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九重天》 最新章節: 新書《天域蒼穹》已發兄弟姐妹們快來(11-17)      完本感言(跟大家說說話兒(三))(11-17)      完本感言(跟大家說說話兒(二))(11-17)     

傲世九重天921 傲世之大結局(二)

  相信留在天魔星球上的小部分域外天魔族人,隨著星球的全面炸裂,徹底的塌陷,連億萬分之一活下來的希望也是絕對不存在!
  竟是進退皆無路?!
  世事果然無常,從最初進兵之時的意氣風發志得意滿,一切掌握之中,到如今的進退無路,隨時可能面臨湮滅,全族覆滅的局面,竟不過只在數日光景之中變易!
  “怎么辦?現在該怎么辦?”安北尺使一時間惶然失措,無復之前的雍容鎮定,喃喃道:“八大大,您一定要救救我們天魔一族啊……”
  八奇大蛇八個母雞似的蛇頭同時暴怒地擺動著:“我何嘗不是想要救救你們天魔一族,但……此時此刻,誰又來救我?”
  后方塌陷,等于老家玩完,退路阻絕,天魔中高層將領也紛紛有所感應,一個個臉色慘白,滿心絕望!
  這個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傳遍整個天魔陣營,毫無疑問,天魔大軍的士氣,就在這一次震蕩之后,在同樣短的時間里,直接跌破了冰點,降至谷底!
  一直在刻意關注天魔一方動靜的莫天機,毫無難度地發現天魔突然間全員潰亂的現狀,雖然暫時還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卻也明顯意識到時不可失,將手一揮:“全軍進攻!”
  在之前那整整一天一夜的持續大戰之中,九重天闕方面的援兵,幾乎已經全員到來,換言之,現在天闕戰力,不但高端戰力遠勝天魔,一般戰力的數量也已不遜色于對方。
  此刻又值天魔一方意外潰亂,可說正是發動總攻的大好時機!
  莫天機一聲令下,漫山遍野的九重天闕高手排山倒海一般沖了上去。
  而莫天機楚陽莫輕舞等人,則沖在最前面。
  遠遠地將自己的軍隊拋在了身后。
  楚陽等人的初衷固然有鍛煉、締造新英雄的打算,但若是能減少不必要的傷亡,還是要盡力去做的,比如現在,面對普通天魔自然是可以交給天闕戰力,至于那些天魔高端戰力,仍是要靠自己等人去解決。
  十道身影,恍如流星一般徑自沖進了天魔中軍,這一路沖來所遭遇的阻力,竟然是微乎其微!
  比起剛才的戰斗,貌似還要更加輕松了一萬倍!
  似乎所有的域外天魔高級高手,在這一刻全部都沒有了戰斗的**,差不多就是束手待戮!
  楚陽一路沖鋒,九劫劍鋒芒所過之處,所有天魔悉數瓦解冰消,瞬時湮滅。
  正在此時,某種久違的感覺突兀到來,那是?!?
  除了自己的感覺之外,楚陽竟自感覺到九劫劍亦傳來一股充滿欣悅的情緒,
  嗯?這世間還有什么人,什么物事,能夠同時影響到自己,以及九劫劍?
  下一刻,楚陽感覺到身邊似乎多了一個人。
  轉頭看去,卻見到一個看起來很陌生,可又好像非常熟悉的青衣中年人微笑地看著自己,笑道:“本想來助你一臂之力,沒想到,竟是用不著了,早知道就不走這一遭了。”
  楚陽聞言一楞,隨即大喜過望,叫道:“劍靈!”
  這個看起來很陌生,感覺卻很熟悉青衣中年人,身體完全凝實。
  赫然便是久違的劍靈的化身。
  在這九重天闕最后一戰的時候,久違的劍靈,終于歸來了!
  再一次,與楚陽并肩作戰!
  “還沒來得及道一句恭喜呢,劍主大人進步得好快啊,大大超乎了我的預期。”劍靈微笑著。
  “你還好意思說,一走就沒影了,你說你走了多長的時間,怎么一點信息都沒有?你這段時間一直在那里?屬于你的路,到底找到了沒?”楚陽歡喜之極,一邊戰斗,一邊問劍靈,一連問了n多個問題。
  “屬于我的路,已經找到了,這還是多虧了劍主大人你的提醒,讓我明悟。”劍靈微笑道:“至于我這段時間在哪里……其實你知道的,你也去過哪里的。”
  楚陽頓時一頭霧水:“我知道的地方?我也去過的地方?在哪里啊,不可能吧!”
