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神劍》 最新章節: 第兩千一百四十五回隱居而樂(大結局)(09-23)      第兩千一百四十三回見上一面(09-23)      第兩千一百四十二回成親之后(09-23)     

北冥神劍2126 誰得罪誰

  看到這些女子出現,秦殤忽然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些女子身上帶有一些不好的氣息。
  但卓蘭就沒這些感覺了,她還在繼續跟掌柜的說借嫁衣的事。
  “誰是掌柜的,”
  “我是我是,這位姑娘,您隨便看看。”掌柜的趕緊走了過來。
  “我要做十件嫁衣,一個月之后就要。”戴帽子的女子說道。
  “十件,”掌柜的嚇了一跳,這嫁衣又不是別的,再有錢的人家,也不會買那么多啊。
  “怎么,你們做不了,”
  “做的了做的了,只是十件的話,一個月怕是做不完啊。”掌柜的說道。
  這時候,那女子馬上揮了揮手,很快,她身后一個女子就走到了前面,手中一亮,一個金錠子就出現了。
  “這個是定金,做好之后再付剩下的錢,至于價錢,你說多少就是多少,但只有一樣,必須一個月之后要見到。”
  這里的掌柜做嫁衣這么多年,這樣的客人還是第一次遇到。
  他看了看金錠子,足足有十幾兩,這么多錢,做十件嫁衣是足夠了,可人家說了,只是定金。
  “好,一個月之后一定做完,”掌柜的笑著說道。
  就在這時候,卓蘭忽然說道:“掌柜的,我們的嫁衣呢。”
  “您的......這樣吧,您也看到了,我這現在已經忙不過來了,這樣,我給您找一家別的鋪子,您看行嗎,”
  “等等。”這時候,秦殤忽然說話了。
  他走到那個戴帽子的女子身邊,對她說道:“這位姑娘,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您似乎不是真心來做嫁衣的吧。”
  “你怎么這么說,”
  “一次做十件,從沒聽說過,難道有十個人一起出嫁,”
  “關你什么事,”女子口氣不善地回應道。
  秦殤一愣,在歙州城,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么和冥葉山莊的人說話了。
  “掌柜的,我們就找你做嫁衣,人家的生意是生意,我們的生意也是生意,再說了,我們先來的。”秦殤對掌柜的說道。
  就在掌柜的要回答的時候,那女子忽然說道:“但是我們先給錢了,做買賣,誰先給錢就先做誰的,這個規矩,你不懂,”
  “姑娘,我看你是故意的。”秦殤說道。
  “是不是故意的,和你有關系嗎,”
  “姑娘可否知道我是什么人,”
  “說說看。”
  “在下是冥葉山莊的人,嫁衣,是為我家主人選的,我家主人馬上就要成親了,我們來替未來的夫人選嫁衣,所以,請姑娘客氣一下,讓我們的先做。”
  “冥葉山莊,什么鬼地方,沒聽說過。”戴帽子的女子隨后用手碰了碰身邊一個女子,問道:“你聽說過嗎,”
  “沒有。”
  “你呢,”
  “也沒有。”
  “你呢,聽說過沒有,”
  “沒有。”
  問了幾句之后,戴帽子的女子就說道:“你看,都沒聽說過,嚇唬誰,”
  聽到這個回答之后,秦殤心里就有數了。
  這幾個人,絕對是故意的。
  “看來,姑娘你是不知道厲害,其實剛剛我就看到你們一直在附近,所以,你們一定是來故意和我們做對的。”
  “掌柜的,一個月之后,我來拿嫁衣。”
  說完,那女子起身就要走。
  “站住。”秦殤喊了一句。
  “有何指教,”
  “敢不敢留下名字,”
  “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問我家主人的名字,”站在戴帽子女子旁的一個女子出口說道。
  “哈哈哈,好,很好,看來,今天我得動動拳腳了。”
  “哎呀,哎呀哎呀,各位,各位千萬別動武,這樣這樣,卓姑娘,這嫁衣您可以先拿去,別穿就好,這位姑娘,你們的嫁衣我一定按時做完。”
  “掌柜的,你忙你的,我們出去說。”
  說完,秦殤就先出去了,隨后,那幾個女子也出來了。
  只有卓蘭,懷里抱著嫁衣,出來之后對秦殤說道:“我先回去了。”
  “好,你先回去吧。”
  卓蘭對這些事一向不感興趣,所以就先回去了。
  等卓蘭走了之后,秦殤就說道:“幾位,可否找個沒人的地方,我們好好談談。”
  “當然。”
  ......
  一個時辰之后。
  負責守衛內莊后門的幾個護衛,忽然看到了秦殤。
  印象中,秦殤從來不走這個后門的。
  只是現在秦殤有點奇怪,似乎受了傷一般,衣服上都是塵土,臉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
  “秦......”
  “少問,”
  沒等這幾個護衛開口問,秦殤就喝止了他們,似乎臉色很差。
  等秦殤回到房中之后,正要出門洗洗臉,迎面就遇到了卓蘭。
  “啊呀,你這是怎么了,”
  “沒事沒事。”秦殤躲躲閃閃地要走過去。
  “還沒事,臉都腫了,”卓蘭趕緊叫住了他,幫他把木盆接過來,放在了地上。
  “沒事,我說沒事就沒事,”
  “怎么了,被那幾個女的給打了,”卓蘭問道。
  “沒有,我......那什么,是......算了,反正你別問了。”
  “秦殤,能把你打成這樣的,應該算的上是高手了,你不是說那些人是故意找麻煩的嗎,”卓蘭問道。
  “是,她們似乎來著不善,但好像又不是。”
  “這件事,我覺得你還是去告訴北宮主的為好,莊主現在不在,只能讓北宮主出面了。”
  “不行,我不能去,這要是去了,我就是給莊主丟人了。”秦殤說道。
  “唉,丟人丟人,你們這些人,面子比命都重要,”
  說完,卓蘭就讓他回屋,隨后就去拿藥了。
  ......
  “小姐,您這是何必呢,您和池中天到底也是朋友一場。”
  “當年他打傷了我娘,事后居然連句話都沒有,這種人,簡直不可理喻,”
  “小姐,當年他未必知情。”
  “不可能,他的本事我清楚,我娘是不是受傷了,他心里明鏡似得,怎么會不知道,”
  “可即便是那樣,事情過去那么多年了,主人都沒說什么,小姐您又何必去得罪池中天呢。”
  “得罪,你放心,是他不敢得罪我才是。”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