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洪荒》 最新章節: 第兩千八百七十七章三步走(08-18)      第兩千八百七十六章難題(08-18)      第兩千八百七十五章困境(08-18)     

非凡洪荒2815 天道之得

  這種排斥效果,使得任何世界觀的威能一旦侵入這則之天地,便必然會引發這則之世界觀的相應變化!
  這種變化,顯然便是對天道最好的提示。
  對于平常毫無任何根基,顯得無比隱晦的那種世界觀威能所引起的變化,這天道因為乃是借來的世界觀,所以不會有多少感覺。但,對于這種則之世界觀的變化所引發的天地的變化,他卻是不可能沒有任何感應的!
  哪怕是,這種變化再微弱,也是如此……
  因此,可以說,將這則之世界觀引動,讓則之世界觀變得主動,這顯然就已經是這天道為了應對那諸多天地開辟者的試探所作出的,最好的應對方式了。
  隨著這種變化出現,那天道稍稍放下心來。
  有了這個,對于他而言,自己的安全,至少在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面,應該是已經有了保障了。
  “世界觀到底是什么……”稍稍安定下來之后,這天道卻是開始思考這一個他在之前所從來沒有思考過的問題。
  對于天道而言,世界觀這種存在幾乎就像是他手中,被他所完全掌控的一種精細的儀器。一直以來,他都能夠輕易的借助這儀器做到無數這儀器本身所能夠做到的諸多事情,甚至能夠推陳出新,借助這儀器來制造一些新的儀器。
  但,事實上,他對于世界觀本身的了解,就如同一個普通人對于手中那種精細儀器的了解一般。都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
  也即是說,他們都是,知道怎么樣的行為能夠引發什么樣的變化。什么樣的準備能夠引導向什么樣的結果。
  但,為什么這種行為能夠引發這樣的變化,為什么這種準備能夠引導向那個結果,對于其來說,顯然就是一頭霧水了。
  在之前,其只不過是天道,本身只是在幫助羅帆管理則之天地,甚至管理整個交通網絡層的時候,這一切自然是無所謂。反正,不管如何,他都只是助手而已,哪里需要去操心羅帆這么一個主宰的問題?
  但現如今,他的身份已經是完全不一樣了。他,已經是變成了這天地的主宰,占據了之前羅帆所在的那個位置!
  既然如此,羅帆之前的責任,自然也就是他的責任了。
  羅帆之前所遭遇的問題,自然也就需要這天道自己去解決了……
  如此這般一來,對于天道而言,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顯然就已經是變成一個不可原諒的弊端了。
  漸漸認識到了自己身份的不同,自己責任的不同,這天道,卻開始對世界觀這種原來完全沒有探究欲望之物感興趣了。
  當一名生靈開始領悟到世界觀的重要之時,便代表著,他的視角已經是得到極大的擴展,代表著他的境界,已經是和原來完全不同了!
  這時候的天道,也正是如此。
  隨著他開始思考世界觀的奧妙,他卻漸漸的發現,自身似乎已經是掙脫了某種無形的枷鎖,似乎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全新的領域!
  “我也需要我自己的世界觀!獨特的,與任何人,哪怕是主人的世界觀都完全不同的世界觀!”這個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現出來。
  隨著這樣的想法,他忽然間覺得,這則之天地,對自己似乎已經不再是之前那么重要了……
  對于一名已經開始整理自身獨特世界觀的存在來說。原來自己誕生的天地,就已經是開始降格,開始從原本不可或缺的根基,漸漸的降格成為一個自己心中感覺比較特別的天地了。
  天道的誕生方式雖然與自然誕生的生靈有所不同,乃是羅帆所制造出來的,甚至本質上都并不是生靈。但,這也并不代表則之天地對他而言會與故鄉有所不同。甚至,相反的,對于天道而言,則之天地與其的關系,甚至比起普通生靈與自身誕生的天地的關系更加的親密!
