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太子穿越妃》 最新章節: 第一百六十九章深情呼喚死而復生(02-24)      第一百六十八章夜探皇府肝腸寸斷(02-24)      第一百六十七章驚聞死訊得知有孕(02-24)     

風流太子穿越妃147 拜堂之日公然搶親

  郊外的大路上,塵土飛揚,一輛十分奢華的馬車飛馳而過,車后緊跟著幾十騎的侍衛,個個嚴陣以待似的。柔和的陽光從從車簾的縫隙里照射進來,把南宮傲云那張完美無瑕的俊臉映照得更加俊美無雙。高大挺拔的身軀此刻正靠在睡榻之上。只是那柔和的陽光沒能驅散他眼底那抹惆悵與落莫之色,這時在這張邪魅的俊臉上很少出現過這樣的神情,亦是他最不為人知的、柔弱的一面。他就知道那個能夠輕易而舉使自己yu火fen身的丑女不是常人,但讓他千想萬想也料不到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菲兒。他的意識居然比他自己快一步認了出來,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他終于找到他的菲兒了!只是讓他不解的是,菲兒為何改裝打扮,卻不與他直接相認,他還記得,那只玉鐲是他認識菲兒以來,就看見菲兒戴在手上,從未離身的,當時自己也曾問過這只玉鐲的來歷,菲兒在一次無意之中透露了,這只玉鐲是菲兒母親的遺物。為何卻取下如此珍貴而又有紀念價值的玉鐲。還有一點最值得他疑惑的是,為何那晚還要問他的名諱。而好巧不巧的是那晚自己竟然喝得酩酊大醉,竟然對菲兒那般粗lu,還說出那些讓人可惱又可恨的傷人說話,最令他不能原諒自己的是,他竟然再一次讓菲兒逃離他的身邊,這樣的結果,讓他幾乎要發癲發狂。
  剛才,當他趕到梅蘭閣的時候,看見全屋都是那些嬌媚惑人的男人,想起這段日子菲兒一直跟這么多的男人同住一個屋檐下,他就ji忌萬分,恨不得立即把這個鬼地方拆掉,如果不是看在他們照顧了菲兒這么久的時間,還有若讓菲兒知道他這樣做定會傷心難過,他才會強行按下心中的滿腔怒火,要不然皇城里怕是早就沒有了梅蘭閣這個名號了。更讓他驚訝的是,菲兒居然會答應了另一個男人的婚事,還一同回了那個男人的家鄉封城,天知道,當時他聽聞這個駭人的消息后,恨不得拿那一幫手下殺人泄憤,如果不是為了趕在他們成親前把自己心愛的女人搶回來,他一定親手把那個私放菲兒出宮的禁衛軍千刀萬剮,不然就難消他那高漲的惱火。垂眸望了望手中的那只玉鐲,那凝望著那只翠綠的玉鐲的目光收回,他有點固執而慍怒地低喃著:“菲兒,今生今世,你都休想再離開我的身邊,這次把你找回來后,我一定要把你緊緊地拴在我的身畔,不讓你再有逃離的機會。”
  次日
  換下了一身樸素的衣裳,再套上那襲大紅滾金邊的火紅嫁衣,韓菲雪一身鳳冠霞帔,婀娜多姿,艷麗無雙,看得眾人神暈顛倒,目光無法移開半分。
  “蕭兒!”張辰一身火紅的新郎袍,從門外緩緩地走了進來,火紅的色澤更加顯得他膚如白雪,臉上帶著一抹如沐春風的淺笑,慢慢地向韓菲雪的方向走來。
  恍惚之間,韓菲雪覺得他這身紅衫非常刺眼,腦海之中驀然閃過一抹火紅的身影,秀發如墨,膚凝肌雪,眉清目秀,性感的紅唇,一定是自己這兩天趕路,以至實在太過操勞,因而出現了幻覺,腦海里浮現的居然是當今的皇上!玉齒緊緊地咬著粉唇,眉黛也因剛才的幻覺而緊緊地蹙在一起,就連張辰的連聲呼喚,她亦渾然未覺。直到她的下唇被他那粗糲的手指溫柔地挑開,才恍然地回過神來,愣愣地凝望著他。
  好像被捉jian在床似的,韓菲雪直覺低下了頭,不敢直視他那審視的目光,低喃地道:“張大哥,對不起!”
  “蕭兒!你怎么了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快告訴我,為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將她輕輕地圈進懷里,無限憐愛的輕輕撫摸著那潔白如玉的臉頰,眼里有點忐忑不安。
  “辰!我沒有事,不用擔心,可能是因為心里太過緊張,所以才會這樣!”有點漫不經心地回應著,心里因剛才還在想著別的男人,而對他有點愧疚而不由得自責不已。
  “蕭兒!你今天實在是太美了,看得為夫實在是舍不得離開你半步!”張辰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落下一吻,又依依不舍地輕啄了幾下,這才不舍地放了她,“為夫先到外面招呼賓客,吉時一到,就會有喜娘來迎你出去,現在你先好好地休息一下!”