  劍靈哈哈大笑:“千萬不要說不可能,你不僅去過,我們甚至還見過面呢!”
  楚陽更糊涂了:“這個真不可能,若是當真見過,我又怎么會認不出你?”
  劍靈快活地笑起來:“真不可能么?當時……我在一個柱子上……可你真就沒認出我來啊!”
  楚陽聞言駭然變色,隨即便恍然大悟:“原來……是在那個奇怪的地方……你……”
  劍靈忽而很沉重地說道:“是的。當時你去的時候,我正跟隨本族前輩修行秘法,那會我還特異向著你眨了眨眼睛。本以為憑你和我默契,一定能發現我的存在,可是……”
  楚陽面色尷尬:“抱歉,我真沒注意到,不過當時那么多龍鳳都在眨眼睛,真的很難辨認的……我真沒認出來。”
  劍靈哈哈大笑,道:“跟你說笑呢,那時候你要是真能認出我,那才是怪事呢,好了好了,還是先殺敵,做完了這里的事,咱們再詳談,那時候時間不是大把。”
  楚陽點頭:“說得好!此戰終了,談個三天三夜又何妨!”
  劍靈哈哈一笑,衣袖一揚,下一刻,漫天的涅槃之火,驟然出現,涅槃之火可焚盡大千一切事物,而劍靈此際釋放出來的涅槃之火,更是威猛,不過瞬息之間,就燒出來一條大路。
  楚陽長嘯一聲,身劍合一,翻翻滾滾颶風一般往前沖去。
  天魔核心大帳所在,在楚陽的極速身法之下,萬丈距離一閃而過。
  咻!
  九劫劍旋風一般徑自挑開了天魔主帥中軍帳!
  安北尺使怒吼一聲,從寶座上一躍而起。
  縱然境況堪輿,縱然情形惡劣如斯,但身為皇者,事到臨頭,卻還不至于束手待斃,不做抵抗!
  楚陽終見敵酋之手,眉頭一皺,一手伸出,舉手之間便已經將周圍所有的空氣,盡數凝聚成了實質一般!安北尺使這邊剛剛躍起,整個人已經被凝固在空中,絲毫動彈不得。
  彼此之間的差距竟是如此懸殊,完全沒有可比性!
  楚陽的下一個動作更加讓安北尺使更加的詫異,只見某御座一巴掌狠狠拍了下去!
  就像是在拍一只蚊子一樣的肆意,將這位堂堂的天魔天皇陛下一巴掌拍倒在地上,隨即,一只腳緊接著就踩上了某皇的腦袋上,貌似不經意地問道:“你就是那個域外天魔的天皇?”
  安北尺使的腦袋被楚陽的腳踩著,周圍空間亦禁錮的嚴絲合縫,絲毫沒有掙扎的余地,貌似連話也說不出來,眼中卻尤自射出極端恥辱憤怒的獰惡光芒。
  楚陽皺眉看了看他周身的氣場,道:“除了天魔的天皇,也沒有那個天魔能夠有這樣的氣數加身……看來就是這家伙無疑了,真是省事啊,沒想到會這么的順利。”
  手一伸,咔嚓咔嚓幾聲,早已經將安北尺使渾身上下骨頭盡數捏碎,然后一指頭點在了某皇的丹田位置。
  安北尺使因全身骨頭盡碎的痙攣般抖動的身上再發出“噗”的一聲,似乎是戳破了一個豬尿泡的動靜,一身驚人修為,瞬時化作了無有。
  楚陽施施然地抬起腳,這位天魔的天皇陛下此刻就似乎是蚯蚓一般癱瘓在了地上,呼呼喘氣,大聲慘叫,卻仍是絲毫動彈不得。
  紅色身影一閃,紫邪情也穿身而入,見到天皇已然被擒,手中紫霄皇印狠狠舉起,含淚叫道:“父皇!母后!女兒今日,為你們報仇了!”
  紫霄皇印轟的落下。
  功體盡廢,身軀如同一團爛泥一般安北尺使連一聲慘叫也沒有發出,整個身體就被砸成了一團真正的爛泥肉醬!
