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兵王》 最新章節: 第6683章哥幫你揉啊(08-17)      第6682章墓室再遇美女(08-17)      第6681章古怪歌聲(08-17)     

超級兵王6491 能力

  兩個人接了任務,就走出了刺月組織。
  現在,葉謙對于這個天銀城,也算是有些了解了,這里的實力不算很高,當然了,主要是葉謙現在的實力真的很不錯了,除非是仙盟頂級家族中的人物,否則的話,根本不是葉謙的對手。
  而這個錢五喜,窺道境七重,在整個天銀城中,絕對算得上是高層的存在了。
  葉謙和凌月,按照提示,找到了錢五喜所在的地方。
  這個錢五喜,經營著一家很大的酒樓,怪不得叫大掌柜呢。
  葉謙和凌月走了進去,然后在里面打算住下,然后找機會刺殺這個老頭。
  這里住宿竟然不貴。
  剛住下沒多久。
  “咚咚咚。”
  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誰?”凌月朝著門口問道。
  “是我,同行之人。”門口響起一個男子低冷的聲音。
  葉謙走過去,把門打開,外面,一個瘦削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
  中年男人一把推開葉謙,“別特么擋我的路,該死的奴隸,一點點的規矩和教養都沒有”!方君山推開葉謙,然后走了過來,他上下看著凌月,眼睛里露出幾分的驚艷,隨后就笑了笑,說道:“喲,真的是挺漂亮的小姑娘啊,不過我以前怎么沒有注意過你呢,看來,你應該是最近才升到三級刺客的吧,呵呵,真的是可笑,你一個剛剛成為三級刺客的小菜鳥,竟然也敢來接受這個任務了?”
  凌月看了下男人,說道:“你來做什么,如果只是來說廢話的,就請離開吧。”
  “哈哈哈哈,還挺火辣的,我喜歡。”方君山坐了下來,顯然,他此刻心情不錯,因為竟然碰到了這樣一哥大美女,對他來說,有女人能夠和他是同行,還能夠共處一室,坐在這里說話,那絕對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情。
  方君山朝著凌月說道:“好吧,我叫方君山,四級刺客,在刺月中,算是老人了,我之所以活的那么久,除了我自己的實力外,更重要的就是,我有自知之明,我從來不會去接一些過分的任務,比如說,刺殺錢五喜這種任務。”
  凌月看著方君山,說道:“如果你來這里,只是為了讓我放棄這個任務,那你可以離開了,另外,這個任務積分高,想必接了任務的刺月同門,不止我一個人,難道說,這些人都被你給一一勸走了嗎?”
  方君山擺著手,他微微一笑,帶著自信,雖然猥瑣,但是不得不說,還算是有點魅力,他朝著凌月說道:“非也,我來這里,可不是為了要勸你走的,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不要輕舉妄動。實際上,在你之前,已經有七個殺手來過這里了,當然了,她們來了之后,也就永遠的留在這里了,這七個人的腦袋,現在都還怪在后院的屋子里。你如果想要做第八個腦袋掛在床上的人,我也不會反對的。”
  葉謙一直站在凌月的身后,聽到這個方君山這么說,葉謙也就明白了,看來這個錢五喜倒還是挺有個性的,他明知道有刺月的人要來殺他,但是他依舊不躲不藏,還是在這里經營酒樓,甚至是,葉謙懷疑,這個酒樓里的很多房間,其實住著的都是像方君山這種來刺殺他的人。
  葉謙快速的想著,心中不明白這個錢五喜的意圖,畢竟在知道了有人要來殺自己的時候,正常人都是會出門躲避的吧。
  凌月聽了方君山的話語,皺了下眉頭,然后她看著方君山說道:“那么……你有什么計劃嗎?”
  “當然有計劃!我來這里,也就是生怕你會突然出手,不知道輕重,打亂了我的計劃。”方君山得意的一笑,眼睛在凌月的臉蛋和胸口上流連,他說道:“哦,當然了,我會告訴你的。你也知道,這個錢五喜,窺道境七重的實力,絕對是不容小覷,如果說光明正大的去刺殺,咱們誰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咱們是刺月的人,自然就沒有光明正大這一說,所以說,我就制訂了一個簡單的計劃。計劃其實很簡單,因為今天是月圓之夜,按照以往的慣例,每個月的這個時候,錢五喜都會在附近的一個小山頭,祭奠他的一個情人,到時候,只需要用毒就可以解決了。這個計劃,是我想出來和設計的,我希望在今天晚上之前,包括你在內的所有人,沒有我的允許,都不許對這個錢五喜動手!”
