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六百四十章終結章(03-28)      第六百三十九章峰皇雄起(03-28)      第六百三十八章做了婊子不怕繼續做婊子(03-28)     

末世橫行640 終結章


  這兩年國內形勢變化很大,李治家里面變化也很大,先是李治娶了莫嫣然當“西宮”,而后羽見時光又好不言聲的進了門,這讓山東的輿論一片嘩然,當然李大帥也不乏支持者。
  很多男人看到了一夫多妻的希望,一家人也希望李治雄起來!
  結果李治雄起來了,人家臉皮就是厚,明目張膽的娶了三個老婆,而他暗地里還有多少老婆,一家人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他秘書處里面的貌似都是他的老相好。
  對于這件事,李治人家表現的也很無辜,人家自己是這樣說的:我擦,我也不想啊!她們就是喜歡我,我也沒辦法啊!
  對于李治娶三個老婆這件事情,峰皇很支持,因為峰皇他娘的娶了六個老婆,這也是為什么李治平月山等人要給峰皇送牛寶送偉哥的原因了,你想啊!六個老婆啊!這再多一個他娘的就成了韋小寶了,而峰皇說過,打死他也不能成韋小寶,所以人家只娶了六個。
  從周一到周六,是吧!周日有獎競猜,他娘的有獎精彩,這玩意兒一搞出來就有懸念,這東西就是這樣的,全都明了的沒意思,這要是搞出點神秘感來,就變得有意思多了。
  六個老婆是吧~
  周日,是吧~
  所以,是吧~
  不多說了。
  當然一家人對李治峰皇那是羨慕嫉妒恨的,但是李治峰皇卻深深知道,這老婆多了那也是一災!
  老婆多了不干活,為什么這么說哪?攀伴兒啊!什么都攀,連跟他們睡覺也是那些奶奶們用來互相攻擊跟炫耀的資本,這女人跟男人就是不一樣,什么事情都計較的很清,很細。
  李治的家庭是打了一年才安穩下來的,所謂的安穩也只是不是明地里開戰吧了,平時私下里也似那煮東西似的,遇到點事情那就開了鍋。
  峰皇那邊更慘,據說峰皇的六個老婆搞了三個聯盟,連他娘的打夠級都能打出毛病來,人家也是一家七口其樂融融啊!
  不過男人這在外面都是要面子的,一家人自己在家里受罪,出來卻一個比一個能吹,先是李治說他給他老婆打個電話,三個老婆不管多遠就要過來列隊。
  之后峰皇自然不服氣,人家說他打個響指,埋伏在一邊草叢里面的老婆們人家就要出來站軍姿,于是周圍那些人自然不信,一家人就開始起哄,李治跟峰皇當然要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了。
  結果先是李治打了電話,打完電話之后就在喝著熱茶卡秒表,峰皇人家則是打了響指,來了一段《靜夜思》。
  這他娘的可了不得了,李治被乘戰斗機疾馳而來的三個老婆押走,峰皇則是被四面八方飛來的奶奶們用飛龍腳直接放倒在地,自那以后李治跟峰皇腎虛的名頭就傳來了。
  李治跟平月山等人去了東北之后,見到了峰皇,在吳江的勸說下,峰皇及他六個美若天仙的“表妹”終于冷靜了下來,一家人談起了末世之前,想起貪腐的官員們如何讓權力成了害人的工具,一家人決定要把權力徹底的關進籠子里面。
  權力這個東西一般人拒絕不了,它就像一群**的娘們兒,在你面前不停的扭動著;又似那鴉片,只要沾染那就容易上癮,這也是為什么一開始正直的官員后來變得貪得無厭,直到滑入無底的深淵了。
  峰皇跟李治吳江詳談之后終于讓他的六個“太后”變得脾氣皆無,因為他們是在一個歷史的轉折點上,如果他們這一代人再走錯,中華民族永遠都強大不起來,即便強大起來,老百姓未必能過的幸福,因為先富起來的那部分反過頭來就變成了惡魔。
  他們變得貪得無厭,因為他們吸食了權力的鴉片,上了癮,而這種東西是戒不掉的,只會把他們老一輩建立的國家一步步的毀掉。
  以史為鑒,峰皇同意跟李治組建聯合政府,但是他必須要有職位,李治吳江聽后都笑了,因為他們知道對方還是怕被奪權,于是李治就提議民主選舉。
  峰皇想了想便同意了,因為他也想中國強大,中華民族真真正正的站起來,因為他很清楚,弓著身子見了外國人就低頭哈腰的姿勢很難受,所以他們要改變這種情況。
  同年七月,李治峰皇宣布合并,組建聯合政府,八月,馬宅男在聯軍的壓迫下宣布加入聯合政府,同年十月,童虎戰死在四川,楊奇接替童虎指揮,大江忠介任山東軍區司令員。
  十二月,李治大軍打下云南貴州,李治峰皇的中華帝**隊進入四川討逆,同月,鱷魚宣布為西蜀皇帝,年號黃唐。
  第二年二月,李治等人部隊進入四川,與鱷魚鏖戰四川。
  這次決戰李治不能不來,為什么哪?劉蕓被對方綁架了,這件事是在李治去云南督戰時發生的,當時李治由莫嫣然跟劉蕓陪伴,打下云南的時候,李治他們開慶功大會。
  劉蕓莫名其妙的在晚上失了蹤,莫嫣然也不知所蹤,這一下把李治急得團團轉,自己最喜歡的兩個老婆全丟了,其結果還不如給他一槍來的痛快。
  李治當即下令徹底搜索云南及其附近省份兒,其結果劉蕓沒找到,卻是找到了一身是血的莫嫣然,據莫嫣然說,劉蕓被鱷魚的手下抓走了,于是李治大恨鱷魚,當月就猛攻四川的鱷魚。
  張君寶現在無疑是壓力最大的人,現在他就是四川的前敵總指揮,鱷魚就在他身后的成都,他能不能守住成都外圍就變得至關重要,現在四面八方都是中華帝國的雄據天下大軍,那些血紅色旗幟看的張君寶眼暈,他手下的將軍們叛變得叛變,戰死的戰死,逃亡的逃亡,讓他感覺他們這個西蜀氣數已盡。
  盡管知道他們終究將滅亡,但是他必須要打,不然對不起鱷魚的知遇之恩!他就是毒販子,如果不是鱷魚提拔他,他現在不知道在那里跟一群喪尸當初游蕩哪!
