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傾城第一妃》 最新章節: 番外遲來的幸福6(09-26)      番外遲來的幸福7(09-26)      番外佳節喜臨門1(09-26)     

番外佳節喜臨門3

  ”>
  室內,開著暖氣,暖若春日,室外,夕陽斜去,余溫不存,低聲嗚咽的北風卷著幾片殘葉在耳邊掠過,飛落遠處。(..更新我們速度第一)
  若情穿著大紅的高領毛衣裙,瘦身的版型襯著她妙曼的身段,不及膝,微微撒開,裙腳邊上是手工繡,腰際配了一根米色的花式腰帶,腳上一雙黑色滾著貂毛的靴子,全是流蘇,一步一甩,很漂亮。
  才出門,就被一口冷氣嗆到,一諾想都不想立即折回從衣架上取了自己的黑風衣,以及她的米色短外套。
  “外面冷,穿上!我們到外頭去走走,去看看梅花。昨晚上好像開的很好!”
  兩人穿好衣服,相攜出來,他的手再沒有放開她。
  園子里種滿了梅花,據說那是因為奶奶喜歡梅,爺爺就為奶奶種了這滿園子的梅樹。梅花開的時候,爺爺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帶著奶奶在梅林里走走,聞著這沁鼻的花香,憶想當年。
  若情兒時,常來梅林看梅賞梅聞梅畫梅,那會兒,身邊這個男人最愛欺負她了,現在呢……
  她吸了一口帶著梅香的空氣,抬頭睇看他。
  他的手牢牢的圈著她,微微在笑,目光灼灼閃爍,也不知在思量著什么?
  “喂,這樣不好吧!太沒有禮貌了。屋里全是長輩,這么頂撞媽媽,不好!”
  若情輕輕抱怨一聲,自己失儀也就罷了,還拉上她一起墊背。
  好看的唇角緩緩的往上拉,形成一個優美的笑弧。
  他站住了,雙手圈住她的細腰,神情深深的,跳躍著幾絲愉快的神色。
  “就算失禮,也不能喝藥,記住沒有!”
  眼神亮的有點怪異,在開滿梅花的石子徑邊,他的半側臉,被最后一縷陽光照的又紅又亮,那臉上似乎閃著呼之欲出的期待。
  為什么他要這么鄭重其事的叮嚀!
  她凝神看著這個男人,眼神在硬俊的臉孔上巡視,心里則慢慢的消化他話里的玄機。(請記住的網址..)
  一會兒后,她終于意識到了什么,猛的推開他,捂住小腹,然后,看到男人的笑容在眼底一寸寸強烈起來,閃出萬丈光芒。那光芒里,承載著滿滿的歡喜。
  若情覺得自己的呼吸猛的一窒,心跳陡然加快,渾身血脈似乎一下子全燃燒了起來,燙的厲害:
  “你的意思是說,我可能已經……”
  喊出來的聲音,走了調,全不像是從自己嘴里跑出來的。
  “嗯哼!按道理,已經是……你別忘了,我有多努力!”
  他沖她眨眨眼,咧嘴嘿嘿的笑著,笑的晶光閃閃,那么壞心眼,令她不由自主想到一些風~流韻事。
  最近,他們很恩愛,恩愛的都忘了流年易度。
  以前啊,他每每忙的終日見不著人影,現在可不。
  她上班去,他送她,她下htTp:www.booksrc.net19181班回來,他接她——若遇上他忙,就讓司機來載她去公司。等他辦完公,就一起去用晚餐,享受無人干擾的二人世界。
  每到周末,她休息,他就關機在家陪她。哪怕只是膩在一起看看狗血的電視劇,哪怕只是窩在沙發里一起玩很弱智的游戲,哪怕只是幫家里的寵物狗洗洗澡。
  他就像一個居家男人,推掉所有社交活動,和她捆在一起,做著全天下夫妻都會做的“蠢事”,而甘之若飴。
  “也許不是呢……我的生理期一向不準,月信推遲十天半個月的很正常的……”
  所以,她沒有留心……
  “秦太太,你在懷疑你先生的能力!”