  其僅存之神魂亦被紫霄皇印吸收,瞬間轉化做精純的天地靈氣。
  至此,域外天魔之最高皇者,一代天皇,徹底泯滅在天地間。
  楚陽剛才之所以只碎其骨,廢其功體,本就是打算將處理這天皇的工作交給紫邪情,一雪心頭怨恨,否則以楚陽現如今的實力,哪里還要那么費事,那一巴掌就足以令某天皇瞬時湮滅,形神俱滅!
  就在天皇伏誅的這一刻,楚陽與紫邪情竟是清晰的感覺到,紫霄皇印身上散發出一股輕松欣慰的意味。似乎是那遙遠的紫霄英靈,也感覺到了生平大仇的隕落。發出一聲欣慰的由衷嘆息……
  紫邪情再難抑制心頭悲傷,放聲大哭。
  楚陽輕輕將她攬在懷里,緩緩拍著她的背心,卻也是深深嘆了一口氣。
  為了這一日……九重天闕到底付出了多少?淪陷的紫霄天又承受了多少?
  今日一戰,看似輕松至極,但,往昔百萬年的苦難,卻又豈能從九重天闕歷史上輕易抹去?
  勢必永遠留存!
  紫邪情伏在楚陽懷中,心頭悲憤莫名,放聲大哭,宣泄心頭苦悶悲楚。
  但楚陽的眼神,卻仍自緊緊地盯在這大帳中,那供臺之上。
  在哪里,有一條形象很是古怪的蛇。
  那蛇足足有八個頭,綿長的身軀,正在哪里瑟瑟發抖。
  整個身體,一共也沒有巴掌大,極為的袖珍迷你,但絕不可愛又或者說萌!
  很少有什么太細小的生物,居然會不可愛,但這條小蛇,就偏偏不可愛,一點也不可愛!
  看到楚陽刀鋒般的眼神看過來,這條蛇十六只眼睛同時發出充滿阿諛的光彩,身體簌簌發抖,似乎在求饒,又似在討好。
  “呵呵,我知道你能說話。”楚陽冷笑:“現在開始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也許你可以不用死。”
  八奇大蛇一聽到“不用死”三個字,一陣點頭哈腰,表現得無限順從。
  “你就是這域外天魔一族的守護神?”楚陽凌厲的問道。
  “不敢當不敢當……在大大面前,小蛇怎么敢稱神……”八奇大蛇嚇了一跳,急忙阿諛奉承,小小的身軀忙不迭的點頭哈腰。
  “諒你也不敢,倒也還算乖覺!”楚陽本想再問什么,卻突然感覺都一陣意興闌珊。隨口道:“只是留著你,也沒什么用處,既然你們天魔一族都已經覆滅了,作為他們的守護神……”
  “小蛇哪里是什么守護神,小蛇的余生只愿為大大效犬馬之勞!”八奇大蛇大驚,雞頭觸地,磕頭如搗蒜。八顆腦袋一起磕頭,當真蔚為奇觀:“萬望大大饒了小蛇一條狗命……愿從此為大人做狗……”
  楚陽淡淡道:“真要是有了你這么一條狗,我楚陽豈不是從此就丟盡了人!”
  聲音中,殺氣凜然,稍不掩飾!
  八奇大蛇眼前楚陽殺心一起,絕望地尖嘯一聲,突然騰身而起,化作一條閃電,往外沖去,速度之快,當真駭人聽聞。
  但楚陽手掌一伸,明明不是很快的動作,卻已經將它捏在手中。
  八奇大蛇拼命掙著,在空中回復本相,乃是一頭身高萬丈,碩大無朋的巨蛇,無邊暴力瞬時爆發,欲搏生路。
  但楚陽手掌一緊,空中剛剛形成巨大本像便即“噗”地一聲,有如氣球破裂一般的爆炸,瞬時無影無蹤。
  楚陽手掌中,仍舊握著那條小蛇。
  小蛇都可以一念之間回復元身,力博生機,楚陽同樣可以在一念之間,令其固定為小蛇狀態,引頸待死!
  不等這個惡心的家伙再出求饒言語,楚陽手掌心突然冒出一團黑色的火焰,淡淡道:“就算只是留著尸體,那也是惡心呀……”
  “騰”地一聲,黑色火焰即時升騰而起。
  八奇大蛇再沒有任何掙扎的,就此被燒成了灰燼。
  這位域外天魔一族的守護神祗,從此煙消云滅。
  在楚陽手下,甚至沒有任何出手的余地。
  許多的神妙手段,傳說中的八大奇能,猙獰面孔,竟完全沒有來得及露出半點,已然湮滅!
