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狂少》 最新章節: 2799相見爭如不見(03-24)      2798星光璀璨(03-24)      2797曾經(03-24)     

敷衍

  
  “對,慕名而來。她好像迷上了嫣蘇雪盈的衣服,要來嫣蘇雪盈公司總部這里參觀參觀,然后大肆采購一番!”米婭的眼神帶著陰沉,“你想想,這個無腦女人遠離我大哥身邊,那不就是一只肥嫩的綿羊,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嗎?”
  “嘿嘿,這倒也是!”喬尼被說得激動起來,他確實是個花花公子,公司很多女人都碰過,但這個凱瑟琳他根本沒碰過,也根本不敢碰,最多就是對著她的背影咽咽口水,現在忽然發現和她上床也不是多遙遠的事情,自然很激動。
  米婭也看出他心動了,暗自一笑,問:“喬尼,是不是已經按捺不住了?”
  “米婭,你放心,我最愛的還是你!”喬尼怕她吃醋,趕緊強調。
  “我知道,我怎么會不知道呢?告訴你,你以后就算睡了凱瑟琳,也必須一心對我,不然的話,我就把你這顆色心給你挖出來!”米婭伸出白生生的手指,點了點喬尼的胸口。
  “那是當然!”喬尼嘿嘿笑著,心中禁不住地浮起了對凱瑟琳的美好幻想。
  ……
  等兩人從廚房里出來的時候,吉姆聽到門響,條件反射似的,“噌”地站了起來。
  “吉姆副總,你這是怎么了?被嚇到了?”喬尼故意奚落。
  吉姆沒理會他,只看向他身后的米婭,笑著問:“米婭,喝鮮橙汁了嗎?”
  “喝了!”米婭點點頭,嘴角滿是笑意,“喬尼給我榨了好大一杯呢,現在總算解渴了!”
  吉姆眼睛一轉:“那個,我……我也突然想喝點鮮橙汁,米婭,有剩的嗎?給我喝點!”
  米婭不由皺眉,說:“我喝光了!”
  “那……那我自己再去榨點!”吉姆走去廚房,其實就是想去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些蛛絲馬跡。
  “吉姆,你什么意思?”米婭怎會不明白,頓時氣得柳眉倒豎,大聲道,“現在喬尼在這里,你想讓我在喬尼面前丟人是不是?你讓喬尼怎么看我?把我看成一個連未婚夫都不信任的浪~蕩女人?”
  吉姆臉色尷尬,連忙站住。
  “我看真是在這里待不下去了,喬尼,咱們走,出去陪我喝酒去!”米婭就要往外走。
  吉姆嚇得臉色大變,慌忙拉住她:“米婭,我沒別的意思,你別生氣!”
  “哼,有沒有別的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放手,讓我走!”
  “米婭,不要走!”吉姆低聲哀求。
  “我讓你放手!”米婭顯得強硬極了。
  喬尼在旁邊冷眼看著,真是佩服死米婭的演技了,簡直把吉姆耍得團團轉呢,當然,他在這里看吉姆的好戲,卻沒想到,他自己也被米婭耍得團團轉,就像吉姆這樣,自己不知道而已。
  吉姆見米婭堅決要走,實在沒辦法了,就算知道喬尼在旁邊看好戲,也只能忙單膝跪下,抓著米婭的手,不住道:“米婭,你別走,我確實太小心眼了,我該打,我該打!”
  說著,拿起手,使勁打著自己。
  看他這樣,米婭似乎才消氣,哼了一聲,走到沙發那里坐下,雙手抱在胸前,氣呼呼的。
  吉姆松了口氣,忙跟到沙發那里,陪著笑:“米婭,你的腳怎么樣了?還疼嗎?要不我給你揉揉吧!”
  “不疼了,被你氣得現在只有心痛!”
  “對不起,對不起,米婭,我真的錯了!”
  那邊,喬尼咳嗽一聲:“米婭,既然該跟你說的事都已經說完,我就不打擾,這就走了!”
  “行,有空再過來坐!”
  “好!”喬尼擺擺手,看著服服帖帖的吉姆,嘲弄地一笑,轉身走了。
  吉姆現在什么都不敢說,只抱起米婭的腳,輕輕揉著,連力氣都不敢使,沒有絲毫銀行副總該有的氣度。
  米婭掃了他一眼,嘴角微撇,雖然表面冷冷的,心里卻充滿得意,相當滿意自己的手腕。對于喬尼這種花花公子,不給他點甜頭,他根本不會動心,所以用溫柔多情來對付。而對于吉姆這種努力工作、舉止穩重的人,就用一種純潔又單純的形象來吸引,讓他倍加珍惜,因為這么單純又純潔的女孩子實在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至于對付秦殊,她也有了大概的計劃,就是用天真可愛又傻傻的樣子去接近。
  秦殊不是重真情勝過誘惑嗎?那就絕不能用性感去誘惑。
  拿起一個蘋果,一邊吃,一邊想,忽然抬腳踢了吉姆一下:“喂,我記得你以前給我做過你家鄉的一種糕點,挺好吃的,能不能再做些給我吃?”