  畢竟,再怎么說,天道,本身都是一種僅次于大道的,掌握天地幾乎一切權限的存在。
  對于這樣的存在來說,天地,幾乎可以被看做是其身體的一部分。這種關系,比起一般生靈看待家園的態度顯然是有著極大的不同的。
  而這時候,隨著自身對于世界觀的感知有所不同,這種原本將則之天地當成是自己身軀的感覺,自然而然的就已經是漸漸的在天道的心中消退。掙脫則之天地的限制,掙脫其中的則之世界觀的限制,已經是不知不覺間成為他思維的主流了。
  從意識到世界觀的重要,到這種掙脫則之天地桎梏的思維成為思維的主流,這則之天地之中的時光卻是足足過去了數萬年之久。
  這數萬年時間,相對于交通網絡層來說,也是足足有著數千年之多了。
  而在這一段時間里面,那交通網絡層之中的諸多天地開辟者,卻沒有任何一個敢于頂著當初天道所帶給他們的危險而采取更多的行動來試探則之天地,試探作為天地主人的羅帆。
  這種選擇其實很理所當然。
  畢竟,對于那些天地開辟者來說,之前那則之天地的反應已經是讓他們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讓他們甚至感覺自己是否會在當時就身死道消了。在這樣的危險情緒之下,他們不等到這異常風波的余波泄盡,怎么可能再一次對則之天地采取行動?!
  而顯然的,交通網絡層的數千年時間,相對于已經是存活了不知多少億兆年之久的那諸多天地開辟者來說,顯然只是一段頗為短暫的時光。
  這樣的時光,他們顯然不認為當初所造成的余波已經泄盡……
  正是因為如此,這數千年之間,他們方才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哪怕是,心中其實有著懷疑,覺得當初并非是那些沒有受損的天地開辟者反應太快,而是那則之天地的主宰根本沒有發現那些天地開辟者的試探的緣故的天地開辟,在這段時間里面,也不敢輕易的挑釁則之天地。
  之所以這樣,當然不是他們慫,而是因為,那猜測若是錯誤的話,對他們的危險實在是太大了!為了這個不靠譜的猜測,為了能夠快那么一小會能夠試探則之天地而冒這樣的危險,這顯然并不是一個聰明的選擇。
  有了這樣的看法之后,這些天地開辟者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卻根本不值得驚訝。
  不過,顯然的,隨著時間的不斷推移,自然會有越來越多的天地開辟者覺得余波泄盡,覺得風頭已經過去,可以開始新一輪的試探了。
  因此,又是數百年過去,終于開始有天地開辟者決定不再等待下去,開始準備手段來嘗試試探那則之天地,嘗試看清那則之天地之中現在的情況!
  “若不是化身已經完全融入那些天地,我哪里需要怎么麻煩?”一名天地開辟者饒了千百萬個圈子將自己世界觀的威能點點滴滴的滲入那則之天地之中,心中卻是充滿了莫名的無奈。
  要知道,若是那化身還沒有獨立的話,他們想要完成對則之天地的試探,根本就不需要如同現在這么麻煩。那個時候,他們甚至不需要施展任何力量,只需要讓自己的化身在則之天地之中調動一些資源,便能夠自然而然的做到將自己的世界觀給滲入其中,繼而達到試探的效果。
  只可惜,在當初,他因為種種緣故,已經是將自己的化身給拋棄,現如今那些化身更是已經是化作那則之天地之中諸多平行存在之間的聯系而存在了。想要找尋,想要感應,那難度卻是大得近乎不可能!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連確認自己的化身在則之天地之中的位置都做不到,就更別談重新掌控那化身了。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這時候只能夠用這種復雜得讓他都感到無聊,甚至在之前都不敢想象自己居然會為了這點小小的世界觀的試探就付出這么多的努力……
  在他這樣感慨著的同事,那則之天地之中開始有著某種無形的存在劇烈的翻涌起來。
  在這瞬間,正在努力整理自身獨特世界觀的那天道猛然一震,感知伴隨著則之世界觀的動蕩向著這天地的某處平行存在匯聚而去,轉眼間便鎖定了某種引發這則之世界觀動蕩的源頭存在!
