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最新章節: 第6683章哥幫你揉啊(08-22)      第6682章墓室再遇美女(08-22)      第6681章古怪歌聲(08-22)     

超級兵王6545 同階無敵

  “走吧,沒必要組什么隊!”
  葉謙道,不過兩三個時辰的路程,真遇上十人一隊的井木部落大能,他也有信心帶著茍沛然安然離開。
  “好的,前輩!”茍沛然心頭一緊,卻不得不應下,心里祈求這回運氣好一點,其實不遠處就有一個小聚集地,可以組到臨時的隊伍,但身邊之人做了決定他,自己的小命還在人家手里攥著,他根本不敢多嘴。
  在茍沛然的帶領下,兩人往白風黑市那邊趕,中途還遇見一波波井木部落的半妖劫匪,修為普遍在窺道境一重到六重不等,大約十來號半妖,見到兩人沒有主動上來挑事,卻在后面緊緊跟著。
  “這些半妖什么情況,就這點修為還想劫掠我們?”葉謙不解地問了身邊的茍沛然,就算是正常窺道境七重大能,吊打這些半妖十幾個也沒問題,這是修為上的碾壓,井木部落的半妖哪里來的自信跟在他們身后。
  “前輩,他們應該不會動手,只是確定咱們位置,估計已經通知窺道境七重的大能隊伍過來,到時候他們也能跟著得到一些好處!”茍沛然苦笑。
  “原來如此!”葉謙恍然大悟,眼中劃過一絲古怪問道,“他們這么大搖大擺地跟著,不怕我殺了他們?”
  對葉謙來說,殺了后面的跟屁蟲,真不是多麻煩的事情,浪費幾個呼吸的時間,解決下后面的麻煩,還是相對值當的事情。
  “殺了他們,咱們就走不出井木部落了,井木部落睚眥必報,別說殺了,傷了他們,那些井木半妖大能都會十倍百倍報復回去!”茍沛然苦笑道。
  “這個井木部落還真是有趣,既然如此,直接甩掉好了!”葉謙不由得笑了笑,加快腳程,與茍沛然一起,往白風部落奔去。
  窺道境七重大能想甩掉后面的一群小輩跟屁蟲,那些半妖還真沒什么好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兩人消失。
  葉謙與茍沛然前行沒多久,就見到一排十個半妖大能一字排開,堵在前面,每個大能嘴中都長著兩顆長長的獠牙,身后尾巴上下分為兩叉,正是井木半妖特有的模樣。
  “兩位道友何必這么沖忙,交了過路錢再走不遲!”為首的井木半妖大能是窺道境七重巔峰修為,黃色的豎瞳帶著奪人心魄的神采道。
  “前輩,怎么說?”茍沛然額頭有冷汗滲出,傳音給葉謙問道。
  十個打兩個,葉謙會不會有事茍沛然不知道,但他肯定第一時間直接跪了。
  至于交錢保平安,更不太可能,茍沛然的儲物戒指已經上交給葉謙,渾身一毛線都拿不出來,指望葉謙為他付五千萬靈石的賬,恐怕也只能想想。
  “過路錢多少?”葉謙心里嘆了口氣,趕個路怎么這么多事,這斷魂山脈外圍比以前難混得多了。
  “一人五千萬高級靈石,或者等價高階天才地寶!”為首的井木半妖大能笑得很滲人。
  “進來一次五千萬,出去會不會還有一次?”葉謙一臉沉思問。
  “不會,只此一次!”為首的井木半妖大能頗有耐心回答。
  “可以不交嗎?”葉謙真誠地問。
  “可以,打一架,贏了你們就可以走了!”為首的井木半妖大能嘴中獠牙閃爍著寒光道。
  “是這樣嗎?”葉謙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在為首的井木半妖大能身前,一柄古刀架在脖頸上。
  “你干什么?”
  “放了三長老!”
  “人類,想死嗎?”
  齊刷刷的,其他九個半妖大能又驚又怒將葉謙圍住,各式兵刃出現在手中,靈力吞吐閃爍著光芒,全都對準了葉謙,大有一言不合,亂兵砍死的樣子。
  “空間秘術?”為首的,被稱為三長老的井木半妖大能看了看脖頸上的古刀,而后冷冷地注視著葉謙問道:“人類,你是仙盟元家的人?”
  “不是,我是柳土部落的客卿!”葉謙搖頭,他已經答應鴻涂山主,在前往星宿天宮之前,不暴露身份,若非如此,把身上星宿天宮正式成員的令牌拿出來,井木部落根本不敢拿他怎么樣。
  “這次是我大意了,你可以帶人走了!”井木部落三長老瞥了眼葉謙腰間掛著的柳土部落客卿令牌,聲音中帶著森寒之意道。
  其他九個井木部落大能半妖聞言,仿佛看著一個死人一樣,沉默著讓開了一條路。
  “那就多謝了!”葉謙笑笑,收起到,淡定地從一眾井木半妖大能中走過,來到目瞪口呆的茍沛然身前,拍了拍茍沛然肩膀,燦爛一笑:“走了!”
