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傾城第一妃》 最新章節: 番外遲來的幸福6(12-10)      番外遲來的幸福7(12-10)      番外佳節喜臨門1(12-10)     

代嫁:傾城第一妃34

  ()夢魂幽幽,春衫濕透。
  多少恩愛隨風而去,多少牽掛已成嘆息。
  三十年舊景皆在眼前閃過,愛恨癡狂痛斷心腸。
  那些可愛的人呵,要她如何放得下?
  玲瓏九月,自小伴她長大,情義深長;韓家東子,忠心耿耿護著她;祖師婆婆音訊全無,生死未卜;雪大哥遠走天涯,憾不能再見;還有太皇上,如今滿身病痛養于祈連山上,金賢原想過了年,便帶上她與孩子們一起去恭請太皇上上回宮,以頤天年,盡享天倫……懶
  結果呢!
  光華易逝,歡情難守,人生匆匆就這么一世。
  她如此一走,金賢要如何獨立撐起整個國與家?
  隱隱心疼!
  淚流難止!
  懷著滿心的悵惘睜眸,臉上一片濕漉漉,四周是黑沉沉的看不分明,迷離的線視里映進了一頂流蘇吊燈。
  這燈具,有九尾鳳凰,銀白色,盤于玉制的蓮花上,花朵層層綻放,反翹的花瓣尖尖下掛著菱形的水晶明珠,整個形狀漂亮而奢華。
  一諾曾說過,這玩意是空運過來的了,制造商花了半年功夫才造出來,絕版的東西。
  他沒說價錢,那個人從不缺錢,也最舍得花錢。反正識貨的人都知道“秦宮”的物件,全是稀罕貨,就如同不離給她造的“秦宮”一樣,什么都是獨一無二的。蟲
  等等!
  她看到什么了?
  呼息猛的一顫,她陡大了眼,翹起頭,習慣性的往床頭柜上去按開關,下手急亂,手心往下一按,把三個開關全按了下去。
  “唰”的一下,朦朦朧朧的床燈,七彩奪目的吊燈,以及蓮形的壁燈,在同一時間亮了起來,眼睛一下子受不了強光的照射,條件反射的瞇上。
  正這時,“吱扭”一聲,門開了,有人推開門走了進來。
  “咦,小情,醒了呀?”
  一個略微蒼老的聲音含著滿滿的驚喜問著。
  她一呆,揉了揉眼,坐起,絲滑的被子滑落,呀,頭疼的厲害,她伸手去扶,手指觸到了繃帶一樣的東西,受傷了嗎?
  睜開眼時,床上一沉,有人坐了上來,額頭被人捧了過去:“怎么了?頭很疼嗎?哦,乖囡囡,別動別動……這頭上,可流了不少血呢!”
  來人很關切的問。
  下一刻,一張溫潤而慈愛的臉孔跳進眼里。
  “奶……奶?”
  她把眼瞪的大大的,坐在眼前的人,銀發蒼蒼高盤,發型梳的一絲不茍,發髻上插著的是去年時候,一諾自法國帶回的中國簪,簪花形如紫荊,掛著一顆明珠,被強烈的燈光一照,晶光閃閃,竟然是她的祖母:李謠女士。
  “干什么呢?一臉被嚇到的樣子?”
  祖母用她修長略顯干枯的手指摸著她細致的臉,那么小心翼翼,等感覺燒退了,嘴里才松了一口氣:
  “嗯,好了好了,燒退了,再養上一天,應該就沒事了。怎么樣?是不是頭很暈?大前日到今天,你一直在發燒,燒的厲害,都四十一度了,昏昏沉沉的,就聽得你在胡言亂語。陳醫生一天來回好幾趟,可把奶奶給急壞了。瞅瞅,三天不吃不喝的,小臉都瘦了一圈了……”
  奶奶還是一如平常的愛嘮叨,將她當作了還沒有長大的孩子。
  她極不耐煩,聽不進去,急急的抓住那雙自小教她寫字讀書的手,問了一個蠢的不能再蠢的問題:
  “這里是哪里?”
  “啊?”
  祖母一時接不上話,瞪大眼,上下直掃,盡是錯愕的表情,另一只手再度爬上她的額頭:“都退燒了,怎么還在泛迷糊?這里當然是你和一諾的家呀!”
  “我和一諾的家?”
  她喃喃的重復了一句。
  “當然是你自己家?要不然你還能回哪?小情,不管一諾做錯了什么,兩夫妻么,床頭吵,床尾合。今兒個奶奶可把話給你撂下了,這回一諾那孩子是為了你才昏迷不醒的,我們林家,素來講究知恩圖報……呀,小情,你怎么了?”
  話還沒有說完,這孩子就摸著自己的臉,飛快的踢掉被子,跳下床,往浴室而去。
  老太太急匆匆跟過去,不太明白自己的寶貝孫女為什么變的這么神經兮兮。
  是不是被一諾的事刺激到了?