  楚陽也不會容許這種惡心家伙還能有機會與自己纏戰什么的……
  這會連拿它立威的心思也沒有,直接干凈利落的干掉了事。
  “情兒,天魔首腦已終,我們去殺天魔,盡速了解此役!”楚陽輕聲道:“今日,就讓我們把域外天魔斬盡殺絕,再無生機!”
  紫邪情抽噎一聲,從他懷中抬起頭,梨花帶雨的點點頭。
  兩人并肩而出。
  外面大戰尤自正酣。
  但,九重天闕方面的兵馬,在近百位巔峰之上絕世強者高手的合力統御之下,早已經占據了壓倒性的上風。這已經不再是一場戰斗。
  而是一場屠殺,單方面的屠殺!
  域外天魔的數量,每一分每一刻,都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劇減少。
  仍自從四面八方源源趕至的九重天闕大軍,慢慢的形成合圍之勢。
  對于域外天魔,沒有任何天闕人會存有半點的憐憫之意。
  唯有殺死!
  唯有毀滅!
  這個邪惡至極的種族,足足困擾了九重天闕一百多萬年歲月,今時今日,終于到了血債血償的時候!
  眼看合圍已經形成了一個鐵桶一般的包圍圈,再無半點疏漏。
  域外天魔這會還幸存的人數,居然已經不足兩百萬,其中的高手,更是早已經被眾人屠戮干凈。
  就在這時,莫天機一聲令下,所有軍隊,同時停手,更向后撤三十里。
  所有人都不明白這是為什么緣故。
  但隨著莫天機的下一道命令,大家便也得了然于心,再無疑慮。
  “今日收服紫霄天!當以億萬天魔之魂,祭拜逝去的紫霄英靈!拜祭天上的紫霄天帝,紫霄天后,以及,紫霄天所有英雄!”
  莫天機神色莊嚴:“紫霄天,今日,光復!域外天魔,今日,滅絕!請,英雄安息!請,英魂含笑!請,英靈,無憾!三天后,慶功酒宴,昭告天下!還望紫霄群豪,莫忘來飲一杯慶功酒!”
  莫天機面對天地,如是大聲宣告。
  此祝告片刻之后,天地震顫,狂風忽起。
  似乎有億萬英靈,同時含笑回應。
  “最后一戰,有請紫霄公主紫邪情,率領紫霄遺民,絕滅天魔最后血脈!以告慰英雄在天之靈!宣告紫霄天,從此回歸!”
  莫天機大聲說道。
  無數的紫霄遺民,熱淚盈眶!
  仇恨地怒視著擠成一團瑟瑟發抖的僅剩的域外天魔,一步步堅決地走上前來。
  合共五六十位巔峰高手,同時釋放自身威壓,直壓得那些幸存的域外天魔一動都不能動,連氣也喘不勻稱,不管修為如何,只能任由屠戮!
  就在鮮血彌天橫飛之中,無數紫霄遺民熱淚盈眶,甚至是一邊嚎咷痛哭,一邊揮動刀劍!
  先祖們,你們看到了么?
  今日此時,不肖子孫終于為你們報仇雪恨了!
  紫霄天,我們終于收回了,終于重光了!
  其他的天闕眾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心中都不禁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動。
  紫霄天,在這百萬年中,成精承受了什么?
  大家都清楚。但大家都不清楚!
  今日此時的榮耀,理應屬于他們,只屬于他們!
  ……
  三天后。
  紫霄城!
  楚陽與紫邪情兩人雙雙跪拜在紫霄天帝天后墓前。
  “請兩位大人放心,我必善待情兒,一生拿她如珠似寶,絕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請兩位大人放心將她嫁給我。”楚陽低聲禱告著。
  “爹,娘,女兒已經嫁給楚陽,從此后,就是楚家人,不復紫家女。不能為爹娘守著紫霄基業,要陪著夫君闖蕩星空去了……還請爹娘諒解女兒的選擇,祝福女兒。”
  …………
  鏖戰江湖又三年,心牽魂繞一夢圓;
  屢敗屢戰唯傲世,同歡共笑九重天!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