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手》 最新章節: 第116章娶誰做老婆(12-10)      第115章江姐出手(12-10)      第114章誰劫了珠寶(12-10)     

一把手116 娶誰做老婆

  江玉燕及時出現,救了奉天寶一命。丁薇完全忽視了唐波的存在,不停的追問奉天寶有沒有事,可以想象一下唐波此刻的心情,幾乎快要崩潰了。
  “唐秘書,你們丟的那批東西就在我手里,你們沒理由找天寶的麻煩。”江玉燕此言一出,孫、嚴二人是瞠目結舌,唐波也有些驚訝,但并沒有過分的表現出來,他怎么也不會想到江玉燕會插手進來。
  “既然東西在你手上,就趕快交出來吧,免得傷了和氣。”孫立善是迫不及待的想見到這批珠寶,可江玉燕能這么輕易的就交出東西嗎?那不是有辱她大姐大的威名。
  唐波對江玉燕認識不深,但他清楚江玉燕的用意,能出的這么及時,自然是有些能耐了,賠著笑臉說道:“江姐,怎么說你也是前輩,要怎么樣才肯交出東西?”
  “前輩?姑奶奶有這么老嗎?”
  唐波見說錯話了,趕緊改口說道:“江姐,都怪我不會說話,您就給個痛快話吧?”
  “是按生意人的規矩呢,還是按道上的規矩呢?”江玉燕是有意刁難他,唐波猶豫了一下,笑道:“都聽江姐的。”
  “好,既然你都開了這個口。”江玉燕見他上鉤,接著說道:“那你就得聽我的,先把天寶的一切指控取消,恢復他的原職。”
  “這是當然,孫書記,你應該不會有什么異議,是吧?”唐波都防話了,孫立善豈敢打反口,一臉堆笑道:“特派員說什么自然就是什么了。”
  “好,唐秘書,你代表的可是市委,說話要算數。”
  見唐波點頭,江玉燕接著說道:“這批東西本來就不屬于你們市委,也不屬于樓門縣政府,是屬于樓門老百姓的。”
  “你……”唐波正要發怒,可見丁薇在場,收斂了不少,說道:“江姐,這可是價值上億,難道你就這樣拱手讓人?”
  “君子愛財取之以道,豐羽社不賺這個錢,也不缺這個錢。”江玉燕把話說死了,唐波不好多言,很不情愿道:“難得江姐對樓門百姓一片赤誠,孫書記,財寶失而復得,還得感謝這位大姐大啊。”
  “對對對,江姐,哦不是……江社長,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啊,我代表樓門所有百姓感激你,今天我做東,開大餐。”
  孫立善心情不錯,可唐波卻窩著一肚子的火,尤其是丁薇和奉天寶一系列的曖昧舉動,令他無顏繼續留下來了,更別說同桌吃飯了。
  “孫書記,好好招待江姐,珠寶已經追回來了,田市長那,我還得趕回去復命,就就不陪你們了。”
  唐波尷尬離場,除了嚴文書勸了幾句,誰都沒有要留他的意思,只見他悻悻離去。
  “市領導都是這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管了,江社長,我已經在樓門玉擺上了一桌,還望你賞光啊。”
  江玉燕沒理由拒絕孫立善的殷勤,再說她竭盡全力想樹立豐羽社在老百姓眼中的正面形象,追回珠寶已經是大功一件,而與孫立善共餐自然又提升了豐羽社的地位。此等好事,江玉燕豈會錯過,自然是爽口答應了。
  席間,孫立善嚴文書二人不懷好意的不停的敬酒,江玉燕本是豪爽性格的江湖中人,哪有卻之不恭的道理。
  “早就見識到了奉縣長的酒量,江姐一定也是不賴,難得到這窮鄉僻壤的樓門縣來,這淡水酒還是要多喝幾杯的。”嚴文書能道出點子丑寅卯的,他之所以能爬得這么快,自然是能摸清楚領導的門道了。
  “是啊,江社長,你可是樓門縣的大功臣,也是我等的救命恩人,這杯酒我敬你。”江玉燕知道分寸,推掉了這兩杯酒,笑道:“孫書記,道不同不相為謀,今天既然能坐在同一個桌子上吃飯,也算是一種緣分,我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孫書記應允。”
  “什么應允不應允的,您就甭跟我客氣了。”
  “我想你給天寶放幾天假吧,算是報答我的人情了。”江玉燕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孫立善豈有不答應的道理,滿口應道:“江姐,您這不是見外了,天寶想請假多久就請多久,反正掛職就是了,回來之后所有職務照舊。”
  突然請假,到底所為何事?江玉燕這又是唱的哪一出,奉天寶都被她搞得是滿頭霧水。
