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傾城第一妃》 最新章節: 番外遲來的幸福6(12-10)      番外遲來的幸福7(12-10)      番外佳節喜臨門1(12-10)     

終篇九華手扎

  
  http:www.booksrc.net飛天中文言情小說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中國人過年的傳統,就是一家老少坐在一起吃一頓熱熱鬧鬧的團圓飯,圍著電視看一場春節聯歡晚安,與秦家而言,那已是多年不變的規矩。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www.booksrc.net。
  說的只是家常話,道的也是尋常事,可生活就是這樣的瑣碎,再繁華也是過日子,再不可一試也只是家里尋常一份子。
  一年到頭忙碌著,趁著過年聚一起,人生的幸福,點點滴滴浸透于彼此間的一句噓寒問暖,以及簡單的微笑里。
  飯后,男人們開了兩桌麻將,女人們圍在邊上看著。
  一諾今天的心情特別的好,手氣特別的順,老糊,惹得秦放忍不住笑侃起來:
  “你這是打算往我們頭上賺奶粉錢來了?平常過年,你老給我們發錢,今年看來是想把往年輸給我們的錢全贏回去了是不是?”
  一諾哈哈一笑,痛快極了:
  “那是那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今兒個我一定繳光了你們的家底。”
  他一向很少碰這種東西,平常最喜歡玩的是中國象棋、國際象棋、圍棋,偶爾陪家里人玩,都是漫不經心的,常輸。
  他那輸,通常輸的不是幾個小錢。他不在意,享受的是和家里人在一起海闊天空瞎扯淡的愜意,但這不代表他就贏不了,但凡他想贏的時候,他一樣能贏的漂亮。
  “情姐,跟我出來一下!”
  秦贄和金賢沒有玩,一直坐在邊上吃茶,偶爾過來看一下牌。
  若情偎在一諾身邊看牌,開玩的時候,一諾嚴令在場所有男同胞禁止吸煙,為了下一代著想,男人們很有默契的只喝茶,吃水果,廳室內難得呈現無煙狀態——結婚這么多年,若情這是第一次看他玩牌,這估計是他會贏的主導原因——他可不愿在女人面前示弱了,于是就癟了他們的荷包。
  “嗯,一諾,我出去一下!”
  一諾忙著抓牌,點頭:“園子里冷,出去的話,加件衣服!”
  “嗯!”
  若情微一笑,扶著裙子出去,秦贄跟在身后,金賢站在門口,等他們。
  不一會兒,三人出了門,廳堂內的男人們看到孕婦出去了,趕緊掏煙解饞。
  秦一筱嘻嘻笑著勾住哥哥的脖子,一邊看牌,一邊問:
  “哥……不吃醋么?”
  一諾扯了扯嘴角,回頭敲了她一下,扯掉她的手臂:“小丫頭,懂個屁……”
  但目光還是往門口瞟了一下。
  三生三世的感情,若還不能彼此信任,那些磨難就算是白熬了。
  這輩子,他們只需要安安靜靜,美美滿滿的過日子。
  金賢不會防礙他們的,真想防礙,就沒有他們如今的圓滿。
  他懂的,他們兩個人需要好好談談,他給他們空間談。
  老婆永遠是他的,逃不掉。
  ***
  “這是什么?”
  秦贄的房間以藍色為主色調,跟他的性子一般,很涼薄,但同時,很清爽。
  帶著若情和金賢一起進了他的書房后,秦贄自保險箱內取出一只巧奪天工的玉匣子,慢慢推到她面前,微微笑著說:
  “送給你的恭喜禮物。打開看看吧!”
  若情“哦”了一聲,手指觸上了玉蓋,微涼生溫,這玩意兒,是件價值連城的好東西。在九華的時候,她手上經過寶貝多著,現在,她可以算是鑒寶專家了。
  “哪來了?為何送我?咦,怎么打開?”
  “匣底有九宮圖!”
  秦贄微笑的提醒,去放了一點音樂出來,英文歌。
  金賢倚在邊上目光溫溫的睇著。
  若情翻過來看,果然看到了九宮圖,不覺失笑:
  “怎么,還想考我?”
  “君墨問最喜歡玩九宮圖了不是。這是有人給你出的難題……快動腦筋想吧!里面有驚喜等著你!”
  端了三杯熱水過來,一人一杯。
  坐下后,秦贄和金賢相視而笑,很有默契,這表明他們知道里面藏著什么。
  她不由得瞇眼掃視一眼,再度摸了摸那玉匣子,拿在手上左右看著,整個匣身刻龍雕鳳,栩栩如生,另外龍身鳳體上還鏤著幾個古文字,尋常人肯定不認得,會以為那僅僅是雕飾,可她是認得的,上面的字翻成漢文,就是:“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這是九華文字,是九華宮廷的婚慶用品。
  她記得那日,秦贄曾在古陵里拿了一件東西,應該就是這個物件吧!