  男人危險的瞇起了眼,把頭壓得很低,滿是中藥味兒的口氣沖到臉上,她深深吸了一口,臉上泛起紅潮。
  這段日子,他們如漆似膠的好著,一直沒有采取任何措施。
  一諾覺得他們的年紀已不小,她是時候該做母親了,早些懷上,也許能彌補一些她對于金凌和金搏的思念——那兩個孩子,他們倆人都不曾盡到做父母的責任,如今若再有孩子,必會在他們的手掌心上長大。
  若情被他這種滑稽的眼神給逗笑,隨即又想到在九華的懷孕史,不覺臉上飛起紅霞,伸手捏他的鼻子,踮腳在他的唇上琢了一口,輕笑:
  “這種事也要計較,你丟不丟人啊你!”
  一諾忽而也扯開眼皮,低笑出聲,將她滿抱,攬著她的細腰,一個個碎吻往她微卷的頭發上落下,滿身的蓮香讓人失魂。
  他的這個小女人,依舊如在九華一樣,愛用蓮香味的香精泡澡,這樣的味道,美的不得了,很容易讓人醉倒。
  而她溫馴的嵌在他懷里,一動也不動,享受著這樣的依偎,閉著眼,腦海里想像的全是小寶寶胖敦敦可愛的模樣。
  呀,她要做媽媽了!
  紅紅的唇角,幸福的直翹,金凌小時候那貪嘴吮奶的樣子在眼前不斷的浮現,至于金搏,唉,真是遺憾!
  “要不,我們去醫院查查!”
  她希望是個男寶寶。
  “大過年的,上什么醫院!等過完年,再去確診一下!不必這么著急!這幾天注意一下飲食就好……”
  “可是,我等不及了,怎么辦?”
  若情稍微推開他一點,壓不住心里的興奮,抓著他的衣裳:
  “如果不是,那我不是白高興了!不行,我一定要去查查!懷揣希望的時間越長,就越怕希望落空!!走走走……”
  他不走。
  “咦,這么想懷我的孩子?”
  真是的,這是什么話!
  她瞪他!
  他揚起眉,笑的好神奇,低頭湊到她耳邊,一邊呵氣,一邊咬她那圓潤的耳垂:
  “若真不是,也無關緊要,以后秦先生自會抽出時間好好陪秦太太,一定一定讓秦太太早早如愿!”
  呀,層層紅暈再度迭生。
  “秦一諾!你色不色!”
  真是的,沒事逗她!
  小手探進黑風衣下往她腰際狠狠捏了一下。
  他好不開心,呵呵一下,將她抱住,一本正經的低聲說:
  “先生若不色,就沒辦法在太太肚子里放寶寶,所以,色,很有必要。孔老夫子都說了,食色,性也!”
  “喂,你正經點行不行……到底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
  “去去去……秦先生這就帶秦太太出去,抓個熟人去查一查真相。太太要是不安心,先生日子也難過!不過,依照先生的想法,其實并不太想讓太太現在就懷上……要是真懷上了……先生的福利就沒了,得不償失啊……”
  “秦一諾!”
  “哈哈哈,好了好了,別捏了,很疼的,真很疼……但是,我說的這是實情……福利很重要……你想啊,我們都還沒有度蜜月呢……”
  提到蜜月,他立即緊跟著提議道:“要不,過了年我們去渡蜜月好不好……帶上我們的小電燈泡,一起出去走走!”
  “再說吧!若有了,怎么可以亂跑!”
  一諾在心里嘆息,二人世界才開了個頭,就這么快有小電燈泡來湊熱鬧,有點不甘,可怨得了誰,全是他的杰作!
  ***
  屋檐下,秦一筱看著哥哥攬著嫂嫂往外而去,時不時親著嫂嫂的頭頂。
  這樣憐愛嫂嫂的哥哥,她可是第一次看到。
  她在他們身上看到了幸福的痕跡,她發現他們彼此凝睇的目光里只有對方。
  聽,園子里猶回蕩著哥哥的低笑,以及嫂嫂的嗔惱,這樣的美好,看著讓人感覺欣慰,又忍不住心疼——
  對,心疼,隱隱約約疼進靈魂深處。
  哥哥嫂嫂快要有寶寶了,他們幸福了,金賢怎么辦?
  愛了嫂嫂那么多年以后,他要如何來承受這份拱手與人的痛楚,然后,獨自在黑暗里品嘗那份孤獨?
  待續!本站永久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