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彎彎》 最新章節: 第三十章攻擊還擊(09-25)      第二十九章玩你跟猴子似的(09-25)      第二十八章硝煙彌漫的開場(09-25)     

官路彎彎52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王晉安不接招,李毅只好獨自把戲唱下去。.dt.com。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王書記,是這樣的,我市即將上馬的諸多工程項目,市里已經發文,在全國范圍內招標,各方商賈業已云集。”
  “唔。”王晉安從鼻子里頭,發出一聲重重的應聲。
  李毅道:“王書記,我市定于下周一,舉行***的招投標儀式,想請您撥冗出席,不知道您是否有空?”
  既然王晉安不提這茬,那李毅也就巧妙的避開這個問題不談,只提出一個邀請,試探對方的反應。
  王晉安果然不好再敷衍,想了想,說道:“李毅同志,關于工程的招標,你是怎么想的?”
  李毅道:“王書記,您有過指示,省里的所有工程項目,都應該做到公正透明。我們西南市此次招投標工作,將嚴格執行您的這一指示,遵照有關文件‘精’神辦理。”
  王晉安訝道:“我幾時跟你談過這樣的話?”
  李毅道:“王書記,我來西南市工作之后,曾經找出您最近半年的講稿,進行過拜閱。我記得,您在一篇講話中,著重提到了工程招投標工作,一定要以質量資質為目標,不能搞個人喜好,更不能搞地方主義。”
  王晉安喔了一聲,半晌沒有做聲。
  李毅道:“我學習了您的講話‘精’神之后,又和市里的常委們討論了半天,大家都覺得,應該以您的這篇講話,做為我市今后招投標工作的指導‘精’神。”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這正是李毅有備無患,敢于逆天而行的底氣!
  你王晉安想讓我們出爾反爾,把市里的工程,承包給省里的企業嗎?
  那我就翻出你自己的話來,反駁你的指示!
  何應對。
  如果你堅持己見,要我們把工程項目承包給省里的企業,那你就是在打自己的臉,推翻以前的講話。
  這一招厲害之極!
  瞬間就把王晉安推到兩難的境地。
  李毅高明之處在于,他拿出王晉安的講話稿來,反駁對方的指示,但又沒有提到對方具體的指示。
  這就給了王晉安退步的余地。
  王晉安思慮再三,緩緩說道:“李毅同志,你說得很對。在招投標這項工作上,一定要把好關,不能馬虎,不能唯親,不能受賄!一定要做到絕對的公平和公正!”
  李毅道:“王書記,那下周一的招投標會議,您能來嗎?”
  王晉安道:“我會安排時間出席的。”
  李毅道:“太謝謝王書記了,咱們西南市,能得到省委的大力支持,經濟騰飛,指日可待了。”
  王晉安道:“李毅同志,還有別的事情嗎?”
  李毅道:“沒有了,打擾您了。那您忙。”
  等對方掛掉電話之后,李毅這才長吁一口氣。
  剛才,李毅把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如果王晉安不按常理出牌呢?
  如果王書記脾氣再火爆一點呢?
  如果王書記盛怒呢?
  那李毅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還好,王晉安是一個文雅的人,也是一個有涵養的官員。
  李毅這才順利躲過一劫。
  日歷很快就翻到星期一。
  這天,西南市里,灑掃街道,張燈結彩,一派歡樂喜慶。
  有心的人注意到,從省城進入西南市的道路,一直延伸到西南市招投標局大樓,每隔一段路,都有警車警戒,每個十字路口,都有‘交’警執勤。
  市界處,市委書記陳伯年,市長李毅等人,都在沿路等候。
  “李毅同志,王書記確定來嗎?”陳伯年表,又望望來路,問道。
  “肯定來。”李毅篤定的說道,“王書記答應過的事情,不可能不算數。”
  陳伯年擔憂的道:“李毅同志,我們違反了王書記的意圖,還搞這么大的陣仗,進行招投標,你居然還邀請到了王書記!你說,他這次來,是不是來興師問罪的呢?”
  李毅道:“我想,王書記是一個心懷寬大的領導,他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對我們上手段吧?”
  陳伯年微微一笑,說道:“李毅同志,但愿如你所說吧!不過,這可絕對不是一點小事。”
  李毅道:“如果省里的企業,真有那么大的競爭能力,那在這次招投標會上,也能脫穎而出,獲得相關工程的承包權reads;。反之,如果他們沒有這個能力和資質,我們就算有心偏袒,最終害的,還是我們工程的質量。”
  陳伯年點點頭,說道:“話是這么說,理也是這個理,就是人情難做。”
  李毅道:“在人情和事理之間,我只顧及事理,不講人情,不講面子!”
