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最新章節: 第6683章哥幫你揉啊(08-18)      第6682章墓室再遇美女(08-18)      第6681章古怪歌聲(08-18)     

超級兵王6493 八仙教

  錢五喜一愣,臉色陰沉的看著葉謙。
  葉謙聳聳肩,仍舊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他說道:“對不起啊錢掌柜,我也就這么一顆還神丹,給了你,以后再遇到類似的病人,我也就沒辦法了。所以說,你考慮一下,還神丹的確挺難煉制的,對于我來說,也是如此,你好好想想吧。我就住在樓上,想通了叫我。”
  說著,葉謙轉身就朝著樓上走去。
  “慢著”!錢五喜突然開口,叫住了葉謙,“你怎么保證,你說的是真的,我把我的腦袋給你,但是,你如何能夠保證,你會把柳兒給治好?”
  葉謙轉頭,臉上是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大掌柜的,我信任你,如果你做好了決定,那么,我會先把柳兒給治好,然后你再放心的把你的腦袋給我,這樣公平了吧。”
  錢五喜的眼神中,露出幾分決絕,他點點頭,說道:“行,我明白了。”
  “做好決定來找我,我和我家小姐,只等你十分鐘,十分鐘后,我們就要離開了。”說完,葉謙就轉身離開了。
  錢五喜看著葉謙的背影,然后又看看癡癡呆呆的柳兒,突然間哭了起來。
  葉謙回到了房間里面。
  凌月已經重新洗漱好了,她當然不會給葉謙解完毒還不漱口的,那樣的話,也太難受了。
  凌月朝著葉謙問道:“下面什么情況啊。”
  葉謙聳聳肩,“就是一點小事而已,嗯,實際上,我覺得好像你們那個任務發布的有問題,另外,凌月,你們刺月組織,是不是和王家有什么瓜葛啊。”
  凌月奇怪的看著葉謙,“為什么這么問?”
  葉謙皺著眉頭,說道:“你看,之前咱們接的那個任務,是王家發布的,然后讓咱們去尋找什么天水銀晶礦,結果到了那里,王家的人擺明了是要坑死咱們的,這種任務,你們刺月應該不是每個家族都能夠發布的吧。而王家卻做到了,而且,差一點點就把這么多人都給坑死了。相當于是免費的利用了你們刺月組織。而這一次,是要來殺錢五喜,當時那個任務上說的,是錢五喜搶奪了王家的孩子,所以說才要發布任務,過來殺死錢五喜的,當時,剛剛我接觸了錢五喜,我發現,事情的真相并不是這樣的,真的是令人費解。”
  凌月搖搖頭,說道:“或許真的有關系也說不定,實際上,刺月的簡歷,應該有天銀城幾大家族的關系和促成,當初的目的,也是為了威懾神尊閣而已。總的來說,肯定和忘記愛脫不了干洗的。”
  葉謙嗯了一聲,他想了下,說道:“行,等著把,一會就知道這個錢五喜,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了。”
  凌月奇怪的看著葉謙,“你……又做了什么了?”
  葉謙就把柳兒的事情給說了一遍,隨后他說道:“你想一想,所謂的搶孩子,實際上,應該是王家虐待那個孩子,所以錢五喜才抱回來的,至于說帶綠帽子的事情,嗯,這個事情大家都有冤屈,王家的人覺得面子上過不去,自己的媳婦,竟然和一個廚子通奸,同時,錢五喜也有理由,他和柳兒母親是青梅竹馬的,是王家的人橫刀奪愛。所以說,王家的人,才會一定要殺死錢五喜,方才會心安的!”
