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當家》 最新章節: 第2548章吾真煉馴獸陣(11-17)      第2547章人不為己天誅地滅(11-17)      第2546章絢靈樹枝九尾血鸞(11-17)     

大當家2529 愿師姐安康

  瓦羅、凌天的文官武將們皆是同樣的義憤填膺。
  “她四星王欺人太甚,我們瓦羅人不要面子的嗎?”
  “不行,絕對不能同意。”
  “四星不過區區低等位面,我們可是中等大陸啊!怎能讓他們在頭上作威作福?”“
  ……”的
  確,瓦羅大陸在中等位面之中,不說一定排在首位,綜合實力在前三是有的。
  而四星不過是低等大陸的最末流而已。要
  他們對四星點頭哈腰,俯首稱臣,怎么可能?
  他們絕不會做出這樣恥辱的事。此
  乃國恥!夜
  輕歌是實打實的幻靈強者,若單打獨斗,他們還真不敢與之爭鋒。
  好在,他們的大皇子回來了,諸神天域的內閣弟子啊。
  僅僅十年,就成為了內閣弟子。這
  一次,他們要討回這口氣!
  無數人,都看著十年一見的大皇子。這
  是他們的殺手锏,是他們殺向四星的銳器。
  只是大堂之內無數人敘說紛紛,士氣高漲。
  “天兒,一路趕來,你可累了?”凌天王擔心的問。“
  快去備上好酒好肉給天兒。”瓦羅王急忙道。“
  父皇,瓦羅王殿下……”大皇子身著藥宗內閣弟子的服飾,白袍似雪,肩佩象征著藥宗榮耀的勛章,聽到凌天王等人的話,大皇子亦是萬分憤怒:“區區一個低等大陸的土地王,也敢欺我瓦羅?”
  大皇子雙手環胸:“父皇,瓦羅王殿下,請給我一支軍隊,我定叫她四星王做人!”
  “好,好,好!很好,不愧我凌天的大皇子,我這就給你糾集一支十萬修煉者的軍隊,你火速前往四星,要他們四星臣服瓦羅!”凌天王鄭重其事地拍著大皇子的肩膀,哈哈大笑,一改方才的怨憤憋屈,大笑。“
  十年來天兒第一次回瓦羅,這一次,我等都陪著天兒去征戰四星!”瓦羅王提議。
  凌天王點頭:“便如此了,十萬軍隊,瓦羅凌天百官以及我們兩王,都親自前往四星。本王倒要看看,一個四星土皇帝,能有什么翻天的本事。”大
  皇子單膝跪下:“天兒定不辱吾王之命!”
  凌天王與瓦羅王齊齊把大皇子扶起。
  “你現在身份貴重,是藥宗的內閣弟子,這樣的大禮可使不得!”“
  ……”一
  支十萬人的軍隊,一個藥宗內閣弟子,一群瓦羅凌天的官員,兩個中等大陸位高權重的王,向四星發起進攻。此
  戰爆發在南冥,輕歌、九辭與蕭如風等人早早就到了四星南冥之地。南
  冥的守衛,忠心臣服于輕歌。若
  說在以前,輕歌只是一個傳奇。
  那么現在,她已經成為了所有人心中的信仰。帳
  篷內,輕歌等人密集在一起,商討此事。
  “聽說瓦羅凌天的大皇子回來了,那可是藥宗內閣大弟子啊……”蕭如風嘆息。
  云青青轉頭看向自家未婚夫,“藥宗內閣大弟子?那是什么?很厲害嗎?”
  “諸神天域有四部五洲,五洲境內,權重者乃是神域,神域之下,三宗鼎立。藥宗乃三宗之一,能夠成為藥宗的外門弟子都是無上的榮耀,外門弟子據說至少淬煉五年才能成為內門弟子,而且還是萬里挑一的人選,而內門弟子亦需要三年鍛煉才能成為內閣弟子,內閣弟子之上,是宗師弟子。宗師弟子之中,大宗弟子地位最高,甚至有可能成為藥宗的下一任宗主。”蕭如風解釋道。
  聽了一遍蕭如風的解釋,眾人心情愈發的沉重了。“
  如此說來,凌天大皇子能有十年時間成為藥宗內閣弟子,實乃奇跡?”云青青說。蕭
  如風點頭,哪怕他再也不想承認,也不得不說凌天大皇子的成就。“
  青蓮一族的族長都要朝我們歌兒下跪,區區一個藥宗內閣弟子又算得了什么呢?”輕紗妖說。眾
  人對視一眼,久久不語。“
  歌兒,此次你不要出手了,你現在前途無量,不比那什么大皇子差,現在不能作繭自縛。此次瓦羅的進攻,我們會自己想辦法!”祖爺道。
  “是啊,歌兒,你該停手了,你已經仁至義盡了,這件事不能影響到你的前途。”夜無痕憂心忡忡。眾
  人沒有發現的是,此刻輕歌的眼神尤其怪異了。
  藥宗內閣大弟子?
  是個什么……
  九辭也一臉無語,他乃映月樓主,妹妹是三宗弟子,藥宗內閣弟子,算什么玩意兒?九
  辭正要解釋一遍時,士兵帶著一陣涼風急忙忙地走進帳篷內:“瓦羅軍隊到了,已經在攻我南冥城了!”