  既然會出現在金晟和紫珞的陵里,就代表這東西一定有特殊的意義……
  她細細看了一眼那字體,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涌了上來……
  若情心頭一動,開始破解。
  半個小時以后,玉匣內但聽得“咯”的一下,似乎已經打開內栓,玉匣蓋上彈出一個五行圖,她不覺再度失笑,突然覺得這東西很像以前自己做給熙兒的玩具。可以肯定了,這必是熙兒做的。
  她按著記憶,擺弄著五行圖。
  五分鐘后,蓋面向兩端推移開,映入眼底,首先是一塊雪白的疊的方方正正的錦緞,上面畫著圖形,彩色的,似乎是幅
  畫,她將其挑了出來,打開一看,眼前陡然一亮。
  真是一幅畫。
  一片色彩斑斕的花海,一棵梧桐樹,樹下,男子,白衣,束發,俊美如玉,正噙著一抹深深的淺笑,盤坐在金色的虎紋地毯上,彈著一鳳尾琴;女子,絳裙,宮裝,人面桃花,倚坐邊上,璨璨而笑,素手輕拍,正無比溫柔的睇著在他們面前你追我逐的孩童。
  兩個孩童,二三歲的光景,一男一女,皆粉雕玉琢,女娃娃笑的瞇花大眼,粉裙小辮,手上抱著沾著露水的鮮花,男娃娃,杏衣髫髻,酷酷的眨著眼,笑的極腹黑,正在偷偷的摘女孩子手上的花骨朵……
  那小模樣,男娃娃像熙兒,女娃娃像凌兒……
  整幅畫,極美,極美。
  色彩鮮艷,一顰一笑,惟妙惟肖,就好像是影印的一般,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效果,可見畫畫的人,是用足了感情在里頭,將這一家四口的融融之情盡數勾勒了出來。
  “誰畫的?這丹青,絕的沒話可說了!”
  若情不由得輕輕贊了一聲。
  “你還是先猜猜上面畫的是誰?”
  金賢輕笑的湊上去看:真溫馨,可惜他沒看見。
  若情不說話,手指輕輕的撫著畫中人的臉孔,一陣微微的驚訝在蕩漾開,而后豁然回頭,不可思議的叫出聲來:“這是凌兒和熙兒,還他們的孩子么?”
  兩個男人深深笑出來。
  呀,猜中了!
  若情不得由瞪大眼:“他們……他們竟然這么大了?而且還生了一對龍鳳胎?”
  她低呼著,覺得不可思議,最后還不自摸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吶吶的問:
  “我……我有這么老了,孫子孫兒都這么大了……”
  兩個男人大笑起來,朗朗的笑聲充斥在藍白相間的書房內。
  “不老不老,兩個時空的并不是平行的,我們穿梭其中,自不覺時間飛渡。你在現代文明睡了三天,于九華而言卻已是大半個甲子。姐,你有所不知,你這番之所以可以回到中國,功勞不在我和不離,而在于玲瓏,在于熙兒……”
  秦贄自玉匣內將那本平整放著的手札取了出來,輕輕撫了撫上面的字跡,微笑的遞了上去,說:
  “這是熙和兒凌兒一起撰寫留給你的……你離開后的那些年,在他們身上發生了很多事。這本手扎,是他們成長的見證……十三年光陰,他們盡經坎坷,所幸功德圓滿……大滄帝國終還是順利的交到了他們手上。凌熙盛世,名載青史。姐,他們終還是很苦盡甘來,并且還圓了你和一諾今世的情緣。”
  若情接過手,心緒依舊陷在驚奇當中,摸著那一本厚厚的手稿,心頭感慨萬千。
  書的封面上寫著一行字:《代嫁:我本傾城》,一個關于小熙子和小凌子的愛情傳奇。
  翻開書卷第一頁,她看到篇頭的獨白:
  “一直希望這是一場惡夢,卻不得不在一次次的絕望里,悲哀的承認:這是回不去的宿命。
  “一年又一年,我在別人的手掌之中苦苦掙扎,在屈辱中學會忍耐,在殘酷中學會生存,在丑陋中學會兇狠。
  “多少年了,冰冷的金絲籠將我無情鎖囚,逼著我在里面跌打滾爬,將良知一點點抹煞,將人性一寸寸扭曲,將靈魂徹徹底底埋葬。
  “原以為這輩子注定要成魔——人如魔,心如魔,嗜血如魔,卻不想還能看到你笑靨如花的出現在這樣一個骯臟的地方,擾我計劃,亂我心房。
  “剎那的凝眸,便是一輩子的情殤。
  “扯下你的偽裝,一如兒時那般純真,如春花一樣明艷綻放,而我,再不是當年的翩翩少年郎。
  “天池的凈水,洗不去我滿身的污濁,絕世的醫者,醫不了我殘破的身子,還不了我如玉的容貌。
  “如今的我,一無所有,唯一能做的就是護你周全,以我有生之年,為你尋一個如意夫婿,看九華神洲在你手上繁榮興旺,發出耀眼的光華。
  “你是我黑暗世界里的那縷陽光。
  “我會用我的生命去捍衛這份奪人心魄的璀璨……
  “為什么要一再的追問我是誰?
