吧?”展幕華冷靜的分析者。
  “對!”徐逸然點頭道,“這是絕對的,就像家師一樣,他如果知道我和你們說這些,回去我也會受到‘門’規處置,但他不能夠把我怎么樣,最多就是罵一頓而已。所以,那個胡‘艷’的舉動,很不正常。”
  “現在說這些,難道不嫌遲了?”林炫藍搖頭道,“那個胡‘艷’都死了,還談什么啊?”
  “我的意思是,希望西‘門’小姐勸勸胡先生,他要陷害自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想要引家師出來報當年的仇,那才是真的。”徐逸然搖頭道,“家師對他恨之入骨,只要有機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找他報仇。
  “家父也同樣恨他!”西‘門’金蓮哼了一聲。
  展幕華正‘欲’說話,突然西‘門’金蓮的手機響起,西‘門’金蓮一呆,都這個時候,誰給她電話啊?難道是展白見她沒回去,打個電話問問?
  從包包里面掏出手機看了看,竟然是秦皓的手機號碼,當即按下接聽鍵
  “金蓮”電話里面的秦皓有些氣急敗壞。
  “嗯,是
  為君清唱!
  我,秦大哥,有事嗎?”西‘門’金蓮問道。
  “金蓮,你是不是和那個徐先生等人在一起?”秦皓鎮定了一下心神,問道。
  “嗯,是的!”西‘門’金蓮看了看徐逸然,問道,“你有事找他?”
  電話里面有著短時間的沉默,然后秦皓才道:“云佳出了一點意外,我想要找他幫忙看看,不知道方便嘛?”
  “你和他說吧!”西‘門’金蓮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機遞給徐逸然,笑道,“‘蒙’古大夫,生意上‘門’了。”
  “哦?”徐逸然隱約已經聽到,笑道,“找我的?”
  “這年頭,獸醫都吃香!”展慕華諷刺道。
  “老子不是獸醫!”徐逸然一邊接過西‘門’金蓮遞過來的手機,一邊沖著展慕華吼道。
  “那是獸人?”展慕華再次挖苦道。徐逸然這次卻沒有理會他,握著手機,和秦皓說了數句,就掛電話,然后把手機遞給了西‘門’金蓮。
  “怎么了?”西‘門’金蓮殷切的問道,“云小姐怎么了?”
  “發病了!說是讓我過去看看,我可不出診!”徐逸然抬頭道。
  “徐先生,人家既然有病求你,你閑著也沒事,過去看看又何妨?醫好了,不說診金的問題,好歹也是你的功德!”西‘門’金蓮皺眉道,對于徐逸然諸多的出診條件,就她看來,簡直就是沒事找事,全不符合一個醫者的基本醫德。
  “這倒也是!”林炫藍在胡棲雁的問題上,非常的針對徐逸然個時候已經回復平日的溫雅,“醫者父母心。”
  “金蓮,要是你陪我去,我就去看看!”徐逸然涎臉笑道。
  “你想得美!”展慕華沒好氣的道,“都這個時候了,還讓金蓮陪你去,你好意思說?”
  “我陪你去!”西‘門’金蓮站起身來,想到云佳那宛如水一樣嬌嫩的‘女’孩子,不是就‘花’癡嗎?輕微的‘精’神分裂癥而已,如今身處異國他鄉,相互援手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陪著‘蒙’古大夫一起去又如何了?
  懶洋洋的蘇!
  “我也去!”展慕華狠狠的盯了徐逸然一眼,囑咐林炫藍道,“你早些睡覺,我陪金蓮去去就來。”
  林炫藍答應了一聲,西‘門’金蓮已經提著包包,跟在徐逸然身后,向大‘門’走去。
  “你倒是蠻關心他的!”徐逸然等著出了大‘門’,這才道。
  “呃?”西‘門’金蓮一愣,不解的問道,“你說什么?”
  “我說展大公子很是關心林先生!”徐逸然不懷好意的笑道。
  “你滿腦子都是什么思想啊?”展慕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難說哦,前天我訂不到客房,想要來你這里住一夜,你是怎么拒絕我的?”徐逸然冷笑道,“怎么一轉眼,你就死拉著林先生過來了?”
  “你”展慕華氣得想要拔拳頭揍人。
  西‘門’金蓮一句話也沒有說,提著包包走到徐逸然的車‘門’前,徐逸然忙著陪笑給她開了車‘門’,還學著西方人的習俗,拉過她的手親‘吻’了一下。
  西‘門’金蓮氣得差點沒有甩他一個耳光,但想想,還是忍了。
  “知道他們住哪嗎?”西‘門’金蓮問道。
  “知道!他們兩個住(這里有兩個字是星星眼~~)大酒店。”徐逸然點頭道,“我剛才問過了。”說話的同時,他已經發動車子。
  (還是上面看不清的那倆星星眼兒)大酒店,二十九樓,西‘門’金蓮等一行三人敲開三一四套房的‘門’,就聽得云佳痛苦的叫聲。
  “她怎么了?”西‘門’金蓮問前來開‘門’的泰皓。
  某藍只打了一點點~~嘿嘿
  9秦皓臉‘色’‘陰’翳,老半天才道:“你們進去看看吧,已經惱了大半夜了。我實在沒法子想,否則,也不會這個點打電話給你們!”
  西‘門’金蓮聞言,皺了一下眉頭,忙著趕緊向里面走去,拉斯維加斯豪華的套房內,已經是一片狼藉。
  而原本宛如一般是江南沒人而,如今披頭散發,手腳被撕破的被單牢牢綁住,連著嘴里都幫著布條,繞是如此,她還是在痛苦是嘶叫,形同怪獸,著實怕人……
  “親大哥,你怎么能夠這么對待云小姐?”西‘門’金蓮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的避開地下的玻璃碎片,走到‘床’榻前,小心的撥開云佳蓋在臉上的頭發,但在下一刻,她不僅嚇得驚叫一聲,一連向后踉蹌的退了好幾步,還是展幕華伸手服了她一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冬雪晚晴,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