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之平手物語》 最新章節: 第七十七章津田宗及身后之人(07-19)      第七十六章偽鈔風波(下)(07-19)      第七十五章偽鈔風波(中)(07-19)     

第八章金崎開城

  元龜三年四月初十,北陸的居民們春耕尚未結束,織田信長就帶著四萬五千大軍北上,進犯朝倉家的越前國。
  這四萬五千人里面,農兵的比例不超過三成,只要稍加提前布置,便能夠無視季節,遠距離作戰。
  而朝倉家則不然,他們的最大動員力,雖也有五萬人左右,但其中真正可靠,能做指望的只有不到一半。剩下那些湊數農兵,裝備簡陋士氣低落,而且還要兼顧田地,暫時排不上用場。
  當然,憑借盤踞越前一國百余年所積累的恩威,倒也不是不能強行要求農兵出戰,但那會極大延長征召和集結所需要的時間,對領內的農業也會造成很大影響。
  就在當天,織田軍開始嘗試性攻打金崎城。
  森可成在北,丹羽長秀在南,瀧川一益在東,除了西面臨海實在沒辦法之外,從三個方向同時發動攻擊。
  起初,打了個出其不意,取得一定戰果。森可成所部道家清十郎、道家助十郎兄弟合力連接討取三將,登上城池;丹羽長秀屬下的溝口定勝領百人帶著火藥,趁夜間發出偷襲,炸毀一座較小的側門;瀧川家的筱岡平右衛門正面佯攻,掩護木全忠澄挖掘出一條地道,繞過了外墻直通三之丸。
  然而守將朝倉景恒并不慌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先是親自帶兵逆襲反擊,將攻方趕出了北墻外,再用高處備好的巨石、沙袋堵上被炸爛的南側門,然后突然以堀溝里的海水填沒了東邊的地道,淹死瀧川軍百余人。
  于是前線的臨時指揮官丹羽長秀判斷到:“敦賀守軍兵精將良,不可輕忽!”遂暫停了強攻行動。
  花費一日功夫,織田家徒然折損了五六百名士卒,守方傷亡不足百人,微乎其微。
  四月十一日傍晚,信長親率中軍主力二萬余人,攜平手秀、池田恒興、蜂屋賴隆等將到達金崎城附近,在三十町(約3.3公里)之外駐扎。
  次日晨,丹羽長秀、森可成合兵向東北方向移動,嚴防敵方主力來援。
  同時,池田恒興、堀秀政帶了數千人馬,打起朝倉家的旗幟,偽裝成援軍,佯作攻打瀧川一益部,企圖騙出城內守軍。
  守將朝倉景恒登高抬望,見兩軍雖然交混,旌旗卻絲毫不亂,判定其中有詐,故而嚴守門戶,不加理睬。
  十三日夜晚,池田恒興、堀秀政故技重施。他們驅趕附近的野豬、麋鹿制造混亂,然后率兵風塵仆仆來到門口,宣稱是援軍到達,要求開城。
  隔著火把,朝倉景恒聽到喧鬧聲不似作偽,又見城下軍隊行裝污損,形容疲憊,略有些相信,但心下仍是謹小慎微,先要派人吊繩出門問話,對了口徑才肯出城。
  反復問詢,不厭其煩,那堀秀政縱然聰慧,總不能面面俱到,終究露出些許破綻。
  朝倉景恒立即判定這不是友軍,命令向下猛烈射擊,池田等人只能狼狽逃竄而歸。
  十五日下午,信長令野野村正成、稻富秀勝、伊東長久等近衛將領,帶著六千名旗本精銳強攻,同時瀧川一益、蜂屋賴隆在另外兩面接應,鏖戰至日落,仍不能克,損兵折將接近兩千,但亦殺傷守軍數百。
  而平手秀親自上陣,與平手秀益、中村一氏、本多正重等人,輕衣簡從,只帶十余人探尋附近山路,發現高居群峰正中的本丸無路可上,但有兩條崎嶇山路可以繞到本丸后面,通向西面港口。
  到此時為止,方才收到消息,一乘谷那邊,終于決定了是朝倉景鏡作為代理總大將,率領兩萬人支援金崎城。
  但這人動作極慢,一天下來只走了一百三十町(約13公里),便開始休整了。