  “你想吃了?好啊,好啊,當然可以!”吉姆正愁沒有辦法討她的歡心,聽了這話,自然滿口答應,“我現在就去做!”
  “不,我現在不想吃,明天早上再做!”
  “好,好,好!”
  米婭又強調:“拿出你的最好水平,而且要風味獨特,如果有一點差的,我就都給扔了!”
  “放心,做給你吃,我肯定十萬分地用心!”
  吉姆覺得,米婭都讓自己做東西給她吃了,那應該就不生氣了,漸漸也放松下來。
  ……
  在殊秦飯店,正在前臺招呼客人的水憐袖忽然聽到有人喊她。
  回頭一看,是蘇吟在二樓喊她,還對她招手,就忙上樓去。
  到了樓上,見蘇吟回了辦公室,趕緊跟過去。
  “經理,找我什么事?”水憐袖打開辦公室的門,風風火火地問。
  “把門關上!”蘇吟正背靠在辦公桌上,纖長的玉腿交疊著,姿態優雅又俏皮,手里端著個造型精致的水杯,在喝著水。
  “哦!”水憐袖把門關起來。
  “過來!”蘇吟對她勾了勾手。
  水憐袖更是奇怪,好奇地眨了眨眼睛,走到蘇吟跟前,忽然看到蘇吟的水杯,忍不住笑起來:“經理,你的水杯好特別啊!”
  原來,蘇吟的水杯上有著特別的圖案,是秦殊和蘇吟正在親嘴。
  “怎么樣?很好吧!”蘇吟笑著說,“只有加上熱水,圖案才會出現,這樣的話,我想看,就倒上水,不想讓別人看到,就把水倒掉!水憐袖,不許對別人說,知道嗎?”
  “知道!”水憐袖吐了吐舌頭,笑著問,“經理,你不會就是讓我來看你的水杯的吧?”
  “我有那么無聊嗎?”蘇吟又喝了口水,然后美麗的眼睛就上下打量起水憐袖來,看得水憐袖很是別扭,微微臉紅,忍不住問,“經理,怎么了?我……我穿的衣服有什么不妥嗎?”
  “不是,我只是要檢查一下你工作的成果!”
  “哦!”水憐袖忙點頭,說,“我這個月在前臺……”
  “不是說的前臺工作,是我那次交代給你的練習,你練習得怎么樣了?”
  聽了這話,水憐袖頓時明白過來,禁不住滿臉通紅,聲音也不覺低下去,小聲道:“練得差不多了!”
  “真的差不多了?”
  水憐袖忙點頭:“我看了很多那種電影,也抱著毛絨的大狗熊練了好多次,應該不會再顯得生疏了!”
  “那好,你抱我一下!”蘇吟說著,張開胳膊。
  “抱……抱你?”水憐袖吃驚。
  “對啊,我檢查一下你的成果!我不是大狗熊,你現在需要實戰一下。”
  “好……好吧!”水憐袖臉上依然通紅,張開胳膊,就怯生生地抱住了蘇吟。
  蘇吟感覺一下她抱自己的姿勢,禁不住嘆了口氣:“水憐袖,就你這樣還熟練呢?要熱情點,抱得溫柔一點!”
  “哦!”水憐袖忙把蘇吟又抱得緊了點,輕輕問,“經理,這樣……這樣行嗎?”
  蘇吟撇撇嘴:“馬馬虎虎吧,現在到那邊沙發上躺著去!”
  “啊?做……做什么?”水憐袖頓時心頭亂跳。
  “當然是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應付自如啊?我跟你說,咱們的計劃只有一次機會,不成功就沒機會實行下一次了,你說是不是該謹慎一點?”
  “是……是啊,經理,那……那我這就去躺著!”水憐袖說完,就到那邊沙發跟前,咬了咬嘴唇,躺了下去。
  蘇吟放下茶杯,走過去,低頭看著躺在那里的水憐袖:“現在,假設我就是表哥,我會對你做一些事情,就是那些下流的事情,然后看看你的反應,通過你的反應,就能很清晰分辨出你是生澀還是熟練,現在,把你學到的都拿出來,不要讓我看出破綻來,知道嗎?”
  “知……知道了!”水憐袖顯得很是緊張。
  蘇吟看了看她,很是無語:“水憐袖,我還什么都沒做呢,你身上就抖了,這完全不合格啊,況且我還不是表哥,如果是表哥,你不是更加緊張,抖得跟篩糠似的嗎?那樣的話,表哥可能都在你身上趴不住,一下就被你篩下來了!”
  聽了這話,水憐袖禁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出來。
  “別笑,嚴肅點,有什么好笑的?你還想成為表哥的女人嗎?”蘇吟板著臉。
  水憐袖忙咬住嘴唇,認真道:“經理,我……我不笑了!”
  這次,蘇吟反倒忍不住笑出來,笑完之后,忙擺擺手:“好,都不許笑了。從現在開始,進入正式測試狀態,誰都不許再笑,聽到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