  陳伯年道:“李毅同志,遇到事情,你永遠比我。”
  李毅道:“陳書記,你不是,只不過,你的顧慮,比我多。”
  陳伯年抬起頭,望著天,負手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在顧慮些什么!”
  李毅道:“每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會有這樣那樣的顧慮。”
  陳伯年道:“你呢?你就沒有顧慮嗎?”
  李毅道:“我也有,而且很多。但我從來不考慮個人的退路,也不考慮自己的前程。或者說,這些我也考慮到了,但并不是放在第一位的。”
  陳伯年怔道:“李毅同志,你一言驚醒夢中人啊!只不過,能做到你這樣的官員,并不多。大多數人,還是把自己的利益,擺放在第一位。”
  李毅默然。
  的確如此。
  李毅之所以無所顧忌,是因為他有退路!
  就算他拋開官場中的一切,他也可以回到商場中,呼風喚雨,過他的霸道總裁生活!
  而且,他真辭官了,生活遠比現在過得更加滋潤!
  所以,他行事就沒有那么多的講究,也不必面子和臉‘色’!
  而陳伯年等人就不行了。
  一般的官員更不行!
  你身處在這個位置,要靠這個職業來養活自己,靠這個職業,帶給自己工資以及體面的社會地位,那你就必須忍受來自上級和工作中的壓力。
  陳伯年回過頭,望著西南市方向,說道:“李毅同志,三五年之后,整個西南市,將發生翻天巨變!這是可以預期的!”
  李毅點頭道:“咱們盡量把時間縮短,只用兩年時間,就讓她變得更漂亮!”
  陳伯年笑道:“你的心,比我更大!不過,這樣一來,咱們的壓力會很大啊!”
  李毅道:“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
  陳伯年道:“你規劃中的地鐵工程,把站延伸得那么長,確定有這個需要嗎?很多站,根本就是郊區了。”
  李毅道:“兩年之內,這些郊區,都會變成市區。”
  陳伯年豎起大拇指,笑道:“李毅同志,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膽魄!”
  李毅道:“這一切,還得仰仗陳書記的大力支持。只有咱們同心協力,才能把西南市的建設搞好。”
  陳伯年道:“我還是那句話,只要是有利西南市發展的,我陳伯年鼎力支持!”
  說話間,前方路上,開過來一長溜小汽車。
  “是王書記他們來了!”李毅說道。
  陳伯年‘精’神一振,說道:“做好迎接準備。”
  前方車隊靠在路邊的車隊后,放緩了車速。
  車隊開到前面,停了下來。
  王晉安的秘書陳濤,飛快的下了車,轉到后排,拉開車‘門’,以手護在車頂。
  陳伯年和李毅,趕緊上前,微微彎腰,迎接王書記。
  王晉安下了車,呵呵笑道:“你們太客氣了!我說過了,不要搞排場,也不要搞過場,你們就是不聽。”
  陳伯年道:“王書記大駕光臨,一路辛苦了。我們理應前來迎接。”
  王晉安伸出大手,跟陳伯年李毅等人一一握手,道:“西南市這次搞的動靜很大啊!聽說你們把中..央的記者都給請來了?”
  陳伯年道:“這都是李毅同志的功勞,是他動用了關系,這才請動了人家大記者。”
  李毅道:“為了宣傳西南市,我們向來不遺余力。這也是在王書記的支持下,我們才能做出來一點微薄成績。”
  王晉安深深的毅一眼,說道:“李毅同志,你是一個很會說話也很會做事的人。我很欣賞。”
  李毅似乎聽出對方話里的含義,說道:“我這種‘性’格的人,很容易得罪人。在很多地方,都不招人待見。還好,王書記還有陳書記等領導,對我都是格外的包容和關照,才讓我在西南市,有了一片立足之地用武之場。我很感謝領導們的關懷!”
  王晉安呵呵一笑,指著李毅,對陳伯年笑道:“伯年,你聽出味道來了嗎?”
  陳伯年道:“李毅同志這嘴,就是比我們會說話。”
  王晉安道:“伯年,我給你下的指示,你有沒有傳達給李毅同志?”
  李毅聽了,心里一咯噔,心想王晉安終于還是提到這個事情上來了!
  這是自己繞不過去的一道坎!
  陳伯年的心情,和李毅一樣的復雜。
  他和李毅對視一眼,謹慎的答道:“唔,王書記,你不說,我還忘記了。是我不對,我這個人太健忘了!我居然忘記跟李毅同志談這個事情了!”
  這話一出口,王晉安愣住了。
  李毅也愣住了!
  這個陳伯年,居然把一切過錯,全攬在自己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