  “哦哦!”茍沛然愣愣地點了點頭,跟著眼前的腳步,從一眾井木半妖大妖身邊經過,繼續向白風黑市那邊趕路。
  “三長老,就這么放了他們?”一個井木部落的半妖大能恨恨地望著葉謙和茍沛然遠去的背影問道。
  “現在追上去,還能吞了他們,很久沒吃血食了,這么年輕的窺道境七重大能,血肉一定相當美味!”更有一個瞳孔血紅的半妖大能吞了口口水問,他滿是細小倒刺的猩紅舌頭舔著獠牙問。
  “你想死嗎?”三長老橫了一眼,手掌閃電一般摑向要吃血食,瞳孔血紅的半妖大能,直接將觸不及防血瞳半妖大能扇飛了十幾米遠。
  “敢打我,信不信吃了你啊!”血瞳半妖大能空中翻了個跟頭,四肢抓地,仿佛一頭狩獵的猛虎,血色的豎瞳中彌漫著瘋狂的殺意,呲著尖銳的獠牙,低吼道。
  “想吃我,再修煉兩三百年吧!”三長老冷笑,指著剛才兩人離開的方向,道,“那兩人應該是去白風黑市,等他們出來,我做主,無論你用什么手段,殺了他們,尸體就留給你當血食!”
  “老不死的,你的說!”血瞳半妖大能舔了舔嘴唇,向著剛才兩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三長老,少族長他不是故意的,估計忍了太久,血癮昏了頭,讓他一個人對付剛才那兩人,恐怕有點不妥,萬一出了事,族長那邊實在沒法交代啊……”剛才最先出口的半妖大能臉上帶著猶疑,委婉規勸道。
  “有什么事我擔著!”三長老望著血瞳半妖大能消失不見的遠處,冷淡道,“早就跟族長說過,那本邪功不能修煉,好高騖遠,不聽老人言,現在好了,短短十來年,性情大變不說,還染上了血癮,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生吞修煉者,連自己族人都不放過,偷偷摸摸就以為別人不知道么,生生活成了畜牲的模樣!”
  “少族長也想戒掉,這都忍半年了!”那半妖大能苦笑分辨了幾句,他能怎么辦,三長老不開口,他根本不敢去幫少族長,甚至都不敢給族長那邊傳信息。
  要知道,在井木部落,三長老的威壓比族長還盛,哪怕他本身也是長老,也不敢公然違背三長老的命令,只能委婉幫上兩句。
  “沒有絕強的意志,還敢修煉當年血池魔宮這等邪道大宗門的真傳功法,真當別人不行,他來他就行了?何其愚蠢!”三長老嘆了口氣,頗為哀其不爭道。
  “少族長不也是想為我等半妖試出一條新路嗎,血池魔宮的功法走血液心臟,若真成了,井木部落就能崛起了!”那半妖大能苦澀道。
  “若非如此,你以為我為何能容忍他活到現在!”三長老帶著些許無奈,悵然道:“這么容易就解決我等半妖修煉的問題,真當星宿天宮的那些陛下都是吃素的么!”
  “少族長出發點總歸是好意!”那半妖大能只能干巴巴如此說道,其他沒有任何同族大能幫忙說話,原因他知道,半年前少族長血癮發作,失去理智之下,將同族一個后輩天才活吞了,雖然事情做的隱蔽,還有族長幫忙處理首尾,但很多事情,根本瞞不住所有人。
  ………
  葉謙所在的柳土部落,男復姓柳土,女單姓柳。
  井木部落不一樣,男子姓井,女子姓木,只有修為達到窺道境七重以后,才能以冠以井木復姓。
  井木部落的少族長井木伏天曾經是七大半妖部落無可爭議的年輕一代第一人,直到有一天他破境,修為達到窺道境的時候,在井木部落的寶庫中發現一張人皮。
  人皮上記載了仙盟邪道大宗門血池魔宮的真傳秘法元浮屠錄,據說練到最后,可以化生成為天魔,與仙人同類。
  這張人皮的來歷很簡單,血池魔宮當年覆滅時,有傳人帶著宗門傳承逃到斷魂山脈,想要借助數量眾多的妖獸修煉,可惜時運不濟,遇到了井木部落,全部身價都被搶了個精光,里面就包括人皮真傳秘法。
  之前井木部落不是沒有人修煉元浮屠錄,但隨著修為的提高,會得上一種名為血癮的病。
  血癮是井木部落自己取的名字,以妖獸血液修煉元浮屠錄后,會變得越來越希望鮮血,而且是不拘妖獸、人類又或者半妖,其中人血最佳,最初還能控制,但等到窺道境六重以后,就非常容易失控,最后無一例外,全都喪失神智,瘋癲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