  葉謙聽著,心里一陣嘆息,看來想要完成這個十五積分的任務,也不是那么簡單的啊。
  凌月點頭,說道:“好的,我知道了,那你現來吧,但是如果你這一次沒有成功過的話,之后的事情,你可就不許再管了。”
  “當然,美女,你真的是太通情達理了。”方君山朝著凌月笑著,帶著幾分驚艷,他想了想,說道:“距離晚上還有一段時間,要不,咱們來聊聊?我請你吃一頓飯吧。”
  凌月只是呵呵一陣冷笑,然后指著門口,說道:“行了,我不會妨礙你的計劃了,你現在可以出去了,就這么決定了,葉謙,送客。”
  葉謙拍了下方君山,“嘿,哥們,該出去了。”
  “住手,你這個沒有規矩的王八蛋。”方君山好像是身上被狗咬了一口一樣,他很惡心的說道:“就憑你這種低賤的人,也能夠拍我?”
  “我是低賤,但是,我不會厚著臉皮,賴在別人的房間里不走啊。”葉謙一本正經的說著,好像是在認真的說著一個大道理一樣。
  凌月坐在那里,低著頭笑,她每次看到其他人被葉謙惡心到的情形,就會覺得心中想笑。
  方君山咬著嘴唇,冷聲說道:“真特么沒規矩,嘿,美女,要不我把我的婢女給你吧,總比你找的這一種什么都不懂的臭奴隸要強得多。”
  凌月冷著臉,說道:“趕緊出去吧。”
  葉謙也指著門口,說道:“你快出去!不然我們家小姐就要請你和洗腳水了。”
  方君山一聽,一陣的無語,他立即起身,朝著門口走去,到了門口,他冷冷的看了眼葉謙,“臭小子,別囂張啊,否則,信不信我立即把你給殺了,哼,也就是我現在有重要的任務要完成,否則的話,我才不會留你。”
  葉謙懶得理會這個煞筆,碰的一下,直接把房間的門給狠狠的關上了。
  方君山吃了一個閉門羹,差點撞到自己的鼻子,他一愣,然后惡狠狠的咬了咬牙,媽的,老子還從來么見過如此囂張的奴隸!
  等這酒店的事情解決了,再來弄死這個煞筆奴隸。
  葉謙回到房間,坐在了凌月身邊,他想了下,說道:“嘿,小姐,那什么……”
  葉謙有點支支吾吾的。
  “有話就說。”凌月奇怪的看著葉謙。
  葉謙小心翼翼的說道:“那個,小姐,你好像……嗯,還忘了點事情呢,是不是……”
  “忘了什么事情?”凌月奇怪的看著葉謙,“不就是刺殺錢五喜嗎,現在方君山都找上門來了,咱們也不能故意破壞他的計劃不是。”
  葉謙立即搖頭,“我沒說那煞筆的計劃,我就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嗯,那個,我之前中的情花毒還沒有完全解呢,我只是給你解了毒,但是,你還沒有給我解掉。”
  凌月一怔,然后怒視著葉謙。
  葉謙很無辜的回看著凌月,他小心翼翼的說道:“你……小姐你干么如此的看著我,畢竟我說的都是事實。之前在山谷里的時候,人多,有時在荒郊野外,你拒絕給我解毒,我能夠理解。但是現在,你這樣做,我就沒辦法理解了,這里可是單獨的房間,可沒有其他人了。”
  凌月氣的,狠狠的拍了下葉謙,“混蛋,你想那什么,想瘋了吧!”
  “我是真的中毒了啊,難道你忍心看著我,全身浴火焚燒而死嗎”?葉謙可憐兮兮的說道。
  凌月嘆了口氣,嘀咕著說道:“氣死我了,真是的,難道說,是我欠你的嗎!那……那好吧。”說著,凌月自己就紅了臉。
  葉謙一聽,喜不自勝,他拉著凌月,就到了床上。
  這里畢竟是酒店的房間,條件什么都還不錯。
  凌月雖然臉色通紅,但是葉謙卻是理所當然。
  兩個人鬧騰了一陣,當然了,凌月的解毒技術,雖然說比之前是好了一點,但是也沒有好太多,至少,她現在花費了半個多小時,還是沒有把葉謙的毒素給解出來。
  此刻,車窗外面,有一個女孩在哭泣的聲音,或者說,是女人,聽不出來具體的年歲,但是絕對是個年輕的女人。
  葉謙和凌月正在酒樓的床上,忙活著解毒的正經事呢,結果樓下,不停的傳來女人哭泣的聲音,這種感覺,很影響心情的。
  沒有心情,葉謙的毒素就更加難以解除了。
  想到這里,葉謙立即把自己的衣服給穿上,他說道:“你先等著,我下樓去看看,媽的,哪里來得瘋子女人,在這里哭喪呢,氣死我了”!
  凌月紅著臉,不過她看到葉謙那氣急敗壞的樣子,臉上不由的笑了起來,她說道;“你這人積點口德,誰叫你在這里逼著我和你做壞事呢,現在報應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