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傾城第一妃》 最新章節: 番外遲來的幸福6(06-20)      番外遲來的幸福7(06-20)      番外佳節喜臨門1(06-20)     

代嫁:傾城第一妃36

  
  “媽,您別說了!一諾會好起來的,他中的是十月離魂。大文學三個月內不會有性命之憂,五個月之后,身體才會一寸寸萎縮。當然,我不排除現代藥物的注入有可能會打亂毒藥本身的屬性。沒關系,我能把解藥找出來。那個古皇陵里一定有解藥。”懶
  林若情語氣肯定的吐出一個定論,令秦母和祖母都露出了吃驚的神色——她們不明白她這一套理論是從哪里搬來的。再看她轉過身看診一諾的架勢,居然有醫者的風范,于是越發納悶:小情學的可是歷史學,什么時候涉足醫學領略了?
  而秦贄,雙眸一亮,又一沉,射出不可名狀的精光,閃閃便如射進幽谷的幾縷朝陽。
  全神貫注在秦一諾身上的若情,完全沒有看到他的神色,手輕輕撫著男人黑密的短發,一頓之后,又低聲用極堅定的語氣說:“媽,如果沒有解藥,那就讓我陪他最后一程吧!這個婚,我不會離!”
  秦母張張嘴,無限感慨,腦海里想到的是四個字:因禍得福。
  三秒鐘的時間,若情下了一個決定。
  斂起神色站起來,她馬上又變回了那個冷靜淡然的林若情,淡淡的就像山間的一泓幽泉,冷清而不羈,回頭,她把一縷頭發綰到耳后:“奶奶,媽媽,我要去皇陵!”
  提到那個不祥之地,秦母眉頭直皺:“那個地方,有什么好去。這一次,機關被觸動以后,傷了好幾個人,現在整個皇陵已經由國家部門接管并封禁,閑雜人等誰都進不去!”蟲
  這件事,若情已經聽說,現在想進皇陵,必須是特派的或者是挖陵專家,若情既然想到要進去,心頭自然已經有了主意,微一笑,上去扶住婆婆的手臂:
  “所以,小情想請爸爸給我申請一個名額!我聽子韞說了,現在負責‘皇陵’這個案子的負責人,是爸爸的戰友……媽媽,這趟皇陵之行,我是勢在必行的,介紹信這件事,只能拜托媽媽了……”
  “小情,不是媽媽不愿意,而是那個地方太危險了。大文學聽說那機關一起動,整個皇陵已成為一處無人可進的神秘死亡窟,還是等專家們……”
  “媽媽,時間不等人,我等不下去了。這般漫漫無期的等待,會讓人瘋掉,而且會錯過最佳醫療階段。病情刻不容緩啊!媽媽,您放心,我不會有事,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出來!”
  整個陵墓的機關結構圖,若情在九華的時候看過,并牢牢記在心上,如果沒有意外,那些解藥應該置放在一處耳室內!
  秦母還是不贊同。
  這時,沉默無語的秦贄忽然插進一句話:
  “嬸嬸,去看看也好,要不然嫂子是不可能死心的!我可以陪嫂子一起去!我對于這種機關什么的非常感興趣,就煩三叔多申請一個名額,容我也去看看眼界。”
  稍作停頓后,又續道:“嬸嬸,所有機關的布置,都有一定規律,只要打出其中密碼所在,一切就可迎刃而解。就放我們一起過去吧!也許我可以幫上一點忙!”
  秦家的子韞,是個天才級人物,最擅常電腦破密。
  “子韞,你也瞎湊熱鬧!”
  秦母大皺其眉。
  秦贄只是笑著,極力說著好話。
  又是一番好說歹說,秦母這才頭疼的和在部隊里上班的秦父通了電話,沒幾句話,就把事情敲定。大文學
  臨走前,若情又到隔壁的監護室內探視金賢。
  昏迷離魂去九華之前,她一心兩用的照看著秦一諾和金賢,當時的感覺是極復雜:一個是結婚五年的丈夫,一個是青梅竹馬的情人,兩個人都為了她而受傷,她緊張金賢那是理所應當,她擔憂一諾,甚至于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惶恐,那滋味就極為詭異了——到如今,才知道原來那份詭異,就是:愛!
  還有一件事,特別特別的玄奇——
  她記得清楚啊,在九華的時候,她分明死在金賢的懷里,為什么一轉眼,醒過來后,他也在中國?
  這當中必有錯綜復雜的內情,等救醒了他與一諾,那些迷底就應該能揭曉了吧!
