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羅大陸》 最新章節: 第二百三十四章最終決戰(02-22)      第二百三十五章完美融合之雙神戰雙神(02-22)      第二百三十六章大結局最后一個條件(全書完)(02-22)     

引子穿越的唐家三少

  巴蜀,歷來有天府之國的美譽,其中,最有名的門派莫過于唐門。
  唐門所在是一個神秘的地方,許多人只知道,那是一個半山腰,而唐門所在這座山的山頂有一個令人膽顫心驚的名字,——鬼見愁。
  從鬼見愁懸崖上扔出一塊石頭,要足足數上十九下才會聽到石落山底的回聲,可見其高,也正是因為這十九秒,尚超過十八層地獄一籌,故而得名。
  一名身穿灰衣的青年正站在鬼見愁頂峰,凜冽的山風不能令他的身體有絲毫移動,從他胸口處那斗大的唐字就可以認出,他來自唐門,灰衣代表的,是唐門外門弟子。
  他今年二十九歲,因出生不久就進入唐門,在外門弟子的輩分中排名第三,因此外門弟子稱他一聲三少。當然,到了內門弟子口中,就變成了唐三。
  唐門從建立時開始就分為內外兩門,外門都是外姓或被授予唐姓的弟子,而內門,則是唐門直系所屬,家族傳承。
  此時,唐三臉上的表情很豐富,時而笑,時而哭,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掩蓋他的那發自內心的興奮。
  二十九年了,自從二十九年前他被外門長老唐藍太爺在襁褓時就撿回唐門時開始,唐門就是他的家,而唐門的暗器就是他的一切。
  突然,唐三臉色驟然一變,但很快又釋然了,有些苦澀的自言自語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十七道身影,十七道白色的身影,宛如星丸跳躍一般從山腰處朝山頂方向而來,這十七道身影的主人,年紀最小的也超過了五旬,一個個神色凝重,他們身穿的白袍代表的是內門,而胸前那金色的唐字則是唐門長老的象征。
  唐門內門長老堂包括掌門唐大先生在內,一共有十七位長老,此時登山的,也正是十七位。就算是武林大會也不可能驚動唐門全部長老同時出動,要知道,這唐門長老之中,年紀最大的已經超過了兩個甲子。
  這些唐門長老的修為,無一不是已臻化境,只是轉眼的工夫,他們就已經來到了山頂。
  外門弟子見到內門長老,只有跪倒迎接的份,但此時,唐三卻沒有動,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這些臉色凝重的長老來到自己面前,擋住了所有的去路,而在他背后,是鬼見愁。
  放下三朵佛怒唐蓮,唐三投下最后那戀戀不舍的一眼,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欣慰的微笑,他畢竟成功了,努力了二十年,他終于完成了這唐家外門暗器的巔峰之作,那種滿足的成就,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此時此刻,唐三覺得對自己來說,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違背門規也好,生死存亡也罷,似乎都隨著眼前這三朵盛開的唐蓮而告一段落,佛怒唐蓮,這世間最霸道的暗器誕生在自己手中,還有什么比令這浸淫在暗器上一生的唐三更加興奮的呢?
  “我知道,偷入內門,偷學本門絕學罪不可恕,門規所不容。但唐三可以對天發誓,絕未將偷學到的任何一點本門絕學泄露與外界。我說這些,并不是希望得到長老們的寬容,只是想告訴長老們,唐三從未忘本。以前沒有,以后也沒有。”
  唐三此時的情緒很冷靜,或許,這是他一生之中最冷靜的時候。看著山腰處唐門那大片古香古色的院落,感受著這屬于唐門的空氣,唐三的眼睛濕潤了。自從他懂事那天起,可以說,就是為了唐門而生,而此時,也該為了自己一生中的追求再為唐門而去了。
  長老們都沒有說話,他們此時還沒能從佛怒唐蓮的出現中清醒過來。兩百年,整整兩百年了,佛怒唐蓮竟然在一個外門弟子手中出現,這意味著什么?這霸絕天下,連唐門自己人也不可能抵擋的絕世暗器代表的絕對是唐門另一個巔峰的來臨。
  看著長老們低頭不語,唐三粲然一笑,“唐三的一切都是唐門給的,不論是生命還是所擁有的能力,都是唐門所賦予,不論什么時候,唐三生是唐門的人,死是唐門的鬼,我知道,長老們是不會允許我一個觸犯門規的外門弟子尸體留在唐門的,既然如此,就讓我骨化于這巴蜀自然之中吧。”
  唐三那平靜甚至有些興奮的聲音終于將長老們驚醒,當長老們抬起頭看向他的時候,只見一層乳白色的氣流瞬間從他身上蔓延開來。
  “玄天寶錄,你竟然連玄天寶錄中本門最高內功也學了?”唐大先生失聲說道。
  轟的一聲炸鳴,當眾位長老同時后退以防不測的時候,他們看到的卻是全身**的唐三。
  唐三笑了,他的笑容很燦爛,“**而來,**而去,佛怒唐蓮算是唐三最后留給本門的禮物。現在,除了我這個人以外,我再沒有帶走唐門任何東西,秘籍都在我房間門內第一塊磚下。唐三現在就將一切都還給唐門。”
  “哈哈哈哈哈哈哈……”唐三仰天狂笑,猛地向后邁開腳步,此時此刻,眾位唐門長老突然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來得及阻止他,他那在白光籠罩中的身體,閃電般撲向前方的鬼見愁,高大昂揚的身軀騰空而起,朝那山間的云霧邁去。
  “等一下。”唐大先生終于反應了過來,但是,此時他再說什么都已經晚了。
  云霧很濃,帶著陣陣濕氣,帶走了陽光,也帶走了那將一生貢獻給了唐門和暗器的唐三。
  時間似乎已停滯,唐大先生雙手顫抖的捧起面前那三朵唐蓮,他的眼睛濕潤了,“唐三啊唐三,你這是何苦呢?你帶給我們的驚訝實在太多太多……”
  “大哥。”二長老上前一步,“何必為這叛徒神傷?”
  唐大先生的目光瞬間變冷,全身寒氣大盛,瞪視著二長老,“你說誰是叛徒?你見過一個叛徒在得到本門最高秘籍之后會不逃?你見過一個叛徒會以死明志?你見過一個懷有足以毀滅唐門任何高手的絕世暗器卻將他作為最后的禮物送給唐門?唐三不是叛徒,他是二百年來,本門最出色的天才。”
  二長老一呆,“可是,他偷學了本門……”
  唐大先生驟然打斷,“如果你也能做出佛怒唐蓮,你偷什么我也可以不管。你錯了,我也錯了,就在前一刻,我們竟然眼睜睜的看著唐門再次輝煌的機會從眼前溜走。”
  眾位長老圍了上來,他們的神色都很復雜,有困惑,有傷感,有嘆息,更多的還是遺憾。
  “你們什么都不用說了,傳我令諭,命本門弟子全體出動,鬼見愁下尋覓唐三,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同時,從這一刻開始,唐三晉升為本門內門弟子,如果他還活著,將是我這掌門之位唯一的繼承人選。”
  “是,掌門。”眾長老同時躬身遵命。
  如果唐三此時還在這山崖之上,還能聽到唐大先生的話,即使是死,他也一定會很欣慰,他的努力終究沒有白費。可是,這一切都來的太遲了一些。
  鬼見愁,那扔下一塊石頭也要數上十九秒,似乎超越十八層地獄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允許一個活人被云霧釋放而歸?唐三走了,他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但他的另一次命運卻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