  十六日傍晚,織田家忍者偶然捕獲朝倉家便衣密使兩人,從蠟丸中搜到信函,信中稱“援兵不日即到,請奮力堅守”云云。
  堀秀政立即便讓人在此基礎之上偽造信函,將文字改成“十八日清晨援軍將至,請派人出城接應,里應外合。”然后送到城內。
  朝倉景恒極為猶豫,內心仍覺得不妥,但連續兩次將“援軍”認作是敵人假扮,已經令屬下十分不滿,有損士氣,不敢再繼續堅持了。
  他雖貴為“北陸軍神”之孫,身份高貴,卻不是長子,自幼出家,只因兄長橫死才還俗接任,走出寺廟才五年功夫。這點時間只來得及將祖上傳下的軍學大略研習一遍,卻遠遠不夠他學會左右逢源欺上瞞下的政治手段。
  所以他很輕易地就失去了中樞的話語權,只繼承了家傳敦賀郡代的位置,手下的五千兵卒,雖然看在其祖父面子上聽命,卻也總有不滿。
  思來想去,朝倉景恒決定暫時相信這封密函,但在接應“援軍”時,排了一個前疏后密的陣容,命麾下的上田紀勝、赤座直則二人,只帶少數老弱,卻多給旗幟火把,裝成大軍,先行出城,主力則在后方戒備。
  池田恒興、堀秀政眼看計謀得遂,大為興奮,待守軍“主力”被騙出來,便改旗易幟,配合兩側的瀧川一益、蜂屋賴隆掩殺過去。
  卻不料朝倉景恒早有準備,堅守住了城門,沒讓織田軍渾水摸魚,只丟了兩個部下和三百多名雜兵而已。
  所幸平手秀趁亂進擊,翻過丘陵小徑,親帶五百軍漢,背著火油、干柴,繞過城墻,偷渡到金崎城下的港口,將木制的碼頭焚燒一空。
  如此一來,守軍雖然仍有三千以上可戰之力,然而士氣已漸漸衰落。
  從一乘谷到金崎,最多也就三天的路程。但朝倉景恒已經守了九日,卻絲毫沒看到增援的跡象。
  就算大軍集結需要時間,至少叫個人過來送個信安定軍心啊!
  當然,并不是朝倉家一點人都沒派,只是守城軍隊被真真假假的事情弄得杯弓蛇影了,除非雙眼看到朝倉義景親自前來,否則便覺得是陷阱。
  又過了兩天,援軍終于有了行動。
  朝倉景鏡帶著兩萬余人,磨磨蹭蹭,拖拖拉拉,勉強走到離織田家一百町(約11公里)左右,隔著一條河流,便開始修筑柵欄,挖掘戰壕,不再前進了。
  丹羽長秀和森可成沒收到命令,自然也不主動出擊。
  本來就人心不齊,斗爭激烈,又有了前面的教訓,城內和城外的朝倉軍顯然難以建立起十足的信任關系。
  一邊是不知道援軍在哪而人心惶惶,一邊是不清楚城是否還能守而踟躕不前。
  四月二十日起,織田家集中了近千柄大口徑的鐵炮,開始進行威嚇射擊為主,白兵沖鋒為輔的攻擊。
  三日后,信長審度局勢,派遣與守將朝倉景恒相識的武井夕庵到城前叩門勸說守將投降,承諾給予兩倍知行,并將養女嫁給其子。
  朝倉景恒對此斷然拒絕,客氣但又果決地禮送出城。
  但金崎城三之丸的守將赤座直則,認為他弟弟赤座直保被拋棄而死,十分不忿,當即就偷偷勾搭了武井夕庵,主動投降。
  接下來,殘余守軍,就紛紛覺得大勢已去了。
  無奈之下,朝倉景恒便提出了交出城池,本人切腹,饒恕守軍性命的方案。
  信長慨然應允,并額外大方地宣布,朝倉景恒本人也可以安全離去。
  仔細想想,這名敵將出身不凡,有一定的本事和操守,但又廣受排擠,與其讓他死在城下,成就一番忠義之名,不如放回去,或許能進一步加深敵方的內部矛盾呢?
  索性將姿態做足,在朝倉景恒帶兵退去時,讓平手秀眾目睽睽之下上前告別:“日后閣下若覺得在越前紛擾掣肘太多,難以伸展才志,不妨來織田家看看。”
  讓一般人去說這番話,或許是無用的。
  但朝倉景恒看到名震天下的織田彈正和平手中務居然如此求賢若渴,通情達理,感動得快要落下眼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