  老太太想到陳醫生離開時曾跟她說過:待秦太醒了一定去醫院做一次頭部掃描。
  歐美風格的豪華浴室內,鑲著一面古色古香的圓形梳妝鏡,足有一人高,紅木護邊,龍鳳成祥,雕工細致。
  自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鏡子里的人……
  長發飄飄,一襲絲袍,腰際松松垮垮的系著一個蝴蝶結,袍身上繡著映日秋蓮,兩根吊帶系在雪白的肩胛骨上,柔軟的垂下,纖纖瓜子臉,有點蒼白,漂亮的雙皮眼,閃著震驚之色——五官不會美的夸張,卻精致而耐看,顯露著為人師表的斯文以及秀氣。
  面前所看到的人,不是傾國傾城的秦紫珞,而是明麗動的人的林若情!
  她不可思議的張大了嘴,伸手蔥白的手指,撫上鏡子里的那個人,驚怪的直叫:“我……我沒死……我……我回來了?”
  “啊?這是什么話?什么死呀活的?小情,你在胡說些什么呢?”
  祖母走了過來,疑狐的看她:“是不是燒壞腦子了?”
  想了想,心里忽有了擔憂,繼而轉身往房門外叫嚷著:“子韞,子韞,快備車,小情醒了,我們帶她去醫院,再仔細做一番檢查!還有,小張,快給太太煮些清淡的食物,餓了這么幾天,一定餓昏了……”
  祖母的聲音遠去,整個世界變的靜悄悄,只有自己的呼息聲在不確定的抽拉,一長一短,似飽受了莫大的驚嚇。
  她像一個呆子一樣站在鏡子前,一時之間,分不清楚自己是在做夢,還是清醒的?
  眼前的一切,分明都是她最最熟悉的,卻在這一刻,變的格外的陌生。
  緩緩的走出浴室,迎面看到的是床頭上那一副巨大的婚紗照——
  秦一諾穿著一襲燕尾服,淡笑微揚,盯視著倚在欄桿上安靜如水、穿著白色婚紗的她,他一手攬著她纖細的腰,一手輕輕撫上她的發。
  背景,是一片飛揚的粉色瓔花,幾朵花瓣落在她的頭紗上,幾朵猶在空中飄飄灑灑,男人似乎在看她,又似乎想替她撿掉頭上的花辯……
  一直以來,她都不喜歡男人的碰觸,那番拍婚照,攝影師讓他們擺各種親密的pose,害得她臉紅發紅,渾身不自在。
  一諾曾低低笑侃的斜睨她說:“這么怕我,以后怎么和我過一輩子?我都沒動你一下,你就已經像刺猬一下,張開毛刺想扎我……喂,丫頭,我們以后可是夫妻,你都上大學了,應該懂什么是夫妻之道吧!”
  她聽著不說話,臉紅大臊的躲開。
  后來拍的一系列婚照,她的心態一直在抗拒和順從之間苦苦掙扎,最后只能理智的接受他將是她的丈夫這個事實,極配合的拍了一系列的唯美婚照。
  照片拿回來以后,家里人都極贊。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們家小情和小諾這么有夫妻相,瞧瞧啊,多配……完全詮釋了什么是天作之合。”
  祖母特別疼愛一諾,看到她嫁給一諾這樣一個出色的小孫孫,笑的老花眼瞇成一條線。
  一幕幕舊景,便在眼前。
  紫珞,不,應該說是林若情神色恍惚的坐回床上,腦子里一片混亂,所有的情景分明皆停頓在九華洲,為什么睜開眼,看到的是祖母?
  她用手托著發疼的后腦勺,呆呆的抬頭環視這個對于她來說無比熟悉的冷清房間,五年的婚姻生活里,她每日就歇于此處,獨品一室寂寞和冷清。
  往事不堪回頭,目光流轉之下,她看到了床頭柜上的白色ihone,傾過身將其拿在手上,赫然看到上面顯示的時間是2008年11月25日。
  今天是25號?
  頭,越發生疼!
  她記得清楚,玉連子帶她離開去九華的那天是22日。
  三天!
  她奇怪發熱昏迷三天,竟抵足了她在九華的三十年?
  天吶,她所經歷的一切,到底是真實存在過的,還是大腦皮層自導自演所產生的幻覺?
  她皺著秀氣的眉,無助而胡亂扒著長發,忽然感覺到手上有什么拂過肌膚,生出幾絲奇異的涼意。
  林若情將手湊到了眼前來看,不覺一呆,細致的手腕上,系著一根紅繩,紅繩上綴著一顆玉珠,燈光一照,折射出一束璨殩生輝的晶光。
  呀,是玉連子的那枚珠玉!
  這是不是可以說明九華的一切是真實發生過的?
  她便是九華那位盛年而歿的皇后:秦紫珞!
  林若情心里不覺又驚又喜又悲痛——
  九華的秦紫珞死了,滿帶遺憾的重歸現代做回了林若情,那么,不離呢……
  待續!
  新文:《帝王業:誤惹鬼面九爺》已開坑,歡迎喜歡晨筆風的親親前來入坑,是金凌的故事哦!
  地址:http:novel.hongxiu.coma410249!
  親親們入坑時一定到評論區坐坐哈!嘿嘿,晨想知道誰會跟文!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