  “嗯!”呆呆地點了點頭,凝望著他那高大的背影,剛剛才舒展開的秀眉,又不自覺地隆在一起,為什么任他再如何寵溺自己,自己的心都再不能泛起一絲絲的波瀾!
  吉時將至
  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拖著肥大的身軀,進入了韓菲雪所在的房間,高聲喊道:“吉時快到,請新娘子隨我前去拜堂。”話落,把那火紅的蓋頭蓋到韓菲雪的頭上,當那塊喜帕掩蓋了那傾城之姿時,同時也遮掩了那黯淡無光的雙眼。緊接著敲鑼打鼓的漫天聲音與那響亮的鞭炮聲一同響起,整個喜堂喜氣洋洋,熱鬧非凡,坐上的賓客如云,喜慶的氣氛十分濃厚。
  當韓菲雪踏著沉重的步伐進入喜堂的那一刻起,全場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張辰那濃烈而又深情的眸光,全都投射到韓菲雪的身上。
  喜娘把一條火紅的綢帶交到張辰的手中,另一端也交到了她的手中,張辰揚起溫雅的微笑,對喜娘輕輕地點了點下頷。喜娘馬上會意過來,高聲揚道:“吉時已到!新郎新娘一拜天地!”低著頭,隔著透明的喜帕,韓菲雪依然感受到一股灼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熾熱得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而當喜娘那聲高呼揚起之時,自已的心也緊跟著驀然一沉,她知道一切都太遲了,自己已經不能再回頭了!
  “新娘子,不要發呆了,趕緊拜天地吧!”忽然感覺到腰間讓人撞了一下,她才被喜娘焦急的聲音喚回了思緒,她沒再多想連忙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喜娘牽起韓菲雪那只帶點冰涼的小手,慢慢地轉身,在她清晰地聽見喜娘再一次高呼時,她十分清楚自己的手下意識地一縮,如果不是讓喜娘緊緊地抓在手中,自已可能已經在無意識間抽回了自己的手。這二拜高堂是對著張辰的父母叩拜,可以欺騙自己,也可以欺騙張辰,但自已卻有點于心不忍,自己無法欺騙兩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這一刻漸漸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當初為什么如此沖動,一時心軟而答應了他的求婚,從來沒有此刻那般希望有奇跡出現,希望時間能夠就此停止不前,清楚地感受到喜娘的不斷催促,坐上的賓客也變得煩躁不安,但她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去探究他們在說些什么,現在的自己好像籠里面的小鳥,在心里不斷地懺悔,不斷地顫抖……
  下一秒,那微微顫抖的雙手被張辰那雙溫厚的大手緊緊地握緊,溫暖的氣息從他的手心直接傳入她的心底,自已反手用力地回握著他的大手,現在最急切的就是要有一個強大而又溫暖的懷抱來依靠,支撐著她那隨時隨地搖搖欲墜的意識。最終,韓菲雪不由得吸了一大口氣,仿佛下了很大的決心,心底不知默念了多少次‘對不起!’接著,對著兩老的方向欲俯身下去……
  “菲兒,除了我以外,你還想嫁給誰人?”就在韓菲雪欲俯身下拜之時,一陣低沉磁性的嗓音帶著皇者般的氣勢,彌漫了整個喜堂之上,如同一記罕天雷般,剎那間,整個喜堂驀然變得鴉雀無聲,如死一般的寧靜。
  這個聲音?這個聲音?好像被電流撞擊一般,怔得韓菲雪從頭到腳全身每個細胞都不由得窒息。下意識地掀起喜帕,循著聲音的方向尋找那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噪音,她瞪大了迷茫飄拂的雙眸,望見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正一步一步地慢慢向自己逼近。怎么可能?是皇上?他不是應該在皇宮里嗎?為什么他會出現在這里?難道他對自己的羞辱還未夠嗎?雖然如此,但是她的心依然因為他的出現而心悸不已!
  伴隨著南宮傲云的現身,四周已經讓侍衛所占據了,賓客也被侍衛趕了出去,這一切的變化,讓一向敏銳果敢的張辰意識到一抹危險的氣息,他下意識地摟緊懷中的人兒那纖腰,向來波瀾不驚的俊臉上浮現出一抹陰冷的敵意,冷冷地開口下逐客令,“這里沒有閣下要找的人,請閣下立即離開吧!”
  南宮傲云俊美無雙的臉上劃過一抹邪魅的笑意,惑人心脾的桃花眼里透露著一道灼熱的光芒,渾身所散發出來的陰冷和冷冽,卻讓人仿佛置身于寒冬臘月似的寒風刺骨。“菲兒,快些過來我這里!”南宮傲云漠視張辰,慵懶性感的聲音在喜堂里蕩開,他徒步走到韓菲雪的面前,伸出了其中的一只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