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風流人生》 最新章節: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終章(09-25)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終章(09-25)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相泯一笑(09-25)     

官場之風流人生1035 終章

  
  基調定了下來,各方面動作就進行得極快,到八月上旬,宋喬生將到淮海接替鐘立岷擔任省委書記的消息,就已經傳開。
  原計劃會調到徐城市人大工作的常務副書記熊文斌,改任八月中旬才正式成立的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主任,這也叫外界進一步肯定宋喬生到淮海擔任省委書記的消息,并非空穴來風。
  要沒有強烈的反彈,這一波放風過后,這樁事情就能確定下來。
  八月中旬,淮能集團與東江電力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淮能集團將向東江電力注入30億的資金,換取20%的股權;東江電力后期將更加專注往水電及新能源產業發展,淮能集團則將繼續加強煤電聯營的傳統業務,也將承擔更多的青峰坑口電站建設重任。
  通過注資,淮能在能源產業領域重新跟梅鋼走到一起,也籍此機會進入“淮電東送”領域,進一步鞏固在淮海灣及周邊地區火電市場的地位,成為不可或缺的區域能源綜合集團;而淮海國資后期無需向東江電力輸入更多的建設資金,則有余力接手收拾浦成案遺留下來的爛攤子。
  淮海國資下屬淮海融投、東江地產等集團,分別以競拍的方式,共出資四十億收購破產后浦成集團遺留下來的地方城商行股權、土地及物業等資產,為后續遺留問題的解決奠定基礎。
  浦成案遺留問題的解決,不是三五月所能徹底解決,但上半年的經濟數據出臺,可以看得出浦成案發,對徐城及周邊地市的經濟所造成的沖擊并不大。
  徐沛國民經濟生產總值上半年依舊保持高達到20%的超高速增漲,財稅增漲幅度還要更高一些,與東華并頭齊驅成為引領淮海灣經濟區快速崛起的兩臺強勁引擎。
  沈淮八月下旬又回了一趟燕京,與當時到京開會的田家庚見面長談了一次,又與時任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主任的趙培敏見了一面,將他調到國家計委地方經濟司工作的事情也定了下來,先在副職位置過渡一段時間,待明年國務院換屆之后,就將正式主持地方經濟司的工作。
  到那時他作為政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也將是部委最年輕的正司局級官員之一;而在政治派別上,他身上也將更多的帶有計經系的色彩,無論是計經系、宋系,還是紀系,都將打破派系隔閡、促進融合的希望寄托在他與紀成熙、李谷這些新一代人身上。
  九月十日,調令就正式下達到省委組織部,淮海國資這邊,孫浮敬接任黨組書記、總經理職務,全面主持工作,秦大偉、郭全、徐建等人的職務也都保持不變,也沒有什么耽擱的,工作還是照常進行下去。
  這邊工作交接后,沈淮也沒有立即離開淮海,先趕到東華參加新浦鋼鐵二期工程的峻工儀式。
  新浦鋼鐵二期投產后,梅鋼明年的鋼鐵年產量預計能突破一千三百萬噸。
  而此外,梅鋼這幾年來一直都在增加高附值特鋼等產品上的投資,梅鋼的噸鋼銷售收入明年預計能突破四千四百元,預計梅鋼全年總銷售收入有可能突破六百億大關。
  屆時無論是從產能規模,還是銷售收入,梅鋼都足以躋身全球鋼鐵行為前十的位子,無論是規模,還是排名,都將當年不可一世的富士制鐵甩在身后。
  梅溪-新浦-新津也將因為近兩千萬噸的煉鋼年產能,從而成為全球最重要的鋼鐵產業基地之一。
  沈淮在陳兵、趙天明、趙東、趙治民、孫亞琳等人的陪同下,登上小陳島的西山,眺望新浦港中段的鋼鐵長城,高樓林立的臨港新城出現在視野的邊緣。
  “梅鋼后期發展,繼續擴大規模,銷售收入突破一百億美元大關,躋身世界五百強之列,還只是相對較小的一個發展目標,”沈淮人將離開淮海,心里也有諸多的不舍,語重心長的與眾人說道,“而與長青集團聯合收購、開采海外礦山,積極開拓海外市場,從煉鋼往相關材料領域擴張,從傳統制造業的圈囿里走出來,衍生更多的服務價值,才是梅鋼未來更廣闊的道路……”
  此時擔任上市公司梅鋼股份執行總裁的趙東,聽沈淮這番話頗有感慨:
