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遮天大結局(08-17)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8-17)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8-17)     

遮天1821 九龍拉棺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一轉眼就是天帝歷十萬年!
  葉凡是一個傳奇,天下無敵也就罷了,還能以巔峰狀態活這么久,震古爍今。
  而今,世間在以他活著的歲月來計年,終于是到了第十萬年,而他在第四世則已活了一萬八千年。
  十萬年是天帝自身的一個傳奇紀元,他成為了活著的神話。
  而在這一年開始,天地開始發生變化,精氣漸多,大道不再壓制,各域再次開始適合修道。
  所有人都歡呼,振奮不已,因為十萬年來只出現了四尊準帝而已,太過讓人無奈。
  第十萬年到來時,葉凡從世間消失了,人們猜測,是他以逆天手段推動萬道,令宇宙再現勃勃生機。
  曰月如梭,天帝歷十一萬年到來,整整一萬年葉凡都不見蹤影,而至此所有人都緊張了起來。
  因為第四世,天帝要逼近三萬載大關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看他能否活出第五世來。
  時光逝去,天帝歷十一萬二千年,葉凡不曾出現,按照常理來推測,他第四世的壽元應該到了盡頭。
  可是天帝不是常人,不能以常理來揣度,人們覺得,也許他又能多活幾千年,說不定還會再現。
  可是如此過去了一萬年,天帝依舊沒有現身,至此這一世的人們都一陣嘆息,輝煌終究是落幕了。
  有不少人都覺得遺憾,未能在這一世見到天帝,那樣一個偉大的存在終是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令人傷感。
  當然也有不少人慶幸,那至高的大山終于被移走了,從此將是一個新時代,屬于他們的輝煌將要開啟。
  這一世天地環境大變,精氣流淌,極其適合修行,人杰輩出,竟然再現了一個黃金盛世。
  事實上,自從天帝歷十萬年開始,宇宙就開始變了,到了而今達到了一個頂峰,英才輩出,天縱奇才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
  “這是一個輪回嗎,十二萬年過去,又一個大世來了!”
  人們心緒復雜,感懷天帝逝去,也期待這樣一個璀璨黃金盛世的到來。
  星空古路早已興盛了起來,一位又一位年輕的奇才踏上征程,開始了一場大世爭霸。
  天才齊現,群星閃耀,隨著時光流轉,讓人感受到了一種勃勃生機,以及新帝將要出世的征兆。
  所有人都在期待,這一世準帝早已出不知出現幾尊了,真正繁盛了起來。
  “轟”
  天帝歷已是十二萬五千年,某顆星辰炸開,血氣滔天,震驚了寰宇,所有至強者都呆住了。
  “天啊,好強大的氣息,這是大帝級的力量波動,難道說有人成帝了?”
  宇宙各方顫栗,這種氣息令人驚悚。
  “難道說……是天帝,他又活出了第五世,不對,沒有天帝的氣機強盛,十二萬年來無人可與之相比。”
  遙遠的宇宙中,一個如同神魔般的人物從破碎的星辰中走出,眸光如閃電般,劃破黑暗的宇宙,結束了長達十幾萬年的封印,他雄姿挺拔,傲世而立。
  “帝皇!”
  這與黃金大世時期流傳下來的天驕圖上的一個人一模一樣,傳言當年他自封了,應該是他再現人間。
  昔曰,葉凡獨尊天下,一人成帝,鎮住萬古諸天各個時代聚集于一世的所有人杰,成為神話。
  而當年有太多驚艷的人物,如太陰體、凰虛道、張百忍、火麒子、太初、南妖、中皇等,數之不盡。
  他們不是一個時代的人,卻被封印到一世,只能說是一場悲哀,一個個都是人中之王,結果還要競逐,唯有一人勝出。
  雖然最后只有葉凡成帝了,但是誰都不能否認,這些人都是天才,放在其他時代絕對傲世天下,可壓制同世的人。
  故此,有人繪出了一幅天驕圖,將所有人都畫在了上面,流傳到了后世。
  帝皇再現人間,令很多人都蒙上了陰影,他當年就另類成道了,而今誰人可敵?這一次的準帝與奇才也多半難阻其腳步。
  “轟!”
  不久后,又一顆枯寂的星辰炸開,又一種至尊級波動出現,有人出世。
  當這個人走入星空古路,出現世人眼前時,人們驚顫,他是太初,亦為當年的天驕之一。
  所有人都呆住了,而后馬上明了,當年的至強者選擇自封,避過了天帝。當年他們心有遺憾,不能走到人生的最絕巔,而今終于是再現了。
  “轟!”
  又有星辰炸開,又有人再現!
  在接下來的百年里,火麒子、張百忍、神蠶道人、白發劍神、凰虛道、金蟬子等一批古代人出現了,震驚了大宇宙。
  群星閃爍,耀的人睜不開眼,當年黃金盛世最強的一批人都回歸了,讓這一世顯得如此非凡。
  接著,成群的人皆現,除卻少了一個天帝外,大多數天驕都重新顯化在了人間。
  人間,當世人都顫栗,這是怎樣一種盛況?居然復制了當年的輝煌,要再現一個群雄爭霸的大時代嗎?
