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遮天大結局(07-24)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7-24)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7-24)     

遮天1820 時光飛逝

時光飛逝,歷史的車輪不斷向前滾動。
  天帝歷四十萬年,葉凡活出第八世,他斬盡圣體本源,化成一個凡體,驚起滔天波瀾。
  他斬混沌血,斬圣血,一直到凡體,令人不解,只有少部分人驚嘆,天帝返璞歸真,也許洞悉了天地間力量的源秘。
  故老相傳,凡體才是根本。人們不明白,是因為達不到那個境界,現在天帝既然做到了,自然是至高無上了。
  四十萬年來,天帝開啟了一個常人無法理解的統治紀元。
  葉凡第八世,世間又有新帝出現,羽化古星一座龍脈中,一個石人成道,顯化于世間。
  很多人都震驚,因為他與該星供奉的羽化大帝神像一模一樣,而他的強大與恐怖也超乎了想象,勝過昔日成帝的人。
  “羽化大帝!”
  最后被證實,他就是昔日的羽化大帝,參考圣靈一脈的無上**,逆向而行,將自己肉堊身慢慢轉化,成為了一具石胎,就此寂滅。
  歷經七八十萬年受天地之精滋養,保存有過去的一點不滅靈識,最終化為一個大圓堊滿的圣靈,而后又再次成帝。
  這讓人瞠目結舌!
  可惜,再生的羽化大帝并未統治幾年,就遇到了極大的危機。
  因為荒古禁地發生了驚變,狠人堊大帝一聲長嘯沖霄而上,眸蘊淚光,無比的凄迷,當年就是羽化神朝導致了她兄長的死去。
  這一日,小囡囡覺醒,緊緊的抓住了葉凡的衣角,有些害怕。
  荒古深淵中,那混沌龍巢內騰起一口又一口古棺,一具又一具的炸開,那是多具如玉石一般精美的肉堊身,全都燃燒了起來,化成劫灰,沖起一股又一股仙光,沒入狠人堊大帝體內。
  這一刻,不要說是其他人,就連葉凡都心驚了,他分明看到那仙光亦有元神之力,如今合在了一起,會有多么的強大?!
  最后,所有棺槽內的軀體都化成了飛灰,精魂神光合一,沒入一體內,北斗荒古禁區宛若有一尊仙降臨!
  以那里為中心,蔓延向全宇宙。
  最后,連吞天魔罐都被召喚而去,而后炸開,無盡精氣還有元魂沒入她的體內。女帝之強難以想象!
  “哥哥””小囡囡緊緊抓住葉凡的衣角,怯怯的,怕怕的。女帝一步邁出,就來到了羽化古星,驚的羽化大帝心顫,直到很久以后狠人堊大帝離去,她沒有出手。
  在這一日后,羽化大帝很低調,終其一生也不曾走出這顆古星半步。女帝來到了天庭,世間自然早已劇震,因為這是她時隔無盡歲月第一次走動、巡游,怎不令人顫票。
  葉凡親自迎接,可是她只站在南天門前,不肯進去。
  小囡囡一聲驚呼,直接化成一道光沒入女帝的眉心中,這宇宙都因此而搖動了起來,像是承載不住這種威壓。
  幸好,有葉凡出手,穩固了四方,而且女帝很快平靜了下來,這一刻她的眸子不再迷茫,而是深邃如星空。
  最終,一聲嘆息,她的眼中流下清淚,凄迷而讓人跟著心傷,道:“你不是……”
  葉凡默然,不知如何回應。女帝轉身,一步一步遠去。
  葉凡張了張嘴,最后喊道:“大帝,既然紅塵緣已斷,我等不若進軍仙域。”
  最終,狠人堊大帝離去了,不過在即將消失的剎那,仙臺發光,小囡囡落下,一臉迷糊的樣子。
  葉凡上前,將小囡囡放在肩頭,帶回了天庭。
  時間符再,萬物生滅,無法阻擋。
  這么漫長的一段歲月,長達四十幾萬年,凰虛道、太初、白發劍神等一位又一位天驕圖上的人杰先后出世,不想再自封下去了,因為他們看不到希望,天帝長存不死。他們決然出世,可惜了,最后有些如太初成帝,亦有人塵歸塵土歸土,調零于人間。
  張百忍進入天庭,為葉凡講述了亂古時代,那是一個不一樣的宇宙,無論是生靈,植被等,還是修堊煉體系,都與這一紀元不一樣。
  他演示了自己的道,讓葉凡大受觸動,那個時代,根本不是修五大秘境,而是另有體系。
  “亂古之上,還有仙古,可是最終都一樣,全都覆滅,被新紀元所取代。”張百忍道。
  葉凡點頭,想到了在地府中見到的古碑,以及葬下的不同紀元的古尸0
  “仙古是真正有仙降臨的年代,可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最終一切破滅,導致亂古再也無人可成仙。”
  張百忍嘆道,言稱可能只有一個荒天帝成仙了,荒塔正是他的兵器。
  “仙鐘、青銅仙殿都是仙古時代留下的。”
  葉凡聞言一顫,果然如他推測那般,仙域出了問題,不是這一界的修士不夠強而成不了仙。
  天帝歷四十八萬年,葉凡迎來挑戰,一尊天皇出世,不是不死天皇,而是另一尊可怕的圣靈!
  他由仙淚綠金通靈再成,化作無上圣靈皇,一世而終后又苦修出第二世,自號為天皇,來天庭挑戰葉凡。
  “是你!”
  葉凡見到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而后驀然想起,忍不住一嘆。
  “你還記得。”來人渾身綠霞沖霄,仙光澎湃,真正的蓋世絕倫,那種氣息令人驚悚。
  自古以來,還沒仙金通靈而成的皇道高手呢,可以說這是圣靈一脈有史以來最為可怕的無上存在!
