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遮天大結局(03-28)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3-28)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3-28)     

遮天1815 一朵相似的花

灰發人笑了,一嘴雪白的牙齒閃動光澤,眼眸深邃,道:“我還活著。”
  “你騙鬼啊,十二萬五千多年了,你還活著,難道是帝尸通靈了不成,還是說你原本就是假的?”胖子大叫,快速倒退。
  然而,他靈覺敏銳,很快就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目瞪口呆,顫聲道:“你”。”.該不會真的是葉凡吧?”
  “是我。”天帝點頭,依舊坐在大墓的出口,靜靜的看著他。
  “人嚇人嚇死人,你知不知道嗎,有你這么辦事的嗎?!對了,你是怎么活下來的?”他當然就是段德,這個時候卻有些風中凌亂,口干舌燥,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就這么一世又一世的活了下來,這是我第四世的晚年了。”葉凡道。
  段德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像是看怪物一樣盯著他,道:“你爺爺的,真讓你逆天了不成?貧道苦修至今也不過積了五道輪回印而已,雖然到了這一世速度開始加快,但是距離理論推測中的九道輪回印合一成仙還遠,你居然走到了這一步。”
  葉凡聞言,心中大受觸動,盯著段德,看著他體內結出的五道潔白的印記,頓時間覺得奧秘無窮。
  段德心虛,急忙倒退。但是葉凡身為天帝,自然可以洞悉一切大秘,短暫的凝視,收獲巨大!
  “唉,這一世掘不到你的天帝墳了,我來幫你推測一番,雖然你自己說已經到了晚年,但我怎么覺得你還能活上一萬多年呢,這一世多半還是要死在我后頭,貧道很不爽!”
  段德翻白眼,很不忿的盯著他,這一世葉凡居然又可能會為他送終,看著他先入葬地,實在讓他覺得詭異。
  這么多年過去,段德見債了生死一代又一代的親朋故友離他而去,都是他為別人送行,沒有想到終是遇上了一個變態,盯著他先死去。
  “我時間不多,一個時辰內將斬盡一切,只留下一部玄功護體。”段德道,他這是真正的新生,再相見時將如同末路,不再相識。
  “等你九道輪回印齊聚。”葉凡點頭,而后又笑了,道:“或者等你這一世晚年,我來送行,為你的記憶神晶注入上一世的一切。”
  “你真變態,我不信下一次再一睜眼還能看到你!”段德轉身就走,倒也灑脫與干脆,就此沒入紅塵中。
  葉凡注視他遠去,忍不住一嘆,古來多少人杰踏天路、尋長生,前仆后繼,無怨無悔,可是而今卻沒有一個人成功,大都死在了途中。
  強大如他,而今也不過是在摸索,并沒有真正不朽,只是在這條路上走的較遠一些而已。
  不過正是這樣一群無悔的人才讓長生路絢爛多彩,帝尊號令神話時代,天皇太古萬族稱尊,狠人驚艷絕古今,無始大帝橫掃九天十地,更有段德這樣的大毅力者,一世又一世的肉身渡劫,要活出九世不同的人生,開創真正的輪回。
  他們或身死或悲涼落幕,或依舊執著,或還在路上,綻放出了最為璀璨的光,在這條路上奏出了一曲鏗鏘戰歌。
  葉凡回歸天庭,封印了葉瞳、小松、姜婷婷等,只將混沌女嬰留了下來,要親自教導她幾年。
  如此過了四年,強如天帝也不得不驚嘆,這種體質絕世超凡,天生適合修煉,任何法門都能在其手中發揚光大。
  “師爺爺,將來我能跟你一般強大嗎?”小葉仙眨動大眼詢問道。
  “你可以成帝,應該一世無敵,但是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至今師爺也不敢說自己戰力古今第一,血脈可以讓你有優勢,但并不能代表最終的成就。”葉凡告誡道。
  小丫頭點頭,很認真的修行。
  又過了半年,葉凡將她封印,這一世還不是她發光綻霞的時候,她的輝煌注定是在未來某一世,因為天帝已經預感到了什么。
  通過這幾年相處,葉凡除了教小丫頭學道法外,自己也收獲巨大,真正懂得了混沌體的奧秘。
  “真如世人所說那般嗎?唯有先天圣體道胎可與之并論。”他輕語道,遙望天際。
  舍此之外,或許還有不死天刀下的那可枚石蛋,它很神秘,至今還不曾出世。而帝尊若是有子嗣的話,也注定不可測。
  想到這里,葉凡又笑了,神娃這個瓜娃子絕對也是一個逆天的另類!
