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十七歲》 最新章節: 第1851章分化(12-13)      第1850章換一種思路(12-13)      第1849章這個吳一怎么樣(12-13)     

重返十七歲1637 他想干嘛

  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還是一個懵懂無知的憊懶少年,不明白什么叫作一見鐘情,可能許多人聽了會覺得頗為可笑,一個屁大點的孩子能懂什么是感情嗎?
  我不敢去輕易反駁,因為即使現在,我都不知道我是否真的理解了“愛情”這兩個字的真諦,只是無法忘記當初看到她時那種全身心的細胞都隨之興奮的那種感覺。
  她的發、她的眉、她的鼻,她的唇,她的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從我的夢里走出來的一樣,一如契合無比的模型。
  “這個傻小子是誰啊?”
  這是我聽清楚的她說的第一句話,自然,這個傻小子就是我了,我露出了我認為地最純真的笑容,可在她的眼里,笑得頗為憨傻。
  她問的是我的同班同學,肖曉筱,一個性子大大咧咧,很講義氣的女孩子,她們兩個是頂頂要好的閨蜜。
  肖曉筱是這么在我面前賣弄她和她的關系的。
  就這樣,我就和她認識了,她叫李多兒,但我叫她小丫頭,因為她一直叫我傻小子。
  那時正值初三,我都不知道中考是什么玩意的時候,中考便悄悄地來了,跟小鬼子進村一樣,所幸那時候從小學遺留下來的老本硬是讓我通過了市重點中學的重點班的考試,以至于我和幾個同學成了班里最為游手好閑的幾人,就是在這一段時間里,我認識了小丫頭。
  只不過,沒有幾天,我們幾個人就被班主任勒令回家了,游手好閑不說還影響同學們的備考,當然,我們是昂著頭顱離開的,那時候,總覺得這樣啃老本出來的成績也是特牛逼的一件事。
  小丫頭笑呵呵地說了一句,“傻小子一點都不傻,還聰明過了頭!”
  我至今不明白小丫頭說這句話時,小腦袋里究竟想的是什么。
  這是我第一次對班主任這個“地中海”老頭心存不滿,因為他斷絕了我和小丫頭光明正大的見面的機會,我們成了初中學校里那幾個不受歡迎的人。
  坐在家里的四腳小板凳上,我總是喜歡看著路過的行人發呆,最愛的籃球也成了可有可無的邊邊角角,直到某一天,一個梳著馬尾辮,手中抱著個橡膠籃球的女孩子亭亭玉立地站在我的面前。
  我仰頭看她,只看到陽光下的一片陰影,但我很清楚地知道這個女孩子在笑,別問我怎么看到的,我就是這么覺得的,她在笑,而且笑得很美。
  “傻小子,肖曉筱叫你一起去打籃球!”
  聲音清脆,聽著像是百靈鳥在唱歌,我記得我在當時的作文水準里面用的最多的能夠想到的就是這樣一種形容方式,反正很動聽就是了。
  “那她干嘛不來叫我,偏偏讓你來叫我?再說了,你們女孩子打什么籃球?”
  我嘴硬道,其實我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
  虎撲的jr們聽到我的話,一定會將我稱之為鋼鐵直男的。
  “不去拉倒!哼”小丫頭從鼻子里開始出氣,聽在我耳里竟也是那么可愛。
  我站起身子,撲騰地拍著屁股,露出一口不算白也不算整齊的牙齒,道:“去、去,干嘛不去,待會讓你看看我的高超球技!”
  就這樣,我第一次鼓足勇氣走到了她的身旁,我穿著短袖,她也穿著短袖,我刻意保持著和她之間的距離,可又不想離的太遠,越是著緊,就越是容易手臂碰觸到她的手臂。
  她的手臂涼涼的,一如我那時在大日頭下無比涼爽快意的心情。
  那時候走路的感覺就像是在飄一樣。
  “傻小子,我也考到市一中了!”她的聲音淡淡的,卻能夠從中聽出幾分淡淡的喜氣。
  我笑著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就是不能和你做同班同學有點可惜了!”
  我不知不覺地就講出了心里話。
  小丫頭抿著嘴,偏頭看了我一眼,又說了一聲;“傻小子!”只是聲如蚊蠅。
  其實我很想說,我不傻,只是真的這樣說了,倒顯得我傻了!
  來到籃球場上,我才明白我只是被肖曉筱拉過來充數的,班里最好的后衛和最好的中鋒都在,當然,3v3的斗牛其實并不需要具體的位置,他們只是差個人而已,看對面那副菜鳥的模樣,還不夠班里的中鋒一只手虐的。
  于是,我就稀里糊涂地卻又自信滿滿地上場了,上場前小丫頭拍了拍手,又雙手握拳,壓著聲音喊了句:“加油!”
  我聽得真切,立刻覺得渾身都充滿了力量,然后我就被罵了,不傳球,投射三不沾,上籃還被冒,時不時地還要傻笑一會兒,暴脾氣的后衛剛開始就不干了。
  肖曉筱急了,她可是跟好姐妹打賭的,請我來只是打個過場,沒讓我著急表現,可我愣是欲望十足,還盡拖后腿。
  “李多兒,你給這家伙到底灌了什么迷魂藥了,怎么盡在犯傻,平日里他是多么低調的一個人,哦,天,他走五步上籃了……”
  肖曉筱在小丫頭面前大呼小叫的,終于拿手遮住了眼睛,不忍直視了。
  小丫頭笑得瞇起了眼睛,“我可沒做什么,是你要我請他的,輸了可別賴賬啊!”
  我被小丫頭嘴角狡黠的笑意晃得有點眼暈,后衛的橫傳直接砸在了我的臉上,兩道鮮紅的鼻血瞬間就飆了出來。
  球場內外一片大笑,小丫頭急急忙忙地跑過來幫我止血,滿臉歉意又小心翼翼地模樣看得讓人憐惜,只是她俯下的領口里可愛的小背心清晰可見,甚至還能看到發育尚未完全的一對挺拔鴿乳,我頓時覺得鼻子里的熱流流的更快了。
  因為我的光榮負傷下場,我們班最終取得了勝利,不至于悲劇到成了初三斗牛賽的倒數第一名。
  我在肖曉筱的口中成了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一度讓我可以臭顯擺的身高沒了用處,最讓我傷心的是,在那次斗牛賽之后的整個暑假里,我都沒有再見過小丫頭。
  聽肖曉筱說,小丫頭去意大利科莫度假去了,那是我第一次聽說意大利還有一個叫做科莫的很漂亮的地方。
  那一年,我們都是十五歲,我有我的驕傲,她也有她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