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靈九變》 最新章節: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星空(大結局)(07-04)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隕滅(07-04)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元辰(07-04)     

真靈九變1576 雷葫

  “先祖龜甲!如何會在你的手中?”
  “那烏龜的本命龜甲在小蟬兒傳人的手中,哈哈,當真是諷刺!”
  兩到聲音不約而同的響起,陸平這才知道這面龜甲盾牌居然是龜道人的真靈龜甲,與那千鈞棒一般的靈寶神物,不弱于開天六大神器的存在!
  蝴蝶仙子冷哼一聲,似乎張口想要說些什么,不料那雷之本源的狂暴顯然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雖有龜甲護身,但那肆虐雷光的壓力卻是令她張口說話的剎那震傷了她的內腑。
  然而陸平卻是看得清晰,就在那雷光在龜甲之上肆虐的同時,那龜甲盾牌之上頓時有無數的符紋被激活,在盾牌表面上四處游動卻又顯得井然有序,不少雷光在落在盾牌之上后頓時消失不見,不少被點亮的符文閃爍著光芒形成一枚枚全新的符紋,但也有不少符紋在雷光肆虐之下徹底崩散,甚至還帶起了龜甲盾表面的龜裂,不過隨即便被全新的符文游走過來彌補完整。
  蝴蝶仙子冒險闖入雷光本源之中,赫然是要與鵬道人爭奪雷之本源來提升龜甲盾的品質。
  然而雷之本源作為真靈第八境才有資格接觸的高階本源,其威脅顯然要遠遠在其他七大本源屬性之上。
  項老祖以造化鼎護身躲入七大本源河流之中,御使千鈞棒照著雷光本源一通猛砸,已經完全不顧及千鈞棒這件后天靈寶在雷之本源的侵蝕之下的損傷。
  可即便如此,雷光本源在鵬道人的操控之下稍有反噬,便令項老祖手忙腳亂,甚至不得不身化霸龜真靈硬擋。
  此時項老祖發髻散亂,鮮血從肌膚之中滲出,沾染了凌亂的衣衫,整個人看上去異常狼狽,若非有造化鼎時刻凝聚天地元氣支撐,項老祖怕是早就支撐不下去了。
  不過雷光本源的反噬固然令項老祖忌憚非常,但項老祖還是竭力保持著對于雷光本源的干擾,因為只有如此,他才能夠不斷的嘗試以造化鼎吸納散逸的雷光本源,哪怕只有那么一絲一毫。
  如果說項老祖只是四下里游走騷擾,蝴蝶仙子只是借著龜道人的真靈甲盾擾亂雷之本源的話,龍槐老祖此時已然成了正面阻止鵬道人凝聚雷之本源神通之人。
  然而他手中的水晶錘除了第一次趁著鵬道人不備,一舉破掉了鵬道人一道雷光之中蘊藏的一半本源之后,接下來對于雷光本源的阻攔卻是越來越低,而且每一次阻截之后,雷光的反噬對于龍槐老祖的肉身而言都是一次巨大的傷害。
  接連幾道雷光劈下,龍槐老祖雖然奮力阻截,但余下的雷之本源被鵬道人納入肉身之中,身后巨鵬真靈的尾羽之中已經有五枚翎羽沾染了本源雷光。
  “本尊原想在七大本源神通凝聚圓滿之時再開辟雷之本源神通的凝聚,如此一來便可借助這方世界本源之力融合八大本源一舉沖擊真靈第九鏡,而后借助這方世界所孕育的先天本源沖擊那至高無上的神靈之境,最終得享長生。”
  “不過本尊卻是沒有想到你們幾個小修居然能夠將本尊逼到如此境地,不得不先行開辟了雷之本源的神通凝聚,爾等已經足以自傲了!”
