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隊之海盜王》 最新章節: 第七十一章猛獸突襲中(04-24)      第七十章猛獸突襲上(04-24)      第六十九章南緯30度上的海島四(04-24)     

第五部隊之海盜王71 猛獸突襲中

  師少鷹沒有再帶隊撤退,在這片到處都是致命危險的原始叢林里,高速奔跑本來就是在鋼絲繩上跳舞,最重要的是,師少鷹絕對不敢認為,自己能和在天空中飛翔的雄鷹去比拼速度。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師少鷹的臉上,師少鷹一次又一次帶領他們這支隊伍在看似絕不可能的情況下殺出重圍,已經在每一個隊員的心里,形成了無可撼動的威信。也就是因為師少鷹在這個時候,依然臉色平靜,身軀挺立如山,才讓他們這支隊伍到現在依然保持著足夠的士氣。
  遠方那支可能遇到同樣問題的參賽隊,依然在使用地獄火戰術不斷撤退,從槍聲的激烈程度上判斷,在短短兩三分鐘時間里,他們身上的彈藥已經消耗掉了超過一半。
  很明顯,地獄火之類的階梯掩護式火力傾射,并不足以擋掩鷹群與蛇群的聯手進攻。
  師少鷹瞇起眼睛,抬頭看著撲面沖來的鷹群,猛然發出一聲狂吼:“調到連發狀態,全力掃射,我倒要看看,是我們手中的家伙夠猛,還是它們更狠!”
  隨著師少鷹一聲令下,十幾支自動步槍、班用輕機槍和通用機槍一起對著天空掃射,各種口徑的子彈,在空中瞬間就形成了一片死亡彈雨,面對師少鷹他們不計彈藥損耗,同時火力全開的瘋狂掃射,沖在最前面的上百只海鷹,在空中一篷篷血霧就象是煙花般此起彼伏,鮮血,羽毛,摻雜著一大片粘粘膩膩天知道是什么玩藝的醬醬汁汁到處亂飛亂濺。一時間就連空氣中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艷紅,猛的看上去就象是整片天空都跟著燃燒起來了一般。
  那些被海鷹們抓在雙爪里,擔任實際攻擊任務的毒蛇,就算是僥幸沒有被子彈打中,在失去鷹的翅膀幫助后,面對的也是一場從上百米高空直墜下來的自由落體運動。它們在空中拼命扭動身體,徒勞的張大了嘴巴,最終狠狠摔在地面和那些大樹上。
  剛才還氣勢洶洶,以為只要聯起手來,在這片小島上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上帝就是主宰的鷹群攻勢猛的一頓。幾千只海鷹嚇得一起向四周飛開,它們在師少鷹的頭頂環繞飛行,發出一連刺耳到極點的哀鳴。
  斜眼踏前一步:“老板,這些鷹在呼叫同伴,我們已經引起它們的怒火,被視為不死不休的仇敵了。”
  師少鷹眉角一挑:“我們不開槍,它們就會把我們當成朋友,約我們一起到鷹巢里坐坐,一起探討一下人與自然的社會話題嗎?”
  斜眼啞然。
  鷹群在他們的頭頂不停哀鳴,發出讓人心煩意亂,恨不得丟掉武器用雙手死死捂住耳朵的可怕聲響,通過自動榴彈發射器炸出來的天窗,所有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越來越多的鷹就象是受到什么召喚般,從四面八方向他們所處的位置云集,大片大片鷹群從空中掠過,它們展開的雙翼幾乎遮住了整個天空,在它們的雙爪間,那一條條一米多長,雞蛋粗細全身披著艷麗鱗片的毒蛇,在扭轉翻騰間露出了它們嘴里那銳利的毒牙。
  可以預見,當鷹群的數量集中到可以無視師少鷹他們反擊的時候,就會從四面八方對師少鷹他們展開不死不休式攻擊。
  師少鷹依然沒有挪動腳步,既然撤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那么在這個要命的時候,還不如停下腳步,在節省體力可以背水一戰的同時,努力開動大腦,想辦法找到一條通往生存的路。
  師少鷹腳一抬,將一條從高空中墜落,全身骨頭都摔得斷成小截,卻依然沒有死亡,還勉強扭動身體,想要爬到他腳邊咬上一口的毒蛇整個腦袋都踏得稀爛,伸手拾起這條沒了腦袋的蛇,師少鷹拔出刀子,在蛇身上劃出一條一尺多長的口子,伸進兩只手指在里面一夾一拽,扒拉出一顆蠶豆大小的蛇膽。
  師少鷹腦袋一揚,將那枚蛇膽丟進嘴里,連水都沒有喝一口,就將它硬咽進胃里。
  師少鷹在這個時候,又一抬腳將第二條蛇的腦袋踏碎,將它拾起來,從腹部剖出蛇膽,有了一次練手的經歷,這一次師少鷹取蛇膽的動作明顯熟練了很多。再次將蛇膽吞進胃里,師少鷹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微微發紅的口水:“呸,是哪個王八蛋告訴過我,說蛇血不但大補而且好喝,我現在真想抽他丫的,這玩藝也叫好喝?!”