  “江姐,無緣無故的請假,這不符合規矩,市領導要是追究起來,讓孫書記難做人。”奉天寶不想在這風口浪尖上再出什么事端,可江玉燕愣是不聽,說道:“我想孫書記一定能幫這個忙的。”
  “那是當然,天寶,你就放心的休假吧,哪天休息好了,回來了照樣做你的縣長。”孫立善添油加醋,奉天寶只好聽從江玉燕的,無端的請了公假。
  回到臥龍港,江玉燕當即召開了一次家庭會議,參會人員除了奉天寶以外,其余全是女性,丁薇、童佳瑤,柳妍,劉明月全數在場,馬莉雅在學校沒法趕過來,而林家姐妹軍務緊急,更是沒法出席。
  江玉燕戴了副眼鏡,手里拿著筆和本子,裝出一副老師點到的樣子,正色道:“我是后宮之主,今天的會議是臨時緊急召開的,應到七人,實到四人,沒參會的只能遺憾了。”
  聽說遺憾二字,眾女都有些著急了,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這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江姐,您就別賣關子了,沒見她們一個個臉都快綠了嗎?趕緊直入主題吧。”江玉燕白了奉天寶一眼,丟了句一邊去,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接著說道:“今天的會議主題就是幫小夢妮找個稱職的干媽。”
  “啊?我們都是小夢妮的干媽啊。”眾女異口同聲驚詫道,不同程度的表示抗議。
  “啊什么啊,沒聽我說是稱職的嗎?再說了,天寶現在是官場中人了,總該娶個媳婦裝下門面不是,這都不懂,我看你們誰都不稱職。”
  眾女閉口不言,但臉上沒有一絲樂意,奉天寶知道這游戲過了,趕緊勸道:“江姐,別玩了,婚姻大事豈是兒戲,怎么能草草了事呢。”
  “誰說要草草了事了,姐不是在給你找合適的嘛,你別多嘴,那邊涼快那邊待著去。”江玉燕是大女人,在她面前,奉天寶幾乎是沒有說話的權利。
  “這話題既然聊開了,我也就不跟你們繞彎子了,天寶是該有個老婆了,至于你們誰稱職我說了不算,你們說了也不算,得大家伙的說了才算,為了公開公正公平起見,特采用了一種特殊方法,各自手里都會有一張白紙,在上面寫上你們心目中的稱職媳婦,誰的得票數多誰就勝出,自然也就是天寶的媳婦兒了。”江玉燕說了一下游戲規則,眾女都極不情愿,奉天寶也覺得荒唐,阻止道:“姐,你今天是怎么了,吃錯藥了吧?”
  “這里沒你說話的機會,趕緊陪小夢妮玩去。”江玉燕硬是沒讓奉天寶插手,她決定要做的事是沒人可以改變,強勢的女人挺可怕的。
  兩個兩分鐘過去,結果出來了,結果是1:1:1:1,各自寫的是自己的名字,都琢磨著做這個稱職太太。
  “巧了,天寶,你可是艷福不淺啊,都搶著做你的媳婦兒呢,看來姐是沒辦法幫你搞定這事了。”
  江玉燕徹底犯難了,原本以為能以此幫奉天寶找到相伴一生的伴侶。正當眾女高興之余,小夢妮從臥室里推著小車出來,說道:“要不我寫個人名吧?寫到誰,誰就給干爸做老婆。”
  小夢妮的提議,江玉燕是舉雙手贊成的,而丁薇她們卻顯得異常緊張,趕緊上前討好小夢妮,要她認出自己的名字,甚至不惜以好處收買。
  “哇,蠟筆小新玩偶套裝?”
  “啊?喜羊羊與灰太狼?”
  “嗯,我要德芙巧克力……”
  “巧克力會發胖的,姐姐給你買卡隆小轎車。”
  四個女人各自使出了殺手锏,江玉燕站在一旁看熱鬧。奉天寶無語搖頭,他是徹底要被雷翻了。
  “好了,見證奇跡的時候到了。”小夢妮寫完,江玉燕一把搶過紙條,說了半天廢話就是不打開。眾姐妹都快要逼瘋了,奉天寶也等不及了,催道:“姐,趕緊的吧,我媳婦兒到底是誰?”
  江玉燕傻笑了兩下,打開了紙條,她頓時懵了,整個人都怵在那。
  紙條不經意間滑落在地,奉天寶猛地撿起,眾姐妹蜂擁圍了上來,紙條上面寫著的是江玉燕三個大字。
  “啊?”眾姐妹異口同聲,表情驚訝,然而彼此都松了口氣,奉天寶是不會娶大姐做老婆的,這點可以充分肯定。
  “小夢妮,你個調皮鬼,怎么能把江姐的名字寫上去呢?”奉天寶捏了下小夢妮的鼻子,她撅著小嘴說道:“我只會寫這三個字。”
  眾人就當是開了一個玩笑,可江玉燕變得嚴肅起來,語氣嬌嫩的說道:“天寶,姐姐其實也比你大不了幾歲,你愿意娶我嗎?”
  “啊?”眾人大跌眼鏡,劉明月撲通,夸張的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