  那是一種天道也無法理解,甚至不知道其本身存不存在的一種無形的存在!
  在這個瞬間,這種無形的存在被天道給完全封鎖住,最終固定在那則之世界觀之中,讓那則之世界觀在這瞬息間開始變得凝滯起來。
  似乎從原本的流水化作了鉆石!
  在這瞬間,那繞過千百萬個彎來運用自身的世界觀來試探則之天地的那一名天地開辟者感到自己的尿都快下來了……
  “怎么回事!?這么強的反擊,這么敏銳的反應,誰告訴我他出問題了的?!”他驚呼出來。
  惶惶如喪家之犬的將自己滲透進入那則之天地的存在瞬間斬斷。
  隨著這種存在被斬斷,他就感覺到身體一陣劇烈的疼痛,就像是有著某種存在硬生生的抓住他的身體向著兩邊撕扯開來,將其完全撕碎了一般!
  這種附加上了世界觀的威能,本身展現出世界觀本質的存在,可并不是感知那種能夠隨意分割的存在。將那種存在斬斷,幾乎可以說就是將自己世界觀的一部分,甚至是將自己生命本質的一大部分給完全拋棄!
  這種感覺是如何的痛苦,不言而喻。
  可以說,這天地開辟者這時候沒有陷入昏迷,沒有就此思維崩潰,這已經是他下手極有分寸的緣故了。若不是他自己下手,而是其他存在在他尚且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直接下手將其斬斷,這時候他的狀態絕對會惡劣上萬倍以上!
  在這時候,那天地開辟者所在的那一方天地瞬間變得暗淡起來,光芒與其他天地的光芒交織在一處,最終化作尋常,好像是和其他天地沒有任何變化一般,一眼看過去,根本無法將其從諸多天地之中分辨出來。
  甚至,便是那天地自身的位置,都已經是在這時候挪移開來,完全不在原來的位置了。
  顯然,為了盡可能的混淆自身,避免被羅帆所發現,這天地開辟者卻已經是做了自己所能夠做的一切,甚至是做了許多原來自己以為自己絕對不可能去做的許多事情……
  在這時候,那天道卻是長舒出一口氣。
  至少目前來說,他之前的謀劃是有效的。他對于那則之世界觀的引動,顯然已經是完成了他的預想,對于那些針對世界觀的威能,其效果超乎想象的強大!
  “有了這一次,或許我能夠安全的時間將變得更長……”經歷了之前的那么長的上,他雖然尚且沒有將自身的世界觀給完全整理出來。但,卻也已經是稍稍建立起了一個雛形了。
  這個雛形世界觀,并不足以讓他真正在這模擬混沌狀態之中立足,不足以讓他在這里開天辟地,但卻已經是讓他不再是零。讓他不再是完全沒有機會脫離這則之天地,甚至脫離這交通網絡層了。
  有了這樣的基礎,接下來,他所需要做的,便是不斷難道培養,不斷的壯大這個世界觀雛形,讓這個雛形能夠最終化作完整的世界觀。
  一旦到了那一步,可以說,他便將從此不再是天道,而是成為天地開辟者!
  將世界觀的雛形培養壯大,這對于一般修士來說,相比于建立世界觀的雛形簡單許多倍,雖然,要繁雜麻煩許多。但從世界觀的雛形一直到世界觀完全確立,卻只需要時光的積累,只需要足夠多的精力投注就可以了。
  但,顯然的,對于天道來說,情況顯然完全不是這樣。
  對于天道而言,建立世界觀的雛形之后,方才是真正的難點到來的時機!對于他而言,相比于建立世界觀的雛形,想要將這雛形培養壯大,那難度,卻至少要提升個千萬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