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六十九章深情呼喚死而復生(02-24)      第一百六十八章夜探皇府肝腸寸斷(02-24)      第一百六十七章驚聞死訊得知有孕(02-24)     

風流太子穿越妃150 昏迷不醒心之所向

  在離開前,他在自己的耳畔溫柔地低喃:“菲兒,我的愛!我愛你,記住別讓我等太久了,記得早點回家……”所有的一切有如洪水放閘般,噴涌而出,而我此時唯一的念頭就是,默默地呼喚著一個名字——“南宮傲云……!”“南宮傲云……!”韓菲雪那竭嘶底的嘶喊因突然其來的恐怖而變得破碎不已。心跳也仿佛在這一刻停止跳動,空氣中的凝重也讓人幾乎窒息,不顧所有的一切,她推開那里三層,外三層的侍衛,瘋狂地沖向那個偉岸的身影。
  韓菲雪的哭喊讓南宮傲云剎時間清醒了不少,心碎的目光瞥見一抹火紅的嬌qu,正拼命的向著他的方向奔來。他剛才擺明可以當場要了張辰的性命,可是他卻下不了手,因為當他聽見菲兒的哭喊聲時,他倏然感覺到心疼不止。
  “南宮傲云……!南宮傲云……!”韓菲雪一頭便撲進了他的懷里,聲音因為嗚咽和恐慌而變得沙啞。剛才那一瞬間,她已經想起來了,統統都想起來了,他是南宮傲云,他三翻四次次地救過自己的命,也是無數次傷害過自己的男人,更是自己深深愛戀著的男人……
  南宮傲云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把菲兒輕輕地摟在懷中,虛軟無力的揚起薄唇,“菲兒,我就知道你還是愛著我的,還是在乎我的……”布滿血跡的薄唇慢慢地吻上了那讓他牽腸掛肚,hun牽夢縈的粉唇,卻在碰觸到的下一秒,挺拔的身qu就這樣沉沉的壓了下來,順勢倒在了菲兒的身上。
  “云……!”哭喊聲猶如芒刺在背似的抽噎著,韓菲雪拼命忍住快要暈倒的氣息,心跳伴隨著他的身軀傾倒而更加此起彼落,粉唇有點瑟瑟發抖,他的唇冰涼如水,自己的唇邊還沾上了他的血跡,是那么苦澀,是那么讓人痛苦難受。實在承受不了他那高大的身軀加諸在她身上的力道,唯有拼命地護住他的頭部,緊閉雙眼,以自己的身ti為墊,摟住他向身旁倒下來。
  在那千鈞一發之際,張辰扶住了韓菲雪的纖yao,而幾名侍衛也及時上前扶住了已經昏迷不醒的南宮傲云。
  “云!你快些醒過來吧!我求求你了!快些睜開眼睛看看我吧!我回來了!我終于回來了……!”韓菲雪緩緩地睜開雙眼,小手小心翼翼地捧著他那沉睡一般的俊顏,那怕他身受重傷,他的嘴角還帶著一抹讓人觸目驚心的血絲,卻未能掩去他嘴角邊浮現的那抹欣慰的笑靨。
  “你們還愣在那里干什么呢?快些去請大夫來啊!”指尖傳來的冰涼溫度由他的身上一直傳到韓菲雪的心底。不管我她怎么呼喚他的名字,怎么拍打他的俊臉,他都紋絲不動,從未有過的無措讓她放聲大吼,對著愣在原地的侍衛大聲地咆哮著。
  “蕭兒,對不起,一切都怪我……”凝望著韓菲雪那淚流不止的模樣,張辰覺得心疼至極,猶如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仿如把他推向地獄的深淵。
  “張大哥,一切都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這一切都皆因我而起!”不斷地指責著自己,隨著抽噎哭得越來越厲害,整個人也漸漸地顫抖著。
  “蕭兒,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他有事的!”張辰看著韓菲雪的目光因他的話而略微一動,一抹心碎之意眨眼間掠過他的臉上。
  他一把上前,探向南宮傲云手腕上的脈搏處,微微蹙起的愁眉才慢慢舒展開來,抬手從衣衫里摸出一只別致的瓷瓶,倒出一粒藥丸,想讓他服下,卻讓護在南宮傲云四周的侍衛攔了下來。
  “皇上的身體里有內力護體,靜脈未有受到破損,這是張家的家傳傷藥,對皇上的傷應該會有些幫助的。”他的眸光冷冷地掃視了一下攔住自己的那些侍衛,如果不是為了讓蕭兒不要那么擔心,他絕不可能拿出自己的家傳之寶去救南宮傲云的性命。
  “張大哥,謝謝你!我相信你!”韓菲雪滿懷感激凝望了他一眼,伸出有點顫抖的小手,接過他遞過來的藥丸,喂進南宮傲云的嘴里。
  “皇后娘娘,這恐怕有所不妥……”一名侍衛有點猶豫著欲阻止韓菲雪的舉動。
  “既然你叫我皇后娘娘,那就應該聽我的說話,不要再阻攔我,耽誤了救治皇上,這個罪名恐怕不是你能背負得起吧……!”相信張大哥不會欺騙她的,既然云是他所傷的,那么張家的傷藥必定對云有所幫助。
  她推開侍衛的手,把藥丸喂進云的嘴里。