  發現所有人都眼睛略略有些發直的望著他,師少鷹伸手抹掉嘴角的一絲血腥,大大咧咧的一抬腳又踏碎了第三只蛇頭,一邊繼續取蛇膽,一邊講解道:“我曾經看到過一篇報道,在中國云南,有一個老人一生都在捕蛇吃蛇膽,他活了六十多歲,就吃了五十多年蛇膽。現在是眼明體健,最重要的是,無論是什么蛇,都不敢靠近那位老人。哪怕是眼鏡王蛇,遇到老人都要立刻溜走。有人分析說,是那個老人吃多了蛇膽,身上有了針對蛇的‘殺氣’,自然而然就能象是段譽吃了莽牯朱蛤一樣,做到王霸之氣一發,萬蛇小弟納頭便拜!”
  一群隊員面面相覷,由凱貝琳帶進隊伍的那幾個索馬里隊員,更是不知道段譽究竟是何許人也,那個莽牯朱蛤又是什么東西,能夠這么厲害。
  看著師少鷹頭一仰,又將第三枚蛇膽吞進胃里,斜眼喉結上下涌動,忍不住道:“老板,人家可是吃了五十多年的蛇膽,才形成了針對蛇的‘殺氣’啊。”
  “啪!”
  師少鷹將第四條蛇的腦袋踏碎,看著那條蛇原本象死了一樣趴拉在地上的身體,猛的扭曲起來,師少鷹就象是一個剛剛獲得了什么重大勝利的將軍般,得意洋洋的道:“小樣,還想裝死咬我?”
  拾起那條天知道是想要裝死蒙混過關,還是想要靠裝死對師少鷹發起自殺式襲擊的毒蛇,師少鷹輕車熟路的摘取出蛇膽,扭頭對著斜眼道:“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吃了總比不吃強!”
  看著師少鷹竟然真的一張嘴,象吃糖豆般將第四枚蛇膽吞進胃中,斜眼突然有了一種納頭便拜的沖動。極品,太他媽的極品了。
  更極品的是,斜眼竟然受到師少鷹的影響,弱弱的來了一句:“生吃蛇膽不好,蛇身上很可能有寄生蟲,其中有一種寄生蟲叫做鞭節舌蟲,進入人體消化道后,可能會導致腸胃粘膜受損,從而產生急性腸胃炎,傷寒,持續發熱等癥狀,就算是沒有寄生蟲,生吃蛇膽也可能產生腹瀉,最好還是把蛇膽煮成湯加鹽,不但衛生而且味道會更鮮美……”
  說到這里,斜眼有了種想要抽自己兩個嘴巴子的沖動,在這個要命的時候,他竟然在向師少鷹建議,怎么吃蛇膽才能更鮮美可口。
  師少鷹思索了零點零五秒鐘,決定接受斜眼在衛生方面的建議,他猛的喝了一聲:“阿維。”
  全身打扮得猶如一臺人型戰車的阿維,扛著自動榴彈發射器屁顛顛的跑過來:“到!”
  師少鷹:“把酒拿出來。”
  阿維眨著一雙誠實的大眼睛,不解的望著師少鷹:“酒?”
  師少鷹一伸手把阿維身上掛的軍用水壺整個拎了過來,“少裝吧,我早就發現了,你小子不但是個吃貨,還是個酒鬼。如果你這只水壺里裝的不是烈性伏特加,我師少鷹的名字倒過來寫!”
  扭開壺蓋,一股濃郁的酒香隨之在空氣中飄散,大大沖淡了周圍那股讓人聞之欲嘔的血腥氣息。
  師少鷹狠狠灌了一大口烈酒,將它咽進胃里,在阿維眼巴巴的注視下,將水壺丟給斜眼:“用烈酒泡蛇膽幾十個小時,咱們是沒那個時間了,一邊吃一邊喝,湊合一下吧。快點,我們時間不多了。”
  下意識的接住師少鷹丟過來的水壺,斜眼的聲帶都打結了:“吃,吃,吃什……我,我,我現在不餓。”
  師少鷹大手一揮,根本沒有給斜眼申訴的機會,他目視全場,放聲命令道:“每人吃二十顆,只許多不許少!腸胃不好的,吃完蛇膽后,再去軍醫那里領上兩粒胃藥和止瀉藥!誰要是完不成任務,別怪我一會拿根管子幫他往胃里填!”
  一想到在半年前,他們接受海上生存訓練時,某位可憐蟲因為嘔吐太嚴重,吃不下東西,師少鷹就已經使出來過一次的“填鴨”戰術,再看看他們腳下掉了一地,可謂是五顏六色的毒蛇,斜眼就不由自主狠狠打了一個寒顫。
  臨時連吞二十枚蛇膽,能不能對毒蛇形成某種微妙的震懾作用,還需要在戰場上去驗證,但是當所有隊員或皺著眉頭,或咬牙切齒,或不動聲色的就著烈酒,吞服了足夠數量的蛇膽,彼此對視中,他們驚訝的發現,他們內心深處的恐懼,竟然沒有那么重了。在有些隊員的心里,甚至產生了這樣的想法……老子已經連吞了二十顆蛇膽,就算最后還是死在蛇口之下,甚至是被它們啃了個干凈,老子也夠本有賺了!
  (未完待續)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