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 最新章節: 第兩千四百四十六章飛升仙界(大結局)(04-25)      第兩千四百四十五章飛升之劫(04-25)      第兩千四百四十四章北極元晶(祝各位書友中秋快樂)(04-25)     

凡人修仙傳2446 飛升仙界(大結局)

  兩年后,青元宮最深層的密室中,韓立旁坐在角落之中,十指正車輪般的往前方彈射出一道道五顏六色法決。
  在密室中心處,赫然有一座丈許大淡金色法陣,里面一上一下分別懸浮著一大一小兩個綠色小瓶。
  上方小瓶呈青綠之色,只有數寸大小,瓶口倒懸,并忽暗忽明的閃動著不知名的神秘光芒。
  從韓立手中彈出的一道道法決全都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下方光陣中心處,則是一只尺許高青綠色光瓶,被光陣中各處竄出的一根根五色光絲給纏繞的密密麻,并從瓶口中飛出一縷縷不知名的琉璃之光,全被高空中小瓶一吸而入。
  光瓶瓶每被空中小瓶吸走一分,體積就會矮小一分,同時顏色也會更加黯淡一分。
  足足半日之久,當下方光瓶縮小到和上方小瓶一般大小,顏色變得近似透明的時候,終于在“砰”的一聲,化為最后一團琉璃之光的沖天而去,也被高處小瓶一吸而入。
  “疾”
  角落處一直施法不停的韓立,見此情形,臉上一喜,一聲低喝后,一根手指沖法陣一點而去。
  原本嗡嗡低鳴的法陣,頓時嘎然一聲的停止了運轉,同時所有霞光一斂而起,高處小瓶當即徐徐一落而下。
  韓立眉梢一挑,手指一收,一手虛空一招。
  “嗖”的一聲,青綠小瓶當即化為一團綠光的落入其手中。
  “那枚新得玉簡上的融元仙術果然十分管用,竟然真將這件仿制品完整的融入到掌天瓶中,總算不枉我花費這些時間來做此事了。如此一來,只要動用上面記載的操縱之法,我也能簡單的催動此寶了,而不是只用來催生靈藥。”韓立把玩了手中青色小瓶幾下,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笑容的自語起來。
  “話說回來,雖然知道此物來歷非同小可,但也萬萬沒有想到竟是連仙界道祖這等存在都在意的至寶。不過它怎會落到了人界中去的。而且只剩下了一部分。瓶靈又在何處了,難道也遺落在人界其他地方不成?”韓立將手中小瓶一收而起后,又有幾分沉吟起來。
  “算了,能得到此寶一部分已經是天大的機緣,自己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也是多虧了有此寶在手的緣故,其他的倒也不用再強求什么了。下面自己任務就是好好閉關修煉,將新得的幾種神通參悟透徹。徹底修煉大成,再將元合五極山等幾樣重寶煉成,然后再繼續苦苦修煉,讓法力進一步精純凝厚,最終達到可以迎來飛升之劫的程度。不過在長期閉關之前,卻還有幾件事情不得不先處理一下的。”
  韓立心念飛快轉動著。單手一個翻轉,手中驀然多出了一塊有些殘破的玉牌,用手指輕輕撫摸幾下后,口中輕吐“靈族”兩個字眼來。
  當日他返回無涯海不久,立刻就讓蟹道人施法追尋一下手中本命牌主人是否真在靈界之中。
  但結果他真大吃了一驚。
  蟹道人用秘術略一查詢后,不但肯定了殘缺命牌主人就在此界中,而且大概位置就在離人族不遠之處,應該好坐落在靈族靈域之中。
  韓立吃驚之后。心中立刻閃過靈王的身影。
  雖然還不知命牌主人是何身份。但十有**應該和這位神秘萬分的靈王大有關系。
  他原本打算立刻就去探個究竟,但可惜因為要應對鳴煞之地大戰的余波。要坐鎮青元宮中,才不得不一直拖到現在還未動身的。
  “這兩年再未有任何異族找上門來,看來是到了解決此事的時候了。”
  韓立雙目一瞇,最后思量的想道。
  ……
  數月后,靈族圣地“伏靈山”上空,劇烈波動一起,一艘漆黑如墨的巨舟竟無聲無息的從中一閃而出。
  船首處人影一晃,一名青袍青年就詭異的直接出現在了巨舟前方虛空處。
  下方伏靈山中自然一陣大亂,層層禁制浮現而出,無數人影從山中各處紛紛騰空而起。
  但青年根本對下方一切視若無睹,反而輕吐一口氣后,不帶絲毫感情的大聲說道:
  “靈王道友,韓某前來拜訪,還望能出來一見。”
  這青年正是韓立!
