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傾城第一妃》 最新章節: 番外遲來的幸福6(09-26)      番外遲來的幸福7(09-26)      番外佳節喜臨門1(09-26)     

番外遲來的幸福6

  “金不離,你……你還真是色坯……我警告你,今天我說了不可以就不可以……我去洗,你要是敢偷偷進來,今兒你就別想睡床!”
  若情推開那張笑意盎然的臉,哦,好一張得意好張狂的臉,半羞半惱的兇了一句,心慌慌的跑開!懶
  “好吧好吧,謹遵太太之命……不過你別跑的這么急啊,我又不是大豺狼……都不拿睡衣?喂,睡衣……呃,當然,你要是故意忘了,我倒是很樂意給你送過來的,順道一起洗哈……”
  滿是戲黠的調調在背后響起,若情大臊,折回,往抽柜內取疊的整齊的絲質睡裙,急巴巴躲開男人笑著邪惡的視線,關進香氣四溢的浴室。
  臉頰,滋滋的發燙,心跳的亂如麻。
  面對落地鏡中那羞韻迭生的自己,若情不覺哧的笑出來,笑容越張越大,越來越亮——放下手上的衣裳,手指撫上臉膀,發現自己緊張的有些過頭了!
  呵,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與他親近,怎么就亂成這樣?
  哦,不對,終究是不一樣的,這輩子,他們到底不曾恩愛過,不是真正的夫妻……
  唔,她記得啊,那一回,她中了蝶變,被他折騰的可不是一般的慘——就是那些不良的記憶揮之不去,令她不由自主生了畏懼。
  ……
  蟲
  出來的時候,房里很安靜,秦一諾已經在書房那邊的浴室洗過澡,身上裹著一件白色的睡袍,開著筆記本,正坐在東窗邊上米色布藝沙發上瀏覽網頁,手上呢,執了一杯咖啡,房子里全是滿滿的咖啡香。
  聽到她出來的聲音,他便將手上的咖啡放到水晶茶幾上,又把筆記本擱在沙發上,寬闊的肩膀懶懶的靠在沙發上,含著笑看著這個屬于他的女人,拍拍身邊的位置說:“過來,我給你弄頭發……”
  燈光下,若情的臉孔,粉嫩泛著紅光,她貼身穿著睡裙,又在外披了一件羊絨睡袍,雪白的,和他身上穿的正好是情侶裝,手上抓著一條白底藍格的浴巾,一邊出來,一邊在抹著頭發,正想去找個電吹風,把頭發吹干,聽著叫,瞄了一眼,去取來吹風機,坐到了他身邊。
  “嗯!好香!”
  他接過浴巾,一邊擦著,一邊笑著說,舉止甚是親呢,說真的,這樣的幸福一直是他最最渴望的。
  “咦,你在干什么?”
  若情輕一笑,美美的享受著他的服務,眼神一閃,看到他正在瀏覽的頁面,一行偌大的字,跳進視線,嘴上跟著念道:“T城皇陵,神秘消失!”
  她不由得定睛細看,耳邊吹風機嗡嗡的作響,男人長長的手指,在她絲一般的發間滑動,緊張的情緒在不知不覺中平靜下來,縱觀網頁,滿是驚訝,讀罷回頭睇他,瞇成線的貓眼透著某種思量,問,“怎么回事?整座山體滑坡,整個皇陵不復存在?”
  一諾扯扯嘴角,把玩著她的發,那么柔軟,透著淡淡的蓮香,在手掌上挑撥著他的忍耐底線,有點心癢癢。
  “嗯哼,就這樣子。‘呯’的一下,地底下炸開了鍋,便什么都沒了……”
  她一楞。
  他聞著她的發香,笑,說:“阿珞,你不該問我的,這事,你比我清楚,古皇陵之所以會炸,全是你的功勞。至于,它會失蹤,也許是‘秦贄’的杰作……我指的是之前的阿贄,不是現在的!”
  頭發干了,他把電吹風關了,擱在旁邊,一雙手攏住她的發,自背后,輕輕吻她光潔的耳垂,睇看她細致耐看的肌膚,那專摯的神色。
  “可是,我還是不明白!”
  那天在皇陵的地下水道里,她因為缺氧而暈了過去,是玉連子將她帶了出來,并且連夜調動專機,帶著昏睡不沉的她一起趕回北京城的,也是玉連子親自救醒了一諾與金賢,反是她,因為在皇陵里吸入了一些毒氣,昏了好幾天,沒能在第一時間慶賀他們的重生。
  這幾天,她也有留意皇陵那邊的動靜,網上的報導只說整個挖掘工作出現問題,想不到封閉了數天消息以后,竟傳出了皇陵平空消失的怪事。
  “別看了,也不必弄明白。這些事都不重要。”
  “你覺得不重要?那你怎么老愛出錢挖陵……”
  “嘖,你說錯了,我一點也不愛考古——以前,我找皇陵,全是因為想找丟失的記憶,想找回你……現在,所有的記憶已經回來,你也已經屬于我,我的目的已經達到,所以,皇陵存不存在,我是不會深入追究的。那些全是上輩子的事,不是嗎?……阿珞,我們現在要做的事,好好珍惜現在所擁著的——嗯,這輩子,不會再有你不喜歡的宮墻征伐,只有簡簡單單的你我他……你只要在意我就好,其他,全都不重要!”
  “啪”,他一把將筆記本合上,笑瞇瞇揚起眉,站起,不懷好意彎腰,一把將她抱起,長發如瀑般滑下,下一刻,便已將她帶上他們的床。
  這種火熱的眼神呵,害得她心里小鹿頂撞。
  “什么……是你我他?”
  身子陷入柔軟時,他高大的身子已覆到她身上,平靜的心又起波瀾,嘴里微微結巴起來,眼神亂瞥。
  “一個你,一個我,一個由我們生產的優質小娃娃,組成我們的家……阿珞……給我生個娃娃吧……”
  湊過頭,親親她的額頭,恣意賞玩著她突然冒出來的紅潮,低聲取笑說:“呀,又臉紅了。不過,我喜歡!喜歡極了!阿珞……你可愛死了……真是惹火的小妖精……”
  靠,真肉麻!
  若情拼命的瞪她。
  他呵呵直笑。
  哈,這個可惡的愛折磨他的小妖精,終于能徹徹底底的屬于他了——不再冷言淡色,不再躲躲閃閃,不再嫌惡抗拒,就像一只溫馴的波斯貓,任由他恣意的憐愛,釋放他沉睡千年的念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