  “親愛的,請別問我是誰?
  “我只是一個獨獨對你好的魔鬼。”
  獨白人:燕熙。
  她被這段文字刺痛了,抬頭,心疼的問:
  “這是怎么了?凌兒和熙兒,他們發生什么事了嗎?”
  金賢微微一笑,將那書抽出來,合起重新放入玉匣里,站起,說:
  “這故事很長,很悲,但所幸,結局是幸福的,就象你一樣的幸福!今天這種日子不宜看這種傷感的故事。走,陪我到園中走走如何?我想等過了年,就出國去繼續深造,可能會有幾年不回來。”
  若情想了想,怔忡了一下,他想離開?
  她自心疼,他在九華寂寞了一世,為了成全她和一諾,又在這一世一手策劃了他們的相識,然后忍痛割舍,若留下,他心頭必然還會疼,所以,他選擇離開。
  寂寂三世無人陪,將來的人生路上,會有那樣一個女子出現陪他走到底嗎?
  她不知道,唯有微笑,應了一聲“好”,將玉匣捧在手上,兩個人一先一后,出門,秦贄微笑目送,待他們走遠,他重新坐回自己的電腦前,扯下胸口的玉,輕輕的撫著,心里念頭:
  “傻丫頭,你在哪里?”
  ****
  園子里,無風,但冷的厲害。
  古色古香的廊道上,掛著一個個喜慶的紅燈籠,每個燈籠里亮著一盞燈。
  他們一邊走一邊說話。
  金賢提到了很多九華的事,只提開心的,不提傷心事,關于凌兒和熙兒的故事,他一句都沒有提。
  他只說了一句:
  “他們是天生一對,哪怕萬里阻隔,他們還是尋到了彼此,依舊成為了彼此的唯一。”
  時間過的很快。
  一諾找來了,自桃林鉆進他們待著的暖閣。
  這地方是他們小時候最喜歡待的地方,向陽,可以沐陽光浴,他們坐著,談了很多很多,直到門被推開,才知道快十二點了。
  “你們倒是真能躲!”
  一諾笑著進來,打了幾聲打招,看到了擺在桌面上的玉匣子,瞇眼看,微驚訝:
  “我那塊寒池玉,怎么跑這里來了……”
  呵,他的記憶真好,還記得他在九華有塊寒池玉。
  若情微笑,開心的忙拉他坐下,說:“恭喜秦先生,賀喜秦先生,今兒個可是雙喜臨門。”
  “哦?雙喜?哪來的雙喜?”
  她笑的可歡了,眨著眼,興奮的說:“給你看一幅畫兒,保管你看著歡喜……嗯,今兒個,你不光晉級當父親,還晉級當爺爺,呵呵……”
  獻寶似的將那幅畫兒鋪展開來,她歡笑的指著圖中少婦那美麗俏模樣,問:“猜猜,這是誰……”
  一諾湊上去看,手自然而然的搭在她肩上,失聲一笑:
  “喲,原來,這就是阿贄說的那些寶貝,哈,熙兒那孩子還真是有心了……嗯,這哪用猜,自然是凌兒……這兩個娃娃,活脫脫就是他們小時候的模樣……嘖,他們皆說孿生子生的像,他們倒好,全肖像了他們爹娘了……”
  “可不是……”
  若情莞然笑著:“真是可愛呢……”
  金賢悄悄退了出去,不愿插足在他們中間。
  獨自慢慢走在廊道上,回頭時,隔著玻離,看到他們恩愛的依偎在一起,看著他們后輩的故事。
  一諾人似乎感覺了他的離開,抬頭望了一眼,正好與他的視線對上。
  金賢一笑,打了一個“oK”的手勢,揚手,不再回頭,漸漸消失在夜色里,去走屬于自己的道路。
  一諾低頭,將自己的女人摟緊,輕輕的在她額頭印下一個吻,新年的鐘聲正巧敲響,園中突然煙花四射。
  “秦太太,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秦先生!”
  她聽到了敲聲,回以一吻,嫣然一笑,那笑靨,比夜空中怒放的煙花美上千萬倍。
  合上《代嫁:我本傾城》,她倚進丈夫溫暖的懷里,齊看新一年在他們眼前燦爛的開始。
  幸福,進行時。
  **
  全文終!
  感謝所有喜歡第一妃的朋友們。關于玲瓏,關于金賢,將在我本傾城里續寫。群抱!
  www.booksrc.net飛天中文言情小說網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說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