  “張大哥,可不可以先讓他在客廳里休息一會兒。”韓菲雪低著頭,不敢去看他眼中那痛苦的表情,輕如柳絮的聲音里流露著一絲絲的懇求。
  事實上,從自己答應下嫁給他開始,自己就已經對他欠下了太多的情債,唯一能夠回報他的就是竭盡全力愛上他,可是當一切的記憶如潮水般席卷而回時,當明白自己再也做不到了,因為當她憶起過往的一切時,她的心亦隨之被另一個男人深深地占據了,再沒有半點空隙能容納下其他的人了。可是,張大哥是無辜的,是自己欠他太多了,卻未能償還于他,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大騙子,現在就是他不答應我的請求,也一定不會怪他,怪只怪自己拖泥帶水,立場不夠明確而已。
  “好,現在我就帶他過去!”張辰伸出長臂滿懷寵溺的輕撫著那如云的秀發,卻在轉身的那一瞬間,剛剛還柔情似水的眸子轉眼間變得黯淡無光,臉上寫滿了心痛之色。
  別院的客房里,由大夫的診斷后,南宮傲云受了極大的重傷,唯一慶幸的是幸好靜脈未受到波及,又適時服下了張辰所給的藥丸,并無生命之慮,只是有一段日子都不能輕易用武,還雖然靜心服藥調理身體數月方能痊愈。
  那張雕花床榻上,南宮傲云身穿一襲白緞的里衣,那張原本完美無瑕的俊臉上此時更顯得蒼白了,一頭如瀑布般的青絲隨意地散落在繡花的被褥上,更增添了一絲絲妖艷的性感,他就這樣靜靜地趟在床榻上,就已經讓人移不開目光。韓菲雪手里拿著素凈的手帕,為他拭去殘留在嘴邊的湯藥,他比半年多前更為瘦削了,原本立體分明的五官更為為深邃不已,原本紅潤的唇瓣變得蒼白,一絲血色也沒有,溫暖的小手輕觸他的臉頰,只感覺到一片微微涼的溫度,讓我剛才止住的淚水,再一次無聲無色的滑落下來。大夫不是曾診斷過,說他很快就會蘇醒過來?為什么已經過了五天了,而他卻一點蘇醒的跡象也沒有,甚至讓她感覺到他的鼻息好像似有若無一樣。
  記得在五日之前,在喜堂之上,韓菲雪明明在他那深邃的眼眸里看見那掩藏不住的哀傷,心碎、悲痛、還有那抹明顯的魂不守舍的模樣。好像在那一刻,他不再是南寧國那至高無上的皇上,也不再是屢戰屢勝的戰神,不再是風流成性四處留情的花心負義的男子,褪去了往日的霸道不羈,褪去了往日的慵懶,褪去了往日的大同博愛,剩下的只有對自己的一往情深……
  韓菲雪有點悶悶不樂地拉過他放在被下仍然有點冰涼的大手捧在手心里,放在唇邊輕輕地呵著氣,希望能給他帶來一的暖意,慘白的小臉上流露出無盡的憂傷與驚恐。“云!求求你快些醒過來,不要再嚇我了!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她那嗚咽的低泣著,眼淚就這樣不受控制的,如斷了線的珍珠般滴落在他那冰涼的手上。
  而躺在床榻上的南宮傲云依然一動不動,好像一樽毫無靈魂而又完美得令人稱贊的雕像,安靜地趟在那里……
  “云!你還要睡到什么時候才會醒來,你不是想看見我嗎?現在我就在你的眼前,你快些睜開雙眼看看我吧!我是你的菲兒啊……!”
  “你不是不讓我嫁人嗎?還要讓我想起我們過去的一切,為什么現在我已經想起所有的一切了,你又為什么不睜開眼來看看我呢?你還欠我很多的解釋?你快些給我起來,要不然我就會再一次把你忘掉,也再也不會見你了——”韓菲雪滿布淚水的貼在他那俊美的臉頰上,不斷地摩sa著,纖細的小手緊緊地摟抱著他的身體,卻一點動靜也沒有。現在她開始十分懊悔了,懊悔當初為什么要逃離他的身邊,懊悔當日在喜堂之上對他說出自己要嫁給別人的傷人說話,現在悔之已晚,但是他卻自始至終都沒有醒過來。五天以內,她不斷地在他的耳邊呼喚著他,但是他仍然沒有半分回應的跡象,最初的希望與期待伴隨著自已的淚水,漸漸地消逝……
  韓菲雪突然覺得時間變得非常漫長,每一分每一秒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么長遠,時時刻刻擔驚受怕,害怕他就這樣一睡不起,那一刻,漸漸意識到自已快要失去了他,心痛得無以復加……
  現在自己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現實,一直不敢去勇于承認事實,現在終于肯面對自己的心——自己真的很愛他!很愛很愛他!沒有了他,自己的存在就會變得毫無意義可言,正因為太愛他,太過在乎他,才會讓他的無情,一次接一次讓他傷得傷痕累累,可是現在,自已的心中唯一的一個念頭,那就是——只要他能夠清醒過來,自已會放下過往的一切悲傷,放下一切的恩怨事非,全心全意地去愛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