  凌月聽到這些話,有點頭疼,她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道:“還真的是夠復雜的呢,沒想到錢五喜是這樣一個人,那個柳兒,是他的情人和王家的人所生,結果王家的人不珍惜,反而是他盡了責任了。”
  葉謙點點頭,笑了下,說道;“說不定,王家的人還懷疑這個女孩,是個野種呢。”
  凌月踢了一腳葉謙,兩個人又說了一些話。
  這時候,腳步聲響起來。
  葉謙和凌月同時閉嘴。
  沒多久,門被推開,錢五喜站在那里,臉色中帶著幾分悲傷,他看了下凌月,然后又朝著葉謙說道:“好了,我決定了,我答應你的要求,用我的腦袋,換取那枚丹藥,當然了,前提是,我必須要看到柳兒好轉。”
  葉謙點頭說:“當然,咱們在哪里治療。”
  錢五喜指了指酒樓的后面,說道;“去那里吧,這里有太多的人想要殺我,或許會出什么岔子,去了那里再說。”
  錢五喜在前面帶路,葉謙和凌月跟著錢五喜,朝著后面走去。
  到了一個假山后,三個人往下面走。
  凌月一直小心戒備,因為她很清楚,這個錢五喜,看起來和和氣氣的,但是他的確是一個窺道境七重的超級高手,如果說這個人突然間動手的話,自己和葉謙加起來也不是對手。
  葉謙則是沒什么關系,實際上,葉謙心中還期盼著錢五喜能夠動手。
  如果錢五喜主動的動手,那自己就能夠趁機割下他的腦袋,回去兌換積分了,畢竟對葉謙來說,殺錢五喜很容易。而且,如果是錢五喜主動的動手,那么殺了這樣一個家后,自己也不會覺得內疚了。
  葉謙最怕的就是錢五喜從頭到尾都很配合,那么自己真的不忍心殺掉這樣一個家伙,就為了十五個積分,就要殺了一個老好人,葉謙的良心當然是過不去的。
  “錢老板,你可一定要動手啊。”葉謙心中祈禱著。
  到了下面,柳兒正穿著一身漂亮的裙衫,在下面玩著小孩子的游戲,在那里抱著個布娃娃,唱著關于媽媽好的歌謠,看起來非常的惹人憐愛。
  錢五喜看著柳兒,眼睛中帶著淚水的濕潤,他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這首歌,肯定是玉兒教給她的,這么多年過去了,柳兒也唯一還記得的,就是這首歌了。”
  葉謙沒說什么,他掏出還神丹,說道:“錢掌柜不必憂心了,這只是精神刺激太大的緣故,一枚丹藥,足以讓這個孩子恢復正常。”
  葉謙說著,走了過去,直接把丹藥殺進了柳兒的嘴巴里。
  那沒還神丹,瞬間化成一團金光,包裹著柳兒,同時,無盡的溫暖的氣息,朝著柳兒的腦袋中沖了過去。
  錢五喜看到這種異象,嚇了一跳,他心中頓時對葉謙相信了九分,看來,這枚還神丹,果然效果非常的逆天啊。
  正想著,柳兒噗通一聲,就倒在了地上,然后暈死了過去。
  “這……這是怎么了?”錢五喜被嚇了一跳。
  葉謙笑著說道:“錢掌柜不必掛心,一會就好,只是還神丹要修補柳兒的精神力,丹藥的效果很大,柳兒承受不住而已,等一會,她蘇醒過來,自然也就好了。”
  錢五喜點著頭,擔心的看著柳兒。
  一邊的凌月,也在趁機觀察著這個錢五喜,果然,就如同是葉謙所說的,這個錢五喜,的確是非常的重情義,而且,他也非常的關心柳兒的安危,看起來,柳兒雖然不是這個錢五喜的女兒,但是錢五喜,卻因為自己的情人,一直關愛著這個孩子。
  葉謙皺著眉頭,等待著。
  大約五分鐘后,柳兒慢慢的蘇醒,她的眼神中,除了之前的清純之外,現在還多了幾分的光彩,那是一種對周圍很好奇的光彩。
  “柳兒,你……好了?”錢五喜看著柳兒。
  柳兒撓了撓頭,說道:“錢叔叔?”
  “對,是我,是我,你真的好了,真的好了,太好了,太好了!我終于能夠對得起你的媽媽了,太好了”!錢五喜激動的擦著眼淚。
  柳兒聽到媽媽這個詞,眼神黯淡了一下,然后她朝著錢五喜走過來,擁抱錢五喜,她說道:“錢叔叔,你忘了我媽媽吧,我知道你一直對她很好,但是,你應該開始你自己的生活,錢叔叔,我……我雖然之前像是做夢一樣的感覺,記憶時斷時續,但是,我……我覺的你很好,我媽媽已經死了,你……你還有我。”
  “對,我當然還有你。”錢五喜很開心,他說道;“柳兒,太好了,你終于好了,那個,你先出去吧,我和兩位恩人,還有話說,你先出去。”
  “好,我等你,錢五喜。”柳兒說著,往外走了出去。
  錢五喜愣了下,然后皺了下眉頭,他嘀咕著說;“怎么不叫我叔叔了,這么沒禮貌。”
  柳兒并沒有聽見,她已經走出了密室了。
  錢五喜把門關上,他有點擔憂,朝著葉謙問道:“嘿,剛剛最后離開的時候,為什么柳兒沒有叫我叔叔,她不會是腦袋又犯傻了吧。”
  葉謙和凌月同時笑了起來。
  這種事情,真的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錢五喜每天照顧柳兒,無微不至。
  柳兒之前雖然是呆傻,但是,她也是有感知力的,她知道在她犯傻的時候,是誰在照顧她,是誰在包容她,是誰給她洗澡,給她做飯,哄她睡覺。
  所以說,現在柳兒醒了過來,她很清醒,而且,那些記憶,讓柳兒知道,自己完全倚賴錢五喜,她沒得選,她知道自己已經愛上錢五喜了,不僅僅是對父親的那種愛,而是真正的喜歡。
  所以說,柳兒當然就直呼其名了,她也是在表達自己的心意。
  錢五喜不懂,但是葉謙和凌月都看的一清二楚了。
  凌月轉頭,看著葉謙,有點為難。
  葉謙當然更為難了,他現在心中只是期盼著,期盼著這個錢五喜,趕緊毀約,趕緊朝著自己動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