  “走”輕
  歌把桌上的明王刀拿起,走出帳篷。
  “歌兒?”祖爺皺眉。
  蕭蒼道:“輕歌丫頭,不要任性。”
  “你們不要擔驚受怕的了,一個藥宗內閣弟子,弄死他,比弄死一只螞蟻還簡單。”九辭眼中一抹狡黠的光,他還是決定不把事實真相告訴給這群人。
  他想看看,他們震驚的樣子。
  蕭如風、夜無痕狐疑的看著九辭。那
  可是藥宗內閣弟子……
  南冥城前,十萬軍隊,其中凌天大皇子脫下了藥宗內閣弟子的服飾,身穿閃著寒芒的盔甲。他
  與瓦羅王、凌天王坐在馬車內暢飲著美酒,咂了咂舌,“還是家鄉的美酒甜,說到酒,我們藥宗大師姐喝酒那叫個猛!”他
  平時一直在鉆研煉藥之道,只在那日藥宗煉藥場盛宴,見到了藥宗大師姐夜輕歌。聽
  說,是一個來自低等大陸的人,不出兩年時間,成為了三宗弟子,成為東洲之帝。
  “父王,瓦羅王殿下,你們不知,我們藥宗大師姐,那叫個貌美如花,據說來自低等大陸,兩年時間就成了大宗弟子,未來藥宗都是她的。而且她還有個哥哥,是映月樓的樓主。映月樓你們不知道吧,是諸神天域最強的殺手組織,哪怕是三宗人看見映月樓主,都是聞風喪膽。”大皇子說。
  “低等出身,兩年時間就成了大宗弟子?這等成就,豈不是比你的還要恐怖?”凌天王詫異。大
  皇子:“兒子乃米粒之光,怎敢與日月爭輝?”
  瓦羅王感嘆:“看來,現在已經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了。不知那位大師姐叫什么名字,來自于哪個大陸,此人前途無量,我們若去她的故鄉大陸結交一番,倒是我瓦羅之幸。”“
  什么大陸不大清楚,名字叫夜輕……”
  大皇子還沒有把話說完,外面便有瓦羅凌天的士兵來報:“四星王和北月國王出來了!”
  “好,出來就好,就怕她不出來!”凌天王拍桌而起,“天兒,瓦羅人的這一口氣,全靠你了。”“
  父王放心,兒子定凱旋!”大皇子壯志凌云!
  凌天、瓦羅雙王非常的欣慰。大
  皇子與兩王走下馬車,身后是十萬人的軍隊,大皇子尚未見其人,便聞其聲:“四星王,勸告你一句,最好即刻歸順于我瓦羅!”
  “歸順瓦羅!”
  “歸順瓦羅!”
  “……”十
  萬士兵,高舉兵器,異口同聲,士氣如火如荼。“
  歸順瓦羅?你……是活在夢里嗎?”城墻上的輕歌,嗓音清冽。
  有一瞬間,大皇子覺得這聲音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大皇子站在十萬軍隊前,抬頭看向城墻上的女子,準備了千萬叫囂的話,全部梗在咽喉出不來。
  怎么會……
  大皇子渾身一個激靈,宛如五雷轟頂般震驚。
  終于,大皇子明白。四
  星大陸,就是大師姐的故鄉!
  大皇子不敢相信般再詢問一遍:“父王,四星王叫什么名字?”
  “夜輕歌?”凌天王雖不知千鈞一發時大皇子為何要問不相干的話題,卻還是如實回答道。
  大皇子已經徹底的絕望,輕聲說:“父王,就如四星王所說,割讓疆土,依附四星吧。”
  “什么?天兒?你瘋掉了嗎?”凌天王驟然松往后退了數步,壓低聲音怒道:“你可知這意味著什么?你在藥宗不是內閣大弟子嗎,你一只手就能讓四星翻天覆地,那夜輕歌也不是你的對手啊。”
  “天兒,你真是說胡話了。”瓦羅王皺眉。
  凌天大皇子深深嘆息一聲,松開了凌天王的手,脫掉了盔甲,獨自一人走向城墻。
  沒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唯獨輕歌,雙眼含笑,唇角上揚。九
  辭吊兒郎當地坐在城墻上,垂眸俯瞰著凌天大皇子,“求生欲倒是挺強。”
  而瓦羅人則以為凌天大皇子是要一人獨戰群雄,只不過讓他們有些懵的是,獨戰四星群雄,為何要脫盔甲?莫
  不是蔑視四星,畢竟連盔甲都不穿,是對敵人的蔑視!然
  而,下一刻,十萬士兵,全都震驚。
  震驚的不僅僅是十萬士兵,還有南冥城內的眾人。
  但見威風凜凜的凌天大皇子,走至城墻下,城門前,突然畢恭畢敬跪在地上。“
  藥宗內閣弟子,拜見大師姐,愿大師姐安康。”大皇子虔誠的說。他
  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從他看見夜輕歌的那一刻開始,瓦羅只能歸順四星。瓦
  羅凌天的文武百官面面相覷,隨后詫異震驚的望著凌天大皇子,說不出話來,如鯁在喉。瓦
  羅凌天的十萬軍隊,個個像是生吃了老鼠肉,臉色難看的很。
  夜青天、云青青、祖爺等人,驚呆了。這
  ……?
  嗯……?
  啊……?
  此乃他們的內心活動。
  千言萬語不足以道出他們此刻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