  由于英國本地制造產業持續低迷,西尤明斯工業集團與梅鋼正秘密討論一項收購協議,即由梅鋼股份以增發股票與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收購西尤明斯現有的工礦部門。
  這項收購一旦完成,梅鋼不僅在規模上能進入世界五百強之列,在總的工藝技術及研發水平上,都能有長足的提升。
  這也就無怪一直跟梅鋼合作的戴維艾倫常常感概:梅鋼就是踩在東華市鋼跟西尤明斯尸骸之上崛起的。梅鋼最初從西尤明斯買進就要當垃圾淘汰掉的那套煉鋼生產線時,大概誰都不會想到梅鋼會有收購西尤明斯的一天。
  嵐山煉化啟動之后,新浦煉化這邊后續只保留PX、乙烯兩個新項目,但總投資還是超過三十億,目前進入全面施工階段,預計到零四年初才能建成,此時還只能看到碼頭邊的工地上能看得見的多是各種塔吊。
  看著夕陽將下,心里再多的不舍也要放下,沈淮轉身下山,與眾人登船返回碼頭。
  晚上大家就在臨港新城西區剛投入運營的四季長青國際大酒店用餐。
  三十平方公里的建成面積,已經叫臨港新城初具現代港口都市的模樣,以鵬悅現代城為核心的西區建設啟動也有三年時間,位于鵬悅現代城范圍之內的四季長青國際大酒店,樓高二百二十八米,不僅霞浦目前為止建成的第一家五星級酒店,也是霞浦當前的地標建筑。
  此外霞浦還有兩家五星級酒店啟動建設,兩到三年后,霞浦縣就會擁有三家五星級酒店。
  霞浦-鵬悅現代城分兩期建設,一期三年建成面積愈一百五十萬平方米,包括住宅、星級酒店、商業街、大型購物廣場、寫字樓、餐飲、娛樂廣場等諸多高層物業,將初步凝聚出臨港新城的商貿核心。
  由于一期也只是剛剛進入全面招商階段,沿街店鋪還有些稀落,但周邊近三十萬的入住人口,已經為鵬悅現代城的商業中心區提供密集了人流。
  鵬悅現代城二期還將建造百貨商店、寫字樓、書城及更多娛樂廣場等物業,與南片區的渚江科技大學銜接起來,臨港新城的核心區就將全面成形。
  沈淮計劃當夜與孫亞琳一起回徐城,明天乘下午的飛機回燕京。
  從酒店離開,沈淮坐進孫亞琳的車里,特地讓司機繞著臨港新城再走一圈。
  剛要從梅浦大道北拐直接上高速,孫亞琳問沈淮:“要不我們晚上在崳山住一夜,明天早上再回徐城?”
  叫趙東他們敬了很多酒,沈淮上車后也醉醺醺的直想睡覺,也怕坐車太久,半路上給顛吐了。
  月牙湖的房子雖然還沒有退給省國資辦,但里面的被褥什么的,都已經打包先期托運,寄回燕京了,離開后只要將鑰匙留下來就可以了——想著這么晚趕回徐城也沒有舒服地方睡,沈淮想著在崳山過一夜,明天再回徐城坐飛機,也完全不耽擱時間。
  他也沒有計劃明天再在徐城見什么人。
  “好吧,我們就到崳山住一晚……”沈淮說道。
  孫亞琳見沈淮歪頭而睡,眼睛狡黠一笑,給楊麗麗掛了電話,知道她在酒店,就讓司機下車,她親自開車,載著醉醺醺的沈淮往崳山開去。
  接受大家敬酒時,沈淮還能忍住醉意,堅持與眾人道別后坐上車,但到車里昏沉沉的瞇眼而睡,醉意就完全涌了上來,車到崳山也沒有感覺,只迷迷糊糊的聽見孫亞琳跟楊麗麗說話。
  “讓他少喝點酒,最后還喝成這樣,早知道把他丟到徐城去,不帶他來崳山了……”
  楊麗麗與孫亞琳一左一右扶著他進房間,將他扔床上。沈淮借著醉意,睜開眼睛,看著楊麗麗明艷的眼眸透著迷人的深韻,叫他心里泛起情思,摟住她柔軟的腰肢,不讓她走開:“陪我好不好?”見楊麗麗臉蛋紅艷艷的迷媚,看似答應下來,他才一頭栽在床上睡去,任楊麗麗、孫亞琳幫他脫襪解衣,隱隱約約的聽到孫亞琳跟楊麗麗商量:“要不要把他扔浴缸里收拾一下,渾身都是汗臭味?”
  也不知道睡了多覺,醒過來頭疼欲裂,身上蓋了一床薄被,壁燈打開著,散發著柔和的白光,沈淮睜眼先看到床頭柜上的水杯,拿起來咕咚喝了兩大口,稍解嗓嚨眼里的干澀,人還好過一些,這時候轉頭才發現孫亞琳、楊麗麗二女相擁都睡在旁邊——他蓋一床被子,身子給剝了精光,想到熟睡前隱約聽到的話,心想孫亞琳跟楊麗麗可能真將他扒光了扔浴缸里洗了一下,再光溜溜的丟床上來。
  這事孫亞琳完全做得出來,沒有將他扒光了扔院子里,就已經很給他面子了。
  沈淮裹著被子,也不覺得尷尬,看孫亞琳與楊麗麗蓋一床被子睡在旁邊,兩女雪白如脂的胳膊蓋在素白的薄被上,應該都只穿吊帶睡裙,二女圓潤的肩頭在燈下也愈顯香艷,都是一般的雪白。
  楊麗麗睡在外側,身子側向這邊,睡裙擠了有些皺,挺翹雙峰露出半邊,與她睡美人一樣的嫻靜臉蛋相比,真是額外的誘人。
  孫亞琳不在,沈淮還敢鉆到楊麗麗的被窩里親熱一番,這時候不敢將孫亞琳驚醒,也只能心里想著旖旎的往事。
  孫亞琳醒過來,見沈淮依床而坐,說道:“你總算是醒酒了啊?”