  他聲音雖然普通,但在整個伏靈山上空回蕩不已,并且蘊含某種莫大神通在里面,下方騰空一干靈族衛士方一聽到,就紛紛身軀一顫的從空中墜落而下。
  其他未升空的幾名圣靈,在韓立聲音一入耳中的瞬間,也頓感渾身法力一凝,大都運轉不靈起來,當即人人神色大變。
  就在這時,伏靈山中終于也傳出了一個蒼老異常的老者聲音:
  “原來是韓道友大駕光臨,這倒是老夫有失遠迎了。道友請進吧!”
  老者聲音剛落,伏靈山頂部禁制一分,顯露出一個一人可以通過的通道來。
  韓立微微一笑,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青虹的直接遁入到了其中。
  伏靈山頂大殿前平臺上,一名白袍老者正神色凝重站在殿門處,向高空望著什么。
  空中青光一閃,韓立就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老者身前。
  白袍老者見此情形,瞳孔微微一縮,但臉上卻現出一絲笑容,并一拱手的說道:
  “道友神通果然深不可測,現在更是威震整個靈界,怎會有空到老夫這里了。”
  “靈王兄太客氣了!韓某也是僥幸才能得到這點虛名的,況且這些虛名對你我這樣存在來說,可并不見是一件好事。至于在下為何到這里來,卻是想向靈兄打探一件事情的。”韓立先是客氣了兩句,就坦然的問道。
  “打探事情?韓道友有什么事情需要向老夫打聽?”靈王眉頭一皺。
  “道友可認得此物主人?”韓立也不多撒謊哦袖子一抖,當即一物直奔對面一飛而出。
  靈王一條手臂只是一動,就一把將飛來之物抓在手中,赫然正是那面殘缺命牌,但其略一感應上面氣息后,頓時臉色一變。
  “這面命牌,可是韓兄從那名隕落仙人身上的道德。”老者神色陰晴變化了好一會兒后,才有幾分苦澀之意的問道。
  “看來我這次到道友這里來,是沒有找錯人了。”韓立不動聲色的點下頭。
  “道友跟來來吧。”白袍老者再沉吟了一下,將命牌一拋的還給了韓立,似乎下了什么決
  接著他不等韓立回答什么,直接轉身向大殿內走了過去。
  韓立神色微動一下,毫不猶豫的跟了過去。
  一盞茶工夫后,某個神秘的地下空間中。
  韓立站在一座晶瑩冰峰之前,有些吃驚的望著山峰底部被封印的一名異常俊美的青年。
  白袍老者則站在一旁,單手掐訣,再一揚,當即一道法決一閃的打入冰峰中。
  結果片刻后,山峰冰壁中當即無數白色光點狂涌而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一下化為一名和白袍老者面容一般無二的白色小人來。
  這小人目光只是往韓立身上一掃后,竟然沒有露出太驚訝的表情,反而苦笑一聲的說道:
  “道友果然找了過來,看來最近鬧的沸沸揚揚的那名隕落真仙,真是找這名被我鎮壓的仙人。峰下此仙悄悄隱匿靈界如此多年,肯定身上負有某種大秘密,仙界會再派人尋來,我倒是不覺太奇怪的,只是原先還心存一絲僥幸而已。”
  “這名仙人原來是被靈兄鎮壓的,看來有關道友那些傳聞并非全是無稽之談的。”韓立盯著冰峰中小人,卻若有所思的說道。
  “老夫來歷不便和韓兄細說什么,等了收了法術再和道友詳談吧。”小人搖了搖頭說道,接著只是身軀一晃,就化為一團白光的向白袍老者激射而去,一個閃動后,就無聲沒入其身體中不見了蹤影。
  原本看似只有普通大乘氣息的老者,身子只是微微一直,立刻爆發出一股強大之極的氣息,論強大程度竟然絕不遜色韓立曾經見過的那些頂尖強者分毫。
  看來這才是真正的靈王。
  韓立目光閃動兩下,并未說什么。
  另一邊,靈王將身上氣息一收后,卻神色一正的向韓立問道:
  “道友這次帶著命牌找到這里,并且也見到了其主人,現在有何打算的。”
  “不管此人和被我斬殺的那名仙人有何關系,在下并不想留下什么后患的。”韓立淡淡的說道。
  “道韓友打算也將此仙斬殺嗎,這恐怕很難趁道友心意了。若真能這般容易得手的話,老夫又何苦用封印之法將其鎮壓再在此,并苦苦本命之火慢慢煉化對方真仙之軀。”靈王搖了搖頭的回道。
  “哦,這是為何?我破開那名名降臨仙人肉身的時候,似乎并不太難的。”韓立有些幾分訝然了。
  “這可不大一樣的。道友斬殺的那名仙人應該本身已經受靈界法則之力壓制,體內法力和肉身大都用來對抗時時刻刻存在的一界之力。而我鎮壓的這名真仙,本身就已經在靈界更換過真仙身軀,更不知修煉果何種仙界秘術,竟能將法力元神全都和肉身全都封閉一體。其身軀強橫程度,恐怕仙界一般真仙遠遠無法相比的。哪怕是動用玄天之寶,也無法傷及的。”白袍老者解釋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