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神劍》 最新章節: 第兩千一百四十五回隱居而樂(大結局)(08-20)      第兩千一百四十三回見上一面(08-20)      第兩千一百四十二回成親之后(08-20)     

北冥神劍2137 相比之下

  “小事,我這就去,”
  “我的人應該也在找了,我現在也要一個人去找找,三個時辰之后,無論是否找到,我們都在縣衙會合。”
  “好,”許火陽絲毫沒有耽擱,撒腿就跑了。
  “你們繼續留在這里,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經過,還有,這個攤主,不要為難他,讓他回家吧。”池中天說道。
  說完之后,這些侍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回答。
  池中天這才想起來,自己又不是他們的統領,他們當然不聽自己的話了。
  “哈哈,我就是提個建議,辛苦諸位了。”
  池中天現在心里已經有底了,他已經在猜測,這件事會不會是蘇晴干的。
  蘇晴和自己在抬馬寺分開的時候,曾經放下了一句狠話,當時也沒在意,難道說這個姑娘真的這么記仇。
  不管如何,總要去看看。
  池中天現在所去的方向,就是當初蘇晴住的那個客棧。
  但是,等他到了客棧之后一問才知道,蘇晴早就離開這里了。
  莫非她知道自己要來找她。
  ......
  歙州城縣衙附近,有一家客棧,這家客棧十分豪華,算的上是歙州城最好的客棧之一。
  蘇晴,此時就在這里,而且住的是這家客棧最好的房間。
  “小姐,您這樣做,池中天的麻煩可就大了。”
  “對啊,小姐,你們畢竟朋友一場,池莊主并沒有做出什么傷害咱們的舉動,這樣害他,何苦呢。”
  跟隨蘇晴前來的這些人,都是紅云塢的高手,雖然名義上和蘇晴是主仆關系,但其實并沒有那么嚴重,有時候,這些人也會盡力去勸說蘇晴。
  “找麻煩。這算什么麻煩。”蘇晴反問道。
  “您知道那個人是當今的太子,他在歙州城出了事,池中天難逃干系啊,”
  “那就是他的事了,我可管不著,誰讓他不給我面子的,不給我面子,我就不給他面子。”蘇晴臉色陰翳地說道。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敲門聲,隨后,就走進來一個身穿藍色布裙的女子。
  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大家的衣服都換了。
  這個藍衣女子在紅云塢中的地位很高,年紀也算是最大的,蘇晴平時都稱呼她為錦姑姑。
  錦姑姑名字叫錦蓮,武功高強,這一次是主動要求跟著蘇晴出來的。
  “錦姑姑。”蘇晴抬頭看了她一眼,順口打了個招呼。
  錦蓮走到桌邊坐下之后,對著另外幾個人點了點頭,那幾個人就出去了。
  “小姐,那個人,我已經安排好了。”
  “嗯,不會被人找到吧。”
  “不會,就在我房中的床底下。”
  “住在這家客棧,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蘇晴說道。
  這時候,錦蓮忽然嘆了口氣道:“小姐,我說句不該說的話,您這又是何必呢。”
  “錦姑姑,你什么意思。”
  “池中天如今是武林盟主,武功高強,已經是公認的天下第一高手了,連主人都不愿意招惹,你又何必。況且你們也算是有交情的。”
  “我沒招惹他,只是他不答應我的要求,我總得為我娘考慮考慮吧,北靈萱那個女人,性子邪的很。”蘇晴說道。
  錦蓮微微嘆氣道:“小姐,在我面前,你就別說這些借口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聽到這話,蘇晴頓時一驚,強笑道:“我想什么呢。”
  “你這是為情所傷了。”
  蘇晴一呆,臉色微微一變,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你喜歡池中天,對吧。”
  “錦姑姑,你可別胡說八道啊。”蘇晴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已經有些游離了。
  “我胡說。別忘了,我可是過來人,你這點心思,我看不錯的。”
  “沒有。”蘇晴還在遮掩。
  “小姐,聽我一句勸,感情這種事,不能勉強,池中天已經有了心儀的人,您還是想開一些吧。”
  “唉。”
  蘇晴聽到這話,眼圈忽然一下子就紅了。
  隨后,她就開始悄悄抹眼淚。
  錦蓮似乎并不驚訝,微微一笑,先把門關好,然后就拿出手帕來遞給她。
  “錦姑姑,你說,一個男人是不是一輩子只會愛一個女人。”
  “這個,說不好,有些事,有些不是。”
  “那你覺得什么樣的人才是呢。”
  “嗯......我覺得,一個男人究竟會愛幾個女人,其實不取決于這個男人。”
  “哦。那取決于什么。”蘇晴追問道。
  “取決于這個男人會遇到多少個讓他心動的女人。”
  “嗯......”蘇晴似乎沒完全理解這句話。
  “現在,你看很多有錢有勢的男人,都會三妻四妾,但我告訴你,其實他們真正愛的,未必是那些女人。”
  “那你覺得池中天是什么樣的人。”
  “以池中天的地位和手段,他想得到多少女人,都是輕而易舉的,可是他現在身邊只有一個北靈萱,他是個強者,也是個心高氣傲的人,所以只有北靈萱才能配的上他,才能讓他真心接受。”
  “錦姑姑的意思是,我不如北靈萱。”蘇晴反問道。
  “哈哈,你終于承認你喜歡池中天了吧。錦蓮忽然笑道。
  蘇晴先是一愣,隨后笑道:”錦姑姑,我可是真心實意問你問題,你可別顧著拿我打趣了。
  “知道知道,其實呢,論相貌,你不比北靈萱差,論武功,或許你還強于她,論家世,你也比她厲害。”
  “我什么都比她厲害,為什么池中天不喜歡我。”蘇晴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小姑娘的樣子,一只手托著下巴,眼神中滿是疑惑。
  “因為有一樣東西,她有,你沒有。”
  “什么。”
  “身份,”
  “身份。”
  “一個人到達一個特定的境界時,就會講究身份,不是一個身份的,不會往一起湊,池中天是冥葉山莊的莊主,而北靈萱是雪鶩宮的宮主,雪鶩宮可是江湖上的大門派,門下弟子無數,高手眾多,而小姐您,缺的就是這個,”
  “哼,就那些人,咱們紅云塢里的高手,比她雪鶩宮的要厲害,”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