  “頭還痛……”沈淮說道。
  孫亞琳見沈淮的眼睛還在往熟睡之中的楊麗麗身上瞄,伸著懶腰要起來,橫了他一眼:“看你沒出息的樣子,好吧,我睡其他房間去,將楊麗麗讓給你……”
  “……”沈淮嘿然一笑,跟孫亞琳說道,“陪我說說話吧……”
  “不要,你說了那么多的醉話,我跟楊麗麗都聽膩味了,恨不得找個口罩將你的嘴堵上?”
  沈淮喝多酒,通常都很安靜,沒想到在孫亞琳、楊麗麗還說醉話,問孫亞琳:“我都說了什么?”
  “無非是各種舍不得跟擔心唄……”孫亞琳說道。
  沈淮輕輕嘆了一口氣,雖然他跟二伯達成諸多協議,但這些協議都是口頭上的,誰知道在他離開淮海之后,會不會有其他變故?
  沈淮這段時間都將這種心思壓在心底,暗道今晚喝醉,大概也說了不少胡話叫孫亞琳聽見吧。
  “你真的擔心嗎?”孫亞琳側過身,雪白的胳膊支在脖子下,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沈淮。
  “有你在淮海看著,我還能有什么擔心的?梅鋼的根基可都在你的掌握之下啊……”
  眾信、鴻基以及渚江投資三家投融資平臺,構成梅鋼系產業集群的基石,其實又是孫亞琳控制的眾信產業基金最為堅實。
  概算下來,眾信產業投資基金差不多持有梅鋼系千億產業集群近20%的股權,考慮到梅鋼系諸多企業交叉持股的特性,孫亞琳才可以說是梅鋼系真正意義上的控制人。
  沈淮對孫亞琳充滿信心,只要孫亞琳在,不虞梅鋼系產業集群旁落,其他變故也就不需要太擔心什么。
  沈淮看著孫亞琳深邃明亮的眼睛,深褐色的眼瞳在燈下額外的迷媚,白皙光滑的臉蛋因睡覺壓出微紅的印痕,挺直的鼻梁下是紅潤嬌艷的嘴唇,還是那樣的誘人。
  “你就不怕我變心?”孫亞琳問道,“我要是投靠別人,你多年在淮海苦心經營可就都會成了泡湯啊……”
  “你為什么會心,我沒有什么地方對不起你呀?”沈淮問道。
  “女人心思都很奇怪的,你不知道嗎?”孫亞琳說道。
  沈淮聳聳肩,說道:“那我也無計可施了。”
  “有辦法的。”
  “什么辦法?”沈淮問道。
  孫亞琳抬頭看了沈淮一眼,出奇的她眼眸竟有一層羞意,叫沈淮看了砰然而動。沈淮身子往前湊了湊,問道:“你說到底有什么辦法呀?”
  孫亞琳遲疑了一會,轉頭見楊麗麗睡得正熟,飛快的揭起被子,鉆到沈淮的被窩里來,叉腳坐到他的身上,撐著他的胸口,咬著嬌艷欲滴的嘴唇,說道:“女人的心常常是跟身子連在一起的,你不知道嗎?”
  沈淮多少有些措不及防,他身子是光溜溜的,而待柔軟的茸毛抵到他的小腹,才知道坐到他身上的孫亞琳睡裙下也不著絲縷,訝異的問道:“你剛才是不是趁我喝醉了,就對我有過什么企圖?”
  “誰知道你那么沒用啊?”孫亞琳也不否認,迷人漂亮的眼眸有著驕傲、狡黠,夜里將司機丟下,拉沈淮到崳山來住一夜,早想著將多年來的心愿了掉,沒想到過來后沈淮醉得人事不知。
  “你是不是第一次?”沈淮問道,要將孫亞琳壓到身下溫存。
  “老娘都三十好幾了,第一次會便宜你?”孫亞琳不讓,繼續將沈淮壓在身子,屁股微微抬起來,手伸到后面扶住那東西就坐上去,眉毛初起舒得麻心,轉眼卻皺成一團,完全是吃痛的模樣,沈淮也能感覺到有薄薄一層的障礙物在那瞬間破裂,孫亞琳卻還是故作輕松的說道:“沒想到你真強壯,雖然有些不適應,我這次還是賺到了……”
  沈淮也只能由著她逞強,漸入迷歡之際,又有一條如玉光滑的胳膊摸進被窩里,與他的手纏住,叫他神魂顛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