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神劍》 最新章節: 第兩千一百四十五回隱居而樂(大結局)(08-20)      第兩千一百四十三回見上一面(08-20)      第兩千一百四十二回成親之后(08-20)     

北冥神劍2134 朝廷道賀

  就在他跟三峰幫的厲無形閑聊的時候,葉落急匆匆地走了進來,低聲在他耳邊說了一番話。
  “什么,”
  “沒錯,不到十里路了。”
  “趕快,趕緊讓人把門前都打掃干凈,叫上咱們的自己人,都把衣服換好。”
  厲無形不明就里,見池中天如此失態,還以為是出什么事了。
  “盟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嗎,用不用我幫忙,”
  “哦,沒什么大事,朝廷的人來了,我要出去迎接一下。”
  “原來如此,能在武林和朝廷都受到如此禮遇的,池盟主真是古今第一人啊。”厲無形說道。
  “哈哈哈,你就別打趣了,晚上咱倆喝一杯,我先去忙了。”
  “盟主請便。”
  朝廷確實來人道賀了,而且來的不是別人,乃是當今的太子殿下,德王。
  池中天抓緊時間將衣服換成了自己的官服,帶上北靈萱和葉落他們,恭恭敬敬地在山莊大門前等候。
  不一會兒,前面就傳來了一陣聲音,一輛明黃色的四匹馬所拉的馬車,緩緩映入眼簾。
  馬車周圍,站滿了身穿明黃色衣服的護衛,池中天認得,那都是御前侍衛。
  在馬車前面,還有一個人騎著馬,他快走了幾步,先來到了池中天面前。
  “池將軍,別來無恙。”
  “哈哈,許統領,真是沒想到您也來了。”
  “太子殿下親自駕臨,我當然要隨行護駕了,池將軍,殿下有令,您是大喜在身,而且您這里武林中人眾多,殿下不想太招搖,所以讓你們回去,派個人帶路,殿下從后門進去。”
  “這......這怎么行,太子殿下親臨,怎么能走后門呢。”池中天驚訝地說道。
  “這是殿下的意思,您就照辦吧。”許火陽笑瞇瞇地說道。
  “既然是殿下的意思,那我照辦。”池中天趕緊說道。
  很快,池中天就帶著北靈萱在后門那里等候了,不多時,前面就走過來一群人,為首的一個,身穿明黃色龍袍,頭戴玉冠,正是當今太子,德王。
  “臣池中天,叩見太子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免了免了,本王從后門來,就是怕你弄這些個繁文縟節,你是不知道,別人給我下跪,我看著沒感覺,你給我下跪,我渾身都不自在,快起來。”
  德王的一番話,讓池中天哭笑不得,趕緊拽著北靈萱也一起起來了。
  “算起來,本王還是頭一回見到你未來的夫人,果然,傾國傾城,皇宮之中的諸多后妃,無一能及啊。”
  聽了這話,池中天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好在德王也反應過來,趕緊拍著額頭道:“你看你看,本王一見到池將軍吧,就有些不自在,這說話都不會說了,罪過罪過。”
  堂堂太子能說這樣的話,池中天也就不再計較了。
  “太子,里面請。”
  “好。”
  德王還是第一次來到冥葉山莊之中,他跟著池中天從后門進來之后,就被池中天帶著轉了一圈。
  “好地方,這真是好地方,明波湖畔的珍玉啊,你可真是有眼光。”
  “殿下您真是過獎了,其實這種地方,修身養性很不錯,我覺得其實等將來皇上不想料理朝政的時候,不如也到一個依山傍水的地方,頤養天年,京城雖好,可是人多,都聞不到什么新鮮空氣。”
  “嗯,此話有理,等這次回去,我就跟父皇說,就說池將軍請父皇到他家里去住。”
  “哈哈哈,殿下您真會說笑,我這破地方,怎么敢讓皇上來住。”
  “不破不破,這地方,我都眼饞了,這里我記得原來是一個老臣的住處吧,”
  “是啊,聽說是到京城去當官了,好幾年了。”
  “還真不記得是誰了,地方是好地方,你弄得也不錯,聽說一年賺不少銀子呢。”
  “哪里哪里,全賴皇上和殿下的洪福,一年到頭,倒是能賺些個錢。”
  “嗯嗯。”
  德王一邊走著,一邊隨意說著什么,氣氛很輕松,沒有絲毫的壓抑,本來北靈萱還有些緊張,但現在也都放松了。
  走著走著,池中天見德王有些累了,就趕緊提議讓德王先去休息,住處已經安排好了。
  不料德王卻婉拒了。
  “本王這次來,就是來給你道喜的,本來皇上想親自前來,但想著圣駕降臨,少不了又是一陣繁瑣的事,不想給你添亂,就讓我來了,我明日正午就回京城了,本王現在是一天比一天忙,趁著這個機會,本王得到處去轉轉,晚上就不住在你這里了。”
  池中天趕緊說道:“殿下,歙州不比京城,您還是住在臣的身邊吧,這樣比較安全。”
  “沒事沒事,有許統領和御前侍衛呢,再說了,有你池將軍在,歙州的毛賊還敢露面嗎,”
  “這......”
  “池將軍,您就放心吧,有我呢,雖然我武功比不了你,但是穩保殿下萬無一失。”
  許火陽這么一說,德王趁機接著說道:“就是,放心放心,就算出了意外,也賴不到你頭上,哈哈。”
  晚飯的時候,池中天先陪德王喝了幾杯,隨后就離開了,等德王帶著許火陽他們離開山莊之后,他馬上讓葉落帶一些冥葉的人悄悄跟著,沒危險就不必露面了。
  不管怎么說,池中天還是害怕,德王要是在這里出了事,那倒霉的肯定是他,即便德王嘴上那么說。
  葉落也不敢大意,但是不到半個時辰,葉落居然就回來了。
  “怎么回事,”池中天不明白地問道。
  “唉,那太子身邊的人,挺精明的,看出來我在跟著了,太子就讓我回來了,說不許跟著。”屬下不敢說什么,只能先回來了。
  “就御前侍衛那些人,還能發現你,”池中天疑惑地反問道。
  “我......”
  “算了,說不定有高手呢,既然都能發現你,那些侍衛的本事也不小了,你去睡覺吧,明天可要忙壞了。”
  “大喜的日子,怎么忙我都高興。”葉落笑呵呵地就離開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