  “記得。”葉凡點頭。
  當年,他與龐博,李黑水、大黑狗,小囡囡入不死山,曾經在一個山洞前看到由精金化成的黃金燕子、小馬車、一尺長的金牛等生靈,更看到洞中有仙淚綠光閃爍。
  后來,葉凡平不死山,放走一個壽元無多的老皇,那個人帶走了玄武仙藥,也將那座有古洞的山崖搬走。數十萬年過去,那個仙淚綠金胎大圓堊滿了,最終化為了皇道至尊!
  “你平掉了不死山我們間注定有一戰!”這尊渾身流動綠色仙光的圣靈沖來,與天帝決戰。
  “轟!”
  葉凡站在那里不曾移動半步,只是展動右拳,迎擊而上。
  這廣擊原本可以讓星海粉碎,但是天帝站在這里,卻風平浪靜,與那拳頭一擊,巋然不動,綠金皇倒退。
  這個結果是驚人的這么多年來,終于出現了可硬撼天帝拳頭的人。
  不過,真正了解的人卻不會這么想了,因為這可是仙金通靈化成到天皇啊,這種材料可鑄帝器就更不要說它自己成道為皇了堅固不朽!
  第二擊開始,葉凡依舊不動可那只綠金拳卻變形扭曲的不成樣子。
  最終的結果是,不到十招,仙淚綠金通靈而化成的天皇大敗,葉凡放他離去,可是他這一生一世都沒有再現,直到坐化重新化成了仙金。
  天庭前,三座宏偉的神廟消失了,神源裂開,走出來兩個人蓋九幽終究散去了,未能徹底復活。姬子、白衣神王再現再相逢,感慨無盡,本應生死相隔,但是卻于這一世又相見。數千年后,他們又一次被封印,因為實力足夠強大了,不能再向前走了,不然難以自封,將等待征戰仙路。
  轟!
  這一日,遙遠的宇宙深處傳來一聲巨響,又人看到一枚石蛋裂開,沖起無盡的仙光。
  葉凡眸子開闔,并未理會。
  而黑皇則得到稟報后,直接從仙源中脫困,在其大爪子中出現九塊古玉,無始大帝留下的神物經過漫長歲月終被集全了。
  黑皇構建祭壇,引動秘法,九塊神玉發光,撕堊裂了大宇宙。
  轟!
  嗡隆一聲巨響,天道撕堊裂,虛空中一部巨大的石經出現,劃破宇宙,降臨在天庭中,除此之外,還有一株不死凰藥跟來。
  這一日,先天圣體道胎也出世,開始了他的修行歷程,小男孩五六歲,但是早慧,天賦絕古今。
  葉依水,是天帝于化成凡人時為他起的名字,因為他出生的地方名為云川,而他母親的名字中也有個溪字。
  這一日起,一個新的傳奇崛起,他的光輝將照亮萬古!
  葉依水雖然幼小但是很聰敏,學什么都極快,在這童年時就不斷打破古人所開創的各種記錄。
  在旁邊又一只紫色的小松鼠,黑寶石般的大眼很有靈氣,它很可愛,曾被封印,于這一世出來,不是呆在葉凡的肩頭,就是跳到無始經上,跟著一起研讀,再不然就呼呼大睡。
  葉凡走來,對葉依水,道:“你能活到今天,都是因小松舍命相護,你能報答他的,就是將來送他回歸帝位。”
  “我知道的,父親。”
  小男孩點頭,睫毛很長,雖然看起來像個瓷娃娃,但是神色卻很堅毅。
  石蛋中的生物出世,那是一頭五色神凰,而后化成了男子,天賦絕倫,僅數十年間縱橫宇宙中,不斷打破各種同齡人的記錄。
  對此,葉凡沒有理會,即便知道了他的出身,為不天皇的子嗣,也沒有過多關注,甚至不曾吩咐過葉依水。
  然而,黑皇卻不這樣,道:“你父親視他為路邊一株草,而你卻不能這樣,他可能會是你一生的對手。事實上,我想那也是你父親故意留給你的磨刀石,一定要把握住。”
  這形成了一種激烈的競爭,葉依水也出世了,同樣打破前人所有記錄,突飛猛進。
  宇宙中出現了這樣兩個人,所有天才都黯然失色,在他們面前猶如塵土,難以追趕他們的腳步。
  兩今天才間的戰斗爆發,在們剛成為王者時就開始了,一路打到大圣,舍生忘死沒有人干擾,浴血搏命。
  最后他們又打到準帝境界,時間短暫的嚇人,開創了一個驚人的記錄,僅二百多年就成為了準帝!
  這是一場巔峰對決,廝殺了數百年,他們一直殺到另類成道,而后竟然在對決的過程中,同時破滅萬道,雙雙成為帝與皇。
  這開創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奇跡!
  在此期間,黑皇一直在緊張的關注,生怕出現意外,葉依水的成就令它激動的熱淚長流,簡直就是年輕的無始大帝再現。
  唯有一個小松,沒心沒肺的傻笑,它遺忘了很多東西,因為元神幾乎被毀,這讓葉凡心疼,不再封印,將它帶在身邊,行走于宇宙中。
  可是這么多萬年過去了,天帝始終不曾尋到合道花。
  冰冷的宇宙中,葉凡渾身發光,護住小松,踏天路而行,這一世他對長生的理解加深了許多,在長生的路上越走越遠。
  在將要結束時,說一下遮天簡體書出版的事,由太白文藝出版社出版,目前已經發行到十集左右,在實體書店以及網上如亞馬遜、起點書城等都能買到,喜歡遮天并想收藏實體書的兄弟姐妹可以去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