  “已錯過了很多年,你我間應有一場對決,分個高下,論個輸贏,我很期待。”張百忍屹立星空下,神色平淡,普普通通,為一介凡體。
  對面有一到高大的身影讀力,雙眼中光束懾人,道:“也對,另類成道者,想要真正成帝唯有激烈爭霸,會戰所有至強者,才能邁出那一步。”
  “轟”
  最激烈的一場大戰爆發了,驚動了大宇宙,引發無數強者關注。
  “帝皇……你果然是帝尊的弟子,難怪這般逆天!”張百忍嘆道。
  “神話時代至今,從來不曾聽聞過你這樣的人,你定是亂古歲月的的人杰,封到了后世!”帝皇道。
  兩人的話語一出,世間劇震,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們會有這般逆天的身份,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不久后,太初出現了,觀兩人大戰,不曾想那兩人沖來,相互對決的同時,也對他展開了攻殺。
  “太初古礦孕育的仙胎,原本注定會成為一個皇道至尊,可惜過早的被太古皇發現,奪了古礦,化作禁區,而你也算是逆天,竟成功遁走了。”
  帝皇道出了太初的來歷,這又像是一道驚天霹靂,震動人間。
  這是一個輝煌的年代,幾乎復制了當年,各路強者齊出,大世爭霸。
  數十年后,當初與葉凡同世爭霸的人,但凡活著的大多皆再現,見到這樣一個大世,看到熟悉的人很不易。
  這一戰就是很多年,極盡輝煌,這一世的人們真正領略到了當年天帝爭霸時代是何等輝煌,這么多天驕功參造化,聚于一世,簡直就是一個奇跡,不可思議。
  “他們是萬古來各個不同時代的最杰者,這樣的絕艷不足為奇……”
  有當世老圣賢勸弟子等不要氣餒,莫要自卑,那些人強大是有其道理的,為某一段歲月的最強奇才,理應如此才對。
  而也正是因為如此,人們感受到了天帝的無雙,竟然能在那一世崛起,力壓群星,這得是多么強的戰力?難怪成為了活著的神話。
  百年激戰,巔峰對決,龍虎爭霸!
  舉世皆驚,人們熱血沸騰的目睹了這樣一場盛世大戰,全都心潮澎湃。
  最后,戰火蔓延到了天庭,多年過去,諸多天驕聚首,聯袂而來,戰氣滔天。
  “太陽體何不出來一戰?”
  “大成圣體楊熙而今何在?”
  “圣皇子出來一敘!”
  ……張百忍、太初、帝皇、凰虛道、金蟬子、火麒子、火麟兒、神蠶道人等一群人皆到來,有的人確實想是得見故人,進行敘舊,而有的人則是真正想要一戰。
  天地震動,宇宙十方皆驚,十二萬年輝煌到絕巔的天庭終于是遇到了危機,迎來的了最大的挑戰,若是應對不慎,很有可能會遭遇大劫。
  果然是無不朽的傳承,也沒有永不落幕的輝煌大教。
  小松驚醒,他是負責守護天庭的人,只要有驚變,他身前的幾盞神燈就會將他喚醒。
  天帝的第二弟子小松出世,氣質空靈近仙,讓人贊嘆,來到中央天宮外立刻見到了闖過南天門,到了此地的一群人。
  天兵天將根本無法阻擋他們,這些人一揮手就會有一片人飛出去數十萬里,好在沒有動殺意,不然必會血流成河。
  小松一嘆,他知道自己一個人肯定對付不了這么多人,有人是來敘舊的,有人則是來挑戰的!
  “喀嚓”
  他捏碎了一個古符,天庭深處兩道神光沖霄而起。而后,兩道身影從天而降,快速沖了過來。
  小松直接喚醒了兩人,竟是天帝首徒葉瞳,以及太陰體姜婷婷聯袂出世!
  所有人都一震,外界傳言果然是真的,葉天帝封印的可不只是幾個人那么簡單啊。
  “真是熱鬧!”宇宙中有人嘆道,南天門外有人走來,所有人都一驚,正是當年的驚艷的道一。
  隨后,又有兩道身影出現,竟是南妖兄妹,也進入了天庭中。
  若非道一、南妖等到來,小松與葉瞳他們會顯得很是勢單力薄。
  對于天庭來說,勢單力薄這個詞在過去顯得很可笑,可而今真的如此,因為那是古往今來最強大的一批人同時登門了。
  “我們不是征戰,敘舊而已,別緊張。”有人笑道,但是誰能放松,真要談的不愉快,可能就是一場血戰。
  “唔,天庭還有人不曾出世,故人都來了,難道還這般架子大,不愿見我等嗎?”有人冷笑。
  就在這時,早先被掃飛出去數十萬里的天兵天將都在發光,全部莫名落在了天庭中。
  與此同時,一股祥和氣息涌現,讓這些人的傷勢盡復。
  “什么人?!”在這一刻,所有人突然間都覺得毛骨發寒,渾身寒毛倒豎,像是被一頭洪荒猛獸盯住了一般。
  就在那星空中,一道偉岸身影邁步而來,他灰發披散,難以推斷多大年歲,眸子深邃,從容而鎮定,直接就進入了南天門,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天帝?!”
  “葉凡?!”
  這是兩種不同的稱呼,所有人都呆住了,震撼莫名。
  而眾多天兵天將確信,這個人與畫像中的天帝一模一樣,短暫沉寂過后,爆發出了海嘯般的歡呼聲,震動了大宇宙。
  “你……第幾世了?”
  “四世。”
  “什么,不可能!”眾人不相信。
  不久后,宇宙大震,天帝再現,傳遍各域,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不寒而栗!
  “天帝!”山崩海嘯般的聲音在各域響起,很多強者都在高呼。
  人們知道,天驕圖上再現的英杰完了,或者可以說是注定再次黯然,因為天帝又現!
  (未完待續