  “不過一切都已經到此為止了,七大本源爾等或許還有些抵擋的手段,可雷之本源當年也只有本尊稍有領悟,這才有了開天第一神器七寶雷葫,從開天至今,老夫便以七寶雷葫收集孕養這方世界的雷之本源,爾等手中幾件后天靈寶若是還在當初那幾人的手段或許還能抵擋一二,而如今卻在爾等幾個不知所謂的小修手中,嘿嘿,簡直就是螳臂當車!”
  “而本尊接下來也不過就是多花費千年來重新沖擊混沌之境罷了,只要這方世界的先天本源依舊在本尊的手中,長生之途便逃不出本尊之手!”
  鵬道人眼見得龍槐老祖等人對于雷之本源的抵擋效果寥寥,而自身的雷光神通凝聚并未受到太大影響,數萬年謀劃成功就在眼前,不由深情愉悅,神色之間顯得放松了不少。
  而陸平此時心中卻是翻起了滔天巨浪,開天七祖當年一起消失于這方世界,如今看來雙方顯然是在這通道大陣之中展開了一場火并。
  而這一場火并的結果顯而易見,其他六位老祖盡皆隕落,連肉身都被煉制成了傀儡,作為最強者而唯一活下來的鵬道人也不得不脫離了肉身,以真靈寄托于這方世界的本源之中。
  修煉界早有關于七祖消失是因為盡皆隕落的揣測,但對于火并原因的揣測卻是眾說紛紜,唯有陸平從當年蛟道人留給鸞道人的一放手帕之中知曉七祖火并是因為爭奪一“先天”之物。
  而如今猛然從鵬道人口中聽到“先天本源”,陸平剎那間便猜測此物必然就是蛟道人所言之物,盡管如此,當陸平接下來知曉那先天本源更是踏上長生之途的關鍵之物后,還是難以壓抑心中的震驚。
  神靈之境,長生之途,那先天本源就是關鍵么?
  盡管此時眾人危機重重,在雷之本源的肆虐之下時刻都有著隕落的危險,然而陸平卻從未感覺長生之途如此清晰的展現在自己眼前,盡管它依舊遙遠,甚至遠的有些遙不可及,但它畢竟讓陸平感受到了它的確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老祖以七寶雷葫收集這方世界雷之本源,可是通過宇文世家之手?”
  陸平突兀的詢問顯然有些出乎鵬道人的預料之外,這個人族修士的冷靜沒來由的讓鵬道人的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安的感覺,但也僅僅只是一絲罷了,隨即便被涌入肉身之中的滾滾雷之本源澆滅的一干二凈。
  “宇文世家?嘿嘿,不過是本尊的一具提線木偶罷了,那幾個人臨死之時都能夠布下后手,試圖讓你們這些小修來壞本尊謀劃,難道本尊就沒有布局天下?”
  鵬道人笑談之間,借著一道本源雷光加強了反噬,龍槐老祖悶哼一聲,懸在頭頂的乾坤酒鼎一聲巨響,中間還夾雜著一聲慘烈的猿鳴,一只器靈巨猿的身軀正在緩緩消散。
  項老祖還在努力干擾,然而效果卻是微乎其微,而蝴蝶仙子此時卻是已經頂不住雷光的肆虐了,那一面龜道人的真靈之甲上的龜裂越來越多,那些吸納了雷光的符紋甚至已經來不及修復。
  陸平一邊御使七羽扇協助項老祖,一邊卻是同樣將一尊巨鼎懸在了頭頂上空,口中卻是道:“可憐宇文世家數萬年來號稱第一世家,卻是任人擺布的傀儡木偶,當真可嘆!”
  鵬道人冷笑道:“本尊當年尚未開辟雷之本源的修煉,否則看在他們數萬年來兢兢業業為本尊收納生靈煞以及雷之本源的苦勞上,本尊修為大成之后便是賞他們一些造化,補足他們血脈的不足也是舉手之勞罷了,左右不過是些造化之物,螻蟻一般的存在,死了就是死了,又有什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