  “機票已經訂好,可以連夜奔赴T城!”
  秦贄忽然走近,低聲說。
  若情點點頭,給金賢掖了掖被角,轉頭,秦贄雙手插袋,正倚著墻角睇著自己,全眼的探究之色——以前這個男孩看她的眼色可不是這樣的。
  這種眼色,很洞燭人心!
  “為什么用這種眼神看我?”
  若情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重新圍起羊絨圍巾,往門外走出。
  秦贄只是笑,似乎在衡量該不該說。
  她沒有再追問,越過他,他卻突然站定,聲音低磁的問:“嫂子,你怎么會知道他們中的十月離魂!”
  病房內的暖氣很足,暖若春陽,但是,背脊骨上卻驀的生出一陣冰寒,整個心上的弦,一剎那間似乎被人驚彈,發出曠今絕古的聲音,讓人振聾發聵。
  若情緩緩的轉過身,長長的頭發,轉出一個優美的弧線,那素來溫溫靜靜的眸子里,迸出煞人眼的光:
  “你是誰?”
  這個世上怎么可能有人知道“十月離魂”?
  ****
  飛機直達T城時已是深夜,若情和秦贄一起入住到一家國際酒店。沉沉睡了一夜,第二天天亮,兩人手執介紹信去了文物局,又經過相關部門審批之后,才得到特許,然后,在特派專員的陪同下開車去了皇陵。
  原本,這座皇陵已挖掘到主墓室,只待一一破除皇陵中里的各種機關,就可以將陵中的陪葬器皿,以及主墓室內的水晶棺一并運出去,以作研究。
  二十幾天以前,因為林若情無意間觸動了機關,開啟了皇陵的第一道防御系統,不僅令這一次挖掘工作的助贊商九華集團的CEO秦一諾先生及妻弟金賢先生遭了機關暗算,同時,部分在其他陪葬室內勘察陵墓結構的工作人員,同一時間吸進了不可名狀的毒氣,送醫院搶救的結果,生命體征垂危。
  全體人員安全撤離后,隔數天,工作人員進入皇陵時,驚駭的發現所有地陵結構已全部移位。其中某位考古人員摸了摸原本不存在地柱,整個地陵再次發生大異動,所有通道自動封死,至此,地陵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密室,考古人員對此束手無策,同時,又不由得驚嘆造墓人那足可震撼世界的建筑本領——一
  后,一工作人員撰文發表于網絡。
  很快,這件事引來了不少國際知名考古專家的側目,大家紛紛來華,申請考察,一起揣測著皇陵的朝代,以及墓中不腐之尸的神奇。
  當然,如今,他們只能憑借當時入陵人進去時所拍到的畫面,來嘖嘆陵墓里的奢華,以及幽靜如世外桃園般的遺世獨立。
  半個多月過去了,通過中外專家們的一致研究,倒是找到了一處入口中,然后,他們驚奇的發現原本的帝王陵不見了,他們所挖到的竟是一片護陵兵馬俑,其數量之多,雖不及秦始皇陵,但所出的陶俑,卻是一件件保護完整,鮮亮如新,完全不像沉睡了千年,而神秘的帝王墓室則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些外國專家原想入陵一探究竟,皆被四周射出的羽箭給逼的退回。為了不破壞文物,現下,所有專家一籌莫展。
  聽完專家的介紹,若情就走開,神色平靜的回到地面的休息室里取水喝。
  秦贄跟在她身后,一直是一副深思的酷臉,等休息室里沒有外人,他問若情:“你確定你真能活著進去,活著出來?”
  “這世上怎么可能有百分之百可以確定的事?凡事都會有風險,就算喝口水也有噎死的時候。如果你怕死,可以不必跟來……”
  若情睨眼看著這個自稱也來自九華的男孩子,而且還是個落魄皇孫。
  他說十歲那年,他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闖進了皇陵,想盜取墓中的一本兵書,結果中了一箭,昏迷之后,離身的魂魄就到了這個奇怪的地方——
  她聽得他這么說時,曾把嘴巴張的可以塞進一個鴕鳥蛋,而且,據說那是旃滄皇朝落敗兩百年以后的事了,嗯,反正就她聽來,那完全就是一件天荒夜談的怪事。
  待續!
  小說吧的親,本文首發于紅袖,晨沒有小說吧那邊的操作權限,故無法與你們留言,親若想看新文,請到紅袖來搜索,小說名:《帝王業:誤惹鬼面九爺》。謝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