  “咦!”突然,葉凡心神劇震,而后靜心推演,嘆道:“一朵相似的花終于出現了,這是亂我道心,否定我的道路嗎?”
  他已然推演出,不過想要真正要尋到,還得需要花費一些時間。
  勾陳古星上,一個看起來頭發稀疏、沒有剩下幾根發絲的老者行走在紅塵中,一眼看到了段德,像是見了鬼一樣,而后追了過去,道:“道友請留步。”
  段德直接一個趔趄,載了一個大跟頭,啃著泥土爬了起來,道:“見鬼霉運,走路都能摔一跤。”
  而今他早已忘了過去,只識今生,但頭中卻始終有一個念頭在提醒著他,要去尋找什么。
  “你真如……段道長?”老者睜大了眼睛,無比的震驚。
  “是你剛才絆了我一跤?”段德立眉。
  “道友請息怒,萬事和為貴。”老者笑瞇瞇,晃著一顆大腦袋,湊上前來,想讓段德認清他。
  “我怎么聽著這么耳熟?好像不止一世聽到了。”段德激靈靈打了個冷顫,而后哧的一聲撕裂虛空,從這里消失了。
  “帝級肉身,失去了記憶,難道他又成功了一世?想來這不朽的肉身不久后也要被自行斬掉了。”老者自語,正是當年的衰神渾拓大圣,昔日他趁壽元未盡時早早的將自己封印了。
  不久后,渾拓大圣登臨天庭,求見天帝,當通報姓名后,出乎他所料,即便早已過去了很多世,竟也有人認識他。
  “你是……”.傳說中的衰神?!”
  “道友謬贊了,不過你怎么會記得老朽?”
  “我不是贊,我是怕啊。看過天帝于大世爭霸的古冊,里面有你的畫像,真的一模一樣啊,你.u.u該不會是真人吧?”
  “是我。”
  此語一出,南天門前一下子真空了,一群人倒退,而后喝道:“別過來,你等著,我們給你去稟報。”
  當葉凡再次見到渾拓時,有些無語,這個衰神居然也活了下來,不過真的老的不像話了。
  “多謝道友當年給予的龍鰍,才讓我多活了八百年。”渾拓道。
  葉凡點了點頭,請他坐下,關于龍鰍不過是當年弱小時與對方的后人在石坊中進行交換的東西而已。
  “道友,我走向你來送信的,曾看到兩個人都是昔年的故識,可是他們卻都不認識貧道了,丟失了記憶。”
  渾拓說起了段德,接著又說了另一個人,竟然是安妙依。
  “真的是她,相似的花出現了。”葉凡一嘆最后他為老渾拓活血伐脈,以天帝禁忌手段為他延命兩千年要將他送走。
  “我可以留下來嗎,看守南天門也行。”渾拓希冀有朝一日葉凡能將他封印在天庭中,在此表忠心。
  最終,南天門前多了一個頭發稀疏的神將,令所有天兵都一陣發毛。
  依舊是北咔,還是那座神城中,一個白衣如雪的少女在漫步,始一入城就驚動了幾個古老的大教。
  “這個少女與天驕圖上的一個人很像!”
  “是。”.安妙依!可是不對呀,她早已死去了才對。”
  少女古靈精怪,嘻嘻笑道:“我來自西漠。”
  當葉凡降臨并尋到她時,心中一陣黯然,同樣的容貌,只是稚嫩了幾分,而元神則截然不同了。
  “天帝!”
  “天帝來了!”