  由于鱷魚他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將軍,所以他必須要為鱷魚死戰,再者他親手殺死了李治的把兄弟童虎,據說李治當時跟二炮等人發了毒誓,能殺張君寶者,封軍長,賞一萬兩黃金!
  由此可見,李治等人是多么的痛恨他,所以他根本不能投降,別人可以,他不可以!這也是他為什么替鱷魚死戰的原因之一了。
  他策劃抓捕了劉蕓,不過他也是在對方某人的情報跟協助下才完成的,想到這里,張君寶就是一陣兒得意。
  對方也不是鐵板一塊兒,只要他能打好這一仗,不是沒有咸魚翻身的希望,所以他要好好布防,力挽狂瀾。
  如果對方真敢死逼,他就殺了手上的人質,手里有了底牌,他不慌的,要是李治敢,就別怪老子不客氣!
  劉蕓被關押在一處懸崖的囚室內,她現在看上去疲憊極了,那個明媚的如同春花的女孩兒,現在頭發繚亂,衣服黑一道灰一道的,只有她的眼睛依然的明亮。
  她不敢相信她居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為什么?就算了為了李治,她也不能這樣,她不是一個一般的人!居然如此的歹毒!
  現在她什么都不害怕了,死,其實也沒什么,只是她死了,她的兒子怎么辦?
  她現在只掛念她的孩子跟李治,她沒想到居然被自己人出賣,成為了敵人的階下囚,如果她能夠回去,她一定揭露出對方的真面目!
  平時那么美麗的一個小女孩兒,內心居然如此的骯臟,她怎么就能夠下這樣的毒手哪?
  她想到這里眼中流出了委屈的淚水,那個讓人一眼溫柔的女孩兒如同一只受了傷的小貓伏在一片枯草的地上抽泣了起來……
  不行,我要讓李治君知道真相!劉蕓望著一側的墻壁,狠了一下心,咬破了手指,用自己的鮮血在墻上寫了起來,在寫道一半的時候,劉蕓腦海中忽然閃過了另一個美麗女孩兒身影,她的身體顫了一下,流著血的手停了一下,似乎顯得很猶豫,但是她手還是顫顫微微的寫了下去……
  四川解放了,劉蕓也被對方殘忍的殺害在了懸崖,她的尸首被扔到了懸崖下面的河流之中,這讓李治痛哭了好幾天,李治之后看到了劉蕓的留在墻上的字。
  他一下子明白了,原來是莫嫣然!就是她!要不怎么她們兩個一起消失了,然后莫嫣然回來哪?他發了瘋似的卡著莫嫣然的脖子逼問她,莫嫣然顯得異常委屈,她在解釋無效后,閉著眼睛等李治掐死自己!
  李治的瘋狂行為讓莫嫣然的粉絲們大怒不已,鬧得群情洶洶,李治才知道自己過了分,而莫嫣然卻是流著眼淚的狂笑起來,她踉踉蹌蹌的爬上了劉蕓遇害的懸崖,深情的回眸了一眼追上來的李治,毅然的跳了下去……
  二十多年了……李治望著窗外的河流眼中的淚水忽的淌了下來。
  “父親,你哭了。”李皓冉知道父親又想起往事了,這些年他的父親閑暇時總是喜歡發呆,一個人時而大笑時而落淚的。
  “吃飯了!皓冉,叫叫你的父親”一個大約四旬非常漂亮的大眼睛女人在飯桌邊沖著李皓冉大喊。
  “知道了,媽媽。”李皓冉回首答道。
  夕陽夕下,頭發發白的李治獨自踱步在馬路上,這是江蘇蘇州的中心大街,馬路上人來人往的,男男女女的川流不息,就像末世之前,生化戰爭的影子早就消失不見了,李治望著眼前繁榮景象就是一陣嘆息。
  這些年,他一直后悔當時對莫嫣然那樣,以致于對方跳了懸崖,劉蕓沒了,莫嫣然也沒了,唉!原本以為離了她們兩個自己就沒法活,現在還不是一樣的活過來了,只是每天深夜里自己才會想起她們的倩影。
  忽然李治一打眼,一個五六歲、扎著馬尾、穿著一身粉色衣服的女孩兒從自己面前閃過,那臉上俏皮的樣子,還有那明亮的眸子引得周圍的人為之側目。
  “莫嫣然!”李治發了瘋似的沖著那個女孩兒沖了過去……
  全書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