  這一刻,神城轟動,人們瘋狂涌來,引發一場大波瀾。
  “呀,你是天帝,你能收我為徒嗎?”少女天真的問道,她比當年安妙依要稚嫩很多,很單純,而今十六七歲。
  “可以。”葉凡點頭,只有這樣一句話,他知道真正的安妙依再也見不到了,再也不能出現在這個世間。
  時隔十幾萬年,相似的花才出現,而元神卻一點都不一樣了,想來當年妙依只是在安慰他而已,讓他不要傷心。
  想到這里,天帝心中大痛,縱然而今戰力逆天,可以睥睨古今所有強者,但也依舊感覺一陣無力。
  “為什么跟天帝在一起,會讓我覺得很熟悉,恍若就在昨日發生過。”少女犯嘀咕,小聲咕噥道。
  葉凡一怔,沒有多說什么,將她帶回了天庭,認真觀其元神后,自這一日開始親自傳授她**。
  少女名為寇曉曉,性格活潑,單純而沒有心機,與過去的安妙依相比,性格相差實在走過巨,截然不同。
  葉凡認真傳她**,兌現了昔日對另一個人的承諾,為其護道,讓她的實力高歌猛進。
  至于感情,他只視寇曉曉為弟子、女兒而已,因為與當年的人根本不一樣了,看著她燦爛的笑,葉凡一陣恍惚,眸中蘊出了淚光,最后只能一嘆。
  這是天帝十萬年來很黯然的一次,此后他便眸光深邃了,再也沒有了其他情緒波動。
  再回首,神城中那個白衣女子恍若依舊在,可是卻不是眼前人,唯有黯然一直在歲月中靜靜地流淌。
  最后,葉凡將一件奇珍送給了寇曉曉,那是他當年在北域神城切出的奇物,名為仙玲瓏,可發出陣陣神音,流動五色神光。
  傳說,只要進了仙界,仙玲瓏就會化成一部仙經,當年他曾送給了安妙依,而今又將它送給了這朵相似的花。
  “我在古籍中見到過這種奇珍,萬古來也只出現了一兩件而已,據傳若是帶入仙界,其發出的仙音亦能喚醒前世今生。”寇曉曉很喜歡。
  這是一個黃金大世,一朵相似的花擾亂了葉凡心中的寧靜,但是他的道卻更堅了,眸光深邃無比,要望穿仙路。
  葉凡收下這個關門弟子,震驚了大宇宙。
  能讓天帝收為弟子,這是何等的榮耀與幸運,十幾萬年來也不知有多少人想進這道門,最終卻都只能遺憾一嘆。
  五百年后,寇曉曉成為準帝,千年后另類成道,白衣仙子無敵天下,光輝照耀世間!
  人們靜下心來細思,她是天帝的弟子,能有這樣的成就,倒也在接受的范圍內。
  天帝果然可怕,無敵古今,這是所有人的感慨。
  葉凡回首,依稀間又望穿了時間長河,看到了那豐姿絕世的安妙依,在遠處沖他微笑,令他沉默。
  “仙道必開!”這是天帝的一聲怒吼。
  “不錯,仙路終究是要打開!”這一刻,宇宙中有一個人回應了他。
  北斗,東荒。
  一座古塔沖起,仙氣繚繞,震動了萬古青天,一尊大帝崛起,再現世間,他是青帝,真身歸來!
  舉世震撼,青帝還活著,竟也未死?!
  葉凡邁步,迎了上去,在星海中與妖帝重逢
  而今青帝出世,已經將自己調整到了最巔峰的狀態,他英姿偉岸,黑發披散,眸光若閃電,萬古青天一株蓮,再現了當年的絕世風采。
  “我的路錯了,走到了盡頭,卻看不到希望,今日將是我此生最后一搏了。”青帝平靜的說道,頭上的荒塔隆隆而鳴。
  塔身古樸,共分九層,流淌著歲月的力量,像是貫穿了整部修煉古史。
  “我為道友護法,助你一臂之力。”葉凡道。
  “好!”青帝點頭,抬手間北斗飛來一株蓮兵,出現在其掌中,舞動起來后宇宙雷鳴,混沌澎湃,在開天辟地。
  就這樣,他頭頂荒塔,手持青蓮兵,進行了人生的最后一搏,要強行擊穿仙域!
  這并不是正確的時間,也不是正確的地點,因為已然等不到,只有兩個古來最強大的人,他們并立在了一起。
  “轟!”
  十萬年來,最強大的逆天一擊爆發了,青帝與天帝共同出手,震動了蒼茫宇宙。
  無盡的仙光爆發,荒塔撞擊,蓮兵鳴顫,青帝長嘯,他打進了一片熾光鑄成的通道中,還有葉凡的帝拳也貫穿了那里!
  當一切落幕,瑞光盡斂,蔓延向諸多星系的虛空大裂縫緩緩閉合,荒塔留在了原地,還有葉凡一個人孤獨的站立。
  “一世悲涼的畫卷,多少英雄埋骨他鄉,多少燦爛再難一說.。”
  久久后,葉凡輕語,他不知道青帝是否成功了,原地有幾片殘碎的青蓮葉調零、飄落。
  宇宙空曠而寂靜,卻葬不下成仙路上的萬古悲歌,遙望過去,一代又一代驚艷的人杰倒在了這條路上。誓要化戰仙的斗戰圣皇,驚才絕艷的妖皇雪月清,還有萬古青天一株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